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14.

有恃无恐

  等到快一点钟辰乐才慢慢醒来,眼睛还有点雾蒙蒙的,打着哈切从朴志晟身上爬了下来,揉了一把头发,开始发呆。

 

  “中午吃什么?”朴志晟起身给钟辰乐倒了杯水递过去。

 

  钟辰乐接过来喝了两口,大脑终于开机,“你会做饭嘛?不过不知道家里有没有菜。”

 

  因为爸妈都去旅游,哥也没在家,为了好好放松钟辰乐连带阿姨都给放了个假,他周末都点外卖,不知道有没有菜。

 

  朴志晟听了寻着冰箱走去,一打开,果然新鲜蔬菜都没有,翻翻找找半天摸出了两盒意面。

 

  “家里没有菜,中午就吃意面简单解决?”朴志晟举起手中的意面晃了晃。

 

  钟辰乐点了点头。

 

  两人就这样简单地解决了这顿饭。

 

  午后钟辰乐还想去楼上打打游戏,很不幸被朴志晟抓下来好好学习。

 

  “你是来找我补习的还是让我陪你打游戏的?”

 

  朴志晟脸上没有表情,本来是平淡的语气钟辰乐硬是听出了凶他的感觉,然后又可怜巴巴地回到位置上做题。

 

  这份安分没保持多久,钟辰乐做着做着趴在桌子上,苦涩又心酸地问他旁边的人:“志晟呀,你补课多少钱?”你放我去玩,我出双倍。

 

  “给男朋友上课不收钱。”朴志晟手里改着钟辰乐做的化学卷子,错了一堆看地皱眉,把趴着的钟辰乐扶起来给他准备给他讲题。

 

  钟辰乐长叹一口气,自作孽不可活。

 

  “这个反应式没配平,银镜反应现象漏了一步…”朴志晟用笔指出错的地方,认认真真的讲提,而钟辰乐没盯着卷子盯着朴志晟的脸看。

 

  “你在听吗?”被男朋友发现了。

 

  钟辰乐笑嘻嘻地回答:“在听在听,朴老师讲的可好了。”

 

  朴志晟的脸肉眼可见地冷了下来。

 

  钟辰乐心中顿时拉响警报,不知道脑子当时想的什么,立马一个起身往朴志晟身上坐去,薄唇点了点朴志晟的下巴,然后直勾勾地看着朴志晟。

 

  “真在听。”

 

  朴志晟倒是没什么大反应,冷冰冰的脸上有所缓和,挑了挑眉,左手不知什么时候卡住了钟辰乐的后脖子,让他的脸又凑近自己一点。

 

  “家教服务不包括这个在内,辰乐知道吗?”

 

  钟辰乐的眼睛继续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这人,耳朵泛红,“那朴老师,我加钱呢?”

 

  话音刚落,钟辰乐只见朴志晟的脸迅速贴过来,嘴唇被含住,还被轻咬了一下。

 

  “辰乐下次应该说,这是男朋友的服务,不需要钱。”

 

  本来还是耳朵泛红,现在脸上也露出粉红,整个像是被蒸熟了一样。

 

  两人在家里晃悠到晚上六点多才出门。

 

  晚上吃的日料,本来朴志晟付钱来着,硬生生被钟辰乐抢着买单了,问就是钟辰乐怕朴志晟穷的吃不上饭。

 

  饭后朴志晟打算送钟辰乐回家,但是钟辰乐怕朴志晟节约钱送自己回去后走一大段路到公交站坐公交车,天又冷,路又长,便让他送自己上出租车就行。

 

  两人站在路边,等了大半天网约车才到。

 

  钟辰乐抱了一下朴志晟,垫脚亲了一下他的嘴角,使坏地说:“再见朴老师!”

