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29.

有恃无恐

  难得一晚无梦,钟辰乐醒来时甚至没反应过来今夕何年,盯着天花板发呆了半天才知晓昨晚不是梦。

 

  朴志晟没在房间里,不知道是走了还是在客厅。

 

  换作昨天早上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十几个小时后会和朴志晟上床,有种天方夜谭的感觉。

 

  身体扭动了一下,想去拿床头柜手机看几点了,刚一动身后的润滑液从腿间流了出来,这才发现自己大腿上满是润滑液干后的痕迹。

 

  哦,朴志晟昨晚弄完了没给自己清理啊。

 

  明明是预料之中的事却还是有点难过,毕竟昨晚也是个意外。

 

  看吧,爱一个人和不爱一个人的区别就是这么明显。

 

  钟辰乐觉得自己是不是得泪失禁了,老是想哭。于是手捂住脸,硬生生地想让自己憋回去,过了好久心情还是未平复下来,焦急不安的感觉像风暴一样席卷而来,这才想起去找药吃。

 

  还好西装口袋里随时带着药片,钟辰乐取了两颗,没找水在嘴里随便嚼碎后咽下,苦涩的感觉从口中蔓延。

 

  很奇怪,为什么连心都有了味觉,也是苦涩的感觉。

 

  吃了药又在被子里窝了会儿,等烦躁的劲降下去后钟辰乐准备拿衣服去洗澡,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换洗衣服,西装粘上了别的液体不能再穿,衬衣上完好的扣子都没几颗,于是准备打电话给助理让他送套衣服过来。

 

  还没按下电话,卧房门口一个人边接电话边开门走了进来。

 

  “嗯,都送到2907。”朴志晟挂断了电话。

 

  钟辰乐盯着朴志晟,在想他怎么没走,然后看见他的黑西装上也粘了不明液体,一瞬间了然。

 

  因为昨晚的事,钟辰乐甚至有点不敢看朴志晟,不敢和他对视。

 

  “昨晚的事我会找人查清楚。”冷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钟辰乐木纳地点了点头。

 

  “衣服和早餐等下有人送来。”

 

  “好。”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朴志晟看了眼,准备转身出门,手搭上门把的那刻被钟辰乐叫住。

 

  “朴志晟…你是不是要结婚了?”仅仅一句话像是付出了所有勇气,然而面对的却是长久的沉默,几秒钟的时间在他眼里无限延长,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种可能。

 

  突然间钟辰乐发现自己又不那么在乎那个结果了,摇了摇头否认着自己说的话:“我没别的意思,就…”

 

  话没说完就被朴志晟打断:“很在乎我跟别人结婚吗?我跟别人结婚了昨晚算什么?炮友?还是说久别重逢的旧情人?”

 

  一个接一个问题向钟辰乐砸来,愣愣地抬起头,发现朴志晟的脸色很黑,冰冷的语气让他心抖了一下,害怕朴志晟生气又尽力圆回来:“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什么意思?不想当他的小三的意思还是不想当他炮友的意思,钟辰乐的脑子乱成一团浆糊,解释的话连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看着床上的人神情慌乱的样子,朴志晟心里有点闷,原本想再说的话咽到了肚子里,再次准备转身。

 

  “能不能别找别人…”钟辰乐皱着眉,眼神飘忽,拽紧着被子的双手微微发抖。

 

  “什么意思?”

 

  “别…别找别人好不好…”眼睛对上朴志晟的视线,里面带着泪光,突然又撇开,头低垂下来小声磕磕绊绊地说,“我可以…可以当你的床伴,能不能别找别人。”

 

  刚说出这句话钟辰乐又后悔起来,他怕朴志晟拒绝自己说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为什么老是要问这种让自己为难的问题。

 

  这话落入朴志晟的耳里好笑又好气,面前这个慌张不安的人跟五年前记忆中的人出现了偏差。

 

  他走向床边,钟辰乐想后退却发现身后已经是床头,于是回头盯着他向自己凑近的脸,心跳开始不由自主地加速。

 

  “钟总知道床伴是没名分的吗?”语气柔和下来,但是钟辰乐还是能听出一丝凶狠的感觉。

 

  没名没分的床伴,钟辰乐这辈子都不会想到自己有天会对“情人”这个身份趋之若鹜,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朴志晟轻笑了一声,答应道:“好啊,我不找别人,你来当我的床伴。”

 

  不一会儿朴志晟的助理把衣服和早饭送了过来,衣服买的不是西服而且休闲装,两人换上仿佛又穿回了五年前。

 

  早饭买的是朴志晟嘱咐的皮蛋瘦肉粥和蟹黄包,原本是想着买点钟辰乐喜欢吃的,不料面前的人动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

 

  “不好吃?”

 

  钟辰乐摇了摇头,看着朴志晟眉间皱着,又勉勉强强喝了几口。

 

  “不好吃就别吃了。”

 

  “好吃,只是有点吃不下了。”钟辰乐不敢说自己食欲不好,随随便便扯了个理由,好在还是把他糊弄了过去。

 

  两人吃了饭后就去把房退了,朴志晟昨晚的西装丢给了助理去处理,本来想把钟辰乐的西装也一同给他,不料钟辰乐不干,应该是害羞,脸上冒着粉红扭头说自己拿回去洗。

 

  既然是养的床伴朴志晟想着还是得把人送回家,钟辰乐却说要在这里等自己助理,让他先走。

 

  朴志晟前脚刚走,钟辰乐的助理后脚就赶来。

 

  “小钟总,去公司还是回家?”

 

  “去私人医院。”

 

  被朴志晟折腾了一晚,下车时腿突然一软差点跪了下来,钟辰乐甚至感觉走路小腿都打颤。

 

  钟辰乐独自来到心理咨询室里面坐着的是老熟人,一直给自己做心理治疗的杜医生。

 

  今天不是每个月定时的复诊,之前杜医生说自己情况好了很多,用药量也减少了许多。

 

  不料这两天发作频率有点高,药吃的很快,钟辰乐找她想给自己多开点药。

 

  “最近工作压力很大?”杜医生看了他一眼,钟辰乐的眼底藏不了的疲倦暴露出来。

 

  “没,就是有点累,可能发作频率有点高,最近脑子也有点晕。”

 

  杜医生在电脑上开着处方,嘴上提醒他道:“别跟心理医生撒谎哦,不过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了。”

 

  钟辰乐许是知道她会戳穿自己的谎言,笑了笑没说话。

 

  处分开好,两人等打印机打印出来,杜医生又叮嘱他不要喝咖啡和酒,对他病情不好。钟辰乐违心地点头答应,已经习惯她这样唠叨,但是工作中又少不了这两样,没办法老老实实听医嘱。

 

  拿了药出医院后上了车,助理转告自己昨天的投标李氏那边拿下了项目,钟辰乐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小黑还以为自己老板会大发雷霆一场,没想到反应这么平静。

 

  或许钟辰乐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个结果,他的高中的成绩都是朴志晟教出来的,玩这些怎么可能斗地过他。

 

  甚至钟辰乐偶尔会想到,自己高中把朴志晟骗得团团转也不是自己聪明,不过是仗着他的喜欢胡作非为罢了。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