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28.🚗🚗🚗

有恃无恐

  因为喝了酒朴志晟不能再开车,陈家安排得很周到,已经订好了酒店,于是出了大厅的他直奔酒店前台办理入住。

 

  一路上不知道是走得太快还是喝了酒,身上有点燥热,头还有点晕,朴志晟甩了甩头,加快了脚步。

 

  等到前台时反应不仅仅是头晕燥热,朴志晟还能感觉到自己呼吸的加重和一股一股的热气从小腹传来。

 

  “先生请报一下身份证。”

 

  朴志晟低垂着头,努力控制自己的一呼一吸,开口的声音却沙哑不已,迅速报了一串数字后还催促道:“麻烦快一点。”

 

  前台小姐看了眼面前低垂着头的男人和电脑上的名字,从一个本子里拿出来了张房卡递给他:“2907,二十九楼出电梯左转最里面的房间就是。”

 

  朴志晟从她手中接过房卡后直奔二十九楼去,一路上还有点跌跌荡荡,喝醉过的他明显知道自己这不是醉酒的反应,但是脑子没给机会让他细想。

 

  额头冒了点细汗,于是把领带扯开了点。

 

  出了电梯往左走到最里面,朴志晟的手甚至有点发抖,拿着房卡颤个不停。

 

  “叮”的一声,房门被打开。

 

  朴志晟对准了几次门口的房卡插口才插进去,瞬间一片漆黑的房间亮堂起来。

 

  因为浑身燥热难受,小腹的热流往自己的下体传去,一心只想去卧室把衣服脱掉洗个冷水澡。

 

  一边把右手放在门把上,一边解自己的纽扣。不料门一打开,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借着客厅的光依稀能看见床尾蹲坐着一个人。

 

  脑子再不清醒的他甚至没想到开灯,皱着眉径直走过去。

 

  本来钟辰乐一进卧室是趴床上的,但是过了没多久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想去洗手间,不料跌下了床,痛觉从脚腕上传来,于是干脆蜷在床尾懒得动弹。

 

  痛感一阵一阵的,让钟辰乐清醒了一点,脑子又开始不听话得想着朴志晟,想着自己高中时的事。

 

  突然房门被打开,被酒精麻痹了的大脑不会思考,只是看着一个黑影顿了一下,朝自己走过来。

 

  唔,这个黑影好像朴志晟。

 

  钟辰乐努力撑大眼睛,仔细辨认向自己走过来的人。

 

  那个人背对着光,当黑压压的一片突然蹲下凑到了自己眼前时钟辰乐的脑子有点发愣,头歪了歪,也向他凑近。

 

  看了一会儿,钟辰乐辨认出了眼前的人,鼻子一酸,眼睛里的就开始泛了泪出来。

 

  “朴志晟!”许是酒精给的勇气,又许是钟辰乐以为这是一场梦,不管不顾地勾上了他的颈部,哼唧唧地说,“抱我去床上。”

 

  还是一如既往地娇纵,反正朴志晟宠他。

 

  两人这一瞬间仿佛从未分开过,钟辰乐的记忆回到了高中时期,连朴志晟都恍惚了一下。

 

  仅仅只恍惚了一下,又立马清醒过来,身下的燥热不断提醒着他今晚被算计。

 

  朴志晟没随钟辰乐的愿,心中生出几分怒气,拧着眉掐住了他的下颚,小猫还沉溺在醉意中,只晓得不舒服摇晃了下头,试图让他松点。

 

  没想到对方的手劲还加重了,低沉的沙哑的声音传到了自己的耳膜:“钟辰乐,你还是这么喜欢算计吗?”

 

  勾着他脖子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下来,钟辰乐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什么?”

