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9.

有恃无恐

  因为朴志晟一直在躲自己,钟辰乐放假都没心情跟李楷灿和黄仁俊两个到处浪。

 

  看地两个好基友忧心不已,在手机上宽慰他。

 

  火山:【哎呀辰乐,想开心一点,或许是朴志晟因为他外婆的去世一时间走不出来】

 

  乐乐呵呵:【所以他就和我换位置,就不理我了?】

 

  帅气仁俊:【嗯…可能是你的表白太冲动?当初应该好好琢磨一下的】

 

  乐乐呵呵:【你们到底是我朋友还是他朋友啊?当初让我去追他的不是你们啊,怎么每句话在给他开罪!】

 

  乐乐呵呵:【爷不陪他玩了,不要再提那个傻逼】

 

  钟辰乐一把关了手机头埋进了被子里。

 

  睡一觉吧,睡一觉醒了就好了,再也不要想跟朴志晟的破事。钟辰乐烦躁地窝在被子里一遍又一遍地自我安慰,渐渐的就睡着了。

 

  11月中有个期中考试,学校之前没弄月考,说是赶教学进度。突如其来的考试砸的钟辰乐措手不及,眼看没几天了立马抱佛脚。

 

  “woc李楷灿,你这个方程怎么解出来的,给我看看过程。”钟辰乐把李楷灿的草稿纸扯了过来。

 

  李楷灿左手里拿着本英语单词,右手在比划,心如死灰地问钟辰乐:“你说我现在记单词还来得及吗?”

 

  钟辰乐正算着题,头也没抬起来地回答这个啃英语书的人:“来不及,要不你放弃。”

 

  “滚滚滚,就你考前不怎么看英语。”李楷灿没好气地说。

 

  钟辰乐其他科都没怎么学,但是英语就是好,不怎么学也能考个100多,口语还不错。按钟辰乐的话说是因为他偶像科比说的英语,自己英语好以后方便和偶像见面好交流。

 

  钟辰乐:“诶,你看看我这个方程解错没,但是验算出来抛物线不对。”

 

  李楷灿把他的草稿本拿过来看:“解对了,但是你后面好像算错了,你自己看看。”

 

  “…我不就是不知道哪里错了吗?你说了个屁!”钟辰乐吐槽到。

 

  “诶,要不你去问朴志晟?”李楷灿笑着给钟辰乐出谋划策,“哎呀问问题也没事啊。”

 

  钟辰乐又在草稿本上写写画画,嘴里回答他:“不要,上次我说了我不管他了,那个傻逼自己一边高冷去吧。”

 

  李楷灿停下手中的工作,狐疑地看着钟辰乐。

 

  钟辰乐被盯地不爽,抬起头问他:“你看我干啥?”

 

  “没有,就是觉得你这怎么像被男朋友甩了的怨妇。”

 

  “李楷灿你有病啊!”钟辰乐甩了一句话就回自己位置上了。

 

  李楷灿感觉钟辰乐真生气了,立马跟了过来:“呀辰乐你生气了?”

 

  “没,走开,我要复习了。”钟辰乐回到位置上继续算方程,心不在焉地想李楷灿说的话。

 

  李楷灿看钟辰乐确实没怎么生气,在认真算题就没再打扰他。

 

  下午朴志晟回到学校时大家都还在社团那边,看见自己桌子上放了个纸条。

 

  “这个方程式我解对了,但是抛物线算出来还是错的,你帮我看看。”

 

  也没留下姓名,但是纸条撕的个歪歪扭扭,背面还写了句话,应该是无聊在草稿纸上涂涂画画:review和preview有个p的区别。

 

  朴志晟笑了一下,心里差不多清楚这个是谁留的,然后自己撕了页草稿纸详细写好了步骤后,用杯子压在了那个人桌子上。

 

  等钟辰乐回来朴志晟早没影了,不知道去哪里了。然后看见自己桌子上被杯子压着的草稿纸,拿起来细看了一下,嘴里嘀嘀咕咕地说:“切,还不是回我了。”

 

  然后心满意足的地收好了草稿纸。

 

  俗话说得好,小考小耍,大考大耍。期中考试考完刚好挨着周末,学校下午一考完就放假,钟辰乐约好和李楷灿还有其它男生一起留在学校打篮球。

 

  虽然天气不热甚至有点凉,但是打篮球消耗的热量太快了,又是青春期的男孩,汗水直流,到处发散着荷尔蒙。

 

  打着打着不仅把外套脱了,最里面的短袖后面也脱了,场上的有腹肌没腹肌的男孩子一眼就能看到。

 

  只有钟辰乐还穿着件短袖,汗水都把后背打湿了也不动摇。

 

