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17.

有恃无恐

临近春节,钟辰乐的父母和哥哥到处参加酒会,钟辰乐向来觉得这些麻烦懒得跟去。往年这个时候都是跟李楷灿和几个朋友出去厮混,如今跟朴志晟在一起后也懒得往外跑。

不过因为年末餐馆办团年宴的人很多,餐厅给了很可观的薪资,所以朴志晟也没空陪钟辰乐出去玩,反倒是钟辰乐经常往店里跑。

没想到之前那个服务员姐姐还记得钟辰乐,一口一个弟弟叫地钟辰乐有点害羞。

可能是颜值加成,那个小姐姐还贴心地给钟辰乐送了小吃和水果,搞得的钟辰乐特别不好意思,自己又点了火锅和一些配菜吃了起来。

“姐姐,你们多久下班呀,我想叫我哥哥一起下来吃。”

黑黑的眼珠子水灵灵的,看的服务员姐姐心都要化了,心里想朴志晟怎么高冷的人怎么有个这么可爱的弟弟。

“朴志晟上的早班,应该早下班了,他应该是在帮其他同事上菜,年末吃饭的人多嘛忙不过来,等下姐姐去叫他下来陪你吃饭。”

“嗯嗯,谢谢姐姐。”软软的声音让服务员姐姐心里更是母爱泛滥,立马去楼上找朴志晟。

钟辰乐吃着冰淇淋吃的正香,看见朴志晟从楼梯上下来,远远地就打了招呼:“这里这里!”

朴志晟看见钟辰乐吃着一大杯冰淇淋,微微皱了下眉,“别吃这么多,等下吃火锅会肚子疼。”

钟辰乐乖乖地点了点头,没有再吃冰淇淋,开始吃起桌上的小吃。面前的火锅开始烧开,冒起泡泡,腾出白雾萦绕在周围,洋溢着温暖的气息。

屋内开了暖气,现在火锅又煮开,钟辰乐的额头出了层薄汗,便把羽绒服脱了给朴志晟拿着。

钟辰乐夹起一片毛肚,上上下下来回烫着,嘴上漫不经心地问朴志晟:“话说,春节你怎么过呀?”

据他所知,朴志晟的亲人都去世了,也没跟其它亲戚往来,就他自己一个人在家里。

怎么过?朴志晟没想过,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过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春节了。以往在医院会陪外婆一起过,但是也没老老实实地守岁,再往前很小很小的时候似乎有和家人们一起包饺子。

记忆太久远了,远到朴志晟长到快十八岁时都没能留下一个节假日应该怎样度过的印象。对于他来说,节假日只是能赚更多的钱。

“应该就在家里待着吧。”边说边给钟辰乐夹了自己烫的牛肉,“你呢?”

“嗯…以前是去国外看外公外婆,跟他们一起过,不过今年应该是在家里过春节。”钟辰乐咬着牛肉,“唔…好好吃!”

朴志晟听完没说什么,只是又给钟辰乐夹了自己烫的菜。

火锅店的生意特别好,时而传来隔壁桌拼酒划拳的声音,到处都是暖融融的样子。

朴志晟这桌对比起来稍微有点冷清,但是也不是安安静静的,钟辰乐边吃着朴志晟给自己夹的菜边叽叽喳喳地讲自己的烦恼,朴志晟偶尔应上两声。

这种相处模式钟辰乐也不恼,反而乐此不彼地继续讲着,朴志晟就是他最好的听众。

等钟辰乐吃完朴志晟就去前台结账,钟辰乐擦了嘴巴屁颠屁颠地跟过去,看见前台结账的是那个服务员姐姐,开心地打了招呼:“谢谢姐姐送的水果和冰淇淋!”

“没事没事多来吃饭玩啊!”服务员姐姐看向朴志晟,“朴志晟,你的弟弟太可爱了,一定要多叫过来,我的好姐妹特别感兴趣,想要他联系方式呢。”

朴志晟听了挑了下眉看向钟辰乐,然后又听见她问自己的小朋友:“弟弟谈恋爱没?你哥哥谈了我们已经错失一个好机会,要不要姐姐给你介绍女朋友呀?”

问完还塞给钟辰乐一把薄荷糖。

钟辰乐眨巴了一下眼睛,吞咽了一下,然后看向旁边的朴志晟,发现自己男朋友脸都要垮下来了,颤颤兢兢地回:“啊…姐姐,我年纪还小,还不打算找女朋友。”

话还没说完,朴志晟就往店外走去,钟辰乐更加慌张,立马跟了过去,服务员姐姐还以为这两兄弟有急事,远远地告诉钟辰乐:“没关系,姐姐们等你!”

