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24.

有恃无恐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钟辰乐一进屋倒头就睡,赵女士打过来的电话被朴志晟接了去。

 

  “阿姨好,我是辰乐的朋友朴志晟。”

 

  电话对面赵女士愣了两秒,立即反应过来,问钟辰乐在他那里吗。

 

  “嗯,他出去喝了酒,现在睡了。”说完又怕赵女士误会,“他喝太多了所以我把他带回了自己家,明天我告诉他回您电话。”

 

  “嗯嗯好的,麻烦你了。”

 

  挂了电话朴志晟无力地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先前林冰夏寄过来的镯子。

 

  或者说是两条废弃的金属。

 

  脑子里想到钟辰乐在车里拉自己衣角主动找自己说话,为什么他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以为自己没有听见他和李楷灿的对话吗。

 

  在知道钟辰乐会出国后朴志晟会想没关系,自己可以在上大学的时候努力挣钱买机票去看他,最多是异地恋,只是辰乐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在亲眼看见自己送他的镯子变成扭曲,残破的样子时,很难过,却还是不会对钟辰乐恶语相向,难过到心脏抽搐地疼,还是会想可能是自己在乎太多了。

 

  可是亲耳听见他和李楷灿的对话后,一遍又一遍补救的漏洞再次撕开一个裂口,一切都破碎,不会复原。

 

  那晚朴志晟在客厅里睡着的。

 

  钟辰乐第一次在喝酒后做噩梦,反反覆覆被推入深渊,看见了朴志晟想让他带自己出去,却被他抛下。

 

  这个梦没完没了,又很真实,钟辰乐在梦里崩溃大哭问他为什么不带自己走,但是朴志晟不会回答他,只是永远在质问他为什么要骗自己。

 

  钟辰乐心中大骇,终于惊醒。身上汗湿了,爬起来去找自己的手机看时间,9:35。

 

  黏糊糊的感觉很不好受,当即起床去自己衣柜找衣服洗澡,洗完后才出卧室。

 

  在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碗醒酒汤,钟辰乐熟练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喝了起来,朴志晟在旁边翻看手机没有理会他。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钟辰乐大口吞咽的声音。

 

  朴志晟看他喝完后提醒他:“你妈妈昨晚很担心你,打的电话我帮你接了。”

 

  钟辰乐现在不敢看朴志晟,脑子里还是昨晚的梦,只能含糊答应着。

 

  因为怕他妈担心,钟辰乐喝完汤就准备穿鞋出门。

 

  在弯下腰系鞋带时朴志晟叫住了他。

 

  钟辰乐低头把鞋带系完,起身对朴志晟笑了一下:“怎么了?”

 

  朴志晟还是会觉得钟辰乐笑起来很好看,像小太阳打了束阳光过来,只是这个太阳不属于自己。

 

  “我们分手吧。”

 

  笑着的人脸开始僵硬,上面浮出的笑容如同碎掉的面具,一步步掉落。

 

  “为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理不直气还壮地质问朴志晟。

 

  朴志晟坦荡地对上他的视线,沉默不语。

 

  “不是…怎么了啊?你别突然这样无厘头好不好?”

 

  “钟辰乐,分手吧。”朴志晟又说了一遍,眼睛却盯着的脸庞视线不想移开。

 

  他想,他的小猫曾经真的很可爱,只是没有爱过自己罢了。

 

  钟辰乐哽咽了一下,脑子一团浆糊,一气之下冲朴志晟吼了一句:“分就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去,“嘭”的一声关掉了大门。

 

  6月的天气不冷,人们都穿着短袖。但是钟辰乐怒气冲冲地走出朴志晟家时却觉得这天有点凉,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还没走到公路边钟辰乐就有点后悔,心里盼着朴志晟来追自己,但是他没有。

 

  会不会是自己话说太重了,不应该一怒之下顺朴志晟的意思分手的。钟辰乐回自己家的路上一直在反思。

 

  钟辰乐想朴志晟可能看见自己闹了很多脾气,一时气话才会分手,可能过两天就好了。

 

  因为休学申请下来,接连三天钟辰乐都没去学校,在家准备留学的事。空闲的时候会盯着手机,想在朴志晟打电话过来时第一时间接到。

 

  但是朴志晟什么都没打过来,消息也没给自己发一条。

 

  或许是学校上课太忙了点,自己再等几天。为了不错过,钟辰乐晚上都没给手机设置静音,放在自己枕头边。

 

  终于,周六大清早朴志晟的电话打了过来。本来还睡眼朦胧,看见手机屏幕上现实的“朴志晟”三个大字,立马清醒接通电话。

 

  “喂?”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朴志晟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分手什么的我就当你开玩笑…”

 

  “钟辰乐,我在你家大门口。”声音被朴志晟打断。

 

