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23.

有恃无恐

  钟辰乐总觉得这段时间自己和朴志晟疏远了,又好像没有,但是总有着奇奇怪怪的感觉。

 

  两人还是跟以往一样相处,钟辰乐还是趁男朋友不注意抱上去要亲亲,朴志晟也会回应自己,只是没有再热烈缠绵。

 

  偶尔约朴志晟出门玩,但是他总有做不完的兼职,给学生做不完的家教。而且朴志晟很奇怪,之前老是问自己有没有骗他,虽然次次都糊弄过去,但是每次朴志晟问自己时心总是在颤,随后一脸认真地回答没有。

 

  不心虚是假的,他骗朴志晟的太多了,撒了一个慌然后用无数慌去圆,甚至自己都已经忘记真相,沉浸在自己的谎言里。

 

  每每收到李楷灿或者是黄仁俊的提醒和提问时又清醒过来。

 

  临近结业考,钟辰乐沉浸在这个谎言里再次被立马带回现实。

 

  考试结束后休学证明就会下来,他和李楷灿也会坐上踏去异地的飞机,钟家在美国h大捐了栋楼,能保证钟辰乐的大学生活一路畅通。

 

  钟辰乐可以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毕业后凭借钟家的人脉关系,完全可以在自己的领域干出一番天地。

 

  未来很美好,近在眼前,每一条路上都充满着未知的惊喜,或许会认识新的好友,或许会有新的见识。

 

  只是所以的路上没有朴志晟这个名字。

 

  考试前天朴志晟收到了一份快递,京东上门送货。

 

  朴志晟签收后看见了快递单上的寄件人,林冰夏。

 

  没管里面是什么东西,先对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你寄的什么。”

 

  林冰夏接到电话没有太大的震惊,仿佛在她的预料之中,笑了笑问他:“你拆开看了吗?一个很大很大的惊喜。”

 

  电话对面沉默几秒,反问她想干什么。

 

  “听说你俩还没分,我帮帮你。”说完顿了顿,想到刚开学时候的事,“我在想为什么当初跟你表白你拒绝了我,却选择了一个养不熟的人。”

 

  朴志晟听了皱眉,思绪想到刚开学他收到的第一封情书是林冰夏写的。不想跟这个女人有过多纠葛,于是一把挂断了电话。

 

  本来想直接把这个未拆的快递当垃圾丢掉,但是林冰夏的那句很大很大的惊喜一直在脑子里徘徊。

 

  窗外飘着细雨,今天是星期天,钟辰乐说和几个朋友去酒吧玩会儿,于是没来自己家。

 

  刷了会儿英语阅读后朴志晟难得没有心思做作业,把笔丢到了一边,起身去拿林冰夏寄过来的快递。

 

  快递盒子不大,用手摇了摇还会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朴志晟拿了把刀把盒子拆开,一个塑料密封袋里装着两条玫瑰金的的金属半环,上面满是擦痕和凹陷。

 

  他把盒子丢在了桌上,将两个半环从密封袋里取出来。因为受损太过严重,朴志晟取出来时又有一颗钻石从上面掉落,滚在寂静的房间里,声音格外明显。

 

  玫瑰金的样式,合起来还能依稀看出是个手镯,上面的钻石掉的差不多。朴志晟的的手拿着两条金属环微微颤抖,心似乎被紧紧抓住喘不上气。

 

  飞速运转的大脑突然想到手环内部刻了字的。

 

  朴志晟立刻仔细翻看起来。

 

  或许是林冰夏寄的恶作剧,或许这个不是自己送给钟辰乐的手镯,或许…

 

  一瞬间朴志晟内心里找上千万个说辞,脑子里假设过许多不可能,一切都在看见其中一条半环上刻着“js&cl LOVE”时戛然而止。

 

  都说人在跳楼时会感觉自己的时间无限延长,在刹那间脑子中会回忆自己的一生,如同幻灯片一样。

 

  朴志晟想自己没有跳楼,为什么和钟辰乐的相处也如同幻灯片一样,一帧一帧地在自己眼前跳动。

 

  “如果我是袁湘琴,你是江直树,你也会让我追这么久吗?”“你不会追我这么久,因为一开始我就会心动。”

 

  “朴志晟,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不然呢?”

