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32.

有恃无恐

  因为朴志晟的坚持,这段时间钟辰乐上下学都是他送,原本到公司的接送任务朴志晟也想包了,不过在钟辰乐的强硬拒绝下还是算了。

 

  这天下课的时候钟辰乐和几个同学一起出的校门,到大门口时钟辰乐打着招呼说:“我得走了,车子在等我。”

 

  期中一个女生有点疑惑,问了他:“你之前不都是自己开车嘛,怎么突然有人接你了。”

 

  “我也想问来着,还这么着急回家,你这段时间都没跟我们吃过饭。”

 

  钟辰乐笑了一下,解释是朋友在等自己。

 

  “哪里来的朋友这么好,天天在门口等你放学啊,不会是女朋友吧!”

 

  一个女生打断了说话的人:“诶,说不定是男朋友呢!”看了钟辰乐一眼,“在一起别忘了请我们吃饭啊!”

 

  众人随即哈哈大笑,被打趣的人苦笑了一下,没再解释,说了个拜拜就往朴志晟的车子方向跑去。

 

  上车时钟辰乐看了朴志晟一眼,脸冷冷的。

 

  今天课题研究完时下课得有点晚,朴志晟估计等了半个小时了,刚刚又和同学聊了会儿天,钟辰乐有点不好意思,系安全带时心里微微有点紧张。

 

  “你和朋友聊什么?”

 

  “啊?”被突然点名的人愣了一下,听清朴志晟的问题后在思考怎么回答他。

 

  钟辰乐微微抿嘴,小舌头伸出来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

 

  “他们问我…问我怎么没自己开车…”说了一半截,钟辰乐想混过去。

 

  “还有呢?”朴志晟开着车,眼睛盯着前方。

 

  “没有了吧…”

 

  拖着长长的尾音,让朴志晟更加确信他还聊了别的,钟辰乐撒谎的技术还是能被自己一眼戳破。

 

  “聊这么久聊这个?不是还笑了吗?”

 

  重逢这几天来钟辰乐第一次觉得朴志晟话很多很烦。

 

  “你要听?”

 

  “嗯。”

 

  “他们问我是不是我男朋友来接我。”钟辰乐扭头望着开车的人,眼睛微微睁大,想看朴志晟怎么回答。

 

  这下抿嘴的人轮到了朴志晟,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开车的人久久不回话。

 

  看了一会儿钟辰乐又头转了回来,身体扭动了一下,头低垂着。

 

  什么人啊,不想说还非得问,问了又不回我。

 

  一直到朴志晟的家时,两人都没再说个一句话,钟辰乐先前还抱着期待的样子打算再等等,后面想明白了,不该自己想的一分都别多想。

 

  这段时间两人的相处非常和平,交集也是三点一线,送钟辰乐上学,接钟辰乐放学,床上。

 

  平淡如水的生活让钟辰乐突然觉得,这样和朴志晟在一起好像也还不错。

 

  时间一转就飞到了中秋节,他和朴志晟相处的模式依旧没变。

 

  “你就这么打算摆烂了?”

 

  中秋节难得一次放假,钟辰乐跑到李楷灿那边玩,两人像两条闲鱼一样摊在沙发上看电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因为这样确实不错,想要的有。”性,钱,朴志晟好像都给了。

 

  屋子里遮光效果非常好的窗帘被拉上,幕布上投影的电影是李楷灿挑的《情书》,电影的声音和室内的黑暗让钟辰乐有点犯困,打了个哈欠。

 

  “确实想要的都有,但是没保障啊。”

 

  “你求个保障你还去玩496。”钟辰乐冷冷地回答了他。

 

  道理是这个道理,不过还是说的李楷灿哑口无言。

 

  两人看到了女主藤井树收到学妹们送她书的这一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共情的能力,钟辰乐看得格外入迷,倒是挑这个片子的人漫不经心。

 

  藤井树翻开书看见了夹在书里的借书卡,上面的名字也不特别,在学妹们的提示下翻了过来,看见了自己的画像,如同一场无声的告白。

 

  眼前的这一幕映在了钟辰乐的眼眸中,微微张了张嘴,不过没说什么。

 

  “不会遗憾吗?”倒是旁边的人来了一句,李楷灿看着好友问道。

 

  这个问题又像是丢给电影的女主角,年少的心动没有结果,落下的尽数遗憾。

 

  电影中演着女主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不知所措地想把借书卡收好,却发现自己衣服没有口袋,只好再次夹进了书中,紧紧拥住。

 

  时间不会等人,这场迟来的告白最终没有结局。

 

  钟辰乐没回李楷灿的话,有点呆愣,脑子吱呀吱呀地运转起来。

 

  他悠悠想到五年前遇见朴志晟的那个夏天,少年在篮球场上挥洒的热血和汗水,想到那场确认关系时的倾盆大雨,朴志晟的嘴角在微微上扬,画面一转又看见了两人第一次的约会,缠绵的吻让自己心跳加速。