 

  说完手又抬起来扯了扯朴志晟的领带想要再次叫他抱自己回床上。怎想手还没扯几下,细嫩的手腕就被朴志晟一把抓住甩开。

 

  装傻充愣的样子让朴志晟的脸更沉,起身将抱了起来,往床上丢去。

 

  钟辰乐的身体陷入柔软的床时还在迷糊中,朴志晟看了眼,扯着嘴上扬了一下,却没有笑意,随后俯身过去。

 

  小猫还在趴在床上的,突然被人压住愣了愣,小嘴哼着让朴志晟起身,说他压到自己了。

 

  身上的人确实起身了,但是没等钟辰乐反应过来,就握住他的双手举过了他头顶,往上提溜了一下,小猫不听话地扭动自己的身体,不料自己的颈部被一把摁向了枕头。

 

  紧接着,自己的双手被朴志晟的领带缠绕住,捆在了床头。

 

  钟辰乐想要挣扎开时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身后的人再次压了过来。

 

  “喜欢玩吗?”

 

  小猫还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继续问他在说什么。

 

  落入朴志晟眼里,钟辰乐永远都是一副装着不懂的样子,却干着精打细算的事。

 

  药物发作的身体变得滚烫,朴志晟的右手顺着钟辰乐的长劲向下巴抚去,突然手一顿,将他的下颚抬了几分,让他头微扬,另只手撑在他耳边。

 

  冷冽的声音传到了自己的耳朵,轻打着他的心:“不是喜欢玩吗,我陪你好好玩。”

 

  话音一落,朴志晟的手解开了钟辰乐的西装裤扣,把他裤子往下扒,只退到了膝盖处并未脱完。

 

  朴志晟想找工具,随随便便从床头一捞就找到了避孕套和润滑液,拿回来时还夸奖身下的人:“准备做地很充分。”

 

  钟辰乐觉得他很奇怪,一直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正准备反问时朴志晟沾满润滑液的细长的手指从自己的后穴轻轻探了进去,一瞬间禁了声,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冰冰凉凉的润滑液上。

 

  另只手又重新盖在他的后劲,把他上身往下压,头埋在枕头里。

 

  修长的手指灵活地在他后穴里搅动扣弄,触碰着他的软肉。

 

  没过多久,后穴就开始分泌肠液,更方便朴志晟手指在里面横冲直闯。

 

  原本以为可能五年没做过的人后穴会是紧涩的,想好好给他做润滑害怕他受伤。没想到却这么容易就开始流水,松动。

 

  一个念头莫名其妙地在朴志晟脑子里展开,呼吸更加沉重,眼睛发红,搅动的手指不再温柔,变得用力。

 

  下腹的热流一股一股地传过来,压不住燥热的朴志晟随后把手指退了出来,将自己的东西抵在了他穴口。

 

  被朴志晟手指挑逗的小猫身体微微发抖着,时不时哼两下。

 

  直挺的巨物不留情分地重重往里面顶去。因为没扩展好,朴志晟的东西没能整根没入,不过还是让钟辰乐倒吸了口冷气。

 

  “唔…疼…”小猫的头埋在被子里,发出微弱的哼叫。

 

  朴志晟将他的腰向上提了一下,摁住他的脖子,让他的屁股高高对准自己的性器,然后用力贯穿进去,不理会身下那人的呜咽,巨物一下又一下大力摧残着脆弱的肠壁,带出深红的媚肉又重重顶回去。

 

  钟辰乐被逼地崩溃尖叫,生理盐水从眼角流出淌进了枕头里,想扭动身子向上爬,却被身后的人摁着脖子,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撞击。

 

  不带一分怜惜的性爱还是让钟辰乐动情,身后分泌的液体越来也多,前端也高高耸起冒出水,小猫粗喘着气,想用手抚弄前端,却发现手被捆在床头,于是下体去蹭床单,脑子里满是身后之人冲撞进来的水声。

 

  不料这一动作被朴志晟看见,于是把他腿弯了过来,跪坐好,再用力顶进去。

 

  钟辰乐的皮肤原本微微有点凉,先前和朴志晟的皮肤贴上时还抖了抖,现在却是被肏的全身泛着粉红,层层水雾蒙上他的双眼,身后巨物带来的快感冲刷着他的感官。

 

