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anyuan (16 xuanyuan stories)

Promoted - Advertise

The Fortune Teller

Jimin and Minjeong stumble into a fortune teller booth. Thinking they had nothing to lose, they decide to try it out for fun. (a Winter x Karina fic)

Latest
/
Newest
/
Oldest
/
Completed
/
One Shots
/
Views
/
Subscribers
/
Comments
/
Votes
/
Chapter Count

Show stories only
Show non-rated stories only

小芋苗01【胶囊】

By 1111tnxm Updated
Tags  xuanyuan 
With 750 views

  凌晨一点的便利店是一颗明胶胶囊,周围的建筑物都逐渐在夜色里被溶解了,它还顶着雪白的灯光亮在那儿,卡在这座城市的咽喉,巡睃着街头巷尾和它一样不肯被轻易吞噬的人。店员撑着胳膊倚在柜台上打盹,空气里沉浮着关东煮冷却下来的汤散发出的咸腥味,一些被挑选后剩下的萝卜块,魔芋结,花枝丸像无人打捞的浮尸,膨胀发白的身体漂浮在最上面。两个小时后,店员将会把这些隔夜的东西处理掉,检查快到保质期的蛋糕和酸奶,给一些还未滋生色斑污点的面包篡改年龄……   叮咚!店里的广播响起来,有人进来了。店员甩了甩头,转头去看手机里的连续剧。   大概十八九岁,或许还要更小点。但因为他带着口罩和帽子,可以供人肉眼判断的信息实在少之又少,只有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露出来,像刚剥开的桂圆是又滑又甜的眼神,如果动作不够快,囫囵个一下子就会从手心里逃走。很高很瘦,穿的衣服是他念不出名来的牌子。应该是在隔了一条街的酒吧里玩儿的小孩儿,店员这样判断。   他从第一排摆放饼干巧克力的货架看过去,再从最后一排摆放薯片牛奶的货

蟑螂🪳

By 1111tnxm Updated
Tags  xuanyuan 
With 3820 views

大概是那杀虫剂过了期,或是湿漉水汽提前催醒了它。蟑螂从簸箕里跑出来时,保洁阿姨正忙着拉扯床单,她全身的力气都蓄在那一角上,两只手臂绷的紧紧的,浑浊的眼睛没有余地可以捕捉它。在蟑螂的视野里一片平整且无垠的雪地就展开了,白的刺目。它回头望了望那些巨大的零食包装壳和奇长卷曲的头发,摇摆着钻进了床底。     保洁阿姨撑起了腰,用力过度使她的脸涨红起来,眼球凸起跳出一束狠戾的光。这难免让蟑螂心惊肉跳,但她似乎没有发现簸箕里少了一具尸体,她只是甩了甩头,走了出去。     蟑螂便好不容易的喘上了一口气,床底铺天盖地的黑给了它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它的触角劫后余生的跳了跳,而后心安理得的栖息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它被一阵窸窣的声响吵醒。一双手探了进来,五指山似的朝它的视野里压下来。接着一只灯笼似的眼睛也探了过来,打着一束强光巡睃着。蟑螂乱了阵脚,只往旁边躲蹿着,但那五根细长的手指只是挥舞着在床脚摸索了一会儿就离开了。紧跟着一双闪着微弱红光的眼睛

川芎(中)

By 1111tnxm Updated
Tags  xuanyuan 
With 1630 views

  05 俗话说,高兴的日子总是溜的快。年一过,就像给寒冬撕开一个巨大的豁口,陡然灌入暖融春意。阿甫在家里吃完腊八粥,直嚷嚷着老天这是催他这种奴才命的人赶紧回去干活,特意天气都腾暖了点。杨家老两口看见儿子唉声叹气,便撺掇着要拉他和李家丫头的红线,吓得阿甫是赶紧收拾东西,恨不得踩着夜色滚回宋府。     这天晚上阿甫盯着那只硕大的明黄月亮又想起那个长工的女人那双纤细的腕子来,捻着针,一钩一提间倒像密密匝匝缝在他心口上。后来府里忙过了那阵子,长工的女人结了钱也就不来了,偶尔来送个衣裳,隔老远喊他阿甫弟弟,还要拿出吃食来塞给他,倒害得阿甫一阵脸热。     要说这小少爷不比他,是生来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珍珠宝贝。怎么就也喜欢上个得不到的人呢?谁晓得呢,月亮也窥不破人的心事。怪只怪生了双毒眼睛。阿甫只苦想着消磨时光,昏沉沉坠入梦乡。     这一觉睡得人疲懒,阿甫半梦半醒的拖着脚步出发,到了半路被一支发丧的队伍拦

