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13.

有恃无恐

        自从跟朴志晟在一起后钟辰乐在学校就没这么跟李楷灿待过,直到朴志晟因为奥赛去集训没来上课钟辰乐才开始跟李楷灿走一起。

两人开始近期以来第一次吃午饭,钟辰乐坐下伸了一下手,不小心把手镯露了出来 刚好被李楷灿一眼瞟到。

“卡地亚?你什么时候换成这种风格了。”李楷灿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向钟辰乐,“居然还是love系列!你不会送了朴志晟一个吧。”

钟辰乐咬了一口蒜香排骨,边嚼边摇头,等吞下去了才答话:“我怎么可能喜欢这种,更不可能送朴志晟这种东西。”顿了顿继续说,“朴志晟送的。”

这话一出口差点没把正在喝汤的李楷灿呛死,咳嗽半天。

钟辰乐递了杯水过去,“你这么大反应干嘛?”

李楷灿接过水大喝了几口,笑嘻嘻的表情露了出来,问钟辰乐:“笑死我了,他穷的叮当响,有钱给你送这个?不会是a货吧。”

钟辰乐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他当时确实怀疑过,后面还仔细看了一下确实是正的。

“正的,后面看过。”

“我去,看来他对你不错嘛,简直倾家荡产了。”说完眼睛把钟辰乐从头到脚瞟了一下,“啧,果然男人都好你这口,软软的就容易冲动花钱包养。”

钟辰乐白了一眼,不悦道:“你想死吗?”

“实话实说嘛…男人都好你和黄仁俊这口,啧啧啧…”李楷灿边说还边摇着头,然后又换了个话题,“哦对了,听我妈说你不读高三直接转国外去?”

“应该是吧,我妈之前提了一下,怎么?”

李楷灿听了叹了口气,无耐道:“我妈打算让我跟你一起,我的便宜哥哥提的,啊啊啊辰乐呀我们以后又相依为命了…”

高三就要走吗,钟辰乐还真没想这么多。

两人吃完饭漫步在校园,准备走走路消食再回教室。

钟辰乐边走边想这段时间家里就他自己,怎么把朴志晟弄来家里玩。硬生生的邀请他不一定同意,如果说做作业的话他肯定拉我去图书馆。

突然脑子灵光一现,碰了碰李楷灿的手催促到:“快快快,把你手机借我。”

“干嘛?”李楷灿把手机拿了出来递给钟辰乐。

“给自己定个家教。”钟辰乐又拿出自己手机,找到朴志晟的电话号码,一边看一边输入,然后编辑好短信一键发送。

“你为什么不用自己手机定。”李楷灿瞟了一眼钟辰乐打的短信。

钟辰乐把手机还回去,嘴角上扬露着得意的表情,“你懂屁,要有神秘感。”

说完钟辰乐一蹦一跳地往前走,留下李楷灿一个人盯着短信,疑惑地想请什么家教,居然需要神秘感。

朴志晟的奥赛在周五下午结束,钟辰乐为了树立好男朋友形象,偷溜出来在门口等,因此还像等孩子高考完的家长一样,穿了一件淡绿色的外套。

一到点,广播里的铃声想起,有人陆陆续续地出来。

朴志晟也不急,走在后面。等到走出来时远远就瞥到黑乌乌的人群中有个穿绿色外套的小孩左顾右盼。

再走进点那个小孩还对自己招手。

嗯,好像是自己的小孩。

钟辰乐看见朴志晟走到自己跟前,开心地问他:“怎么样,我新外套,好看嘛?”

朴志晟看见他邀功似的小表情,心里突然软软的,“好看。”

“嘿嘿,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代表一路绿灯!”钟辰乐跟朴志晟分享自己从百度上吸收的知识。

听的朴志晟嘴角上扬。

两人并肩往车站走,一个人不停地说着趣事,而另一个人看着他继续叽叽喳喳在自己耳边闹。

直到上了出租车钟辰乐报了学校的名字后,朴志晟才想起,面前这个来接自己的人是非法出校。

“你等下怎么回去?”