朴志晟走的不快不慢,钟辰乐很快就追上,跟着他后面正准备去牵朴志晟的手,不料前面的人突然停下,自己撞到了他身上去。

紧接着一只大手往自己的脖子捉去,卡在了后脖子,钟辰乐像只小猫一样被提溜着脖子往前走。

钟辰乐瞟了眼朴志晟,高挺的鼻梁和锋利的下颚线让他透的寒气更加逼人,于是自己也不敢有什么动作,老老实实地被“提”着走了一段路。

两人终于到一个小巷子里停了下来,不过朴志晟还是没有打算放过钟辰乐的意思。

小猫看着朴志晟轻声细语地说:“志晟呀~你不会吃醋了吧~”

朴志晟看着眼前这个傻乎乎的男朋友,覆在脖子上的手用了点力,恨铁不成钢地问:“那辰乐觉得我没吃醋吗?”

钟辰乐乖乖闭上嘴,多说多错,还扭了扭脖子,示意朴志晟弄的有点太紧了。

“辰乐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有男朋友呢?”朴志晟凑近了问他,把钟辰乐逼的一退再退,然后抵上了墙,手臂顺势撑了过来。

钟辰乐又一次吞咽了一下,换上真挚的眼神回答:“哎呀…我看起来这么小…”

朴志晟懒得听他继续胡扯下去,覆身上去堵住了小猫的嘴。

少年的吻热烈又莽撞,上下唇一遍又一遍碾压着薄唇,随后突破唇线挤了进去,舌头在里面交缠。

因为吃完火锅有点热,钟辰乐的羽绒服没有拉上,里面只穿的一件白色卫衣,方便了朴志晟的手从下面探去,大手在白细的腰间摩挲。

小猫快坚持不住了,眼睛里透着水雾,唇齿交缠的水生听的他害羞不已。但是那人还是没有想结束的意思,不仅仅撕咬啃食着他的唇,手也没停下的抚弄,来来回回,让小猫哼哼唧唧个不停。

直到钟辰乐的手锤了一下朴志晟的胸膛才停下。小猫的嘴被啃食地泛着水光,眼神有点迷离,小口呼着气。

没等他缓过来朴志晟又压了过来,这次的目标不是唇,而且耳朵。

蜻蜓点水般的吻洒落在耳廓,轻咬,吮吸。让钟辰乐在他怀里一遍又一遍抖动,低沉带着玩昧的笑声传来,朴志晟问他:“辰乐知道下次该怎样回答吗?”

钟辰乐脑子已经是一团浆糊,腰还被朴志晟握着,可怜兮兮地回了句:“禽兽!”

“看来辰乐还是没懂。”

沿着耳廓的吻一路向下,在耳珠上留下自己的痕迹后还不够,往钟辰乐白暂的脖子进军。

在小猫脖子上留下满足的吻痕后,食髓知味地又问了他一遍刚刚的问题。

这次钟辰乐终于学乖,老老实实地回答知道了,还在朴志晟的“威胁”下保证不会去“勾三搭四”。

心满意足的某人把手从钟辰乐腰间拿了出来,夸赞了一句:“嗯,弟弟真乖。”

这话听到钟辰乐耳朵里变了个味儿,嘀咕了一句:“哪有哥哥这样对弟弟。”