  到了中场休息,钟辰乐来到篮球架下找到自己的矿泉水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一起打篮球的一个叫杨清远的男生也走过来喝水,扭盖子的时候看见就钟辰乐没脱短袖,打趣地说:“钟辰乐,你这皮肤这么白,打篮球也不脱衣服,像个小媳妇一样。”

 

  钟辰乐听见了拿起手中的矿泉水往他身上砸:“滚,你以为我像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脱衣服是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青春期的男生都希望被女孩子崇拜的感觉。这不,高二年级放假了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还没啊,下课路过时都往篮球鞋多看几眼。

 

  李楷灿听见杨清远说钟辰乐像个小媳妇也走了过来,手勾搭在钟辰乐肩上,笑着对杨清远说:“你懂屁!”

 

  钟辰乐以为李楷灿要为自己说话,准备一起附和,只听见李楷灿接着说:“什么叫像,就是好吧。我辰乐这么白,打完篮球皮肤就是粉嫩的颜色,你们以后再说他像我李楷灿第一个生气啊!”

 

  “哈哈哈哈哈还是李楷灿眼光高。”其他男生也围了过来一起笑着说。

 

  钟辰乐抄起手中的瓶子准备给李楷灿一下,李楷灿眼看势头不对立马躲开跑远,边跑还边笑着说:“小媳妇跑慢点,摔倒了哥哥心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楷灿你他妈有本事站住。”钟辰乐追着李楷灿跑了一圈。

 

  终于在跑第三圈的时候李楷灿举手投降,任由钟辰乐揍了几下这事才算合解。

 

  刚跑回篮球架问他们还打不打时几滴水就滴到了李楷灿鼻子上,李楷灿抬头一看,刚刚还是太阳的天现在阴沉沉的,要下雨了。

 

  一群人只好作罢,相互到了别便走了。

 

  钟辰乐也挥了挥手,准备先回教室一趟拿个东西,再去厕所换个衣服等下出门打车回家。

 

  因为喜欢打篮球但是又不喜欢汗水黏糊在身上的感觉,于是钟辰乐常常多备了一件衣服在学校。

 

  等到换好衣服出来雨下大了,自己有没带伞,钟辰乐想等雨小一点再走。

 

  钟辰乐回到教室掏出一张草稿纸准备随便涂涂画画,没想到把考前朴志晟给自己的草稿纸掏了出来,这下钟辰乐都不用想乱画些什么,直接覆盖在朴志晟写的步骤上开始写:朴志晟大傻逼。

 

  一开始用的黑笔,钟辰乐觉得不明显,换了只红笔继续。

 

  没想到这一晃就是20分钟过去,写的钟辰乐手都酸了,不过看见纸上全身是:朴志晟大傻逼,心里就特别舒服。

 

  “怎么雨还没小。”钟辰乐看了一下窗外,又自言自语说,“算了直接回去吧。”

 

  说完就背着书包准备离开,还没到楼梯间又回了教室。

 

  钟辰乐回教室拿起桌上写满“朴志晟大傻逼”的草稿纸折好放在了裤子口袋里。

 

  嗯,还是避免一下被朴志晟发现,自己带回家好了。

 

  钟辰乐哼着小曲下了楼,心情还不错。

 

  不过来到教学楼门口心情就没那么好了。钟辰乐看见这倾盆大雨,校门在操场对面。于是深呼了口气,把书包背在自己胸前,准备一鼓作气地跑过去。

 

  想象美好的事实施起来总是残酷的,悲催的。

 

  眼看就要跑过一大半了,雨水糊在钟辰乐脸上有点看不清路,钟辰乐的左脚踩在了操场的地漏上。

 

  钟辰乐心里立刻警铃大作,果不其然身体朝前栽了下去。

 

  钟辰乐是书包背在前面的,往前栽在地上没怎么摔疼,只是摔得裤子和衣服脏兮兮的,手磨破了点皮隐隐透着血丝。

 

  正准备爬起来继续跑时一把伞打了过来。

 

  钟辰乐回头一看,朴志晟穿着白色外套贴心地给自己打着伞。

 

  他看见朴志晟身上几乎没被雨打湿,而自己一身脏兮兮的,不仅淋了雨还粘着泥水,有点尴尬准备躲开,却突然被朴志晟抓住了手扯到自己伞下。

 

  钟辰乐看见自己手被紧紧握住,想到之前抢他笔时手都被握疼了,也不敢用力抽出来,嘴上不满地对朴志晟说:“喂你干嘛,给我放开!”

 

  朴志晟没动,捉着他的手往校门口走去。

 

  “你干嘛,给我放开!光天化日之下,我报警了啊!”钟辰乐继续投诉朴志晟拽着自己手往前走的行为。

 

 

  朴志晟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问他:“报警?抢劫还是拐卖?”然后钟辰乐感觉自己全身上下被他打量了一下,听见,“你看警察信你还是信我。”

 

  钟辰乐听出朴志晟这是在嘲笑自己狼狈的样子,手用力想抽出来:“你走开,放开我!”