钟辰乐转向朴志晟,看着他,然后眨巴了一下眼睛。

朴志晟知道这是要让自己跟他一起干坏事了,无耐又纵容道:“说吧。”

“你先进去,然后在围墙边放风接我,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说起来容易,然而总有意外。

钟辰乐在围墙边终于等到男朋友过来,然后把外套的连体帽戴上,监控还是要防的。

身体向上一跳,双手握紧围栏然后撑住自己的身体,左右腿先跨过来,最后纵身一跃。

不料没掌握好力度和姿势,踉踉跄跄了几步,差点腿脚不利索地跪在朴志晟面前,好在朴志晟扶了一把。

被朴志晟扶了一把的钟辰乐顺势扑在他怀里,双手环住朴志晟的腰,然后突然仰头亲了一下朴志晟的喉结。

被突如其来的吻吓的抖了一下的朴志晟耳朵迅速红了起来,大手轻捏着怀里这人的后脖子 ,沙哑的声音在钟辰乐耳边传来:“辰乐别在学校耍流氓。”

没等钟辰乐反击回去,一个粗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谁在树林哪里!偷偷摸摸干什么!”

钟辰乐一看,是个保安。

朴志晟立即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拉着钟辰乐往教学楼方向跑。

学校树林多,朴志晟还专门绕着跑,不一会儿把保安甩开,两人继续跑到教学楼的楼梯间才停下来。

朴志晟拉着自己跑的太快,钟辰乐感觉自己都要岔气了,想到之前自己经常翻墙出校,这样的事不少,倒是朴志晟这个好学生反应这么快。

于是扶着腰边喘气边断断续续说:“朴志晟…你…怎么跑这么快,累死我了。”

朴志晟体力比钟辰乐好太多,喘气没他那么剧烈,看见面前累的直不起腰的人都笑了出来。

这笑声听的钟辰乐心里不开心,盯着朴志晟埋怨道:“你还笑,就是因为你!”钟辰乐还在喘气,看着面前屁事都没的人火大。

“要不我背你?”朴志晟嘴角还在上扬。

“不要!”说完钟辰乐扶着楼梯开始一步一步慢慢爬,朴志晟在一旁笑着,时不时扶一下他。

两人一前一后地回到教室,现在社团活动时间,教室里空荡荡的,钟辰乐拖着疲惫的身体一屁股坐到板凳上,脑袋磕在课桌上,两眼无神地看着自己的单词本。

突然想到今天英语单词一个都没背,等下朴志晟还要抽查,身体立马坐起来,然后头转了个方向看向朴志晟,又继续趴下。

“志晟呀~”钟辰乐盯着自己的男朋友,看见他一脸平淡地刷着题,心里想这人是机器做的吧,都不累的样子。

朴志晟没理。

“志晟呀~”

“说。”朴志晟连头都没转过来,继续计算着数学题。

钟辰乐戳了戳他的手臂,细声说道:“我好累啊朴志晟。”

朴志晟没回,头倒是转了过来,眉毛挑了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他想看面前这个小家伙又唱的什么戏。

“要不…今天的单词就不背了吧,你也累了。”说完还眨巴了一下眼睛。

没办法,自己又不是很会撒娇,不过之前来看朴志晟很吃这一套。

朴志晟点了下头,又开始动笔算题,“确实有点累,收到了条短信请我去做家教,那就不去了,明天在家休息一天吧。”

钟辰乐听见里面坐直,眼睛微微睁大,“不行!”

“反应这么大干嘛?”朴志晟把答案填到书上,又转向钟辰乐,“辰乐说的很有道理,我也累了。”

“不!你不累!我也不累。”说完,生怕朴志晟反驳,钟辰乐立马抄起单词书,开始咿咿呀呀地背起单词来。

朴志晟瞥了一眼,嘴角又透着几分笑意。

这含笑的面容刚好被钟辰乐看见,窗外的阳光透过来洒在他脸上,高挺的鼻梁,唇色绯然,无不勾人心弦。

他一直觉得朴志晟帅而不自知,笑起来也好看,莫名想到之前看到李延年和崔护的诗,人面桃花相映红,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脸上多了一分燥热,于是钟辰乐换了方向背对朴志晟背书。

周六一大早,八点不到钟辰乐的手机铃声从被子里传来。

由于周末不上学,钟辰乐喜欢抱着手机窝在被子里玩,玩着玩着就困了,手机也滑进被子里。

钟辰乐心想应该是骚扰电话,响完了就不会再打进来。

然后又翻了个身,继续睡。

没睡到10分钟,手机铃声又开始响起来。钟辰乐终于忍无可忍,闭着眼睛手在被子里摸来摸去,找他的手机。

这人有病吧,骗子都这么敬业的嘛。终于摸到手机,钟辰乐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接通,正准备好好问候几句,熟悉的声音传来。