 

  “嗯…要是男朋友要我在国内上大学也行。”“男朋友说要你和他一起在国内上大学。”

 

  “他们都说在这个摩天轮的最高点,情侣亲吻了的话,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过了就不灵了。”“心诚则灵。”

 

  朴志晟的心像是被人剜了快肉,一阵阵地疼,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模糊,喉咙紧地干疼,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有眼泪滚落下来,滴在了拿着金属半环的手背上。多久没有哭过了?外婆去世的时候很难过,但是朴志晟没哭。

 

  朴志晟习惯把生活的艰辛和遇到的困难埋在心里,久而久之跟没情感的机器人一样,用高效率完成一切事。

 

  哭的记忆甚至更久远,记得最狠的一次是还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小区里的小朋友孤立自己,说自己是野人,没妈生没爸养。那次他哭了好久好久,外婆又是给自己买玩具又是哄才安慰好。

 

  两个金属半环渐渐从手中划落,和地板砖相碰发出刺耳的声音。

 

  原来自己见到的太阳不是太阳,错把深情交付了错的人。

 

  考试那天朴志晟没跟钟辰乐说过一句话,钟辰乐也恼火,这人怎么突然就阴晴不定。

 

  一怒之下自己也没再找过朴志晟,两人又不在同一个考试,更方便玩着冷战。

 

  结业考试只考了两天,钟辰乐本来还想一放学就去找朴志晟,自己气消了朴志晟应该也不会再计较,没想到他自己先走了。

 

  看着空荡荡的考室,钟辰乐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朴志晟你人呢?”

 

  “快到家了。”

 

  “不是…你什么意思,都不等我?”以前考试完朴志晟都会来找自己,唯独自己这次找朴志晟,偏偏人走了。

 

  “…”对面电话是长久的沉默。

 

  “朴志晟你是不是要分手?”火气上了的钟辰乐想都没想,这句话脱口而出。

 

  “没有…”又沉默了几秒,朴志晟深呼了口气,“你在哪里,我来接你吧,要不要去吃好吃的…”

 

  没等朴志晟话说完,钟辰乐一把挂了电话,心情很烦躁,又翻到李楷灿的电话问他在哪里。

 

  “你不是今天不来吗?”李楷灿还以为钟辰乐打错电话了,“在D.M二楼,072包厢。”

 

  钟辰乐当下只想把烦恼都抛在脑后,火速出了校门打车去酒吧。

 

  一进包厢,除了黄仁俊和李楷灿外还有一些玩的还行的朋友也坐在沙发上。

 

  因为刚从学校出来,还背着书包,被一个朋友打趣道:“辰乐现在居然是个乖乖学生。”

 

  “住嘴啊!”钟辰乐看了他一样提醒道。

 

  “啧,来晚了还是要罚杯酒做个样子吧。”

 

  钟辰乐没说不好,当即从桌上拿了杯酒一饮而尽。

 

  这时李楷灿接过话茬,边招呼钟辰乐坐过来:“你们那是不知道,辰乐找了个男朋友,是个大学霸,连带着钟辰乐一路好好学习。”

 

  “难怪这段时间没跟我们一起玩,原来是有主了啊!”

 

  黄仁俊听了笑着纠正:“别,什么主,什么男朋友,最多算是辰乐的一条狗,给点糖就跟过来。”

 

  “我去,真的啊?”那个男生看着钟辰乐惊叹道,“没想到辰乐玩地还有点开。”

 

  钟辰乐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还挑眉戏说:“怎么?羡慕自己去找个。”

 

  “那倒不至于,只是想见见能让辰乐看上的人。给他打个电话呗,过来让我们都看看。”

 

  端着酒的人摇了摇头,拒绝道:“刚吵架了,估计行不通。”

 

  另一个朋友又说:“这不正好见证狗对主人的忠诚嘛。你给他发消息,说你在酒吧喝多了让他来接你。”

 

  “有意思,干脆我们赌一把他多久到呗。”

 

  钟辰乐觉得这个想法还不错,立马按照提议实行,发完消息就把手机扔在桌子上,然后说:“我也来赌。”

 

  李楷灿和黄仁俊都参与了赌局,几个人赌的时间各有参差,只有钟辰乐本人赌的时间最少,仅仅15分钟。

 

  李楷灿赌的四十分钟,生怕钟辰乐反悔提醒着:“都说好了啊,赌一百,大家都不能反悔。”然后看了眼表,“现在晚上七点十二。”

 

  包厢的人点了点头,随后又开始玩起酒桌游戏,还没玩几把,穿外的电闪雷鸣夺走了几个人的注意力,随后下起了大暴雨。

 

  黄仁俊看了眼窗外下起的倾盆大雨,问着:“刚刚谁赌的时间最长啊,我看我们几个还是先交钱算了,这雨这么大不知道要等多久。”

 

  “简直天助我也,要不你们先交钱?”李楷灿得意地对众人道。

 

  话才说完,钟辰乐的手机发来了消息。

 

  朴志晟:【你在哪里,我在D.M楼下】

 

  喝地晕乎乎的钟辰乐把聊天界面举起来给众人展示,随后看向李楷灿扬了扬头:“现在七点二十四,来来来,李楷灿交钱。”

 

  “靠!”提起赌局的那位朋友骂出了声,看向黄仁俊和李楷灿这两,“我还以为是随随便便养的人,没想到这么忠诚!”