 

  “再见。”

 

  十二月过了一半,钟辰乐在朴志晟的贴心辅导下成绩迅速爬上去,按照班主任老王的话说,钟辰乐脑子不傻只是懒。

 

  只不过朴志晟出了点小意外,他那个便宜爸爸三番五次来找他,希望他转学去京城。

 

  这天做完兼职回家后看见门口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像往常一样等他,朴志晟也很好奇他自己没工作吗这么闲。

 

  说是他爸,其实他在上高中前都没见过,现在也没开口喊过一句。

 

  两人对视了一眼,朴志晟已经习惯了,沉默地走过去开了门,也没关上,男人随后进来。

 

  朴志晟把书包放进卧室就出来了。

 

  “桌子上有水,要喝自己倒,没事就走吧。”说完就准备转身回卧室。

 

  男人不知何时掏了烟出来,点燃后吸了一口,“还没考虑好?”

 

  朴志晟转过头看见面前抽烟的男人皱了皱眉,不知道是在讨厌他的话还是在烦他抽烟。

 

  “不去,这里挺好的。”

 

  男人盯着他笑了一下,问他:“留这里为了陪你的小男朋友?”

 

  “你调查我?”本来就不悦的语气更加冰冷。

 

  那个男人看着面前冰冷的人想,朴志晟跟他妈一点都不像,他妈不择手段地爬上自己的床以为生下孩子就能母凭子贵,而他却不在乎眼前这个好机会。

 

  “我是在调查,你的外婆现在也去世,除了你男朋友这边还有值得你留恋的?”男人又吸了口烟,“后面一段时间京城有事,我不会再来,好好考虑清楚。”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出去。”从知道他在调查自己那一刻朴志晟对他的态度已经很不爽。

 

  男人拿出钱包抽了一叠钱出来,放在旁边的茶几上然后敲了敲桌子,“朴志晟,我赌你后面回乖乖跟着我会京城。年轻人,别把情情爱爱放在第一位。”

 

  说完便转身离开,还顺便把门带上。

 

  朴志晟不记得这是自己外婆去世后他第几次来找自己,每次的对话都以不愉快告终。

 

  年幼的时候朴志晟会想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妈妈,而自己没有。后面长大便也没在想过,和外婆相依为命,帮外婆卖菜。再往后外婆重病,把原先外婆喜欢的房子卖掉换成现在这套老房子,自己休学做兼职,拼了命地赚钱还是没留下自己想留下的人。

 

  海市给自己带来空缺的童年,亲人去世的痛苦。

 

  朴志晟之前会想这里的确没什么留恋的。

 

  那现在呢?有自己喜欢的人,有钟辰乐在这里,那就没有离开的必要。

 

  中旬的时候,学校开始组织元旦汇演。海市二中比较注重学生的独立和其它发展,不仅要求学生积极参与,还要求钟辰乐所在的音乐设和李楷灿所在的舞蹈设多准备节目。

 

  李楷灿还好社团活动只是偶尔没去,钟辰乐不一样,社团活动是偶尔去一两次。

 

  本来像他这种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选手社长根本不会考虑让他去表演,奈何钟辰乐是天赋在线的人,唱歌贼好听,就算不常去社团也勾的社团其它成员魂牵梦绕。

 

  谁不会喜欢一个唱歌好听,酷酷的男孩子(不是)。

 

  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都很喜欢他唱歌,同年级的也不例外。

 

  所以钟辰乐收到了社长的单独约谈。

 

  “什么?我一个人solo唱歌?算了吧,太尴尬了。”尴尬是假的,主要是懒得去。

 

  社长挡到钟辰乐面前,差点没给他跪下,苦口婆心地说:“唉,我们社团的情况你也知道,学校让交5个表演,其他人好不容易凑了四个,还剩一个实在是没办法了,你就帮帮我。”

 

  “又不是不能一个人身兼数职,再找人凑一个呗。”钟辰乐打算绕开他往门口走。

 

  “不行啊,毕竟…毕竟你人气高啊,我们去年社团评分输给了舞蹈设,今年必须得第一。”说完,顿了顿想到了什么,“而且我听说你谈恋爱了,谈恋爱好啊,你这唱首情歌可以大大方方表白啊!别人都不知道含义,只有爱的人理解…”

 

  社长还打算继续说下去,突然被钟辰乐打断:“等等,你是听谁说我谈恋爱的?”

 

  “关橙橙啊,她怀疑你谈恋爱了,不然衣服穿搭改变这么大。”说完社长还打量了钟辰乐一下,点点头肯定地说,“啧,果然爱情是调味剂,能让人改变很多…”

 

  钟辰乐听的头皮发麻,关橙橙是怎么看出来的。

 

  但是当前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堵住流言的出口:“行行行,别说了,我答应。但是我们得说好,你帮我辟谣我没谈恋爱,我没谈!听见没?”

