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直播上司的恋爱法则 03

与直播上司的恋爱法则 囧绒

三、3.7k+

 

 

 

对于李泰容突然改变主意和自己去喝酒徐英浩当然是高兴的。不过碍于李泰容的酒量对于他来说还是未知,并且李泰容有喝醉前科,先提醒为好,以防重蹈覆辙。

 

 

 

“我们喝的点到即止。”红灯,徐英浩推了推眼镜,时间长了就会有这个习惯。“到时候喝的站起来跳舞话我只能抗你回去了。”

 

 

 

“啊啊啊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李泰容想起这件事就想钻进地缝里面去。即使他那时候喝大了想不起来,但从周围人的反应来说,大概率相当丢脸。

 

 

 

这是他在律所里最无地自容的一件事——去年跨年夜在舞台上跳舞,那是一个回想起来都会不自觉脚趾抠出芭比城堡的恐怖社死案件,已经喝大的李泰容抛弃了自己的外在形象,仿佛开启了自己的第二人格,在舞池上尽情的跃动,让很多人对他“刮目相看”。甚至律师所的最大股东都在第三天他精神萎靡开总结会议的时候给了一句泰容nim说不定私底下真的很棒很有活力呢这样类似的不知道是阴阳怪气还是真心实意的场面话,惹来会议上同事们的哄笑。

 

 

 

李泰容自此以后就在律所里夹紧尾巴做人,各类聚餐坚持滴酒不沾,即使被人调侃是不是害怕喝醉也绝不举起酒杯,唯恐再次被人抓到小尾巴。

 

 

 

转完后大约五分钟就到了酒吧,李泰容下了车,有点不明所以。这条街并不是他所常来的地段。

 

 

 

徐英浩下车后和他表明,道:“但愿你能喜欢我常来的酒吧。”

 

 

 

“徐律喜欢的应该都差不到哪里去。”

 

 

 

徐英浩边走边脱下西装外套,听到李泰容这话露出了少见的猫咪笑容,眼睛弯弯的像只在夜色间自由无羁猫步在壁墙上的黑色波斯猫。

 

 

 

“私下就别说场面话了哈哈。”

 

 

 

“真心话。”

 

 

 

李泰容心里倒是真的没有恭维的意思。律所里律师们的办公室装饰品几乎大同小异,只不过每个人的对于办公室的用处定位不一样,自然也看不出每位律师之间有什么太大的审美差距。所以大家一般都会通过观察律师身上的西装和装饰细节来发现不同律师间的审美品味差距。

 

 

 

李泰容有点轻度的近视,但他不常戴眼睛。此时却能清楚地看到面前的徐英浩侧影,那条被轻易解开的,和他几个月工资同等价值的Hermes经典男士领带;几乎每天不重样的袖扣;和一只猜不出价格,却肉眼可知非常昂贵的银带手表。完美,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挑出来讲的缺点,和他的外表一样,精明而优雅,仿佛生来就是如此,到哪都会自带闪光灯。

 

 

 

“原来进这间酒吧还需要邀请函的吗?”尽管李泰容以前和客户联系时出入不同的酒吧,但还是会有点惊讶于这间酒吧对于诠释资本主义的奢靡定义,竟然第一次想用纸醉金迷这样听起来就很迷醉的词来形容。

 

 

 

从酒吧进门后的装修来看,看来老板是花了大心思在里面的,无论是大到酒吧里蜡烛形状的吊灯,全自动碎钻琉璃吧台,鎏金亚克力茶几,光是形状就知道是专门打造,还是小到吧台酒格里的不同插花,看起来都像是命人每天一换,时刻娇艳欲滴。

 

 

 

“是熟悉朋友开的分店,刚开业没多久就想着过来捧个场。”徐英浩把西装外套拿给服务生后也示意李泰容脱下外套。“现在老板只是试营业给熟悉朋友,希望可以提提建议。所以不用紧张。”

 

 

 

“嗯。”即使徐英浩这么说,李泰容还是对这样充斥着资本家的奢靡场所没有太多安全感,回想了一下立马就想起了自己家夜市附近的热闹大排档。

 

 

 