“开门,我在你家门口。”朴志晟的声音。

钟辰乐眼睛瞪大,手机从耳边移到眼前,“朴志晟”三个大字让他立马清醒,从床上坐了起来。

“啊!马上马上。”钟辰乐揉了揉眼睛,强撑着困意开始穿衣服穿裤子。

然后拖着鞋子啪嗒啪嗒地走下楼。

刚醒时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才想到朴志晟来他家干嘛。不对,准确来说是他怎么知道是自己住这里。

十二月的天太冷了,寒风瑟瑟。钟辰乐一开门就冷地抖了一下,然后把睡衣上的帽子戴起来,双手揣兜里去大门口给朴志晟开门。

朴志晟穿的灰色短款棉服,一只手提着早餐另只手放在兜里,在门口站了近二十分钟,终于把男朋友盼了出来。

钟辰乐的睡衣帽子上有两只猫耳朵,所以朴志晟看见的就是一只大猫拖着鞋子,时不时还揉着眼睛,慢慢朝自己走来。

“你怎么知道是我。”明明都用李楷灿的手机发的短信。

钟辰乐脸上还有困意,语气还有点不满。

朴志晟看着他头顶的大耳朵,坏心作祟,手放在钟辰乐头顶上开始摸起来,时不时还揉一揉,嘴上回答他的话:“哪有人找家教不说自己补哪科的,就给了个地址,而且之前来过知道是你家。”

钟辰乐点了点头,想到之前朴志晟好像是送过自己回家。

小猫都还是困的,走路眼睛都要闭上了,朴志晟的手揉了他帽子上的耳朵揉了一路,时不时帮钟辰乐的头转个方向,怕他没看路摔一跤。

进屋后就没外面那么冷了,钟辰乐从鞋柜找了双拖鞋让朴志晟换上,然后整个人寻着沙发走去。

等朴志晟换好鞋子,把早餐放在桌上后,看到的就是一只黑色大猫趴在沙发上睡起来。

因为早餐带的馄饨,朴志晟坐车过来,在门卫那里耗了几分钟,又在门口等了钟辰乐那么久,他害怕馄饨冷了不能吃,于是摇晃着大猫的身体。

“辰乐先起来把早餐吃了。”

钟辰乐动了动,把朴志晟拉下来让他坐沙发,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一个翻身趴在了他身上,双手抱住了朴志晟的脖子,头低着埋在他肩窝喃喃道:“困死了,让我睡一会儿嘛。”

跪坐在他的大腿上的身体还扭了扭,在找一个舒服的姿势。

朴志晟被他磨的没有办法,轻抚着他的背耐心哄着:“先把饭吃了再睡,乖。”

钟辰乐摇了摇头,嘟着嘴不愿到:“我不要动。”

“那我喂你。”

怀里大猫半天才接受到讯息,于是点了点头。

“先下来好吗,我去拿馄饨。”朴志晟摸了摸他的头。

钟辰乐不情不愿地松了手,朴志晟把他放在沙发上让他坐好,起身去拿早餐。

等拿了回来,又看见钟辰乐的头歪着迷迷糊糊地打瞌睡。

朴志晟用勺子舀起一个馄饨递到钟辰乐嘴边,“把嘴张开。”

面前的小孩听话地张了嘴,等馄饨送进来。

朴志晟喂了一半多,还剩下一些时钟辰乐不吃了,把头躲在一边,手捂住嘴巴摇头。

没办法,剩下的被朴志晟迅速解决掉。

等收拾完后朴志晟拿了本书坐到沙发上看起来,本来睡地迷迷糊糊的钟辰乐像是寻到了味儿,朝朴志晟扑去,然后又往他身上钻,扭扭动动半天又终于找到之前的姿势,不过现在头歪在朴志晟的脖子上。

大猫的一呼一吸都在朴志晟的脖子旁,呼出的气体热热的,喷在朴志晟的脖间让他的心都痒痒的。

钟辰乐屁股时不时在他大腿上动了动,让朴志晟的身上开始燥热起来,喉咙一紧,轻拍了钟辰乐一下,发出低哑的声音:“别动了,好好睡。”

怀里那人不知道听没听见,哼哼唧唧了一下,便没动了。

就这样朴志晟被一只大猫抱着,看了一早上的书。

而说是要请男朋友来家里给自己上课的大猫本人,舒舒服服地睡了一早上。


ps.“人面桃花相映红,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是唐代诗人崔护的《题都城南》与汉代诗人李延年的《佳人歌》合并的,“人面桃花”意思跟人去楼空后的追思差不多,后面那句是形容女子笑起来倾国倾城,但是文中钟辰乐不理解这诗的意思,只是念起来觉得好听衬景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