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20.

有恃无恐

  春节一过完就差不多开学了。

 

  高二四班的位置是按成绩由高到低分选,一次大考试换一次。班里的学霸大多数都凑成一堆往中间靠前坐,朴志晟是个例外,依旧选的老位置。

 

  在大学霸的拉扯下,钟辰乐成功挤进了前二十,乐呵呵地选了朴志晟旁边的位置。这次李楷灿也挑了个离钟辰乐近的位置,坐在钟辰乐的前排。

 

  关橙橙和他的男朋友坐在李楷灿前面,不过有个他们意料之外的人坐在他们这堆,学习委员林冰夏把位置挑在了李楷灿旁边。

 

  本来这个位置是留给关橙橙的闺蜜,现在被选了,都是男生不好意思拒绝一个女生,关橙橙也不想把关系闹太尴尬,大家都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

 

  钟辰乐一开始对林冰夏没什么感觉,后面知道她是赵瑞包养的人后也没太多看法。按照直男的眼光来看,林冰夏应该是很多人的菜,听说追她的又不少。

 

  但是最近林冰夏倒是让钟辰乐很不爽,她下课有事没事就缠着朴志晟让他给自己讲题,偶尔钟辰乐吃味还独自生起闷气来。

 

  单单自己吃醋没什么,他知道朴志晟有分寸不会干出什么出轨的破事来,倒是班上传起了流言蜚语,说朴志晟喜欢林冰夏。

 

  “这简直是放屁!”周末钟辰乐在朴志晟家吃饭,跟朴志晟说地气鼓鼓的,“眼睛瞎了吗!没看见我吗!气死我了。”

 

  朴志晟听见小猫正为自己吃醋,毛都炸起来了,连忙笑着摸他头,“别生气,科学研究表明长期生气对肝不好。”

 

  “朴志晟!你快给我说,以后都不给她讲题了。”钟辰乐瞪了一眼摸自己头发的男朋友,“你是我的小老师,不许你接外快!”

 

  更何况这个外快还没钱拿,朴志晟这么宝贵的劳动力,只能是自己的。

 

  摸着小猫头发的手停下来,捏了把钟辰乐的脸,安慰他:“以后只跟你一个人讲,别气了,乖。”

 

  “哼哼~”钟辰乐满意地扭了扭头。

 

  饭后朴志晟给钟辰乐辅导作业,辅导着辅导着辅导到床上去了。

 

  事后罪魁祸首钟辰乐抱着朴志晟啃,往他锁骨上打标记,恶狠狠地仰头看他说:“让你再去勾引女人!”

 

  朴志晟把钟辰乐往上提了一把,两人现在视线平行,大手拍了下小猫的屁股,咬着小猫的嘴,低笑:“还要闹?那再来一次。”

 

  腰还酸酸的小猫又炸毛,往朴志晟背上划了几条印子后立马起开,“混蛋!”

 

  好在作业都弄了个差不多,钟辰乐躺在床上睡了会儿起床在朴志晟的卧室游荡,而自家男朋友在客厅弄晚饭。

 

  钟辰乐左看看右看看,瞧见了窗台边摆着朴志晟小时候的照片,一个小孩穿着厚厚的棉服呆愣地盯着镜头。

 

  原来朴志晟也有傻乎乎的时候啊,小时候还蛮可爱的。

 

  起了兴致的钟辰乐凑近看了看,底下还有排字,“星星5岁留影”。

 

  “朴志晟,星星是你小名嘛?”钟辰乐举着这张老照片跑去问朴志晟。

 

  “嗯。”朴志晟停下手中的动作看过去,“怎么发现这张照片的?”

 

  钟辰乐掏出手机把这张照片拍了下来,“在窗台看到的,你小名居然叫星星,啧啧啧,跟你的冰山气质一点都不符合。”说完又咔嚓拍了两张。

 

  朴志晟听着钟辰乐叫自己小名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发现自己的小朋友真的很可爱。

 

  但是后面他也没想到,自从钟辰乐发现自己小名后,天天星星长星星短,连给他讲题小猫都会使坏地故意问:“星星~这道题我不会教教我呗~”

 

  终于,士可忍孰不可忍,朴志晟把小猫抓起来好好教训了一次,让钟辰乐反反复复认错,道歉,保证自己不会再乱喊才放过。

 

  自打那以后钟辰乐的嘴老实多了。按照他的想看,开荤的朴志晟天天跟个饿狼一样,刚开始还很温柔体贴自己,后面就怎么狠怎么来。

 

  以前迫于朴志晟的威严不敢造次,现在更不敢乱来。

 

  现在两人在学校都走的很近,看地李楷灿频频皱眉。

 

  “钟辰乐,你不会…跟朴志晟来真的了吧?”

 

  钟辰乐心虚地回答:“没啊,怎么可能。”

 

  李楷灿瞥了一眼他的手镯,想起自己没怎么见他摘过,提醒道:“你别真陷进去出不来啊!”