呜呜呜我的生啤、我的小龙虾,我的孜然五花肉.......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也不能给徐英浩丢脸。李泰容决定今晚还是要努力维持自己的形象。

 

 

 

徐英浩光是走到把台前时就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但本人似乎并没有余光分给他们的意图,在吧台朝酒保打了个响指,说了句老样子。

 

 

 

酒保明显认识他,看了眼徐英浩身旁一脸好奇宝宝样子的李泰容,了然的点点头。

 

 

 

“Cosmopolitan请用。”酒保两指一推,将两杯鸡尾酒摆在了李泰容和徐英浩面前。

 

 

 

秉承着小酌一杯的信念,李泰容学着徐英浩的喝法,浅浅低抿一口,一瞬间控制刚好的鸡尾酒中,甜和酸的口感就席卷了口腔;同时面上的橘皮入侵嗅觉,清香四溢的香气配上酸甜口一下就俘获了李泰容的味觉。

 

 

 

“好喝。”李泰容没喝过太多鸡尾酒,但这样的评价已算是最好的了。毕竟自己在没喝这杯酒之前觉得世界上最好喝的酒是大排档生啤。

 

 

 

“这里老板常年都在国外,第一次在国内开业,国内外的口味肯定有所不同,所以你正好也可以帮忙试试不同鸡尾酒的味道。”

 

 

 

“我?”听徐英浩这么说李泰容都有点不敢相信,匪夷所思道:“我都没怎么喝过鸡尾酒诶,怎么能帮的上忙。”

 

 

 

“刚刚的鸡尾酒你喜欢吧。”徐英浩看到了李泰容喝完一杯鸡尾酒后意犹未尽舔嘴角的舌尖,水红水红的,看起来很适合舌吻。

 

 

 

“喜欢。”李泰容甚至还想再来一杯。

 

 

 

“喜欢到还想再来一杯?”徐英浩笑的很是狡黠,仿佛李泰容在他面前什么都不剩下。抿嘴喝完高脚杯里最后一口Cosmopolitan,朝李泰容讲道:“老板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好喝的鸡尾酒不仅能让人上瘾,还可以撩汉。”

 

 

 

“诶?”

 

 

 

刚刚,徐英浩是对自己wink了吗?李泰容不太确定眨眨眼,长长的睫毛下靠闪躲来掩盖了内心的慌乱,幸好第二杯鸡尾酒这时候也上来了,又是一杯自己没见过的颜色,但依然好喝,有些微苦,但回甘里却有青涩的甜。

 

 

 

“好喝吗?”徐英浩问这话带了点哄小孩的语气,李泰容对自己的戒备还没有放下,希望这次喝酒后会好一些。“没喝醉吧?”

 

 

 

李泰容大概率是上脸体制,喝了两杯酒脸上的红晕遮都遮不住。徐英浩觉得李泰容的味道可能会比自己手上的鸡尾酒更加醉人。明明和自己一般大,在律所这种铜臭味如此浓厚的工作场所待了这么久,却看起来却依然像个大学生一样天真烂漫。

 

 

 

真是迷人,徐英浩想。

 

 

 

“没喝醉!”李泰容用力的点点头,桌上透明玻璃下的碎钻好像在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理智突然回神,抽的一下坐直,好像在印证自己的话一样。

 

 

 

不要上头!不要上头!

 

 

 

只不过上桌的鸡尾酒每每都在李泰容刚刚好喝完的瞬间就又呈上来一杯,又不好拒绝,看徐英浩一脸完全没有受酒精影响的样子,告诫自己不要喝太快后,喝的速度明显比之前慢了许多。

 

 

 

酒保对李泰容的印象不错,觉得他人长得漂亮而且对于鸡尾酒的评价也很可爱,不会不懂装懂,足够直白。

 

 

 

比如——

 

 

 

“这杯酒看起来像一只公鸡,前有红头,后有羽毛。”酒保看见李泰容咂咂嘴,又添了句,“喝起来反倒有点像血。腥腥的。”然后再摇了摇头说不喜欢,同时也对自己表示不好意思说自己不太受得了。

 

 

 

“这杯像蛋糕融化然后塞在樱桃蜜罐里冷冻了三天三夜。”李泰容把杯壁上的红红的樱桃单独放进了嘴里,扁嘴皱眉一气呵成,“果然不新鲜的不好吃......”

