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31.

有恃无恐

  朴志晟请来接钟辰乐的人效率及其高,接到电话的时候人还和李楷灿在机场。

 

  没办法,两人只能匆匆往家里赶。

 

  由于钟辰乐搬去朴志晟那边住,这个大house只有李楷灿一人住了,独守空房的他不仅没对好友表现不舍,还在车上感叹道朴志晟做了个明智的选择,被钟辰乐刀一眼。

 

  “话说你搬过去真不想跟他再续前缘?多好的机会啊。”

 

  钟辰乐心想,他也想再续前缘,但是前缘又不是他想续就续的。

 

  “再说吧。”

 

  李楷灿撇了一眼面无表情认真开车的人,说:“再说什么?辰乐,你积极一点,多去他眼前晃一晃,爱不就是做出来的嘛,更何况你们之前没做就爱了…”

 

  “你脑子是不是被国外的空气污染了?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丢在路边。”钟辰乐被说的耳朵有点红,瞪了旁边的人一眼。

 

  被瞪的人只好闭嘴,生怕开车的人说到做到。

 

  两人到家后也没停下来休息一下,李楷灿帮着钟辰乐一起收拾行李,接应的人就在楼下。要带走的不多,只是一些换洗衣服和医院开的三个疗程的药,钟辰乐提着行李上车前李楷灿还莫名有点不放心,多多嘱咐了几句。

 

  “行了行了,你赶紧上楼去。”

 

  李楷灿只好欲言又止,算了,反正钟辰乐这个木头自有人去磨。

 

  朴志晟的房子买在两人的公司附近,也是高档楼盘,只不过不是复式楼是大平层,一梯一户私密性还不错。

 

  “这边是朴总的卧室,没有事最好不要去,旁边是您的卧室。”

 

  钟辰乐把行李拖了进去,换顾了一周,虽说不是主卧但也大,还挺亮堂的。

 

  “房子一般隔两天会有阿姨来打扫,这两天会有煮饭阿姨过来做饭。”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随随便便吃点…”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朴总特地叮嘱的,希望你能理解。”

 

  好吧,看来这几天伙食都不用愁了。

 

  接他人按照朴志晟的吩咐给了钟辰乐钥匙和录上了指纹锁,临走前被钟辰乐叫住。

 

  “诶,朴志…你们朴总多久回国啊?”还是得让自己有个准备吧,不然突然回来怪紧张的。

 

  “不好意思啊,这个您可以打电话问朴总,我不知道他的行程。”

 

  钟辰乐只好欣欣然地点了点头,回了卧室把自己行李箱打开收拾好,收拾到自己的药时看了眼药盒。

 

  毕竟到他家里住了,还是得小心点,等下得把盒子丢了去药店买点维生素和钙片什么的来伪装伪装。

 

  弄完一切后快下午两点了,朴志晟找的阿姨应该是今晚来做饭,钟辰乐有点犯困,睡又睡不着,蜷在新的床上打算发消息感谢一下他金主大人的贴心安排。

 

  两人的消息还停留在上次他单方面打招呼那里,钟辰乐深呼一口气,鼓起勇气发了消息过去。

 

  钟辰乐:【谢谢你的安排,麻烦啦】

 

  发过去后抱着手机的人没退出聊天界面,眼睛盯着屏幕,暗暗期待对面的回复。

 

  快要以为这次消息又石沉大海时朴志晟回复了。

 

  朴志晟:【没事】

 

  钟辰乐眼前一亮。

 

  钟辰乐:【你多久回国】

 

  朴志晟:【后天】

 

  钟辰乐:【哦哦】

 

  两人聊天仿佛跟才认识的网友一样,字里行间都透着“不熟”两个字。

 

  晚饭的时候,朴志晟找的阿姨来做了饭,来时还提了大包小包的菜和零食,贴心的问他要吃什么记得提前说,要求尽量满足。

 

  在京城这么久,钟辰乐难得在家里吃了顿美味,阿姨的手艺特别好,弄得他都想去问朴志晟哪里找来的,以后分开了就请这个阿姨继续去给自己做饭。

 