 

  那个时候就喜欢了吧。

 

  难以言语的情绪涌上了心头,和朴志晟相处这么多天,自己仿佛真的满足了,遮掩住的不甘和后悔在这一瞬间通通反噬在了身上。

 

  电影落下帷幕,图书室窗边再无穿着校服的少年,青春的暗恋就此收笔。

 

  去朴志晟家的路上钟辰乐收住了自己的情绪,可打开家门看见在餐桌上等自己吃饭的朴志晟时,原本收住的感情又冲了出来,李楷灿的问题又在脑子中转悠。

 

  那天床上钟辰乐格外缠人,好像怎么都不够,连朴志晟都看出来有点奇怪,不过没问,只是事后被钟辰乐抓住不让走时第一次答应了留下来,陪他睡觉。

 

  小猫闭着眼,悄咪咪地往旁边的人怀里钻,动作幅度又不敢太大怕被朴志晟发现。

 

  而朴志晟也懒得计较,只是以为他睡觉还是不乖喜欢乱动,却不知道怀里的人贪恋着每一口自己的气息,眼角微微淌泪。

 

  年少的欢喜没有结果不会遗憾吗?钟辰乐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填充不了“遗憾”这个巨坑,他要的不是这个,他要一个结果。

 

  第二天钟辰乐强忍着酸痛起了个大早,因为中秋节毕竟是团圆节,还是得飞去海市跟家人小聚一下。

 

  刚下飞机出来就看见自己的哥哥嫂嫂和表姐在等自己,于是堆了个笑脸走了过去。

 

  “嗨~美女们~”然后看了亲哥一眼,“还有帅哥。”

 

  “行了别贫嘴了,先上车。”

 

  钟辰乐笑嘻嘻地回答道:“好嘞!”

 

  没想到屁股刚坐上去,车里的人就开始盘问模式。

 

  先是自己的亲哥起的头:“朴志晟回来了?”

 

  低头摆弄手机的人立马抬起来,看见车里后视镜上自己的哥哥望了自己一眼。

 

  “你们怎么知道的?”

 

  听到这话,旁边的表姐顿时来气,立马换了张脸:“我们怎么知道的!你不看看你前段时间开药开得多凶,我朋友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问你的情况,我和你哥哥嫂子快被你气死了!”

 

  这次火力开得特别足,钟辰乐回想前段时间状态好像是不怎么样,但是现在又没那么严重了,于是小声地答道:“现在没那么严重了…”

 

  开车的人又看了眼后视镜,不悦地说:“你得庆幸你刚生病的那段时间爸妈在外面旅游,到现在也不知道,你要不是被我撞见你吃药你还想瞒我多久。”

 

  这下钟辰乐真的心虚起来,因为当时确实不想让家人知道,不过后面被他哥发现,现在他哥又翻起旧账,只好乖乖闭嘴。

 

  “好了好了,人家刚下飞机,一年到头才回来几次啊对辰乐这么凶。”副驾驶位上的嫂子当起和事佬来。

 

  赵一灵瞟了钟辰乐一眼,问道:“现在什么个情况?”

 

  “我很好啊,用药减少了不是嘛…”

 

  “我问你和你的前任。”

 

  钟辰乐的眼睛瞟了车上的人一眼,吞咽了一下喉咙,说:“就…还行?”

 

  “你最好没骗我们。”

 

  “哎呀哪里骗了。”和朴志晟的相处本来就还行,“不说了不说了,我要补个觉,昨晚睡得太晚了。”

 

  钟辰乐不想在听车上的人唠叨下去,立马闭上眼装睡,装着装着就真睡了一路。

 

  到了家被表姐喊醒时还有点睡眼朦胧,揉了揉眼睛:“到了?”

 

  “嗯,下车。”

 

  半年多没见儿子的赵女士在门口迎着,脸上都是盖不住的喜悦。

 

  钟辰乐小跑过去给了母上大人一个拥抱。

 

  “行了行了,先上去把行李放了,等下吃饭。”

 

  “OK!”

 

  虽说是半年没来过的房间,但是每天都有保洁阿姨好好打扫,整个房间跟自己去年过春节时没变样。

 

  中秋只是短暂地回来一两天,行李箱不大也没放多少衣服,钟辰乐很快就收拾好,眼睛被床对面的一个盒子吸引过去。

 

  盒子里面装的是朴志晟最初给的那只被弄坏的手镯,当初送朴志晟的手表,五年前自己用的手机,还有一些朴志晟的照片,除了一些是两人刚分手时钟辰乐悄悄从学校的表白墙上偷来的,还有一张就是两人当时去游乐园照的人生四宫格。

 

  现在钟辰乐手腕的镯子是后面买的那只,后面专门去找了专柜刻了字的。

 

  盒子中东西不多,但是每次回家钟辰乐都会看看这个盒子里的东西。

 

  里面都是他的记忆。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