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27.

有恃无恐

  钟辰乐就知道郑成灿还会打电话过来。

 

  快到十点上床的时候电话就响了,一接通,无数个问题向他砸过来。

 

  “你和朴志晟怎么认识的,居然是你前男友,你和他怎么分的啊?”

 

  “你就不能一个一个问吗?”钟辰乐窝在被子里让郑成灿慢点问。

 

  思来想去,郑成灿问出了一个最好奇的问题:“你们当时怎么分的手?”问完又想到朴志晟那张脸补充道,“要是我跟这么帅的人谈恋爱,跟他吵架我都扇我自己的脸。”

 

  他以为是钟辰乐把朴志晟给甩了。

 

  钟辰乐听见手机对面那人说的话,心里想如果现在跟朴志晟谈恋爱,吵架确实会扇自己的脸。

 

  “就出了点事,然后分了。”钟辰乐懒得说那么多,随随便便胡扯了过去。

 

  “那你们现在这是前任见面分外眼红啊,难怪你今晚那么早就走了。”

 

  确实眼红,只不过只有自己眼红,朴志晟跟不认识自己一样,于是强硬地解释道:“眼红个屁,我今晚就是单纯不舒服。”

 

  “行吧。”顿了顿又说,“但是他现在是李氏的新任总裁,以后你们两家公司投标或者拉投资,你们少不了见面和冲突。”

 

  这点钟辰乐之前没想到,现在听了确实是个问题,一想到以后和朴志晟抢投标,脑子就疼。

 

  后面两人扯了几句钟辰乐便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上午没课,因为晚上没睡好,钟辰乐一大早就跑去公司上班,早饭用一杯冰美式匆匆解决。

 

  当助理抱着文件进来时钟辰乐已经签完了大部分文件,旁边的咖啡都喝得见底了。

 

  “小钟总,你这是多早就来了。”

 

  他们公司早上9点半上班,他还提前来了半小时,没想到老板已经看完一大堆文件了。

 

  钟辰乐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说:“七点多吧好像,西郊那块地的投标多久开始啊?”

 

  小黑把文件放在桌子上,然后回答:“后天上午十点,相关部门都做好了调研,后期开发的盈利估算非常可观,不过目前参与这个项目的最大竞争对手还是老熟人,李氏,他们新上台的总裁可能是唯一的变数。”

 

  钟辰乐捏着眉心,突然有种朴志晟阴魂不散的感觉。

 

  “下午还有别的行程吗?”

 

  助理打开平板看了眼:“下午倒没有,晚上有个慈善晚会和舞会,陈家夫人举办的,邀请了很多年轻的富家子弟,估计是想让她女儿来挑个和眼缘的。”

 

  “不能推?”

 

  “嗯,陈夫人亲自来送的贴,还点名了要你一定要来。”助理想到他家小钟总常常盯着一张照片发呆,有次不小心撞见了照片的样子,上面是小钟总学生时和另一个人男人的合照,又补充道,“其实你也不用纠结,听说她女儿看上了李氏的那个小少爷,三天两头去他公司,估计这个也是走个过场什么的。”

 

  “什么叫做看上了李氏的那个小少爷?”本来一脸麻烦的表情瞬间换成了震惊和不敢相信。

 

  小黑不知道哪里碰到了老板的刺,吞了吞喉咙,小心翼翼地回答:“就是…可能喜结良缘。”没想到老板表情更黑,又立即改口,“小钟总,小道消息,真假不一定。”

 

  “算了,你出去吧。”

 

  “好的。”

 

  助理离开办公室后钟辰乐愣了半天,满脑子都是朴志晟可能会跟别人结婚的消息。

 

  仔细一想朴志晟比自己大一岁,今年二十四,这个年龄结婚好像没什么问题。他的世界人来人往,里面早就没了自己。

 

  以前没有哪一刻让钟辰乐突然觉悟,错过的人好像真的错过了。 

 

  时间很快来到竞标那天,钟氏很看重这个项目,连钟辰乐都亲临现场,李氏那边也不例外,朴志晟亲自来了。

 

  大概是其它几家小公司知道不可能拿下这个,来的人都很随意,观看两个行业巨头争个你死我活。

 

  开始投标。

 

  没过多久,钟氏的一下子跳价让很多公司出局,剩下的公司也跟着相继放弃投标。

 

  渐渐场上只剩下了两方人马。

 

  每当钟辰乐开出一个新的价格时李氏那边立即跟上,两边来来往往价格一直在降,甚至很快达到了招标方的预期价,投标停止。

 

  招标方的代表人没想到那块地还是个香饽饽,想合作的公司都是业界龙头,高兴的表情都要溢出来了。

 

  由于钟氏和李氏同时给出了最低价,下面要进行的是招标方对投标方的商业评估和风险评估,为期大概在两天左右,结果后面会在网上进行通知。

 

  投标会完成后一般就是各大公司的代表人相互寒暄一下,问个好什么的。

 

  以前投标钟辰乐老是抢李氏那边的活,开出的价让对方都跟不上,结束后负责人老是瞪一眼钟辰乐,把他乐地非得跟过去说几句安慰的风凉话,总是气地对方怒目圆视,没好气地让他“离远点”。

 

  但是这次对方居然价格跟了上来,还能跟自己争同一块肉。钟辰乐老远就看见跟在朴志晟屁股后面的就是之前他们公司来投标的负责人,难得看见那个人笑的样子。

 

  钟辰乐凑近了自己的助理,问道:“他笑这么开心干嘛,他们那边很有把握?”

