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直播上司的恋爱法则 囧绒

Description

 

囧容

 

 

 

《和直播上司的恋爱法则》

文vb:白桃人类学

 

 

 

 

伪:公司社畜*精英上司

真:双性淫荡社畜X网黄色情主播

避雷:绒有批!大量粗口!直播露出!

私设OOC、文笔稀碎、没有大纲、随缘填坑、谨慎观看

 

 

 

 

 

 

 

 

*我像一流的婊子一样闪闪发亮。

 

 

 

 

01、网络直播

3.8k+

 

 

 

 

李泰容今天早早下班。回到家后就将工作用的手机关机,以防有工作电话进来,无论今天晚上到底有多着急的事要找他,他都会装作一副手机没电自动关机我忘了充电我不知道的样子蒙混过去。

 

 

 

 

回到家后用另外一部手机点外卖,看到手机上那送餐高峰期的字样后,李泰容便走到浴室里洗澡。廉价的白色衬衫材质并不好,会有些磨。李泰容的胸有些异于常人的绵软,长时间下来,浅棕色的乳尖都被折磨的异常敏感,所以李泰容对于这样的应付方式当然是贴创可贴,可当创可贴撕下来的瞬间李泰容还是会忍不住的皱眉出声。

 

 

 

 

“嘶!”

 

 

 

 

因为双性人的缘故,他的胸部发育的不大不小,像青春期堪堪发育不完全的小女孩胸乳,通俗的来说,就是贫乳,虽然有,但不多。撕下来甚至还能看见胸乳上清晰的创可贴痕迹,但李泰容并不在意,解开皮带,脱下宽大的制服西裤和四角内裤,弯下腰的瞬间就能看见双腿间肉粉色的蚌肉挤出一条隐晦不明的逼缝,青涩的像看起来未经人事。但事实也确实如此,身为处女的李泰容至今都不敢穿过段的衣物和短裤,即使顶着大太阳天气去上班也依然保持长裤过踝短袖过肘的习惯。

 

 

 

 

现在正值夏天,窗外的蝉鸣异常的响,浴室里的蒸汽忽隐忽现,李泰容不太喜欢用太热的水洗澡,更何况现在是夏天。再加上自己关注的直播大概率会提前,于是匆匆洗完澡穿好衣服,刚好外卖也到了。李泰容点了不多,只是简单的沙拉和椰子水,吃完就收拾好放在了一旁,开了电脑就以最快的速度点开熟悉的网站页面——他最喜欢的主播Johnny正在开直播。

 

 

 

 

Johnny是一位男性网黄。身材极其火辣,肌肉饱满,倒三角黑皮,最红的一段视频是带着白色面具直播英文念圣经哄人入睡,火出圈之后一度被网站粉丝誉为性爱耶稣。不过Johnny虽然在网站里火的很快,但总体播的时间不长,粉丝黏性并不高,所以Johnny偶尔会全裸直播吸引流量,但也仅限于上半身露出,不会像网站上的其他主播喜欢干一些叛经离道的性爱直播来吸引粉丝导致网管警告。

 

 

 

 

最好笑的一次警告反而是网管警告直播粉丝不要讲太过近乎性骚扰的荤话,不然警告三次过后就是直播间拉黑处理。于是网站论坛上Johnny的粉丝还就此网管警告事件盖了一层隐晦荤话楼,就是为了在Johnny直播间里讲骚话而不被网管拉黑。

 

 

 

 

“OK。按照榜一粉丝的要求,全脱了。但我不会站起来和大家直播,这样的观感并不是很美好。讲解用具后我会依次回答大家的问题。感谢榜二xxxx送来的彩虹雨。”

 

 

 

 

一进去就有许多花花绿绿的打赏特效引入眼帘,屏幕中间的人今天带着黑狗面具,赤裸了上半身,露出肩膀手臂处的绿叶纹身,随着整理道具的动作肌肉紧实的身体线条上下浮动很是醒目,胸前成块的肌肉突出隆起,上下着动作,配合他坐在黑色皮质椅子的道具背景上,显得相当具有视觉冲击性。很明显Johnny开始播了一段时间后就已经被榜一要求的脱了全部衣物。李泰容看到视频边框下方有隐隐约约的人鱼线,略带青筋的腹肌线条优雅性感的令人浮想联翩。

