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1.

有恃无恐

  夏日蝉鸣,九月开学季到来让钟辰乐烦躁的要命。“布谷~布谷~起床啦!布谷~布谷~起床啦!”在响了三四遍的时候钟辰乐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一看闹钟8:35,糟糕开学典礼要迟到了。

 

  钟辰乐飞快的刷牙洗脸,拿起地上的书包飞奔下楼。“诶乐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钟辰乐的母上大人赵女士端着早餐摆在餐桌上,“快来尝尝妈妈的手艺,我在网上学的”。

 

  “不了妈,我要走了快迟到了”钟辰乐从盘子里拿了一个吐司咬到嘴上,迅速穿好鞋子跑出门。

 

  “妈,今天9.1号开学,辰乐再不跑就真迟到了。”钟辰乐的大哥从楼上慢悠悠地走下来,“张叔在门口等了他快一小时了,祈祷你儿子的高二生活第一天从不迟到开始吧”。

 

  8:50钟辰乐所幸路上没堵车,还有十分钟开学典礼才开始,于是背着书包不急不缓地走进教室。刚进门,一个纸飞机直往钟辰乐脑门上戳。

 

  “李楷灿!你一天天搞什么飞机”钟辰乐强忍怒火,差点没把他纸飞机折了。“哟!稀罕,今天我们的钟大少爷怎么没迟到啊,老王要是知道肯定给你几个大红花”。

 

  钟辰乐把纸飞机丢给李楷灿,一屁股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书包把自己的暑假作业摆出来。掐指一算这是从七月放暑假开始第一次打开书包,理所当然本子上一字没动。钟辰乐拿出文具盒取出笔,“滚滚滚,快点把你暑假作业给我抄,废话少说”。

 

  李楷灿对他的白眼差点翻到了后老勺,不情不愿的把自己暑假作业递过去,没好气地嘀咕:“能不能态度好点,是你求我诶。”

 

  “大爷,谢谢你赏赐给我暑假作业。”钟辰乐开始奋笔勤书。

 

  “哼,这还差不多。诶,钟辰乐,你知不知道你旁边的位置要来人了啊”。李楷灿神神秘秘地说。

 

  钟辰乐只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抄圣贤书,敷衍地答应:“谁啊?”

 

  “据可靠消息,听说是一个大学霸。”李楷灿开始谈起他的消息来源,“不是我乱说,刚刚去办公室找老王,他和办公室的其它老师说我们班来了一个大学霸,准备把他安排到你旁边。说是定向扶贫,1v1辅导。”

 

  “really???”钟辰乐望向他的好基友。

 

  “千真万确,用哥哥我的帅气和智慧保证。哦老王还取了一个名字,叫什么小老师帮扶政策。”李楷灿思考道,“那个大学霸好像是全国物理竞赛和数学竞赛第一,可nb了,好像是因为某些原因休学了一年。”

 

  “得了吧,休学一年是不是学霸还说不定…”钟辰乐话还没说完,老王就走进了教室,李楷灿飞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安静!安静!吵什么吵,都是高二的人了,跟个新兵蛋子一样还不知天高地厚,看看这层楼有哪个班比我们班更吵。”老王敲了敲桌子,全班人迅速坐好安静下来。

 

  “行了,新学期新气象,别的我也懒得说,宣布一下重要的事吧。”老王抬了抬眼镜,向门口招了招手,一个穿着黑t和短裤的男生背着书包进了教室,“今天我们班来了一名新同学,朴志晟,是前年物理竞赛和数学竞赛的全国金奖。人家因为特殊原因休学了一年,但是依旧是个大学霸。”

 

  说着,拍了拍朴志晟的背,笑着:“来,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从朴志晟进门那一刻,班上顿时哗然,男生女生的眼睛都看直了,什么大学霸,什么竞赛,妥妥一枚大帅哥好吧。钟辰乐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一眼,心中不得不承认长的真的好看。

 

  “大家好,我叫朴志晟。”黑t帅哥点了一下头没再说什么。老王见状心里想这学霸有点腼腆,没关系,更适合安排在钟辰乐旁边,让他带带他的性子。“嗯,那你就做钟辰乐旁边。就是那个窗边最后一排的空位。”老王往钟辰乐那边指。

 

  于是朴志晟背着包往钟辰乐旁边走去,刚放下书包准备坐到位置上,钟辰乐突然停下手中的笔,活动了一下手指,身体往椅子上一靠,让椅子抵到了书柜,把朴志晟挡在了外面进不去,只能尴尬站着。“诶不是我说,王老师,我们班后面一排这么多空位呢,安排在我旁边算什么啊?”