 

  但是力气还是太小了,朴志晟甚至松都没松一下,也没理旁边这个狼狈的小孩,出了校门继续往前走。

 

  钟辰乐本来摔了一跤够恼火了,还被朴志晟嘲笑,想起之前朴志晟不理自己不和自己吃饭,还调开了位置。

 

  心中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朴志晟你个大混蛋放开我!”吼完开始断断续续地说,“我之前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发消息你也不回,现在…现在又抓着我,你要干嘛!你有本事一辈子不理我好了。”

 

  朴志晟看见钟辰乐眼泪往下掉的时候心就慌了,连忙放开了手以为自己把他握疼了。听见钟辰乐说自己有本事一辈子都不理他时脑子中的弦断了,脱口而出:“没本事。”

 

  钟辰乐愣住了,泪水没接着流,红红的双眼盯着朴志晟问他:“你说什么。”

 

  朴志晟看见钟辰乐没再哭下去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低下头对视钟辰乐的眼睛,慢慢地说:“我说,我不会不理你了。”

 

  钟辰乐脑子中突然放出来了烟花。

 

  但是面上还是很别扭,低下头嘀嘀咕咕地说:“哼,你说理我就理我,不理我就把我丢的远远的,狗都比你亲,养久了还有感情。”

 

  “嗯,狗比我亲,以后不会了。”朴志晟看着自言自语的小孩哄着回答他。

 

  钟辰乐也没想到自己的话被听见,一时被噎住,止住了声。

 

  朴志晟看见钟辰乐呆愣的样子嘴角上扬了一下,问他:“钟辰乐,我们试试吧。”

 

  大雨还在下,钟辰乐躲在朴志晟的伞下漫无目的的跟他走,钟辰乐觉得一时间周围都没了声,脑子里只有朴志晟那句“我们试试吧”,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啊?”

 

  朴志晟停下了脚步,双眼对上钟辰乐的目光,轻声说:“我说,我也觉得乌鸦像写字台。”

 

  就像喜欢你没有理由。

 

  钟辰乐莫名其妙地跟着朴志晟回了他家。起因是朴志晟说雨下太大,自己又全身湿透了,他家离学校不远就去他那里洗个澡再换个衣服,把头发吹干等雨停了再回家。

 

  钟辰乐不知道是不是被突然的表白冲昏了头,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安安静静地跟在朴志晟屁股后面去了他家。

 

  一到家,朴志晟让钟辰乐去洗澡,自己给他拿衣服。

 

  翻箱倒柜一半天,朴志晟抱着衣服递给钟辰乐:“这些衣服和裤子是我的可能有点大将就一下,内裤洗过一次但是没穿过。”

 

  钟辰乐木纳地点了下头,脑子里还是晕乎乎的。

 

  钟辰乐自己用的洗发露和沐浴露都是奶香味的,在朴志晟家用的朴志晟的,一股清新的薄荷味。洗完澡换上了朴志晟的衣服,钟辰乐凑近闻了一下,嗯也是薄荷味。

 

  钟辰乐洗完出来看见朴志晟在做作业。朴志晟看见他出来了拍了一下旁边的位置,说:“坐过来,我去给你拿吹风机。”

 

  钟辰乐眨巴了一下眼睛,“哦”了一声就坐了过去。

 

  趁朴志晟去拿吹风机,钟辰乐还凑近去看朴志晟写的作业,字还是那个字,不过写字的人是我男朋友了。

 

  钟辰乐心里美美想着,嘿嘿地笑了一下。

 

  朴志晟刚出来就看见钟辰乐傻笑的这一幕,盯着问他:“笑什么。”

 

  被自己男朋友当场抓包,钟辰乐摸着鼻子小声自言自语:“没笑,耳朵跟狗一样灵…”

 

  朴志晟挑了一下眉,问他:“辰乐,你知不知道你说人坏话声音真的很大?”

 

  “哪里声音大了!”钟辰乐瞪了过来,只看见朴志晟眉眼都染上笑意,这才发觉自己不小心暴露了,便低下头没说话。

 

  “过来给你吹头发。”朴志晟招了一下手。

 

  “哦。”

 

  钟辰乐的头发很细软,摸起来让朴志晟的大手觉得毛茸茸的。钟辰乐心不在焉地让朴志晟给自己吹头发,有一搭没一搭地想回家了要给黄仁俊和李楷灿告知这个好消息。

 

  等吹完雨也差不多停了,朴志晟把钟辰乐送上了车才回家。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