  钟辰乐愣了一秒,立即起身穿衣服,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上,嘱咐道:“你等等我,我马上下来。”

 

  “嗯。”

 

  收到回复的人很迅速地套好衣服,踩着拖鞋往大门去,生怕朴志晟多等一秒。

 

  钟辰乐以为朴志晟已经没生气,来找自己玩,但是看着站着铁门外的他拿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小盒子时心抖了抖。

 

  “来玩也不用带东西的…”边说边开门。

 

  “这个是你的衣服。”开门后朴志晟没进来,就站在门外,“这个盒子里是…你之前送的东西,现在就都还给你了。”

 

  钟辰乐望向朴志晟手里的纸盒,最显眼的是他生日自己送的围巾和很久之前送的手表。

 

  “你干什么啊…不是…就是我以为你当时开玩笑的。”钟辰乐有点着急,语无伦次地说,“我当时生气就答应了,可是都是…开玩笑。”

 

  “没有开玩笑钟辰乐,我是认真的。”说完准备转身离开。

 

  朴志晟今天穿的黑t和黑短裤,眼前的样子和当初钟辰乐第一次看见他的样子重叠。

 

  “朴志晟你有本事就别回头!”钟辰乐快急哭了,但是还是硬憋着不想求他。

 

  朴志晟真的没回头,走路的速度也没慢下。

 

  明明才一天的时间,为什么感觉什么都乱套了。钟辰乐望着朴志晟远去的背影,直到消失。

 

  全身像是没了力气蹲坐下来,去翻朴志晟给自己的那个纸盒。

 

  里面真的都是自己之前送朴志晟的东西。钟辰乐拿出那块精美的手表,朴志晟只戴过一次,被保存的很好。

 

  盒子中的东西越看越刺眼,钟辰乐一怒之下把整个盒子往地上摔下去,里面的玩意儿也都掉落出来。

 

  芒种过后的海市还不是很热,钟辰乐穿着短裤坐在地上半天,脑子一直在想这几天发生的事。

 

  为什么会和朴志晟突然冷战,明明好像没有吵架但是什么都变了。

 

  突然身旁的两个金属半环闯入他的视线,玫瑰金的样式很是熟悉。

 

  钟辰乐有点不相信,手颤颤巍巍地把金属环拿了过来。

 

  不说谁知道这个是卡地亚的镯子。

 

  眼睛有点酸涩,心虚无限放大占满了脑子。

 

  半环翻了个面,钟辰乐看见内圈上有刻字。

 

  仔细擦掉上面的灰,因为桌子变形导致字也很难辨认,钟辰乐看了半天才认出上面的刻字,“js&cl”,后面跟着的“LOVE”也认了半天。

 

  眼睛开始模糊,泪水啪嗒啪嗒地往下掉,脑子里满是朴志晟之前的质问。

 

  没事的,没关系,他可以主动给朴志晟打电话,他可以给朴志晟发消息解释,朴志晟心最软了,他喜欢自己会原谅的。

 

  钟辰乐一遍又一遍催眠自己,颤抖的手翻找朴志晟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

 

  可能是朴志晟在给别人打电话。

 

  他又打开QQ,找到朴志晟的对话框。

 

  乐乐呵呵:【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朴志晟不分手好不好】

 

  消息发出去是红色的感叹号。

 

  下面有排小字,“消息发送失败,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心脏被狠狠拽住,钟辰乐不敢相信朴志晟把自己拉黑了,又试了一遍还是没发过去。

 

  慌张的他继续给朴志晟打电话,还是没打通。泪水已经将视线挡地七七八八,惶恐不安祈求朴志晟能接自己电话。

 

  仿佛那天在他家做的梦成了真,朴志晟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哭了一会儿钟辰乐又想到朴志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自己可以去他家找他。

 

  于是去卧室洗漱后就打了个车往朴志晟家放向去。

 

  钟辰乐下车后一路狂奔。明明他家住在四楼,自己跑地这么快怎么还没到。

 

  再快点,再快点。钟辰乐一个踉跄差点跪在朴志晟门前,顾不上喘气用力拍打着朴志晟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

 

  老房子隔音很不好,钟辰乐没拍一会儿就传来邻居辱骂的声音,“没带钥匙啊?敲什么敲,家里死人了啊!”

 

  钟辰乐没听,还是用力敲打,顾不上自己的面子和别人的感受。

 

  “哎呀小伙子别敲了。”一个路过的老奶奶提着菜准备上楼。

 

  “奶奶,你知道住这里的人去哪里了吗?”钟辰乐还怕这个老奶奶不知道说的谁,手足并用地比划,急地眼睛又快掉泪,“就是这么高,然后很帅,今天穿的一身黑。”

 

  “我知道,叫什么朴…朴志晟?他成绩可好啦,只是命苦哦。”

 

  钟辰乐的眼里亮起光,点头道:“对对对!奶奶知道他回来了吗?”

