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2.

有恃无恐

  钟辰乐在捉弄朴志晟一番后也没了打游戏的兴致,和李楷灿一起回了学校。

 

  回到教室没想到朴志晟还没回来,大学霸也旷课?钟辰乐心里想刚刚还没让他道歉,等他回来了再找麻烦。

 

  抱着这样的心态直到晚自习上完都没见朴志晟回来,后面问了关橙橙,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消息,告诉钟辰乐朴志晟在外面做兼职,一般下午自习课后都不会来学校。还告诉了他朴志晟休学是因为他的外婆生病没钱,现在做兼职也是因为他外婆在住院,需要大笔大笔的钱。

 

  原来他缺钱啊,钟辰乐心想。

 

  第二天下午的自习课钟辰乐和李楷灿照旧准备翻围墙去网吧,钟辰乐刚爬上去望了一眼就下来给李楷灿说要不今天不去了,去操场打篮球。

 

  “随便,都行。”李楷灿吃着冰棍漫不经心说,“诶,那不朴志晟吗,他怎么从学校外回来了…”还没说完就看见朴志晟走了过来准备回教学楼,李楷灿还以为他会反方向走去参加社团活动。

 

  当朴志晟路过钟辰乐和李楷灿身边时特地望了钟辰乐一眼,看地钟辰乐极其不爽,心想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

 

  不料朴志晟还没走远,钟辰乐和李楷灿正商量到底干什么时,年级主任过来了。

 

  钟辰乐心里顿时警铃拉响,准备扯着李楷灿跑,右脚刚踏出一步就被呵斥道:“你们俩给我站住!”

 

  他们年级主任姓萧,名大明,同学都私底下都叫小明,钟辰乐心想反正自己也没翻墙,于是就和李楷灿老老实实站住了,转头笑嘻嘻地给小明主任打招呼:“小明…呸,萧主任好!”

 

  萧大明是个地中海,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李楷灿老在后面说他这个老头总是喜欢穿的人模狗样,干的都是残害学生,丧尽天良的事。萧主任走了过来,看着钟辰乐问:“你俩是不是刚从外面翻进来!”

 

  李楷灿立马反驳:“冤枉啊主任,我俩只是…只是散步而已。”

 

  “散步散地裤子和衣服都是灰?你俩在土里面匍匐散步?给我老实说!”萧主任精明的眼睛望到了钟辰乐沾满灰的衣服和裤子。

 

  钟辰乐心想糟糕,身上还有灰没拍,刚刚就顾朴志晟去了,对,朴志晟能做证!

 

  于是钟辰乐喊住了还没走远的朴志晟:“诶,朴志晟,你给我们作证,我们是不是没有翻墙!”

 

  萧大明往朴志晟看去,脑子里搜索这个学生是谁,突然灵光一闪想起这就是休学一年拿过竞赛第一的朴志晟,然后面带微笑的让朴志晟过来。

 

  朴志晟今天换了一件T恤,还戴了一个黑色帽子,帽檐压的很低钟辰乐看不到他的表情。然后钟辰乐见证了这辈子最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主任好,我看见他们从外面翻墙进来。”

 

  钟辰乐瞪大了双眼,他望向萧大明,看到了他眼中怒火噌的一下升了起来,又看向朴志晟。朴志晟的头抬了起来,钟辰乐看见他一脸的平静,要不是他自己没干这事他都要信了。

 

  “啊?不是我们真没翻墙,他在撒谎!”李楷灿一只手指着朴志晟斥责。

 

  钟辰乐还在呆愣中没反应过来,萧大明却下了审判书:“呵我看你俩是嫌处分吃的少!学校三令五申强调禁止翻墙出校,你们俩当耳旁风了!”萧大明挥了挥手让朴志晟先走,然后继续说,“你,还有钟辰乐,明天一人一篇2千字检讨交我办公室,还有,给你俩记处分一个!下不为例,要是再被我抓到,全校通报批评。赶紧给我回教室上自习。”

 

  李楷灿还想申辩什么,萧大明却怒气冲冲走了。完了,他肯定是要去找老王告状,“我去,真莫名其妙,朴志晟是金口玉言吗,这都能信,服了…”

 

  “还是想想等下怎么给老王解释吧。”钟辰乐回过神来,心中更加憋屈,是一通气不知道哪里发,“老王也肯定不信。”

 

  李楷灿觉得自己一定是开学那天没算好什么姿势出门,不然接连两天都倒霉透了,他拉了拉钟辰乐袖子说:“先不说了,晚上听说黄仁俊回国了,我们可以聚一下,就当洗洗晦气。”

 

  钟辰乐心想反正放学了也没什么事,便应了。

 

  两人刚到教室,老王就匆匆赶来让这俩去办公室给他解释,最后也没洗脱嫌疑,反倒给朴志晟按上了诚信优生的光荣称号,把钟辰乐和李楷灿无语他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

 

  一回到位置上,钟辰乐看到在背单词的朴志晟心里的一股子气不打一处来,手刚伸到半空准备给他来一下就被朴志晟给握住,怎么扯也扯不开,反倒是越握越紧。

 

  钟辰乐抬头看着朴志晟,依旧是一脸风轻云淡,心中更加愤怒:“你给我放开!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

 

  然后又扯了一下,还是扯不开,更加恼火。朴志晟笑了一下,然后松开问他:“算什么帐?”