  “不…不行…慢点慢点…”小猫的呼吸加重,跪住的双腿开始打颤,噗叽噗叽的水声震动着他的鼓膜。

 

  朴志晟停了下来,掐住他后劲的手滑到他前面,随后一抬,让他的头上扬,身后又重新顶回去。

 

  “慢什么?”应该是药物的原因,怒火和性欲占据了他的大脑,“被多少人肏过,随便碰碰就流这么多水。”

 

  “没…我没被别人肏过…嗯啊…慢点…不行了…”头微微上扬的原因,呼吸有点不顺畅,带着窒息的感觉身后巨物捅入的感觉更加明显。

 

  朴志晟不理会他的诉求,翻出的红肉又被顶了回去,粗喘着气说:“不是喜欢玩吗,好玩吗?”

 

  被问了一晚上的问题疑惑和不解依旧浮在钟辰乐的大脑,嘴巴微微张开,断断续续地反驳:“啊…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话音一落,身后的人似乎怒气更甚,腥红的巨物顶地他腰发酸,在白暂的细腰上隐隐约约顶起来一块,屁股满是鲜红的印记。

 

  “算计我好玩吗?嗯?”

 

  被狠狠肏弄的人微微一愣,覆在他颈上的大手仿佛真的抑制了他的喉咙,嘴巴微张后又闭上,咬着下唇,不再发声。

 

  娇喘的声音一瞬间戛然而止,钟辰乐恍惚间想起来朴志晟对自己的凶狠,这场突如其来的做爱甚至连点亲吻都没有,只有无止境地深入和折磨,藏匿的小心思一瞬间被打碎,抹上不明所以的颜色。

 

  身下的人失了声,所有的尖叫都被换成了闷哼,朴志晟并不怜香惜玉,反倒看见他这个样子更加觉得好笑,掐住他细腰的手加重,问他:“爽吗?”

 

  钟辰乐不说话,继续咬住嘴唇,眼睛里的泪水已经分不清是生理快感被逼出来的泪水还是难过屈辱的泪水。

 

  粗大的性器退了出来,随后又重重冲入。

 

  “啊…”受不了的快感爬上了钟辰乐神经,忍不了地尖叫。

 

  尖叫的声音贯入朴志晟的耳朵,没听见下文的他又继续重复刚刚的动作,硬生生地将他带到了高潮的边缘地带。

 

  “乖,好好回答我爽不爽。”

 

  身下的人倔强地摇了摇头,干脆把头使劲往枕头里买,呜咽抽泣声变得更小,但是阻止不了后穴的快感,用力收缩着肠肉,吸着朴志晟的巨物。

 

  对钟辰乐的敏感点,高潮时的反应都了如指掌的男人将东西退了出来,覆在他脖子上的手往他的性器探去,开始上下套弄。

 

  小猫原本还想装死,但是身体的反应还是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小腿开始打颤,脚背绷直,性器被朴志晟抚弄着。

 

  钟辰乐被提在了临近高潮的边缘,朴志晟却不动了,又一次问了刚刚的问题。

 

  他还是摇头,想不出声,但是后穴的空虚和临近高潮的快感逼的他神志不清,掐在腰上的手又一次隐隐发力。

 

  钟辰乐想要是再不回答腰快被掐断了。

 

  小小的呜咽声从他嘴里传出:“唔…爽。”

 

  听见自己理想的回答朴志晟还是不满意,巨物轻轻顶了进去,在穴口周围浅浅抽插,有问:“肏你的人是谁?”

