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25.

有恃无恐

  钟辰乐没睡多久就下了楼,看见赵一灵在给人打电话。

 

  赵一灵看见他下来跟手机那头的人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你现在跟我去医院看心理医生。”赵一灵看了钟辰乐一眼,“我找了很好的精神方面的教授,刚刚跟他聊了一下情况。”

 

  “姐,我没事,我只是有点…就是睡眠不好,没别的,你别这么大惊小怪…”钟辰乐不想去,连拒绝的话都没整理好。

 

  “辰乐你听话,就是去看看好吗?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

 

  钟辰乐听了思考了一下,摇着头,双手握拳,等下还要去朴志晟家那边,万一他回来了呢,于是拒绝了:“我真的没事,吃点褪黑素就好了…”

 

  “钟辰乐你生病了。”赵一灵大声吼着打断他的说话,突然又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太好,哽咽着对他说,“你生病了,跟姐姐去看看好不好。”

 

  钟辰乐木纳地点了点头。

 

  两人去了医院看了心理医生,先是填了问卷后医生问了情况,钟辰乐不愿意多说于是也没强迫,随后去做了脑电图。

 

  出结果时钟辰乐没进去听,独自坐在门口的铁椅上看手机。

 

  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明天上午九点海市二中旁的咖啡馆,我想你也很想知道朴志晟在哪里。

 

  钟辰乐没管这条短信是谁发来的,也不会去想是不是恶作剧,一心只想明天快点到来。

 

  赵一灵拿着结果和报告单去取药回来时看见钟辰乐晃悠着自己小腿,走过去提醒他该走了。

 

  钟辰乐这才抬起头发现表姐已经弄完了。

 

  “这个是药,报告单我就不给你了反正你也看不懂。”赵一灵把要递给他,还嘱咐了他怎么吃,随后提醒道,“药给你开了半年的,在国外吃完了后再说,这药别停。”

 

  接过药的人皱着眉点了点头,没想到要吃这么久。

 

  赵一灵本来还想问问钟辰乐发生了什么,一看就他的心不在焉只要把话吞进了肚子,但是心里又猜到可能是感情上出了问题,宽慰他:“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啊?”

 

  “钟辰乐,路还很长,灯火通明,人山人海总会再次遇见自己喜欢的人。”

 

  赵一灵的意思是想让钟辰乐往前看不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换到钟辰乐的耳朵里是未来很长,他会再次和朴志晟相遇。

 

  第二天钟辰乐起了个大早跑去咖啡厅,不想让给自己发短信的人等自己。

 

  没想到找到位置时发现那个人已经来了,还是熟悉的人,林冰夏。

 

  “坐。”她坐了个请的手势。

 

  “朴志晟去哪儿了?”钟辰乐一坐下就开门见山,不想和她有过多纠缠。

 

  林冰夏笑了笑,右手搅动着勺子,对他说:“急什么,不如先听听一些故事?”

 

  钟辰乐沉默下来,示意她赶快讲。

 

  “你很讨厌赵瑞吧,我也很讨厌。你第一次知道我跟赵瑞在一起时会不会很看不起我?”林冰夏看向对面的人提问,只见钟辰乐摇了摇头,笑了一下又继续说,“我喜欢朴志晟你是不是都能感受到。说起来好笑,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为什么他眼中只有你呢。”

 

  林冰夏顿了顿开始讲述:“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没休学打工,他帮了我很多可是却忘记了我。后来发现成为一个班的同学时以为能再续前缘,于是给他写了表白信,约定自己会在学校旁的小巷子等他。那天我等了很久,他没赴约,却等来了赵瑞。”

 

  钟辰乐听见对面的女孩丝毫没有感情地将她的伤疤揭露给自己看。

 

  “我被赵瑞拉入了深渊,如果那天朴志晟来了就不会这样。”

 

  很奇怪的歪理,钟辰乐听地皱眉:“你可以报警。”

 

  “报警有用的话我还会跟你坐在这里谈话吗?”似乎是刺中了痛点连声音都高了几分,“我知道不能怪他,可是为什么偏偏是我?凭什么朴志晟能什么事都没有,跟着他喜欢的人在一起!”

 

  林冰夏平静下了,喝了口咖啡望着钟辰乐说:“当我知道朴志晟很喜欢你,而你却只把他小丑时,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快吗?像他那样高高在上的人也会有被人戏耍的一天。我要他跟我一样难受,于是我告诉了他你骗了他,会出国留学,还把那天你丢下的手镯寄给了他。”

 

  钟辰乐看着面前这个疯女人,想着她应该不知道朴志晟的去向,那么也没必要听下去。

 

  林冰夏看着起身准备离开的钟辰乐,吼着让他站住:“朴志晟去了京城,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准备离开的人脚步停下。

 

  “钟辰乐,你是不是也快疯了哈哈哈哈哈。”林冰夏笑出了声,“可是你知道我无论怎样挑拨你们都关系,朴志晟还是没对你说出分手,后面你们却自己分了,我也很意外。”

 

  “说完了吗?”钟辰乐冷眼望过去,准备又抬脚走。

 