 

  “可能是。”助理又说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听说他们的朴总很有信心拿到这次投标,毕竟是回国第一个接手的项目,得立威。”

 

  一提到朴志晟,钟辰乐的思绪就飘远,想着晚上的慈善拍卖会和舞会,朴志晟要和别人喜结良缘,心里的失落就涌了上来。

 

  晚上准备出门的钟辰乐又换上了西装,打领带的那刻想着自己最近好像参加了很多个这种形式的聚会,样样都离不开朴志晟这个主题,这次还是去给他做陪衬。

 

  这个想法到了慈善拍卖会后更是放大。

 

  慈善拍卖会上拍卖的一般都是贵妇太太和小姐们捐的首饰和瓷器,整个过程钟辰乐都兴致缺缺的,直到上了一副手镯让钟辰乐眼前一亮。

 

  拍卖师介绍着:“这是清代的粉玉镯,上面有精美的雕刻,内圈光滑,因为粉玉稀少年代在清朝,起拍价1000万。”

 

  这件粉色的珠宝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钟辰乐想着确实很好看,拍来送给表姐玩玩还不错,也跟着报了价。

 

  “好的,现在场上最高价是30号钟总报的2300万,请问还有人要跟价吗?”

 

  对这个珠宝感兴趣的大多是年轻的少爷小姐,虽说家里给的钱应该够,但是也不愿意花这么多在一个镯子上。

 

  “2300万一次,2300万两次,2300万…”正准备敲锤时报价器响了,拍卖师看了一眼抬头微笑道,“17号李氏集团的总裁朴总,给了2400万,请问有人要跟吗?”

 

  正以为能拿下这个手镯的钟辰乐愣了一下,立即报了价跟过去。

 

  没想到朴志晟又追了上来,两人叫价叫到了3000万,钟辰乐都快觉得朴志晟是故意的。

 

  小助理在旁边拿着平板提醒着又继续准备报价的老板:“小钟总,3000万已经超过了预期,这个手镯不值这个价,后期的升值空间也没很大。”

 

  这活钟辰乐懂,只是一想到朴志晟拍这个镯子也肯定是送人,说不定就是等下送给陈小姐,心里莫名的委屈,就是想抢到手。

 

  可是自己抢到了又能阻止什么,朴志晟该送还是会送。

 

  算了,省的他等下还拍更贵的送出去。

 

  钟辰乐没有再继续报价,拍卖师笑着落下锤子:“恭喜朴总拍得心喜之物。”

 

  知道拍卖会结束钟辰乐都没再遇见一个合自己眼缘的,于是一分钱都没花出去。

 

  舞会助理不再参加,这几天郑成灿跑去海南玩于是也没赶来,钟辰乐一个人在大厅里晃荡,不少小姐来搭讪。

 

  “钟总,有兴趣可以喝一杯吗?”

 

  钟辰乐看向面前这个女孩,脑子里搜寻她的身份,想起来是宋家的小姑娘,正准备拒绝时余光瞟到了朴志晟,他旁边站了个女孩子,亲密地挽着朴志晟的胳膊。

 

  端着酒的人眨了眨眼,希望是自己喝了酒看错了,但是没有。

 

  “钟总?”

 

  钟辰乐立马回过头,露出微笑:“当然,我的荣幸。”

 

  后面整个舞会钟辰乐来者不拒,不少小姐姐都加了他,表示很有兴趣。谁不会喜欢帅气多金,还对女孩子彬彬有礼的总裁。

 

  冰冷的酒水一杯又一杯下肚,恍惚间又看见朴志晟在对那个女孩微笑,因为酒精上头,导致情绪好像放大了无数倍,无力不安又涌上心头。

 

  钟辰乐怕再待下去会出事,便匆匆推辞了面前的女孩,携着一身酒气和女孩子的香水味儿跑去前台要房卡。

 

  随后拽着自己的房卡东倒西歪地往自己房间寻去,一开门连灯都没顾上开,直奔大床。

 

  另一边,朴志晟也没想到这个舞会居然是自己的鸿门宴,之前追到自己公司的陈小姐挽着自己的手不放,又碍于陈家的面子不好直接甩开,只是笑着提醒道:“陈小姐何必作贱自己。”

 

  “朴志晟,我追了你这么久,更何况我认为我们两家联姻,对你的工作也有很大胜算。”做惯了小姐,要的东西应有尽有,看上了朴志晟一时半会儿也放不下,又继续劝道,“你现在还没站住脚跟,只要跟我联姻,一切都水到渠成。”

 

  说完从旁边小侍拿了一杯酒递给了朴志晟,又给自己拿了一杯,顾自地碰了一下。

 

  朴志晟脸上全然没了刚刚说笑的样子,冷着脸将手里的红酒一口饮进,然后淡淡地盯着面前的人:“不需要陈小姐费心,管好你自己。”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陈小姐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刚刚端酒的小侍凑了过来,在她耳边轻声道:“小姐,都安排好了。”

 

  被叫小姐的人看了看旁边的空杯子,笑着自言自语:“没关系,他现在态度还这么强硬,等下就不会了。”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