 

  “嗯嗯知道,你天天操什么心。”

 

  “切。”李楷灿翻了个白眼,“我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留学签证都下来了,你反悔也没用。”

 

  钟辰乐也没想到签证这么快下来,又像是意料之中,因为一开始赵女士就没打算让他读高三,结业考试后直接出国留学。他和李楷灿在去年年底就去把雅思过了,说起来还得感谢朴志晟的辅导,不然没这么顺利。

 

  “不会反悔,你天天想些什么。”

 

  “你明白就好,说起来四月是赵瑞那崽子的生日,听说他妈给他弄了个part,请了很多人。”李楷灿顿了顿,“当然也少不了你和我。”

 

  正在看朴志晟给的单词书的钟辰乐表情有点不悦。赵瑞邀请还好,他和李楷灿能不去,现在他妈来邀请性质就不一样了。

 

  拜年不去没什么,两家人都心知肚明不会乱说什么,现在可是正大光明的邀请全海市的豪门,少了钟辰乐肯定有人嘴碎乱造谣。

 

  “去呗,难不成少块肉?”钟辰乐又想了想,“啧,送份什么大礼好呢。”

 

  李楷灿提醒到:“还是安分点好,听说黄仁俊的表哥也会来,不少贵人。”

 

  钟辰乐点点头,失落道:“有道理,可惜了。”

 

  高二下学期的课程拉地很快,钟辰乐也没上学期那么闲,在朴老师的不懈努力下,钟辰乐终于稳在500分上,甚至还有往600分走的趋势。

 

  期中考试过后开家长会把赵女士开心坏了,本来她也没对钟辰乐的成绩有什么目标或者期待,平平安安就行,哪里想到钟辰乐给她这么大个惊喜。

 

  在知道是钟辰乐的同学帮他辅导成绩,开心地给朴志晟准备了很多好吃的答谢他,让钟辰乐带给朴志晟。却不知道这些全都落在了自己儿子的肚子里。

 

  “幸好赵女士不知道你是我男朋友,她听说你在做兼职,还扬言要资助你上大学。”钟辰乐吃着他妈送给朴志晟的国外进口巧克力,“啧,我妈也不打听,你都不喜欢吃零食,还是我来给你消灭。”

 

  朴志晟在做奥赛题,这次是决赛,这周末过去后朴志晟就不来学校上课,去京城那边集训。

 

  他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眼吃地正香的小花猫,微微有点不悦道:“你今天是不是甜食超标了,你妈送的那盒巧克力都快被你吃完了。”

 

  “嘿嘿,好吃嘛。”钟辰乐喝了口旺仔牛奶,“哦对了,你多久回来啊?四月末学校要办春季运动会,体委那边男子一千五差人报名,来找我了。”

 

  说完笑嘻嘻地跑过来给朴志晟捏肩,捶背。

 

  “想干什么说。”朴志晟知道这个小东西又想出了鬼点子。

 

  钟辰乐弯下腰,头搁在朴志晟的宽肩上,卖着可怜:“志晟,要不你去报名吧~我推荐你。你看看我这弱小的身子板,能跑1500m嘛。”

 

  似乎已经料到钟辰乐不会去,把自己名字报上去也没什么,朴志晟点了点头应允了。

 

  目标达成的钟辰乐给了他一个飞吻。

 

  都说快乐的时光短暂,可是钟辰乐觉得这不快乐的时光也不慢啊。朴志晟都走了快半个月了,因为集训还没手机,钟辰乐不能给他打电话,都快在学校闷死了,更烦躁的是赵瑞的生日就在跟前了。

 

  当天钟辰乐随随便便挑了副墨镜带去当生日礼物,和李楷灿一道去办part的地方,在郊外的景御山庄。

 

  因为办在周末,钟辰乐和李楷灿不急不缓地赶过去。

 

  【三个诸葛亮】

 

  乐乐呵呵:【@帅气仁俊 你在哪里啊,来接一下我和李楷灿呗】

 

  帅气仁俊:【马上,我跟我表哥在一起】

 

  帅气仁俊:【真没想到我表哥男朋友也来了,你们等下安分点啊,他太吓人了】

 

  火山:【怎么讲,你表哥男朋友能吃人?】

 

  帅气仁俊:【呵呵,我以前只是听说他是日本黑帮的,没想到本人煞气这么重,我在他面前话都不敢多讲】

 

  乐乐呵呵:【别啰嗦了,快来接我俩】

 

  消息没发完多久,黄仁俊就找到了站在门口的这俩。

 

  三人一路进去边走边聊,大多数是黄仁俊在吐槽他表哥找了个凶神恶煞的人当男朋友。

 

  搞得钟辰乐也很好奇,毕竟他表哥自己见过,叫董思成,一名律师,长得温文尔雅,谈吐一看就不凡,很是受长辈的喜欢。

 

  “喏,那边。”三人一进大厅,黄仁俊就瞟到了他表哥和男朋友。

 

  钟辰乐顺着望过去,一眼就看见了董思成的男朋友。啧,不应该吐槽黄仁俊太夸张化,那人真的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出来,凶狠冷漠的气息让周围都低了几个度。

 