 

  老奶奶摆了摆手:“他不会回来了,听说他亲生父亲找到了他,今天一大早哦,就有辆车来接他。”老奶奶顿了顿又继续跟钟辰乐将,“这个放子听说都卖出去了,他亲生父亲一看就很有钱,苦了这么多年总算是熬过去咯!”

 

  感叹完就佝偻着腰继续爬楼。

 

  钟辰乐从听到朴志晟被人接走时目光就暗了下去,瞳孔微微颤抖,一呼一吸都承载着说不出的难受。

 

  身体靠在门上缓缓滑落,手捂着脸无声地哭了出来。

 

  朴志晟你在哪里,我找不到你了。

 

  钟辰乐坐在朴志晟家门口从早上坐到了天黑,他想只要朴志晟落了东西回家拿自己能立马看见他,然后亲口道歉。

 

  钟辰乐还想,朴志晟是不是那天在酒吧听见了自己和李楷灿的对话,他不该让他淋雨来接自己还将他晾在外面等了两小时。

 

  他不该去用朴志晟送的手镯去和别人对赌,不该骗他自己会和他上同一所大学让他满是期待。

 

  钟辰乐脑子里在想从什么开始道歉,却发现不该的太多了,连道歉的开头都没想好从什么开始。

 

  后面天黑静了,钟辰乐的眼睛哭得种种的,拖着满身疲惫回了家。

 

  洗完澡睡前钟辰乐还在想,这可能只是梦,醒来就好了。

 

  第二天钟辰乐悠悠醒来,第一件事是给关橙橙打电话,问她看没看见朴志晟。

 

  “你不是跟他走的最近吗,你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那他前几天去没去学校。”

 

  “没啊。”关橙橙打了个哈欠,“我还想问你呢,你和李楷灿都休学去国外了,朴志晟怎么直接转学走了啊,他家不都没人吗。”

 

  预料之中的回答还是会熄灭钟辰乐眼中的光。

 

  机票定在七月初,六月份剩下的时间钟辰乐哪里都没去,不是待在家就是往朴志晟家跑,守在他门口一等就是一天,因为常常坐着坐着睡着,那栋楼的居民还以为是乞丐,差点打电话报警。

 

  时间在一步步往前走,钟辰乐怎样都抓不住,很快就来到六月末,表姐留学回来看钟辰乐。

 

  赵女士这段时间又和他爸出远门旅游,他哥也在国外跑合作。没人知道钟辰乐的情况,在赵一灵到钟家时差点没认出来这个瘦骨如柴的弟弟。

 

  听说表姐回国过来看自己,钟辰乐还费尽心思将自己整理了一番,但是肉眼可见的憔悴还是没逃过她的眼睛。

 

  赵一灵看了眼钟辰乐眼底的黑眼圈,皱眉问他:“你最近失眠?”

 

  “啊?”钟辰乐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反应了半天才知道赵一灵的意思,想到好像自从朴志晟走后自己确实没怎么睡好,但是他没当回事,“是有点,问题不大。”

 

  “什么问题不大?”赵一灵不知道他弟经历了什么,只是气得脑瓜子疼,丢给他自己的镜子,“你看看你的样子,不知道以为你吸了大麻,整个人病怏怏的。”

 

  钟辰乐接过镜子看自己,脸色好像是有那么一点苍白。

 

  赵一灵国外大学主修的心理学,一眼看出钟辰乐的状态不对,忍了忍脾气问他发生了什么。

 

  钟辰乐没回,只是低下头不敢看她。

 

  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就是喜欢的人不见了。

 

  “你不愿意说算了。”赵一灵扶着额头,又说:“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失眠是不是很严重。”

 

  “嗯,有点做噩梦,怎么都走不出来。”说完眼睛对上赵一灵的视线,看见她的眼里闪着泪,勉强笑着说,“姐,我没事。”

 

  赵一灵看见钟辰乐从自己到家开始,眉毛一直紧皱,保持着高度的紧张,现在这个勉强的笑是唯一一个有放松点的神情。

 

  紧张,不安,失眠。她一个学心理的怎么会不知道钟辰乐钟辰乐在安慰自己。

 

  整整一下午赵一灵都待在钟家。本来在飞机上还想着跟钟辰乐玩什么游戏,现在计划通通泡汤。钟辰乐根本对游戏不提兴趣,甚至别的事也没兴趣,跟她聊了会儿天说要上楼补觉。

 

  钟辰乐睡不着,脑子里又开始想别的事。想到表姐刚刚眼睛里闪着泪,觉得不应该让她担心。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