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sungchen】有恃无恐26.

有恃无恐

  四年后。

 

  “咚咚咚。”

 

  “进。”钟辰乐低头批阅着文件,旁边摆着咖啡和蛋糕,上面还有被吃了一口的痕迹。

 

  助理小黑拿着平板来告诉钟辰乐接下来的行程:“小钟总,明天有个晚会需要您赶到圣顿酒店,时间大概在下午6点左右。”

 

  本来面无表情看着文件的钟辰乐脸上出现一丝不悦,不论是高中还是现在,讨厌去商业酒会的性格还是没有变。

 

  “不去。”钟辰乐抬起头看着他的助理,还找了个很好的理由,“请帖发这么晚,没诚意。”

 

  小黑已经习惯小钟总吐槽这些无聊的酒会,以前能勉勉强强推过去,但是这个真推不了,欲哭无泪地说:“没啊,人家上上周请帖就发了,当时给你说了,但是这个真推不了,李家举办的。”

 

  本来钟家的本公司在海市,京城是分公司,业务上肯定没有本公司那边多,在大公司比比皆是的京城有点算个小鱼小虾。不料钟辰乐一上任,公司里的闲人该开除开除,有能力的人该提拔提拔,完了后到处跑业务,抢地标,短短两年业绩翻了两倍。

 

  其中地标没少跟李家的公司抢,两家公司现在跟个死对头一样,任何业务都要争上一争。

 

  “他家是干什么大事还要办酒会。”没听说最近他们捞到好处了啊,还办个酒会庆祝。

 

  助理手指在平板上滑动,找到了目标文件,概括给钟辰乐:“应该是他们家少爷回国了,以后主公司就是他来管理了,现任的李家大少爷在一年前就去了美国那边管理纽约的分公司。”

 

  “他们家不是只有李马克这一个少爷嘛,哪里来两个?”

 

  “嗯…有传闻说,李马克跟现任李家家主李云海和其妻子罗家大小姐罗涵并无血缘关系,这个回来的小少爷是李云海的私生子。”小黑翻动着资料,又补充道:“当初二人是商业联姻,因为罗家本家在港城走的黑道,罗涵年轻时因为一个事故没了生育能力,再加上她本人对男人不感兴趣,所以两人一个孩子都没。”

 

  钟辰乐还是很喜欢听这些豪门八卦,连文件都没批了,手撑在桌子上,眼睛闪闪发亮地盯着他助理继续问:“这岂不是私生子回国复仇争夺皇位的戏码,李马克这么心甘情愿跑去美国啊?”

 

  小黑习惯承受着他家总裁的有时莫名的星星眼,平静道:“不能这么说,由于李家那边老顽固太多非得要个有血缘关系的人来继承公司,李家大少爷应该知道,罗夫人也不怎么在乎。”顿了顿说,声音小点了说,“还有人说她和李云海两人早分家了,各玩各的。”

 

  “啧啧啧,那我去会会我这个新上任的死对头吧。”钟辰乐扣上文件起身伸了个懒腰,“明天你不用接我,我下课了自己开车去。”

 

  没错,把分公司运营的风生水起的小钟总还在上大学,在读研究生。

 

  按照小黑来看,他觉得自家小钟总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

 

  既然是去酒会还是要换套西装去。

 

  一下课,钟辰乐换了套西装开着他的黑色大G直奔圣顿酒店。

 

  刚进大厅就遇到了熟人,郑家小少爷郑成灿。

 

  “哟,什么风把你这个大爷吹来了,不是从不去什么酒会嘛?”郑成灿还没见过钟辰乐穿西装的样子,视线上下看完感叹道:“人模狗样啊。”

 

  两人在一个酒吧认识的,当时郑成灿输了大冒险,被人要求去要隔壁卡座小哥哥的微信。

 

  在颜值这方面他还是很有自信,于是胸有成竹地过去。

 

  没想到那人瞟了一眼,淡淡地说他没内涵,徒有一副外表,硬生生地给拒绝了。把当时卡座的人笑地够呛,郑成灿当即把脸丢了个干干净净,回去发了脾气让他哥去找这人是谁。

 

  不查不知道,一查发现居然是那个抢他们家公司投标的钟氏集团,钟家小少爷钟辰乐。

 

  两人后面就是不打不相识,还发展了互损好友阶段。

 

  “去去去!”钟辰乐就知道从他嘴里蹦不出什么好话,“你哥呢?”

 

  “跑去敬酒了。”

 

  钟辰乐和郑成灿都喜欢吃甜品,于是两个人跑到自助甜品区拿小蛋糕,郑成灿一口吃掉袖珍版的黑森林,才想起要跟钟辰乐说什么。

 

  “哦对,你知不知道今天这个酒会是为了给李家那个小少爷洗洗风尘。”

 

  “知道啊,听说是李云海的私生子。”

 

  郑成灿听了钟辰乐的话摇了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钟总,你能不能对你的敌人熟悉一下,别把眼光局限在私生子上。”顿了顿又继续,“人家可是美国m大毕业,法学和金融学硕博连读,仅仅4年半就修完了全部学分。”

 

  说完还看了钟辰乐一眼,又思考道:“虽然你这个清华大学硕士在读的半吊子,成绩也还不错,但是你和他差的也还是多了点。”

 

  “郑成灿,你能不能别唱我的衰!”

