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36.

有恃无恐

  这边日理万机的朴总刚开完会,一个助理就跟随朴志晟进了电梯,提醒刚刚有人给他来电。

 

  接电话的助理之前在美国,朴志晟回国后最近调回来的,对自己家公司的死对头一概不知,更别说他们的老板是谁了。

 

  “是一个叫钟辰乐的先生打过来的,似乎是在找你,不过您在开会我给他说了,就没有下文了。”助理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朴志晟。

 

  “知道了。”朴志晟点了点头,刚好电梯到了一楼,总裁和助理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

 

  朴志晟边走边翻到了钟辰乐的电话打了过去。

 

  手机刚贴到耳边就传来机械女音:“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朴志晟皱了皱眉,挂断后准备拨打第二个时被前台的服务人员叫住。

 

  “朴总!”

 

  都说公司新上任的总裁年纪轻轻手段了得,还长得玉树临风,前台的工作人员感叹了无数次,每次看见朴总穿着西装进公司时都要念叨一遍,这次喊他回头也不例外。

 

  旁边的助理心想:这群人的眼珠子快要粘在朴总身上了。

 

  “怎么?”

 

  为首的女孩子心跳漏了一拍,眼睛都不敢直视上去,加快语速说:“一小时钱有个人给您送花,朴总看看要不要收。”

 

  “谁送的?”朴志晟走了过去,看了眼花,是粉嫩嫩的玫瑰,像是送给女孩子的。

 

  “像个高中生,穿着卫衣和运动裤,还背了个书包,是朴总的弟弟吗?”

 

  这个问题在高中时朴志晟打工的火锅店也遇到过,那里的服务员和老板都以为钟辰乐是他的弟弟。

 

  “是我弟弟。”

 

  朴志晟眼睛一瞟还发现里面还卡了张贺卡,单收翻开,是自己的名字被一个红色的爱心圈了起来。

 

  他把贺卡收了起来,顿了顿,转头告诉助理,“把花放在办公室里去。”

 

  “好的朴总。”

 

  钟辰乐大概也没想到这花送地意外顺利,朴志晟不仅收了还摆在了办公室。

 

  毫不知情的他刚开完会就看见朴志晟的未接来电,然后兴冲冲地打了过去。

 

  “喂?”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钻进耳蜗时让钟辰乐的心不由自主地紧张。

 

  钟辰乐坐在办公室里,不停地按动手中的笔,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那什么…你收到花了吗?”

 

  “收到了。”

 

  钟辰乐眼前一亮,然后压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继续问道:“好看吗好看吗?”

 

  朴志晟仿佛看见一只翘着尾巴的小猫。

 

  “好看,下次不用往前台送了。”

 

  钟辰乐本来想问有没有看见他送的贺卡,听到后半段时心里仿佛被泼了盆冷水,原本激动的心冷静了下来,失落落地“哦”了一声。

 

  “放我办公室吧。”

 

  电话另一边的人有点发呆,手机拿地离耳朵有点远,没有听见朴志晟的话,于是电话里出现了长久的沉默。

 

  最终是朴志晟打破了这份寂静:“钟辰乐。”

 

  “嗯?”哼的这声有重重的鼻音,完了还吸了吸鼻子。

 

  “感冒了?”

 

  “没吧。”刚回答完就咳嗽了两声,欲盖弥彰地说,“我只是喉咙有点痒…阿嚏!”

 

  “客厅茶几下面有个药箱,里面有感冒药,回家了记得吃。”

 

  “哦哦。”钟辰乐揉了揉鼻子,现在鼻尖红红的,“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

 

  “下次送花放我办公室去。”

 

  “哦。”钟辰乐习惯性地回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朴志晟说的什么,“!!!那我可以去你办公室了?”

 

  “嗯。我这边还有点事,回家记得吃药,先挂了。”

 

  “拜拜~”

 

  挂了电话后钟辰乐肉眼可见地特别兴奋,小黑抱着文件过来时看见他家老板喜笑颜开,面容都舒展开来,还哼着小曲。

 

  “小钟总,这个是项目策划案。”

 

  “放那里吧…阿嚏!”

 

  话还没说完钟辰乐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需要去给你买点药吗?”