 

 

 

 

在家都不喜欢穿内裤的李泰容熟练地从桌旁的抽屉中拿出按摩棒,关掉碍眼的弹幕特效和乱七八糟的观众留言区,全部的视线集中在电脑屏幕前,Johnny正在不断的给大家科普男性性爱用具。于是顺理成章解开裤腰就往里深,和运动裤裆部直接摩擦的肉逼在不自觉地收紧,按摩棒一震一震的贴近肉穴外的蚌肉,双腿间的软肉随着身体的渐入佳境在一点一点的打颤,在看到Johnny的手在假阳具上不断撸动,指腹还时不时按摩不会吐精液的马眼的画面时,李泰容的下腹就开始热了起来。但这样的讲解还不够刺激,能带来快感的只有肉逼和阴道,为什么还不开始讲解女性道具?

 

 

 

 

Johnny好像透过网线顺着李泰容的想法展示在了屏幕前,黑狗面具上唯一露出的猫咪一般的嘴角微微上翘,没等李泰容放下按摩棒,屏幕里桌上的阳具就被换成了肉逼模样的模型,并且用刚刚科普完的性爱工具开始演示。

 

 

 

 

屏幕里,宽大的手不用特意用力张开,轻轻松松就能看到手掌覆盖住整个假肉逼,随着手掌的移动和揉弄假肉穴的动作就可以清晰的从屏幕里看到一跳一跳的手背青筋,这让李泰容几乎看痴了,运动裤下的肉穴不自觉地开始从深处涌出一股爱液。

 

 

 

 

如果这个手放在自己的上面会不会也全部覆盖住?带着这个想象,李泰容仰起头,想象手中的按摩棒是Johnny的手在自己的肉逼上碾揉挑逗,细瘦的肩膀随着手中的震动微微抬高,用力按向阴核,肉逼立马就流了一裤子的爱液,湿了一屁股,从身体里自然而然的带出一股肉欲的骚味。就这样对着屏幕里男性肉体和时不时露出的肌肉青筋来来回回按摩了半个小时左右,控制着的高潮很快降临,李泰容的心跳很快,坐在凳子上,几乎到处都是他漏出来的爱液,最后李泰容放弃自己沾了一大片爱液的短裤,在电脑桌前脱掉后就直接光着下半身去浴室处理,等换了条短裤回来的时候屏幕里的Johnny正在回答留言区的高点赞评论。

 

 

 

 

——这位「0225纯洁处男」的朋友留言:我只是个洞,sir。

“I get it!因为大家都知道我男女不忌,So!你是个洞,哼哼~”Johnny看到这个留言后便笑起来,变声过的音调依然优雅,不紧不慢的回答完了这个问题后,李泰容看见屏幕里他的嘴角在不受控制地弯起,像一只高傲地随意侵占别人领地还洋洋得意地黑猫。

 

 

 

 

李泰容觉得Johnny很可能是外国长大。即使他的韩文说的很棒,但是他的口语和肤色不会骗人,与韩国人普遍健身但不热爱美黑的情况来看,他的网络性幻想对象大概率会是个外国长大的韩裔,而且还是不吃蛋白粉纯练肌肉的外国韩裔。李泰容咽了咽口水,继续看着屏幕里身材优美的上半身画面。

 

 

 

 

——这位「whitebaby」的朋友留言:我可以在床上喊你Daddy吗?还是说除了我还有很多人都喜欢喊你Daddy?

“Oh!这个还蛮多人喊过。大家不都是这样喊我的吗?”Johnny想了一下又停顿了一会儿,突然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合在一起再次按摩起桌上刚刚演示过的假女性肉穴,将阴唇翻开,然后对着镜头说:“每当我的鸡巴离开他们或者让他们高潮时,他们都会哭着用Daddy来继续挽留我。”

 

 

 

 

当他说完这句话,弹幕里轮动的留言开始疯狂向下,各种各种的淫浪贱语好似都因为隔着屏幕所以大讲特讲,送出来的特效也开始越来越多,而当事人感受到粉丝们的猖狂也只是轻笑了几声然后放下手继续看评论。

 

 

 

 

李泰容懂得这样的弹幕区留言的感受。只要一想到面具下的Johnny的眼睛透过面具,在做爱时像狼一般死死盯住他,人鱼线下不小的鸡巴贴着腿走过来,把自己按在床上操的上下失守的画面,李泰容觉得无论是男是女只要是想想这个场面都会被刺激的不受控制不分场合的发大水。

 

 

 

 

——这位「69Jinsince」的朋友留言:Daddy有想过操粉吗?和Daddy约的话有什么外貌条件吗?