奥美拉唑

By 1111tnxm Updated
Tags  xuanyuan 
With 1500 views

  奥美拉唑           “你这是区别对待”。严浩翔的声音在隔壁传来。粥囫囵在口中转了几圈后被吞下,烫的宋亚轩舌尖有些发麻。雨好像又大了一些,宋亚轩愣神望向窗外的瞬间,天空陡然闪过一束光,紧接着响起的轰鸣将另一个人的回答吞没。     那时世界是拥挤又慌乱的。雨水溅湿裤脚,红灯投射到地面汇成眼花缭乱的一片,喇叭声叫嚣着,好像一刻都等不住了。人头攒动的汇成一座灰黑的山丘,保安叱喝的声音从乱糟糟的人群里传来。宋亚轩一口气堵在胸口喘不上来,唯恐等下沉入更深的湖底。他低头盯着脚尖,和张真源一步的距离。宋亚轩把头抵在他后背上听见他说。“肚子又不舒服了嘛”?     其实没有的。但宋亚轩还是应了个嗯。闷闷的,混在嘈杂的人声里。他没听到张真源回了句什么,人潮涌动着拍打上来,将他冲了一个趔趄。镜头的中心,每一个微表情都会被一帧帧放大来剖析。好像那菜市场的肉,成了被叫卖争抢的物品,人在

川芎(四)

By 1111tnxm Updated
Tags  xuanyuan 
With 1510 views

川芎(四)       这世界上总有许多人是在无意间做了帮凶的。宋亚轩和雨季一样绵长的计划还没来得及起头就被打断了。         院子里的丫头说漏了嘴。  “听说隔壁院儿的要回那中药馆里看家去了”。她斟茶的手轻佻的扬起漏出一小截细细的手腕,嘴角撅起的弧度有几分不屑和故作的娇憨。“大少爷不在家,少爷也就少往那边跑几趟,省的惹夫人生气”。         宋亚轩不做声,只默念着账目上的数字双手在算盘上啪啪打个不停。她这副懒恹恹语气是跟谁学的,怕是常年在这儿院里伺候,俨然也是自己把自己算作半个女主人的模样了。         丫头猜不准这小少爷心里又打着什么算盘,一双素手试探性的轻飘飘搭到宋亚轩肩上,五指拢紧又松开捏出一手暧昧的节奏来。    

种子成长日志3

By 1111tnxm Updated
Tags  xuanyuan 
With 3210 views

种子成长日志3       张真源总是要洗很长时间的澡,小时当作分钟计算的那种。像是要把每个毛孔都涮上一遍,再把那沐浴露甜腻腻的橙子香填充进去,最后把人从这满屋喷香里捞出来,整个房间都塞满这股味道。那时卫生间的水流声像瀑布一样砸下来,盖过严浩翔耳朵里的说唱音乐,然后他听见张真源的声音时隐时现的隔着水幕砸到他耳边。         他不知道宋亚轩是怎么掐的准每时每点的,总之随着张真源穿着湿哒哒的睡衣,(有时也就裹着半条浴巾)像被烫熟剥了层皮的羊羔一样从卫生间出来时,一串踢踏的脚步也跟着进到房间里来。         然后他会看到张真源的动作开始不连贯,僵硬,和木偶一样的满屋子寻找吹风机。那时宋亚轩的眼神像几百瓦的灯泡戳在张真源的后背上,让他不自觉的拉紧衣领,然后忙不迭的跑进卫生间吹头发,像是晚了一步就会被那眼神烫破一层皮肉。  

初体验

By 1111tnxm Updated
Tags  xuanyuan 
With 200 views

    爱之初体验       张小白兔🐰/宋大灰狼       这个想法是在吃饭时忽然蹦出来的。张真源坐在对面,小口小口的嚼西兰花。他吃饭时总是很专注,脖颈弯下一个弧度,埋进饭碗里。薄唇含住筷子头,递进嘴里时被那灵巧的舌尖勾一下。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宋亚轩看不到那张因为咀嚼而开合的嘴唇,只有从领口露出来的那截后颈,雪白的,隐秘的。       他的脑海里翻飞出许多翩跹的画面来,虚浮的,洁白的。傻笑些什么呢?张真源抬起头来问他,嘴里还咬着那筷子。       我想你下午陪我看电影。宋亚轩那弯弯又绕绕的思绪终点是直言不讳的一个句号,意料之中的点头,张真源重新埋下头去扒饭前,宋亚轩看到了那塑料筷子头端上的浅浅咬痕。       嘶~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