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6.

有恃无恐

这边朴志晟和老板打了个招呼就走出了店门,刚刚钟辰乐娇嗔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心跳加速到现在都难静下来。朴志晟深呼了口气,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往公交站走去。

海市中心医院离新世广场不远,过一会儿就到站了。朴志晟进了医院熟练地按了9楼,肿瘤科住院部。

刚出电梯,前台的护士告诉朴志晟自己外婆刚刚做完化疗,顺便带他去结算了治疗费和住院费,这段时间挣的钱瞬间就只剩下一百多。

主治医生跟朴志晟说了一下他外婆的情况,不是特别乐观,手术后病情还是复发,癌细胞扩散到了全身,现在的化疗也是尽力维持她的生命,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另外还问朴志晟考不考虑终止治疗。

医生知道他是个学生,一边打工一边上学,让他好好考虑不要落下人财两空。朴志晟知道医生说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向来是个理性的人,但他不想放弃自己的外婆,哪怕有一丝希望,哪怕能多一天生命。

为了能省点钱,朴志晟外婆住的病房是三人床位,他外婆住在靠窗的床位,兴许是另外两个床的病人去做化疗了,房间里只有他外婆在。床头柜上摆着果篮和牛奶,下面压着一踏 钞票,朴志晟不用猜就知道是他那个便宜爸来过。

朴志晟尽量放低脚步,走到床前的椅子坐下,看着曾经生活过得闲散潇洒的外婆如今像是油灯燃尽,脸色蜡黄皮包骨头。他刚想起身去接点水,就被外婆叫住了。

“星星。”兴许是病了的缘故,声音中都透着憔悴。

朴志晟立马握住了外婆的手,回答她:“外婆,我在。”

粗糙的便手向朴志晟的脸庞探去,朴志晟见状立马俯身下来,接着她外婆絮絮叨叨地说:“星星啊,我又梦见你妈妈了,我看见她又不听我的话跟那个男人厮混。”外婆一口气说不了太多话,歇了一下继续,“我的时日不多了,我们别花这个钱了把我接回老家吧。”

朴志晟低下头,双手合成拳紧紧握着。比起之前不认他抛弃他的父亲,他更恨他那个素未谋面的母亲,如果不是她不顾一切地攀权附贵外婆的后半生不会过的这么惨,外公也不会早早去世。

“不会的,我们会治好的。”过了良久朴志晟轻吐出这句话,抚摸着外婆的手,想让她放心下来。

“今天他来了。”

“我知道,看见他送到果篮和牛奶了。”朴志晟摩挲着他外婆的手。

“跟他回去吧星星。”病床上的老人拍了拍朴志晟的手,微弱的灯光隐隐约约让朴志晟看见她的眼睛里面闪着点泪,“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而你不该这个样子的。”

不该在肆意妄为的青春活得跟大人一样打工赚钱,不该拥有着优秀的成绩而去等一个渺茫的未来。而那个男人拥有的,或是能带给朴志晟的,足以让他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

“再说吧外婆。”

外婆看见他还是不愿意提及这些,便没再说下去,让他回家好好休学,把自己精力放在学习上,别三天两头来看自己。朴志晟一一应下便起身走出病房。

兴许是到了晚上,肿瘤科的住院部安静地一根针落下都能听见,静谧中透着死气沉沉的感觉,一切都压在一个少年的肩上。

还好这一段时间钟辰乐和朴志晟相安无事地度过,朴志晟也没把钟辰乐说追自己当真,只是看做少爷闲来无事中的消遣。

当然,钟辰乐怎么可能不会行动,他的午饭现在都是和朴志晟一起吃,为此将李楷灿抛弃在一边被控诉了好久。

说是一起吃午饭,但刚开始还是钟辰乐死皮赖脸跟他坐,给他分肉夹菜。朴志晟不吃,说无功不受禄,钟辰乐当即反对说要好好感谢朴老师给自己讲题,于是这顿答谢宴就此顺理成章。

钟辰乐甚至默认朴志晟吃完饭必须等自己吃完一起回教室,朴志晟也答应,每天都等钟辰乐细嚼慢咽。

天气渐渐转凉入了秋,随即迎来的国庆大长假让高二四班的同学欢呼雀跃,商量大家要不要一起玩。这种好玩的事向来是关橙橙和她的好姐妹们一起张罗,玩的好的都表示自己没有问题,当然也少不了钟辰乐和李楷灿这两个。

钟辰乐和朴志晟吃午饭时提到了这个,让朴志晟也一起来玩,不过还是被拒绝了,一方面是需要花钱另一方面是自己要挣钱没空。

国庆假期老板开的工资是平常的两倍,外婆住院那边需要大笔大笔的钱。钟辰乐见说不动只好作罢。

国庆当天的天气十分好,关橙橙她们最终商量决定去新开的游乐场玩,里面的摩天轮比寻常的还要大一倍,女孩子们听说了都在幻想和自己喜欢人一起坐,然后被李楷灿知道了嘲讽一群恋爱脑。

刚开始入园大家还一起玩项目,后面分开了,原因是女生想玩旋转木马,一群大老爷们觉得丢脸,吵着要去玩鬼屋。

钟辰乐觉得鬼屋没意思,架不住李楷灿的好言好语,最终还是去了。他一开始也没想到嘴上说着不怕非要吵着去的那批人和在鬼屋里鬼哭狼嚎的是同一批。

李楷灿抓着钟辰乐的衣服走,恨不得整个人盘在钟辰乐身上,大喊着:“妈妈,我要回家啊啊啊啊!”