  周一和周二钟辰乐的课特别满,没空去公司,周二晚上回家路上突然被他助理告知先前和李氏在竞争的合同都被拿下来了,之前还以为会被朴志晟拿下都懒得争取,这个结果让他微微吃惊了一下。

 

  钟辰乐背着书包开门时发现客厅是亮的,有点错愕,就在以为家里进了贼时瞟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从卧室拐角那边走了出来。

 

  忙了两天学业的脑子才转了过来,朴志晟好像说了今天回国来着。

 

  “你回来啦!”钟辰乐有点慌乱,站在门口不敢挪步。

 

  朴志晟望了过来,回答了他:“嗯。”看了眼还在门口杵着不动的人,“进来。”

 

  仿佛得到号令的人终于抬脚走了进来。

 

  钟辰乐背着书包进门的样子跟高中跑去朴志晟家时一模一样,只是现在没有先前那样的大大咧咧,无所顾虑。

 

  把书包放进卧室的人走出来看见在桌子上办公,站在一旁抿着嘴问他自己公司敲定好了的合作是不是他放了水。

 

  估计是弄完了,面前的人把电脑扣上,侧头对上他的视线:“嗯,既然是包养不应该表示吗?”

 

  钟辰乐原本想说其实不用这个样子,话到嘴边时千言万语化成了两个字:“谢谢。”

 

  朴志晟点了点头,又说道:“上次的事查清楚了,误会你了。”

 

  准备回房间的人愣了一下,脑子机械地回答:“没关系,查清楚了就好。”

 

  说完后空气又静了下来。

 

  钟辰乐回了房间洗澡,出来后看见朴志晟在他床上,看样子也洗了澡,鬓角有点湿。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对撞了一下,用不着床上的人说什么,钟辰乐似乎秒懂他什么意思,自然地走了过去环上他的脖子,后面的一切都好像理所当然。

 

  都是钟辰乐自己去索取自己去主动。

 

  一场下来两人没有刚刚见面时的对话那么多,旖旎的气氛中只有两人的粗喘声,不过到了后面还参杂着求饶声。

 

  钟辰乐戴着镯子的那只手被朴志晟扣着,反反复复转动把玩,动弹不得。

 

  这些在钟辰乐看来仿佛自己身处在海里,一呼一吸都要溺死在朴志晟身上,在意识到他在把玩自己手上的镯子时心理防线似乎被一下子斩断,几年前的记忆被狂风卷了回来,开始崩溃地道歉。

 

  “对不起…”小猫的脸上沾满了泪痕,眼睛还在滚泪下来。

 

  身上的人一怔,喉咙有点发紧。

 

  朴志晟发现钟辰乐的眼睛淌出的不再是快感带来的生理盐水。

 

  “对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的吗?钟辰乐说不出来,充满情感的解释一下子变得苍白潦草,因为当时自己就是故意的啊。

 

  意识到这点后都不敢说话了,连哭声就变得小了很多,强忍着哽咽却阻止不了眼泪的滚出,抓着朴志晟手臂的小手慢慢放松。

 

  后面他忘了怎么结束的,只记得朴志晟一句话也没说,给自己简单做了清理后准备起身离开回他的卧室,钟辰乐想捉住他的手让他别走,梦里场景又和眼前对应,到底是没喊出来。

 

  第二天有早八,闹钟一响,钟辰乐就撑着身子爬起来,去洗手间刷牙时观察起自己身体来,朴志晟很有分寸没有给自己留下吻痕,只是手腕和腰上有掐痕。

 

  一出卧室,发现朴志晟已经收拾好坐在餐桌上吃早饭。

 

  “过来吃饭,吃完了我送你去学校。”

 

  正准备打电话让自己助理来开车送自己的手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局促地坐到椅子上去。

 

  钟辰乐看眼餐桌,在吃上朴志晟目前还真没亏待过他,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饭后钟辰乐掏出了药片,上面“维生素”几个大字让他正大光明不少,朴志晟看了眼也没说什么,估计被糊弄住了。

 

  朴志晟把他送去学校后还问了钟辰乐几点下课。

 

  “下午6点多,你其实不用…”

 

  “到了点来门口,我在这里等。”

 

  不容拒绝的口吻让钟辰乐只好点头答应。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