好在朴志晟没听见,不然又是一场磨难。

除夕当天钟辰乐和他哥都待在家里,赵女士和他爸也难得歇了下来。

因为过年,家里的做饭阿姨也没来,一家人难得其乐融融地一起包饺子。

赵女士和他老公甜蜜蜜地卿卿我我,他哥已经自动屏蔽了,但是钟辰乐看不下去,包了一会儿饺子就偷摸着上楼去自己放间里玩。

一打开手机,【三个诸葛亮】群聊99+。

火山:【@全体成员 给你们发个红包!】

帅气仁俊:【哟~铁公鸡拔毛啊,难得啊!@乐乐呵呵 快来快来】

火山:【(口令红包)叫爸爸】

帅气仁俊:【……】

帅气仁俊:【什么呆逼…?】

火山:【你就说领还是不领】

帅气仁俊:【你看我缺钱吗?滚,想当爸爸自己生去】

乐乐呵呵:【你们聊了什么,居然99+】

火山:【我们在打赌你和大学霸多久分手,既然你来了,我们来采访一下当事人的意见!】

帅气仁俊:【stop!我先说,我猜的你过完年,李楷灿猜的你下学期开学】

要不是这两人提起,钟辰乐都快忘了自己当初是秉承什么初心去追的朴志晟。

分手吗?好像自己都快忘了。

钟辰乐的双手在键盘上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半天没发消息。

火山:【辰乐?你还在吗?】

乐乐呵呵:【没想好,应该快了吧】

帅气仁俊:【别忘了啊,到时候我们给辰乐办个part,庆祝他重回单身!】

火山:【啧啧啧,有种嫁了女儿又离婚的感觉,@帅气仁俊 你什么时候也嫁一次啊?】

帅气仁俊:【滚,李楷灿你是不是皮痒了?】

钟辰乐看着手机里的消息,心里有点空,退了出来翻到朴志晟的电话,鬼使神差地拨了过去。

“嘟…嘟…喂?”熟悉的声音传来,不知道为什么钟辰乐的心又安稳下来。

“你…在干什么呀?”钟辰乐走到阳台,看着天上只有零零散散几颗星星挂着。

那边朴志晟刚洗完澡,用毛巾擦着头发反问他:“你先说说你在干什么。”

钟辰乐低下头,看向自己左手上的镯子,上面的水钻仿佛在发光,“我刚刚和爸妈他们一起包饺子,你呢?有没有包饺子。”

“包了的,多包了点,你喜欢吃香菇鲜肉味的,下次你来做给你吃。”

钟辰乐应声道:“好呀。”

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朴志晟也没挂电话,钟辰乐细想了半天,就憋出了一句:“你今晚要不要晚点睡,连麦陪我看球赛?”

“好。”

“那你不要忘了哦!11点半我给你打打电话!”

“好。”

朴志晟的一声声答应敲在钟辰乐的心上,一丝奇怪的情绪出现,他自己也没发觉。

在楼上玩了会儿钟辰乐就下楼去吃饭。一家人坐在餐桌前,特地把投影点开播放春节联欢晚会。

钟辰乐低头吃着饺子,听见哥哥和他爸聊着公司上的事,妈妈专心看着春晚的小品,偶尔还笑出了声。

“嘶~呀!”钟辰乐叫声把一家人都吸引过来,在三个人的注视下钟辰乐吐出了一块硬币。

赵女士开心地说:“辰乐运气这么好,我这次只包了一个呢!”

“妈,我的牙都要碎了!”钟辰乐幽怨了一下。

“呸呸呸!大过节别提这种字眼啊!”赵女士说完还突然想起什么,拍了下腿跑去楼上。

等下来的时候拿了两个包的厚鼓鼓的红包,递给了钟辰乐和他哥:“新年快乐!你们兄弟都有份啊。”

钟辰乐拿过来捏了捏,恨不得去亲他妈一口:“妈,我爱死你了。”

“啧,虚伪!”钟辰乐的哥瞟了一眼财迷弟弟,“你还差这点钱?”

钟辰乐白了一眼,无语道:“你懂什么,这是赵女士对我的爱!”说完看了眼钟表,快到11:30了,于是起身给赵女士打了个招呼,“美丽善良的赵女士,你的宝贝儿子先上楼了,新年快乐哦~”

“去吧去吧!”

听到准许,开心地往楼上跑去,赵女士盯着自己小儿子欢快的背影,心想钟家应该能让他衣食无忧一辈子,就让他天天这样开心算了。

钟辰乐一进卧室就找手机,翻出几包薯片和一瓶可乐,又拿了条毯子,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边打开投影边给朴志晟打的电话。

“喂?朴志晟!”

“嗯,饺子好吃吗?”那边朴志晟靠在床上,手里捧着本书看着。

“好吃,而且我还特别幸运,吃到了硬币!”钟辰乐开心地分享自己的经历。

那边的朴志晟听见他的语气,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的小猫洋洋得意的表情。

“朴志晟我要看球赛了,之前没看完,我超级喜欢库里你知道吗?”

朴志晟想到很早很早之前送过一次钟辰乐回家,去了他房间看见很多球衣和签名照。

“知道,那你觉得这次谁会赢?”

“嘿嘿当然是希望库里啊,但是这场我没看,不过听说后面输了…”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朴志晟看着手里的书,偶尔问两句,不知不觉地到了12:00。

海市不允许放烟花,但是还是有人偷摸着庆祝,窗外传来的烟花声打断了正在看球赛的钟辰乐。

眼睛往阳台看去,五颜六色的烟花在天空中绽开,耳机里传来祝福:“新年快乐,钟辰乐。”

钟辰乐的心也跟着走了,想到上次去游乐园看见的烟花,仿佛和眼前的重叠,小声地回了句:“你也新年快乐。”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