 

  钟辰乐摆了摆手,怎么能让小黑去买药,万一吃了有用回家就好了怎么办,还得回家去吃朴志晟说的药来着,不能放过朴志晟关心自己这个机会。

 

  老天当然不会坏了钟辰乐的好事,不仅如此还祝了把力。

 

  因为心情真的不错,钟辰乐出了公司还跑去蛋糕店挑蛋糕,左看右看选了半天,最终分不出来更喜欢哪个干脆把想要的都买了,提着两个蛋糕出去时才发现下起了雨。

 

  进来时没带伞,只好淋了段雨跑回了车上。

 

  这一淋到好,本来就有点感冒,这下像是瞌睡遇上了枕头,感冒上了个层次,直接发烧了。

 

  朴志晟回家时看见的场景就是钟辰乐倒在沙发上睡觉,桌子上摆了两个蛋糕蛋糕,其中一个提拉米苏吃了三分之一。

 

  估计是睡着睡着怕冷还把沙发上的抱枕放在自己身上,蜷着身体,胸前还抱了一个,头埋在里面。

 

  准备把人叫醒时碰了碰钟辰乐的手,发现有点烫,朴志晟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叫了两声钟辰乐,被叫的人动都没动,跟睡死了一样。

 

  朴志晟立马把他的头从抱枕里“拔”出来,发现他脸红彤彤的,手伸到额头一模,滚烫的温度传到朴志晟的指间。

 

  家里没治发烧的药,朴志晟立马把人往医院送。

 

  等钟辰乐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头晕乎乎的,左手正在输液。不知道是不是发烧的缘故,喉咙特别干涩难受,准备伸手去够旁边的水杯。

 

  恰巧朴志晟拿着药进来了。

 

  “醒了?”看见钟辰乐想拿水杯,立马走了过去,还倒了点热水递给了他,“扁桃体发炎引起的发烧,你回家还淋雨了?” 

 

  朴志晟现在抿着嘴,声音冷冷地,钟辰乐有点不敢说话,他看出来朴志晟生气了。

 

  病房里冷了几个度,气压低沉沉的,终于钟辰乐受不了这种气氛,咬了咬下嘴唇小声辩解道:“我又不知道怎么感冒的…”凶什么凶。

 

  后面这句话到底不敢真说出来,只能在心里吼。

 

  “明天学校和公司那边请假,其它的等你烧退了再说。”

 

  “我学校还有个论文要改…”钟辰乐看着朴志晟冷冰冰的脸,声音越说越小,到后面干脆不敢直视上去。

 

  病房安静下来,钟辰乐悄咪咪抬头看了眼朴志晟的黑脸,只好妥协:“好吧。”

 

  “想吃什么?”

 

  钟辰乐又躺了下来,思考了一下还是想吃甜甜的东西:“我买的提拉米苏还没吃完,你可以帮我带过来嘛?”

 

  朴志晟手里还拿着钟辰乐的检查报告,捏地有点用力指间都泛白了。

 

  没等来他回答的钟辰乐又微微起身看向他:“怎么了?”

 

  “医生说感冒了少吃甜的。”

 

  “啊?”钟辰乐还第一次听说生病了不能吃甜食,不过现在脑子晕地慌也没多想,“那好吧,你随便买点。”

 

  朴志晟一走出病房就拿出手机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我的乖侄子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渽民哥,盐酸丁螺环酮片是针对哪方便的精神疾病的。”

 

  “焦虑症或者焦虑障碍方面,怎么?”

 

  “你那边能不能帮我查一份病例。”

 

  “没问题。”这对手里掌握国内大部分医院的医疗器械产品的罗家少爷来说简直是找找人动动手指的事,不过他还是很好奇是谁能让朴志晟这么上心,多嘴问了一句,“谁啊?”

 

  “海市钟家,钟辰乐。”

 

  朴志晟挂断电话走进了电梯,出来时雨下地特别大,时不时还有雷鸣声。

 

  不得不说罗渽民的效率真的很高,朴志晟还在西城的饭店里等着打包带给钟辰乐的皮蛋瘦肉粥时,他已经把资料发过来了。

 

  朴志晟粗略地看了几眼,GAD-7焦虑症筛查量表高于20分,SAS量表分数也很高,焦虑症这段病例是从五年前开始。

 

  关掉文件后朴志晟发了条消息过去。

 

  朴志晟:【谢谢】

 

  罗渽民:【谢什么,快叫舅舅】

 

  朴志晟:【不是亲的】

 

  罗渽民:【……不想跟你计较,哦对,你查的那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朴志晟没回复,关掉了手机捏了捏额心。

 

  一小时前朴志晟拿着钟辰乐的身份证去挂了号,拿药时问了医生有没有需要注意的事项或者忌口的东西。

 

  “你是患者的男朋友?”

 

  “嗯。”

 

  “没什么要忌口的。”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已经说了没什么,突然手指不小心点开了患者之前的病例,叫住他:“等等,注意一下患者的生活习惯,吃精神类药物的时候别沾酒。”

 

  “什么精神类药物?”这下轮到朴志晟一头雾水了。

 

  医生抬了抬眼镜,鄙夷地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他在服用盐酸丁螺环酮片和佐匹克隆,你这个男朋友怎么当的?”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