吵着钟辰乐耳朵痛。

几行人在游乐园疯到下午五点才离开,然后一起去预订好的餐馆吃饭。

关橙橙为了方便,订的餐馆楼上就是ktv,一群人吃好喝好后又风风火火上楼,说要唱个尽兴,喝个不醉不归。

因为是放假头天,大家都玩疯了,唯独钟辰乐一个人不是特别开心的样子,在ktv包房里面都躲在角落。

李楷灿看见了立马把钟辰乐拉过来,大家一起玩游戏,输了的喝酒和真心话大冒险。由于考虑到女生们喝酒了晚上回家不安全,便让她们用饮料当酒。

游戏规则很简单,一共有12个人,每个人从16张扑克牌中抽取一张,第一局随便指定一人喊大小,喊的小那么牌面翻开最小的人输,喊的大那么牌面翻开最大的人输,后面由输的人喊大小。

第一局大家让李楷灿喊牌,李楷灿喊的大,大家一一揭开牌面。前几个人的牌面很小,都松了口气,来到关橙橙这里翻出了一个“J”。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关橙橙,你这有点危险啊哈哈哈哈。”班上的体育委员徐海笑着说。

关橙橙心也惊了一下,强装镇定地说:“这不还有这么多人没翻吗?”

直到翻到李楷灿这里,手气不佳地来了个“Q”,刚好比关橙橙大,瞬间成为焦点,乐地关橙橙直叫好。

“滚滚滚!我有预感,这轮我不会输。”李楷灿对关橙橙说。

关橙橙仿佛听到了死鸭子嘴硬,嘲笑说:“笑死我了,你就别…”

话还没说完,钟辰乐翻开牌面,“大王”,不仅关橙橙愣住了,在坐都愣了一下,李楷灿随机而来的爆笑打破平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不愧我为好兄弟。”

说完还拍了拍钟辰乐肩膀,继续道:“辰乐呀,今日你替我负重前行,这滴水之恩我定当涌泉相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钟辰乐不理李楷灿的嘲笑,彻底沉默了。没想到他今日出师不利,无耐喝下了面前的一杯酒,让关橙橙出真心话。

他才不会去选大冒险让自己社死。

关橙橙思索了一下,联想到钟辰乐最近的穿衣风格一改往前,问他:“钟辰乐,我们班是不是有你喜欢的人。”

大家都盯着钟辰乐看他怎么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钟辰乐说话没经过大脑思考,迅速回答:“有。”

全场顿时哗然,女生相互你看我,我看你,男生也在猜来猜去。

这里只有李楷灿知道钟辰乐说的有是什么意思,连忙拉了钟辰乐一下让他清醒清醒,打着哈哈道:“够了啊哈哈,来来下一把,辰乐来打打牌叫大小。”

钟辰乐迅速洗好牌分发,自己把手按在牌面上思索了一下,说叫小。因为上把钟辰乐输了,从他叫大小也从他翻牌。

钟辰乐一翻开牌面,黑桃2。

全场的人都看呆了,这是算好运还是坏运。

其中一个男生笑着给钟辰乐建议:“钟辰乐,你今天去买彩票准赢,这把把都中啊。”

钟辰乐也欲哭无泪,他这牌全场最小,别人都不用看,只好又拿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关橙橙问他:“来来来,辰乐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钟辰乐心想选真心话吗?她们肯定要问那个人是谁,看来只有选大冒险了。

“大冒险吧。”

关橙橙和她旁边的好姐妹对视一眼,说:“那么…你现在给喜欢的人发消息表白。”

全场再一次哗然,李楷灿竭力反对:“这这…不行!怎么能玩这么大,万一…万一把那个人吓到了怎么!”

边说还边扯着钟辰乐的衣服,让他赶紧拒绝。

钟辰乐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鬼迷了心窍,晕乎乎地答应了,苦了在为他争取机会的李楷灿。

“辰乐呀,你清醒一点,没有必要。”李楷灿小声对他说。

钟辰乐摆了摆手,说自己没事。然后拿出手机点开QQ,找到了朴志晟的对话框,却突然不知道要怎么表白,询问关橙橙应该发什么。

关橙橙心里想到可能会是单方面的喜欢,便说:“看你自己啊,表白也不一定要直白,你可以发带隐晦一点。”

现场的同学都还在猜那个人是谁,只有钟辰乐一人在踌躇不定,也只有李楷灿一人在急躁不安。

良久钟辰乐还是发了过去,没有等回复就关了手机。大家问他发的什么,钟辰乐不说,嚷嚷着赶快进行下一把。

虽然开局钟辰乐吃了两个大亏,但是好在后面一帆风顺,坐着一边看着他们嘻笑打闹,偶尔喝一两口酒,紧握着手机像是在等回复,又像是在等电话。

乐乐呵呵:【朴志晟,我觉得乌鸦像写字台,你也会这样觉得吗?】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你没有理由”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