  “钟辰乐你知道我多恨你,多嫉妒你吗?你只需要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就会有很多人来爱你。”林冰夏对钟辰乐的背影吼着,不理会他继续往外走的步伐继续说,“被爱的人永远有恃无恐,是你自己弄丢了朴志晟。”

 

  不管钟辰乐听没听见,她说完自己却笑了起来,仿佛在嘲笑自己戏剧性的人生。

 

  走出咖啡店时发现太阳已经升了起来,照在钟辰乐的脸庞上,却怎样都温暖不了他的心,眼睛里又隐隐约约浮出了泪。

 

  林冰夏的最后那句话被钟辰乐记住,一直在脑海里盘旋。

 

  是自己弄丢了朴志晟。

 

  “诶,听说了吗,这就是大一的学弟,刚刚带领团队赢了这次的LIBF全球金融挑战赛,长的还不错。”

 

  “知道啊,没想到他大一十八岁,我当时还在想怎么有人大一还在参加这个比赛。”

 

  两个女孩谈话的内容是透明窗内在做模拟商战的男人,是一个长得好看的中国人。

 

  “我说,你当初非得选个什么破金融,留我一个人去学的导演专业,现在倒好都没人陪我玩!”中文在外国的校园格外明显,好几个白人学生频频回头。

 

  “你现在不是学得很好嘛。”钟辰乐看了眼旁边跳脚的李楷灿,知道他那个专业天天闲的要命,“不是让你有很多空闲时间吗,现在还有空去酒吧做驻唱。”

 

  边说还边计算模拟的资产。

 

  李楷灿无语地看向这个沉迷于学习的人。

 

  最开始本来和李楷灿选的同一个专业,一起摸鱼到大学毕业。但是钟辰乐突然想到朴志晟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再次遇见时他不想让他看低自己。

 

  于是硬着头皮选了金融。本还想着以后可以继承家里公司替哥哥分忧,却意外发现在这方面自己天赋还不错。

 

  于是越学越着迷,趁着自己年龄小还参加了不少比赛。

 

  “行了,懒得跟你扯。”李楷灿想到钟辰乐还有焦虑症,不过因为坚持吃药缓解了很多,但是还是不敢跟他过多计较。

 

  陪着他把这些弄完后两人漫步在校园。眼前的情景仿佛和高中生涯一样。

 

  “话说你交换生申请过了?”

 

  “嗯。”钟辰乐点了点头,“下周吧应该,就能回国了。”

 

  李楷灿叹了口气:“你说你绕了一圈圈后面还是回国读大学,为了朴志晟也不至于…”突然意识到提到了不该提的人,突然闭上了嘴。

 

  “继续说吧,没事的。”钟辰乐笑了一下,看着李楷灿自己捂着自己的嘴有点滑稽。

 

  李楷灿和黄仁俊自从知道自己因为朴志晟的事,有很严重的焦虑症后连名字也不敢多提一句,两人闹掰的原因至今都没问。

 

  “算了,我不说了。”李楷灿还是摇头不想说下去。

 

  于是一路上又没了话题,好在李楷灿已经习惯了。

 

  时间很快来到钟辰乐回国那天,李楷灿像老母亲一样不放心,左叮咛右嘱咐,生怕钟辰乐忘了吃药。虽然也不是没发生过。

 

  两人在机场的餐厅吃饭,钟辰乐感叹终于能回国吃正宗的火锅了。

 

  李楷灿盯着自己好友,悲伤的情绪又上来:“呜呜呜,你把我丢在这里一个人走了,忘恩负义,背信弃义!”

 

  声音有点大,周围的人都望了过来,钟辰乐哭笑不得地反问:“你摸自己良心问问你自己在a大缺朋友吗?”

 

  “切~”李楷灿又问道,“你真的能确定他在清华?这么笃定地报了交换生,万一他没在呢。”

 

  “他成绩那么好,就算不在那里也会在北大,同座城市总会遇见。”钟辰乐低头细想着。

 

  两人吃了会儿饭后钟辰乐说要去上厕所。

 

  李楷灿挥了挥手让他快去快回。

 

  钟辰乐动作也很快,迅速解决完准备回位置,路过透明玻璃窗时瞟了一眼窗外。

 

  这一瞟看见了个熟悉的背影,穿着黑色风衣,左手放在行李箱上,右手接着电话,身高有一米八的样子。

 

  那背影钟辰乐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曾环他的脖子上索要亲吻,在他的背上留下印记。

 

  时间仿佛在这刻停止,钟辰乐愣了两秒,立马跑向门外。

 

  朴志晟等等我,我看见你了。

 

  当自己跑到刚刚看见他的位置时,早已空无一人。钟辰乐转身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崩溃感又一次席卷而来。

 

  李楷灿看见好友一直没回来,打了个电话过来。

 

  “你掉厕所里了啊。”

 

  钟辰乐哽咽地回话:“我好像看见朴志晟了。”边说,还边看着周围。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后说道,“看错了吧钟辰乐。”

 

  “或许吧。”

 

  那边朴志晟刚刚接了自己父亲打了的电话,报了个平安后坐着电梯前往机场大门,那里已经约好了人来接自己。

 

  钟辰乐不知道自己和朴志晟擦肩而过,搭上了回国的飞机。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