“wow~但这个问题的话我觉得不该问我,应该问你们的想法。”Johnny抬头透过面具看了一眼弹幕,被上面丧心病狂而又统一的留言yes!给吓到用手撑着额角,无奈的回答问题,又说:“OK实话说,约炮我更喜欢约女性,比较偏爱手骨纤细或者腰细的女性,男性也一样,胸没有要求,只不过我更喜欢有曲线的。”

 

 

 

 

李泰容听完,抬手摸了摸自己小小的胸乳,拉开衣领看见身前瘦的清晰可见的肋骨和一点点地微微鼓起的双乳,想着早知道自己高中时候就不束胸了,说不定能比现在能再大点。

 

 

 

 

“那么接下来最后一条。”Johnny看手机后语气就变得有些急躁,果然听到他说回答完我就得下播了。无视弹幕里粉丝不舍挽留的留言,Johnny自顾自的继续看手机。

 

 

 

 

——这位「JR1314」的朋友留言:主播有喜欢的人吗?或许恋爱之后还会直播吗?

Johnny说完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短暂的思考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嗯......或许算是喜欢的人吧,但他太笨了暂时看不出我的喜欢。”语气有些低沉,李泰容不知为何能感受到。果然弹幕里都在惊讶于Johnny在情感上的内敛,视线又继续转到Johnny身上,扶着下巴好像真的在思考以后和暗恋的人的恋爱问题,开口道:“恋爱的话大概率是不会开了。但会分享日常,前提得是我喜欢的人。”

 

 

 

 

弹幕里果然一片嚎叫,李泰容心里也有些惊讶于Johnny的爱情观,还以为像他一样的主播对待情侣关系都会比较open,没想到居然还真有暗恋又不敢说出来的人啊。

 

 

 

 

“好了,今天的直播到此为止,非常感谢大家的打赏,下次再见。”

 

 

 

 

看完直播的李泰容有些空虚,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没有进入的高潮,胸总是会不自觉地闷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欲求不满才会这样,李泰容不经低下头自嘲地笑笑。这时候窗外的蝉也不再叫,电脑桌旁便是窗户,夏天的风带来了许些凉爽,吹散了李泰容一些不好的幻象。在小区内租的房子,外面社区便利,看了看手机——九点钟,正好是宵夜摊位摆摊时候,想到这里,李泰容呆坐在凳子上一会儿,觉得肚子立马就饿了,于是马上行动,扎了个小辫子带上眼镜框就出了门。

 

 

 

 

短袖内的胸没贴创可贴,有些磨,李泰容在确定周围没人后就快速的扣弄了一下胸乳,抓了抓很痒的地方,才大大咧咧走到夜市买宵夜。宵夜买了一份炒米粉,本来还想去买饮料,无奈清补凉的摊位人太多,李泰容不想因为买吃的而和别人有直接的身体接触,便放弃买饮料的念头往家的方向走。

 

 

 

 

“李泰容!”

 

 

 

 

怎么感觉有人喊我名字?李泰容回头看了看,发现后面都是摆摊的摊贩,自己应该付了钱吧......摇摇头,以为是听错了。

 

 

 

 

直到有人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还喘着气说:“李泰容特助!为什么电话打不通?”

 

 

 

 

短袖大裤衩带着眼镜框的李泰容不可思议的在家门口油腻的街道前看到了穿着严谨打着领带和完美西装三件套的精英上司徐英浩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而他手里甚至还提着一份极其不健康的热量爆炸的炒米粉!

 

 

 

 

这样恐怖的画面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见到我的上司!!!!

 

 

 

 

这样也就算了,为什么我还是这副模样啊啊啊!!!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