 

  老王脸顿时黑了下来,班上也没了嘀嘀咕咕的声音,都往这边看好戏。“啪”的一声,老王一巴掌拍到讲台上吼到:“你想什么钟辰乐?造反吗你?赶快给我让朴志晟进去。还问为什么,你心里对你的成绩没点数吗你,让朴志晟坐你旁边是为了让你学习有进步!”还没等他叨唠完,钟辰乐就把椅子往前移,放了朴志晟进去,但是脸上还是一脸不爽,看地老王又继续说教。

 

  “收起你的脾气,说不定人家还不愿意帮你。”老王又看了看钟辰乐的桌子上摆着两份暑假生活,火气顿时又上来:“等下大课间滚去办公室做扫除。”

 

  钟辰乐心中火气也上来,问:“凭什么啊!”

 

  “就凭你暑假作业一字没动,你还有理了你!还有李楷灿,你两一起,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奋笔勤书抄的李楷灿的作业。行了,下课!等下体委安排人去潘云楼搬书。”说完老王走出了教室,全班顿时松了一口大气。

 

  陆陆续续班上和钟辰乐关系好的男生女生围了过来,其中李楷灿首当其冲,对钟辰乐抱怨收获了一个大扫除。而女生围过来目的显而易见,来求钟辰乐要朴志晟的QQ和电话。

 

  钟辰乐烦的要死,说:“找我要干嘛啊?人就在旁边找他要啊。”

 

  关橙橙瞪了他一眼,小声说:“你能不能声音小一点,打扰别人学习了!”

 

  “我说关橙橙,要人QQ别不好意思啊,他又不是聋子肯定听见了,你去要啊!”李楷灿在傍边说。

 

  “你懂p!”关橙橙白了李楷灿一眼,继续道,“求求你了钟辰乐,要不我帮你做扫除吧?只要你保证要到,你和李楷灿的扫除我和姐妹们包了。”

 

  钟辰乐向李楷灿挑了一下眉毛,然后望向关橙橙:“成交!”

 

  “叮叮叮~上课了上课了~”钟辰乐周边一下子清净下来,体委上讲台选人跟自己去搬书。

 

  钟辰乐右手撑这头望向朴志晟,看他写题,看了好一会儿开口道:“喂!朴…朴志晟?你是叫这个名字吧,把你电话和QQ给我,放学请你喝饮料怎么样?”

 

  朴志晟在草稿纸上算题,没有回答,不一会儿算出来了答案填到了书上。

 

  “你是不会说话吗你…”还没等钟辰乐把话说完,被朴志晟打断,“不给。”

 

  钟辰乐出生来十几年第一次被拒绝的这么干脆,头顶飞来三个大问号,“不给就不给,拽什么拽!”

 

  中午和李楷灿吃饭,火气依旧还没消,和他抱怨:“他拽的跟个285似的,给谁看啊。”

 

  “算了算了,关橙橙那边你怎么说啊?”李楷灿咬着鸡腿问。

 

  “能怎么说,没要到呗。烦死了,要不是因为他爷能去办公室做扫除吗!”钟辰乐戳着盘子中的肉,像是把他看成了朴志晟一样用力戳烂。

 

  “大爷,还有我陪你去受罪呢!”李楷灿觉得开学就出师不利,这学期肯定不会一帆风顺。

 

  吃完后和李楷灿一起去放餐具,因为将心中的火气给李楷灿吐露了一番,现在心情好多了,跟李楷灿商量下午自习课翻墙出门去网吧放松一番。

 