  “嗨~思成哥好!”李楷灿这个交际花立马打起招呼,还没放过董思成的男朋友,“你就是思成哥的男朋友吗?你好我是李楷灿。”

 

  李楷灿伸出手企图跟那个人打个招呼,没想到那个人瞟了一眼,根本没打算握手,转头继续看向董思成。

 

  旁边的钟辰乐看了心里默念:幸好不是自己,太尴尬了。

 

  李楷灿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几秒,脸上出现了不自然的神情,又收回了手不好意思地搓了搓。

 

  黄仁俊看见了闭上了眼,简直没眼看自己的好友。

 

  “不好意思啊,中本悠太是日本人,对中文还不是特别熟悉。”董思成看见弟弟们尴尬,瞪了手搭在自己腰上的人一眼,“不用管他,他脾气不是特别好,麻烦你们多担待一点。”

 

  黄仁俊心想,这哪里是脾气不好,要不是知道他是黑帮的,自己多少给个大比兜子让他清醒清醒,整天跟个自己欠了他五百万似的。

 

  “没事的,没想到这么多年未见,思成哥还是这么帅气。”钟辰乐是打心底喜欢黄仁俊这个表哥,真挺帅的,又很知礼。

 

  但是实在是不想多看他男朋友几眼,太吓人了:“这里是舞会厅,都是你们大人玩的,我们小孩子就去分场了啊。”

 

  说完就示意李楷灿和黄仁俊赶快打个招呼。

 

  “啊对对对,思成哥和那叫什么…中…中本悠太先生,你们慢慢玩。”

 

  “表哥拜拜~”黄仁俊又瞟了一眼,“表哥…夫也拜拜。”说完还鞠了个躬,不敢怠慢四个字挂在了他脸上。

 

  三个人走出大厅立马松了口气,这下钟辰乐和李楷灿都知道黄仁俊没开玩笑,董思成哪里找来个凶神恶煞的男朋友。

 

  黄仁俊没在继续想刚刚的事,只是看了眼钟辰乐,提醒到:“分场的确都是跟我们差不多的同龄人,大寿星也在。”

 

  李楷灿想起两人的过节,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咯噔了一下,说:“辰乐,忍忍吧,就一晚上。”

 

  这话听地钟辰乐烦躁确实降了点,点了点头,确实没有必要跟那个傻逼计较。

 

  三人漫步向分场走去。到了门前服务员为他们打开门,屋内的玩的正嗨的人也被门开启的声音打断,一个两个都往这边看过来。

 

  一开门钟辰乐就看见了坐在最中间的赵瑞,旁边是林冰夏。没想到他自己的生日能把林冰夏带过来,钟辰乐和李楷灿对视挑了个眉,有趣得紧。

 

  既然是生日part,还是要为寿星道个生日快乐。钟辰乐一反常态打了个头阵去说生日快乐,看见赵瑞这个小丑乐地哈哈大笑。

 

  钟辰乐没说什么,微笑地回了个礼,一心想着今晚快点过去,最好什么事都别发生。

 

  然而事与愿违,赵瑞看见钟辰乐来了怎么可能不会找麻烦。钟辰乐屁股都还没坐热赵瑞就搂着林冰夏走过来,旁边的狗腿子男生笑嘻嘻地提议:“今天是我们赵哥的生日,也是他的成年礼,大家不如一起来玩点有意思的,怎么样啊钟辰乐?”

 

  最后一声让全场视线都集中在钟辰乐身上来。

 

  都这样说了钟辰乐肯定是拒绝不了,他倒是要看看赵瑞要搞什么花样。

 

  “我生日,大家尽兴一点,玩点有趣简单的可以吧?”

 

  钟辰乐点了个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赵瑞看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搞得自己像个小侍一样,沉住气忍了忍说:“摇骰子,比大小,就玩一把愿赌服输。”

 

  “行,输了喝酒还是怎样?”钟辰乐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装,心想他也不敢提出特别过分的要求。

 

  “喝酒哪有意思。”赵瑞露出一个油腻腻的笑容,右手扶着自己的下颚摩挲,眼神打量着钟辰乐,最后看向他左手戴的镯子,“输了拿自己身上的首饰来抵押,怎么样?”

 

  钟辰乐微微皱了眉,心里有点踌躇不定。

 

  他的微表情一切收入赵瑞眼中,挑衅地问:“怎么?堂堂钟少一个手镯就输不起?我赌的可是自己价值百万的手表,你这个镯子连我零头都没,还是说这个手镯有什么特殊含义?”

 

  “哪里,一个无关紧要的手镯,比不上你的值钱,那就赌吧。”钟辰乐当即笑了一下。

 

  黄仁俊和李楷灿也看着好戏。黄仁俊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手镯,想着钟辰乐不差这点钱输了没关系。只有李楷灿知道那个手镯是朴志晟送的,不过也无伤大雅。

 

  赵瑞挥了挥手示意服务员拿来拆手镯的工具,钟辰乐有点不悦,怎么还没开始赌就要把自己的手镯取下来,但是嘴上也没说什么。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