 

  社长满意地点了点头,辟谣还不简单,只要能请来这遵大佛就行。

 

  接下来这短时间社团活动钟辰乐便没有再和朴志晟一起厮混,朴志晟问他干啥去,钟辰乐就说是要给他一个惊喜,让他好好期待。

 

  朴志晟守着这份惊喜终于到了12.31这天。

 

  海市二中下午6点开始演出,早上钟辰乐带了套酷酷的衣服来学校,还做了点发型。坐到位置上笑嘻嘻地问朴志晟好不好看。

 

  “好看。”

 

  “嘿嘿,当然,等我给你准备的大惊喜吧。”

 

  朴志晟已经猜的差不多,但是他没猜到钟辰乐会表演什么。

 

  下午6点,学生们吃完饭就跑去了大礼堂。礼堂有两层,高一高二在一楼,高三在二楼。

 

  一楼的位置高一做左边,高二坐右边,然后按照班级顺序排。朴志晟他们是四班,位置比较靠前。

 

  6点整表演准时开始。虽说海市二中的元旦晚会主打亲春热血,但是开局还是少不了校长致辞,主任讲话,零零散散忙活半天终于开始有歌舞表演。

 

  第一首是学校的老师组成的合唱团,唱了首《我和我的祖国》,后面陆陆续续是街舞表演。

 

  四班的同学看见李楷灿的热舞立马欢呼鼓掌,高喊李楷灿为他应援,朴志晟想如果钟辰乐在旁边看见肯定笑的合不拢嘴。

 

  在热血青春的街舞表演后同学们终于沸腾起来,一个个都按耐不住期待下个表演。

 

  “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历。青春路过的人形形色色,如同漫天繁星,总有一颗北极星指引着你我前行。下面由音乐社钟辰乐同学为大家带来一首《北极星》”

 

  主持人话音一落,灯光都暗下来。此时礼堂一片欢呼,同学们手中的荧光棒在挥动。

 

  熟悉的名字落入朴志晟的耳中,先前表演一直低头摆弄手机的人停了下来,身体坐直,头微微上扬,眼睛望向舞台。

 

  灯光暗了大概十秒,突然一束光打了下来,钟辰乐坐在一个木制的高脚凳上,穿的一件黑色羊毛毡外套,眼睛丝毫没有惧意地望向下面的观众,本来就白的皮肤在光照下隐隐发亮。

 

  无数的人都盯着台上那个男孩。

 

  伴奏声响起,钟辰乐的手轻轻握上支架上的话筒,林籁泉韵的声音慢慢流了出来。

 

  “无论世间如何改变我会始终如一

 

  但我此刻已无法用这些话将你挽留

 

  将与你携手度过许多个春夏秋冬

 

  一颗真心只为你而闪耀

 

  离去的步伐不让心意变得模糊

 

  所以请不要哭泣我答应你

 

  熬过尤为浓重又漫长的夜晚

 

  我会跟随那耀眼的星辰找到再次回来的路

 

  It's never goodbye”

 

  礼堂里没有先前那么热闹,每个人挥动着手中的荧光棒,悦耳的声音如同潺潺流水,涌进在坐每个人的心口。

 

  钟辰乐知道朴志晟肯定在看自己,于是寻着班上的位置看去,终于在里面找到他的身影,目光对了过去。

 

  两人的目光隔着人群交汇在一起,刹那间钟辰乐觉得整个礼堂只有他俩,漫天繁星降临在彼此周围。

 

  舞台上的光没有移动,只打在了钟辰乐的头顶,周围除了荧光棒一片漆黑,只有他在舞台上发着光,叫任何人移不开眼。

 

  “一起点亮黑夜中的星光

 

  我们永远不会告别彼此”

 

  朴志晟想,这是自己的北极星。

 

  

ps:

  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历。出自《古诗十九首》的《明月皎夜光》

 

  乐乐唱的词取自nct dream的正规二非主打《北极星》的中文词,部分做了点小改动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