 

  这也超出了黄仁俊和李楷灿的预料,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只能默默掏钱。

 

  正在钟辰乐收钱收到手软的时候朴志晟给钟辰乐打了个电话过来。因为关了静音,没有铃声,过了好半天钟辰乐才看见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现在又打了过来。

 

  “电话又打过来了呢,外面雨这么大,估计淋湿了,要不要服务员带他上了。”

 

  钟辰乐一饮而尽手中的酒,眼睛瞟了眼窗外的大雨,思绪飘到前几天朴志晟的冷漠,今天自己特地放下身段去找他,他还没等自己。

 

  “让他下面等着。”说完将手机扔在了桌子上,没再管电话。

 

  今天莫名倒霉,钟辰乐输了很多杯酒,喝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快九点多的时候发现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有十五个,其中十二个是朴志晟的,另外三个是赵女士。

 

  忘了给赵女士打招呼,只好跟其他朋友到个别自己先回家。黄仁俊看见钟辰乐走路有点歪歪扭扭,像是喝多了,不放心让李楷灿陪他下去。

 

  李楷灿扶着钟辰乐下楼,想起休学申请后天就下来,问道:“你和朴志晟多久分手。”

 

  钟辰乐喝醉了,但是脑子还是没傻,有点晕乎乎地回答快了。

 

  “上次问你,你说快了,这次问你,你还说快了。”李楷灿看着好友模糊的回答,内心有点着急怕钟辰乐陷进去,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分,走廊还有他声音的回荡。

 

  两人快走到一个门前,门拉开就是前厅。

 

  钟辰乐手握住门的把手,想用力拉开却怎么都拉不动。

 

  “你拉错门了,拉旁边这个。”李楷灿无语道,又看见他没回答自己刚刚的问题,内心一个不详的预感越来越被放大,“你不会喜欢上了朴志晟不想分手吧?”

 

  这句话戳到了钟辰乐的雷点,先前晕乎乎的人立马炸毛,心虚导致他的声音高了几分:“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你别问了。”还怕李楷灿不信,又解释,“我之前都说了跟他只是玩玩而已。”

 

  话音一落门终于被打开,不过不是钟辰乐拉开的,是有人推进来。

 

  “谢…”钟辰乐拉了半天都没拉开,这下有人推开,自己没看清人的样子,只想着要说谢谢,不过这句“谢谢啊”还没说到一半,就被推门的人打断。

 

  “为什么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

 

  熟悉的声线传入钟辰乐的耳朵,喝醉的人立即抬起头,看见朴志晟站在自己跟前。

 

  一瞬间想跟李楷灿继续争辩的话,想给推门进来的人道谢的话通通被吞进肚子里。

 

  朴志晟都听见了吗?

 

  一颗心被悬了起来,慌张和害怕都接踵而至。

 

  只听见李楷灿告诉朴志晟:“不好意思啊,钟辰乐喝多了估计没看见手机,你能麻烦把他接走吗?”

 

  钟辰乐盯着朴志晟,想听他怎么回答。

 

  “嗯,没事。”说完朴志晟自然而然地把钟辰乐扶过来。

 

  朴志晟应该没听见。

 

  钟辰乐长了呼一口气。

 

  两人直到上了车都没说过一句话,钟辰乐望向朴志晟看见他看着窗外。应该是来接自己时没带伞导致淋了雨,头发还没干透,裤子和衣服干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没干紧紧贴在他的皮肤上。

 

  一瞬间钟辰乐有点后悔在酒局上做的决定,嗓子眼有点发干,又想起朴志晟到现在还没跟自己说一句话,于是拉了拉他的衣角。

 

  “朴志晟,我…头疼。”先卖个可怜找个话题。

 

  朴志晟没有转过头来看他,只是嘴上回答他:“回家睡一觉,明天给你做醒酒汤。”

 

  算了,先不跟他计较。钟辰乐想至少他回答了自己。

 

  “好。”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