【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8.

有恃无恐

  本来想好国庆放假完就送朴志晟的手表,没想到他没来,钟辰乐想可能是有什么事,明天可能就来了。

 

  没想到这手表一揣就是一星期,别说朴志晟了,连他的影子都没看见一个。

 

  钟辰乐托人到处找朴志晟去哪里了,电话不接消息不回,难不成这不读书了。

 

  接连好几天没看见朴志晟,钟辰乐心里莫名有点空落落的。

 

  火山:【辰乐,我问到朴志晟消息了】

 

  乐乐呵呵:【?快说】

 

  火山:【小道消息啊,朴志晟的外婆去世了,前段时间到处筹钱,听说接了好多家教和兼职估计是救他外婆命吧,但是还是没留住,好像这几天一直在办葬礼】

 

  乐乐呵呵:【啊?朴志晟之前也没给我提过】

 

  火山:【啧啧啧,那你们关系差火候】

 

  乐乐呵呵:【滚】

 

  收起手机的钟辰乐趴在床上细想,他们关系难道还是很生疏嘛,朴志晟差钱为什么不找我借。

 

  第二天钟辰乐起了个大早,边啃面包边来到学校,一进教室找到自己位置就趴上去睡着了。

 

  “辰乐!钟辰乐醒一醒!出事了钟辰乐!”李楷灿摇晃着钟辰乐的肩膀,没想到这人睡的跟猪一样沉,正准备动手打他,钟辰乐醒来。

 

  钟辰乐睁开眼睛瞟了一眼,果然是李楷灿这没良心的坏自己美梦,然后又闭着眼睛不耐烦地问:“你天塌了还是你尿床了?”

 

  “朴志晟来了。”李楷灿一脸平静地回答。

 

  钟辰乐立马睁开眼睛坐直,摇晃脑袋四处张望:“哪里?”

 

  “在办公室,不出意外的话…”李楷灿掐着手装模作样地算起命来,“老王应该同意他换位置了吧。”

 

  “换位置???什么位置?他要跟谁换,换到哪里去?”这下轮到钟辰乐惊住了,声音大地周围一圈圈都听得见。

 

  关橙橙注意到了,转过头来对钟辰乐笑着说:“不是我说啊,人家大学霸估计早想换位置了,钟辰乐谁让你不珍惜眼前人上课老烦他。”

 

  “不是…那我…”钟辰乐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随后拍着桌子怒气冲冲地往办公室去。

 

  李楷灿生怕他火气上头干出什么大事,也立即跟在他屁股后面。

 

  海市二中的教学楼是回廊设计,走廊的栏杆都是玻璃,整栋楼比较通透,办公室就在这层楼四班对面,所以钟辰乐一出教室隔老远就看见背着书包刚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朴志晟。

 

  现在是11月,天气有点凉,学校里平常没有规定非得穿校服。钟辰乐穿的外套是某花最新联名款,上面都是logo有点花里胡哨。

 

  而朴志晟穿的一件普通的黑色卫衣。好像从钟辰乐认识朴志晟起,他感觉朴志晟的衣柜只有黑色和白色,跟之前的自己一样。

 

  不过他那样是为了装酷,朴志晟这样好像真的是只有黑色和白色的衣服。

 

  “朴志晟!你什么意思?”钟辰乐冲上去档在他前面,开始质问。

 

  由于声音过大引地周边同学频频回头。

 

  朴志晟双手插在卫衣的兜里,面无表情,看着钟辰乐说:“回教室说吧,你确定要在这里?”

 

  钟辰乐看了一眼周围的同学,“哼”了一声便转头往教室走,边走还边往后边看,生怕朴志晟走丢了。

 

  回到教室,朴志晟没有第一时间给钟辰乐解释,而且搬了桌子往中间大组挪,最后停在教室中间的最后一排,旁边没有同桌。

 

  朴志晟来学校本来让四班同学够议论一段,现在这么突然,四班同学连带钟辰乐一起讨论,嘀嘀咕咕地分析。有人觉得是这两闹掰了,还有人觉得朴志晟受不了钟辰乐的折磨请假了一个月,然后回学校一怒之下换了位置。

 

  钟辰乐一屁股坐下来时没反应过来朴志晟搬桌子,等反应过来想去质问阻拦又被李楷灿栏下。

 

  “冷静冷静,辰乐。”李楷灿按着钟辰乐坐回来位置上,好言劝着,“你看看啊,现在班里众说纷纭,你难道想坐实他们的说法?”