 

  “行行行,我永远是你的后盾啊。”正说完,前面传来了骚动,“来了。”

 

  钟辰乐没管,还在背对着身子吃手头的草莓蛋糕,果然是世家李氏请的厨师,蛋糕还挺好吃的。

 

  “诶诶,别吃了,快看。”郑成灿摇了摇钟辰乐的手,“我去,没想到李云海基因不错嘛,这个儿子长得这么帅。”

 

  钟辰乐心想自己之前见过一个很帅的人,后面的人再帅在他眼里都平平无奇。

 

  心里这样想但是身体还是诚实,他对这个竞争对手说不好奇是假的。

 

  眼睛顺着郑成灿的目光望去,一个熟悉又带着一丝陌生的面孔进入他的眼睛。

 

  一瞬间钟辰乐全身僵住,瞳孔微颤,耳旁大厅的嘈杂和谈笑声仿佛通通静止,只能听见自己的一呼一吸。

 

  梦里自己挽留之人的面孔和身影和那人相重叠,一切都近在眼前。

 

  5年,1825天,钟辰乐自己都快数不清做了多少个让自己醒来后心中大胲的梦,永远够不着的光亮,永远追不上的人。

 

  发病心悸时预想过无数个重逢的场面,不安地幻想着他的爱,一切都在清醒时被通通打破。

 

  他以为,这辈子不会再和朴志晟见面。

 

  钟辰乐嘴唇微微颤抖,眼睛里泛出点点泪光,喉咙里的酸楚一遍又一遍被压下去。

 

  曾经上学拼命打工挣钱的穷少年变成了西装革履的总裁,众星捧月,无数的人围着他。一时间有点晃眼,钟辰乐不知道他离朴志晟更近还是更远了。

 

  五年的时间里朴志晟的生活没钟辰乐这个人,两人仿佛隔着千山万岭,钟辰乐对于现在的他一无所知,哪怕近在眼前都不敢主动去给他打个招呼。

 

  “我去下洗手间。”钟辰乐给郑成灿打了个招呼。

 

  “OK。”

 

  洗手间内。

 

  钟辰乐打开水龙头,双手捧着水往自己脸上拍,冰凉的液体冲刷着他的感官。

 

  不够还是不够,要是能溺死在水里就好了。

 

  突然钟辰乐起身大口呼吸,眼眶红红的,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不顾脸上的水渍和打湿的碎发,掏出口袋中的手机翻到了个电话拨了过去。

 

  “嘟…嘟…钟辰乐!你知道现在美国几点吗你!”被扰了美梦的李楷灿真的很想飞过去揍他一顿。

 

  钟辰乐手捂了把脸,试图把水渍都从脸上抹去,艰难地开口:“李楷灿,我…看见朴志晟了。”

 

  “…你又做梦了?”李楷灿坐起身。

 

  “是真的…”钟辰乐哽咽了一下,深呼吸又吐出来,身体放松下来准备往门口走去,“我看见他被人围拥的样子,他还是那么好看,那么受欢迎。”

 

  魂牵梦萦的人在眼前自己却不敢上前。

 

  那可是自己曾经只要勾勾手指就会低头亲吻自己的人。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李楷灿知道这是钟辰乐的心魔,没人能帮他跨过去。以前他以为钟辰乐过段时间就会好,后面发现时间不会冲淡一切,只会越发深刻,越发悔恨,原来喜欢一个人真的会喜欢到疯。

 

  正当钟辰乐又准备说什么时迎面走来的人闯入自己的视线,接着电话的手微微一松,手机从手上滑落砸向地面。

 

  手机和地面相碰的瞬间发出的声音让走过来的人也望了过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

 

  钟辰乐看清了朴志晟的变化,立体的五官褪去了一丝少年的稚嫩,鼻子似乎更加立挺,冷冽的感觉也比从前更深。

 

  相撞的目光没维持多久,朴志晟像是仅仅撞见摔坏手机的陌生人一样,立马移开视线,往钟辰乐身后走去。

 

  钟辰乐狼狈地回到了大厅,额头上的碎发还未干。

 

  “你去了这么久,李家的那个小少爷都走了。”郑成灿看见好友这才慢慢赶回来,为他没见到人抱着遗憾:“真的长的可帅了,听说他还是没改名跟他妈性,叫朴…朴…”

 

  “朴志晟。”钟辰乐替他回答。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郑成灿立即反应过来,狐疑地看着钟辰乐,“你怎么知道啊?”

 

  “前男友。”还是上过床的那种。

 

  “哦,难怪啊,原来是前男…?前什么!”正准备拿着香槟下肚的某人声音立刻高了几分,周围的宾客都望了过来,声音才小了点问,“朴志晟是你前男友?”

 

  “嗯。”钟辰乐拍了拍他肩打招呼,“先回去了,累了。”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