 

  “你说呢?要不是因为你,我和李楷灿能被老王骂,能写检讨书,能被记处分吗?”钟辰乐摸了摸自己被握红的手腕心想他力气真大。

 

  “那网吧的事呢?”朴志晟看着钟辰乐脸上浮出一点粉红和心虚的表情。

 

  钟辰乐磕磕绊绊地说:“什…什么网吧?那是你不小心,关我什么事。”

 

  朴志晟没说话,盯着钟辰乐看,看得他心里发慌,正准备再说几句上课铃就响了。

 

  晚自习下课后钟辰乐也没来得及再找朴志晟算账,李楷灿拉着钟辰乐直往校门飞奔,边跑边吐槽黄仁俊来的特别早,和别的朋友在D.M等了快一小时了。两人到校门口打了一辆的士直奔酒吧。

 

  两人刚进去,苦苦等待一小时的黄仁俊眼尖看到了背着书包的两个朋友,大老远就开始呼喊:“这边李楷灿!你们知道我们等了多久吗!”

 

  李楷灿看到黄仁俊飞奔过去给他一个大拥抱,然后装成眼泪婆娑的样子哭诉黄仁俊变了,都不愿意多等他和钟辰乐一小时,“呜呜呜…仁俊就多等了一会儿便对我和辰乐恶语相向…呜呜呜…”

 

  “你能不能正常一点…”黄仁俊扒拉开李楷灿向辰乐打招呼,“这边!这边!”

 

  钟辰乐慢悠悠地走过来给仁俊打了一个招呼,随后一屁股做到沙发上,李楷灿也变得正经起来和其他朋友打招呼。

 

  酒吧嘈杂的重音乐吵的钟辰乐更加烦躁,差点把火气两字摆在了脸上。卡座的其它朋友本来还想招呼钟辰乐一起喝酒,结果根本不敢去打扰到这个大少爷。

 

  “哟~今天谁把钟少惹了,黄仁俊回国庆祝都不让他开心起来。”一个朋友问到。

 

  本来还和黄仁俊喝酒喝的正高兴的李楷灿脸色也一下子沉了下来,把酒杯放到桌子上埋怨地说:“别提了,出门没看日历连续两天闯了一个晦气玩意儿,我和钟辰乐因为那个人吃了不少亏。”然后又抱住黄仁俊哭诉,“呜呜呜,仁俊,你可要为我和辰乐讨回公道啊啊!”

 

  黄仁俊再次扒拉开李楷灿,问钟辰乐发生了什么。钟少把这两天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黄仁俊,说完心中火气更大。

 

  黄仁俊听了笑着说:“找他算账这还不简单,他不是没钱吗,辰乐最不缺的不就是钱吗?包养他使唤他?”

 

  “哪有这么简单,感觉钟辰乐口中的人那样子一看就是软硬不吃。”另一个朋友连忙制止,在坐的人都赞同他的说法。

 

  李楷灿被黄仁俊“包养”二字一提醒,突然脑子想出了一个歪主意,说:“包养不成…要不辰乐,你去追朴志晟吧!”

 

  钟辰乐正在喝酒,被李楷灿的话吓的半死,酒差点往他脸上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屁话吗你?几颗花生米醉成这样?”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追他,让朴志晟对你无法自拔,然后等时机成熟,再甩掉他,这受伤程度可是法术伤害啊。”李楷灿咪着眼睛望向辰乐,脑海中仿佛已经看到朴志晟的痛苦表情,“再说,让身处黑暗的人更痛苦的是曾拥有光明,却被再次被推入深渊。”

 

  “你又知道他现在身处黑暗了?”钟辰乐懒懒散散地靠着沙发,又一杯酒下肚。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小爷我消息通不是白叫的。”李楷灿搓了搓手激动地说,“据我所知朴志晟无父无母,和他外婆相依为命,缺爱的人怎么不会渴望爱呢?而且他没钱,你和他在一起就给他钱,送他礼物啊。”

 

  黄仁俊坐在一旁点了点头,附议道:“这个办法确实还不错,而且…”黄仁俊同样眯了眯眼,盯着钟辰乐意味深长地笑着说,“我们辰乐长的又不差,打扮成粉粉嫩嫩的样子,一个大男人怎么不会心动。”

 

  “这真能行?”钟辰乐的酒量不行,才喝三杯鸡尾酒就有点上头,迷迷糊糊地问。

 

  “试试不就知道了!”黄仁俊说,“而且我这次回国能待一个多月,有的是时间为你们出谋划策!”

 

  “这么久?你表哥呢,不是和你一起回国吗?”李楷灿一脸疑惑。

 

  黄仁俊谈起就一股烦躁:“就是因为我表哥,不知道他哪里谈了一个日本男友,结果是个黑帮的,回国就是因为他男朋友在港城有交易,我就在海市玩段时间咯!”然后拍了拍桌子,扯着嗓子说,“来,继续喝!今晚我买单!”

 

  钟辰乐没应,本来就喝的有点小醉,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清楚,还发现手机里面有三个赵女士的未接来电。完蛋!他得回家了,再不给赵女士回个电话,他到家会被他哥和他爸凶死的。然后给李楷灿和黄仁俊打了个招呼,晕晕乎乎地往门口走,出门让服务员打了一辆车就坐了上去。

 

  车上钟辰乐把窗子打开,风拍在脸上让他清醒不少,脑子缓慢地思考怎么去追朴志晟,也缓慢思考黄仁俊口中装扮粉嫩的自己长啥样。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