 

  钟辰乐气不打一处来,吼着:“放屁!”

 

  正准备和李楷灿说下去,上课铃响了。

 

  第一节是物理课。钟辰乐昨晚没休息好,大早上来补觉又被李楷灿打扰了,第一节课困得要命。

 

  奈何物理老师是个阴阳大师,钟辰乐快要坚持不住趴在桌子上时,物理老师清了清嗓子,眼睛往钟辰乐方向看去:“哎呀,有的同学一定是昨晚学习太认真了,这第一节课才会这么困。”

 

  钟辰乐没看见更没听见,灵魂跟着庄周开始遨游。

 

  物理老师看见钟辰乐还在打瞌睡,敲了敲桌子,点名:“钟辰乐!你给我站起来回答这道题。”

 

  钟辰乐立马惊醒站了起来,脚差点还没站稳晃来晃去。钟辰乐揉了好半天眼睛才看清电子屏幕上的题,喉咙干咽了一下,往周围的人看去。

 

  谁料想这道题是压轴题,周围没一个人能帮他,都向他投来自求多福的眼神。

 

  钟辰乐心想大早上真倒霉,谁来救救他啊!突然眼睛往旁边一瞟,曾经有个同桌在身边的位置如今空荡荡,钟辰乐又转了一下头往另一个方向看去。

 

  朴志晟靠在位置上看着电子屏幕,桌前的草稿本密密麻麻写满了,钟辰乐心想他肯定算出了答案。

 

  物理老师看钟辰乐站起来后不仅没站好晃来晃去,还眼睛到处乱瞟,不悦的表情都挂在脸上,敲了敲桌子:“你给我站好!眼睛往哪里看!”

 

  钟辰乐立马站好往题目看去。明明都是中文,字也认识,怎么合在一起就不明白什么意思呢。

 

  “呵,有的人,不要以为家里有点钱捐了栋楼读了个好班心里就万事大吉了!别忘了你们都目标是高考!”物理老师抬了一下眼睛,又继续道,“钟辰乐回答地上来吗?回答不了给我站后面去!”

 

  钟辰乐看了一眼物理老师,心想自己知道个屁。眼神又不自觉往朴志晟那个方向瞟。

 

  朴志晟,如果你现在给我说答案我就原谅你没回我消息,也原谅你挂我电话。朴志晟不为所动。

 

  朴志晟,如果你现在给我说答案我就不追究你突然换位置了。朴志晟还是没动。

 

  终于忍不住心里活动,嘴上喊出了声:“朴志晟!”

 

  可惜没能逃过物理老师的耳朵。

 

  “钟辰乐你要把这屋顶掀了是不是?”物理老师吼着,“给我滚到教室外面去!”

 

  全班鸦雀无声,身体坐地直直地,生怕物理老师的火烧到自己身上。

 

  钟辰乐也没想到今天能这么不顺利,但是一下课还是去找了朴志晟。

 

  没想到朴志晟坐在位置上也不理钟辰乐说话,气地钟辰乐直接抢了他在写字的笔,这才脸上有了不悦的表情。

 

  “还给我。”整句话没有起伏,没一点语气,仿佛和朴志晟本人一样冷冰冰的感觉。

 

  钟辰乐知道朴志晟这是生气了。抢了朴志晟笔的手中莫名其妙出了汗,钟辰乐强压心中的一丝慌张:“还…还你可以,你给我说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你还不跟我坐了!”

 

  “因为不想跟你坐。”朴志晟懒得听钟辰乐废话,站起身捉住钟辰乐的手。

 

  朴志晟的手很大,力气也大,一只就能紧紧握住钟辰乐的手臂让他挣都挣不开,然后一把夺过笔放开了钟辰乐手中的笔就放开。等重新坐回位置上朴志晟才看见刚刚用劲有点猛,钟辰乐皮肤本来就白,现在手腕很明显一圈红。

 

  接下来几天这种戏码天天上演,朴志晟也不会和钟辰乐一起吃午饭了,演到后面钟辰乐累了,红着眼睛对朴志晟吼着:“不喜欢就不喜欢,你躲我干什么!”

 

  看的朴志晟心里发紧,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在躲他。

 

  两人的关系似乎一夜回到了解封前。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