  海市的天气很热,海市二中下午大半时间都是自习,任由同学们去参加社团活动,当然也能在教室里吹着空调做作业。高二四班是理科实验班,虽说是实验班,但是同学们对社团活动还是很积极,炎热的天气都阻挡不了热情,因此教室里也没什么人,连朴志晟都不在。

 

  钟辰乐和李楷灿从墙上翻了下来,两人晃荡着走向学校门口的黑网吧。

 

  钟辰乐给门口老板打了一声招呼付好了钱向李楷灿旁边的位置走去,不过李楷灿没在,鬼知道转眼间跑哪里去了,不管了先开电脑再说。谁知屁股还没坐热,李楷灿跑了过来递给钟辰乐一瓶可乐,然后神神秘秘的说:“你猜我去买饮料看到了谁?”

 

  “你妈?”钟辰乐打开可乐喝了几口,汗水从脖子延着喉咙划了下来。

 

  “你妈!”李楷灿无语道,“我认真的!我看到了朴志晟。”

 

  钟辰乐愣了一下,随后笑了:“我们班大学霸?笑死我了老王不是说他爱学习吗,怎么,大学霸也跟我们一样来网吧?”

 

  “NONONO,他没在打游戏,好像是做兼职,在餐吧那边,可乐还是他给拿的。”李楷灿坐回位置上点开了游戏,“给他打招呼可高清了,就嗯了一下,啧啧啧。”

 

  “哦?”钟辰乐望向餐吧,看见了一个黑t男生坐在椅子上看书做作业。

 

  “李楷灿,我突然觉得有更好玩的。我饿了叫一桶方便面吧。”钟辰乐盯着游戏对李楷灿说。

 

  “我去!冲冲冲,怎么刚跳p城就遇到这么多人。”李楷灿敲打着键盘,反应了一下才回答,“啊?什么好玩的?等等啊我马上按铃叫方便面。”

 

  等李楷灿和钟辰乐冲完了这波然后两人准备跑毒,李楷灿上了钟辰乐的车,放下耳机叫铃让餐吧送一份泡面过来。

 

  说完又重新带好耳机,跟钟辰乐嘀嘀咕咕的说刚刚是朴志晟接的,可能是他送泡面过来。钟辰乐听了回答:“我就是要他来送。”李楷灿听了也没想什么,继续打游戏。

 

  不一会儿朴志晟端着泡面过来了,问钟辰乐和李楷灿放哪里。钟辰乐看见他过来心里暗笑了一下,然后说:“给我吧,我自己放。”

 

  于是朴志晟准备把泡面递给他,钟辰乐伸手过来接时却碰了朴志晟一下,泡面里的水洒出来了一些。刚烧好的开水把朴志晟的手瞬间烫红,他的手一抖泡面没拿稳落到地上,开水瞬间沾到钟辰乐和朴志晟的脚上,钟辰乐吼到:“我去,烫死我了!”

 

  李楷灿摘下耳机看过了,网吧很多人向这边望,老板也立即赶来问发生了什么。然后看到一地的泡面和钟辰乐被开水沾到的脚,白嫩的腿上瞬间出现一片红晕,马上开口道歉:“不好意思啊,你赶快去厕所里用冷水冲洗一下,这个人是新来的只是做兼职,没想到这么毛手毛脚。”

 

  钟辰乐看到自己被烫红的脚说:“呵确实毛手毛脚,招人做兼职,老板还是要仔细选一下。”说罢往厕所走去。朴志晟同样也被开水沾到,比钟辰乐红的更多,被老板数落几句后让他赶快收拾干净再去厕所冲洗一下,朴志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等朴志晟弄完回来又被老板喊了过去。老板塞给了朴志晟一些钱,说:“行了行了,多给你一些钱明天别来了。”

 

  “陈叔,我…”还没等他说又被打断,“志晟啊,叔多给你一点钱好好学习吧,你这在餐吧边看书边招呼客人也不方便,而且刚刚你把人烫伤了,这种事情以后也可能会发生。”然后拍了拍朴志晟肩膀。

 

  “好。”朴志晟应了。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