 

 

 

酒保倒是第一次见这么有趣的客人,见徐英浩也和自己一样津津有味的听他的评价时,露出了洞悉一切的表情。于是他悄悄凑到徐英浩身边,用他俩才能听到的音量讲。“或许,需要我做一杯高度数?”

 

 

 

徐英浩笑了笑,斜眼看他的眼神带了点危险,说:“不必了,他已经醉了。”

 

 

 

酒保便不再多说,退到一旁开始凿球形冰块——徐英浩说完点了一杯威士忌。

 

 

 

酒吧的气氛明显比让进来时更加暧昧。保密性极好的卡座配上玻璃外的不断闪动的光色夜景,简直让酒吧潜移默化间的幽情变得更为棱模两可,更别说是剪不清道不明的男女情愫了。

 

 

 

碎钻吧台上亮起了仿佛会流动的水纹灯,照应在李泰容几乎可以用艳丽来形容的脸蛋后,徐英浩发现无论是他还是身后的视线都变得更为不怀好意。

 

 

 

即使现在不回头也能知道现在酒吧里有多少人在盯着自己和李泰容。这感觉并不好,徐英浩又喝了一口酒,已经在思考自己要不要赌一把把喝醉的李泰容带回自己家。

 

 

 

自从自己上次不经意间发现了他的秘密后便开始对李泰容有了不一样的情绪,简单点来说,就是被吸引了注意力到开始馋他的身子。徐英浩自认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保留了最基本的尊重,认为两情相悦才会是他和李泰容最好的结局。

 

 

 

但穿着白衬衫却喝醉的像奶猫一样的李泰容实在是太可爱了。

 

 

 

徐英浩和他只有半条手臂的距离,他甚至能清楚地看见李泰容那几乎可以称作是浓密的睫毛,和红艳艳的不断开合的嘴巴,甚至能看得到小小洁白的下牙。

 

 

 

真漂亮。

 

 

 

“或许,能请你到我们那桌喝杯酒吗?”李泰容身旁有了一位前来搭讪的客人。

 

 

 

“嗯?”李泰容转过头有些惊讶看向来搭讪的人。

 

 

 

酒精的作用此时显现出来,让他现在说话听起来有些含含糊糊,但最后李泰容还是明确拒绝了那人一起喝酒的请求。

 

 

 

“那......能给我您的名片吗?”那人看起来明显是不想放弃,说的话也一下油腻起来,“您长了非常适合当明星的脸。我是做星探的,还是头一回见你这么美丽的脸,留一个电话我们也方便联系。”

 

 

 

说完还看了看坐在李泰容旁边的徐英浩,只不过被徐英浩生人勿进的眼神给劝退了。

 

 

 

“还是不了,我对明星没有兴趣。”李泰容摆手,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上头,现在的他对星探的夸赞和纠缠竟然感到了一丝厌烦。自己平常都是很善于和人打交道的,怎么喝了酒就开始对人不耐烦了?

 

 

 

星探明显就是不拿到联系方式不罢休,正想继续纠缠。

 

 

 

“如果客人您选择继续纠缠我们律所律师的话,相信不过几日你就能收到法院来的相关起诉信。”

 

 

 

徐英浩不善的眯了眯眼,像在法庭上质问并且略带“核善”的提醒搭讪的那位星探如果再继续纠缠下去就会马上被判无期徒刑。

 

 

 

那星探最终还是惧怕的走了,李泰容看他一走就转过来想和徐英浩道谢,没想到椅子转猛了,酒精蒸腾出的眩晕感像棉花一样包裹着自己的脑袋,没稳住,一头扎进了徐英浩的怀里。

 

 

 

还没等徐英浩开口问怎么了,然后就发现,李泰容在他怀里睡过去了......

 

 

 

这小孩怎么这么放心我呢?

 

 

 

徐英浩很少有追人的时候有挫败感,但李泰容是给他最多的那一个,真不知道是该感叹还是该赞叹。

 

 

 

“没办法咯小猫咪,今天要带你回我家了。”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