 

  是谁?钟辰乐一瞬间脑子凌乱开来,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闷闷想着是朴志晟吗,但是他不会这么凶,他身上没有自己熟悉的薄荷味,可是他又长得和朴志晟一模一样。

 

  迷糊的小猫头晃了一下,想翻身再看一遍,但是身后的人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于是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志…志晟?”带着疑问的语气,问完又摆头否定道,“我…我不知道…”

 

  好一个不知道,让原本松动点的表情又拉回了黑脸,明明知道是钟辰乐喝醉酒了,但是又止不住地发火。

 

  朴志晟突然顶入,开始大开大合地肏干,不顾身下的人尖叫和求饶,手上的动作骤然粗暴起来,每顶一下都在问钟辰乐肏他的人是谁。

 

  钟辰乐受不了他的顶撞,想挣开往上扭动,却被身后的人捉住脚腕扯了回来,被顶弄地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和痛哭,嘴上回答不了一句完整的话。

 

  他想推开后面的人,手却被绑住,只能在他的逼问下摇头,一次又一次重复着自己不知道。

 

  接着后面回答问题的声音通通被打断,满是忍受不了的哭喊,整个人快溺死在这场情事中,泪水布慢了脸。

 

  终于朴志晟将他推到了高潮,喉咙一瞬间失了声,头用力向上扬,嘴巴微张,抖动着身体射了出来。

 

  小猫两眼蒙上了层薄薄的水雾,失神地发呆。

 

  经过一场性事后钟辰乐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清醒了许多,知道在自己身上驰骋肏干的人是朴志晟,内心被酸涩占据了全部,泪水从眼角滑落。

 

  朴志晟将他手腕上的领带解开,许是钟辰乐用力挣扎过的原因,白嫩的细肉上勒出了青痕,玫瑰金的手镯进入了他的视线。他将钟辰乐翻个身过来,看见他满脸泪痕心松了松,手捏住他的下颚。

 

  “我是谁?”

 

  钟辰乐缓缓闭上眼睛,用手肘捂住自己的脸,高潮余温后的声音有点干涩:“朴志晟。”

 

  终于听见了满意的回答,刚刚退出的巨物又顶了进去。

 

  钟辰乐还在高潮后的不应期,这一顶,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布满全身,呜咽了一声,手颤颤巍巍地想去抓朴志晟的衣领:“…我不想要了…朴志晟…我不要了…”

 

  “我还没射。”简简单单一句话驳回了钟辰乐的请求。

 

  两人做了一个多小时,自己的衣服凌乱不堪,而朴志晟还是西装革履。

 

  羞耻的感觉蔓延上了大脑,钟辰乐不甘心地回道:“我…我手帮你弄出来。”说完身体还向上扭动,想从朴志晟跨下逃离。

 

  突然脚腕一把被捉住扯了回来,朴志晟对他的要求没理会,大手捉着他的脚腕,把小腿和大腿弯折在一起压在他的胸前,顶地越来越用力,还故意往他的敏感点顶弄。

 

  “不行…唔…啊…真的不行,求你了…”

 

  求饶声和哭喊再次挤满了这个房间,小手想去推身上的人,不仅推不动反倒被扣住了手。

 

  身下的敏感点被巨物用力戳弄,高潮的感觉又将来临,那种感觉像是被溺在水里一样,钟辰乐不想再感受,还在求着:“朴志晟…哥…我真的受不了了…唔啊…哥求你了…”

 

  “不是喜欢玩吗?你干的就好好受着。”

 

  “不是…我不知道…”钟辰乐突然想到今晚莫名其妙和朴志晟在一个房间,才了然他被算计了。

 

  但是这一切都算在了自己头上,钟辰乐喉咙有点发酸,觉得之前的事没解释清楚,现在又不清不白,求饶声渐渐变小,摇着头喃喃道:“不是…不是我…我不知道这个朴志晟…就是我也不知道你回来…但是真的不是我…”

 

  还在流泪的眼睛里装满了不安和惊恐,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说话都没逻辑上句不搭下句,慌乱地脑子里满是朴志晟不会再信自己。

 

  朴志晟怔了一下,没再说话,低头继续顶弄。

 

  做到后面钟辰乐除了身体本能地颤栗发抖外,喉咙发不出声音,整个人昏睡了过去。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