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直播上司的恋爱法则 02

与直播上司的恋爱法则 囧绒

 

二、

 

 

 

李泰容极其尴尬的坐在副驾驶。回想起刚刚两人相见时的场合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肉眼可见的天差地别,宽大的T恤和短裤,甚至自己吓得甚至差点丢掉了手里的炒米粉,人生社死不过如此。况且就算是穿上西装装的人模狗样自己也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和旁边这位精英有所能比较的地方。

 

 

 

徐英浩是自己的直属上司,和其他下属不同的是李泰容的特助身份,李泰容大学时候脑抽修了双学位,在法学基础上又多修了一门犯罪心理学。虽然毕业写论文修学分的时候非常狼狈,但是出来找工作的时候就相对好了一些,在还未毕业时就被学长介绍到号称魔都必胜客的绿条法务所当特助,而坐在他身边这位带着半框眼镜精致到发丝的西装司机正是他新的顶头上司徐英浩。

 

 

 

徐英浩今天不是应该还在A城出差吗?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坐在副驾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尴尬到脚趾都能扣出一座魔仙堡,穿着最舒服的家居睡衣的李泰容此刻感觉全身都不舒服,心里一边要死要活一边平心静气告诉自己这没什么,不过是社死而已,大不了辞职算了。

 

 

 

“李泰容特助,随随便便想要辞职可不是个成年人该表现出来的成熟哦。”

 

 

 

啊啊啊被看穿啦!

 

 

 

听到此话的李泰容立马颓丧失神的靠在车窗边,看向后视镜发现自己的小辫子还没摘下来。紧急外貌公关!手忙脚乱的拿下小辫,不出意外的听到了徐英浩轻轻地低笑,声音低缓而磁性。

 

 

 

“没关系,公司现在没人。”

 

 

 

徐英浩提前回魔都是为了一份事务所资料。之前一直在和客户对接的文件本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直到这次徐英浩出差,就发现了客户资料里面的一条法律错误而需要重新推翻重写。事务所带去的资料有限,于是徐英浩提前打了飞地回来取,结果发现自己的电脑根据事务所规定重新设置新的密码,徐英浩虽然在法律业务这一块无人能敌,但是面对电子问题几乎就像一个baby一样只会开关机的程度。给李泰容特助打电话打不通看来只能找家庭住址,于是顺利成章找到了李泰容。只是这个装扮......

 

 

 

李泰容不会知道的,旁边这位他的顶头上司徐英浩会在开车时总是会用余光时不时的偷看他,甚至还觉他的苹果头可爱的要死。

 

 

 

“麻烦你了,李泰容特助。”

 

 

 

李泰容还是第一次穿着家居衣服来到公司。讲真,他有种自己被公司给扒光的羞耻感。怎么会如此的让人感到不适。快速的帮徐英浩解决电脑问题后,李泰容捂着胸口把冷却的炒米粉放在公司的冰箱,想着说干脆就当是明天的午餐,也不算浪费。

 

 

 

看到徐英浩开始认真的坐在桌前工作,李泰容要走却又不太敢,怕等等电脑或者文件又出什么幺蛾子徐英浩又找不到他,最重要的是这里打车回自己家实在是太贵了,前思后想,于是李泰容还是坐在门外的沙发上又开始了自顾自地脑内活动。

 

 

 

说什么也要蹭徐英浩的顺风车回家。实在不行的话当做业务报销也行嘛。

 

 

 

徐英浩出来时已经将近十一点,沙发上的人睡得前仰后翻,和平时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地样子完全不同,好像此刻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徐英浩扯了扯领带,紧张了一晚上的情绪放松了下来,抱起李泰容,才知道这位特助到底比想象中瘦的多。轻巧而饱满的肉体在黑暗的公司里显得格外诱惑人,环境使然,虽然平常都能见到这位特助,但是能接触的这么近还是头一回。内心深处涌出一股不可预控的勇气,公主抱的手卡在腋窝处,向电梯口的方向走去,不知是不是转移睡觉环境带来的变化,怀里的李泰容小小地叮咛一声,竟然主动往徐英浩的怀里钻。

 

 

 

叮——

 

 

 

电梯门开了。

 

 

 

当徐英浩公主抱的手碰到了某种不可言喻的位置后,他觉得自己的脑洞也开了。

 

 

 

车上,李泰容在车内悠悠转醒,发现车上没人,低头就看见徐英浩的西装外套搭在自己身上,还散发着旷野香水味,车停在了便利店的门口,徐英浩正海推开门,手里拿着两个关东煮的塑料盒向这里走来。

 

 

 

“今天辛苦你了。”车门打开时徐英浩就已经知道李泰容已经醒了,小猫被自己的衣服盖起来的样子十分蛊人,像只被捡回家的流浪猫,头发乱糟糟的,眼镜也滑到了脸庞一侧,他打开车门,笑着说“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买了点。”

 

 

 

李泰容还是懵懵的,有些疲累, 但当他看到徐英浩的领带塞在衬衫第二个扣子和第三个扣子中间的时候,居然会觉得面前这个事事要求完美的上司有些不同于往常的亲切。

 

 

 

“不准漏出来,洗车很麻烦。”徐英浩命令道。

 

 

 

算了,说他亲切这话就当我没讲。李泰容咂咂嘴,吃下一块萝卜,顿时觉得宵夜真美妙,人生还是挺美好的。

 

 

 

 

“所以,你有两个手机号?”徐英浩说完这句话,余光就看到李泰容不自觉地的低头,躲在自己的西服外套里企图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鹌鹑一样逃避话题,笑了笑倒也没再继续讲下去。实在忍不住了,送他到家后还在下车前便摸了摸他的头,道了晚安便开车去了机场。

 

 

 

李泰容回到家,至今不敢相信自己的上司不仅把自己从公司抬到车上,(他不知道自己是被公主抱。)西装外套给自己盖了一路,而且还买夜宵给他送他回家,甚至下车之前还摸了摸他的头。李泰容躺在床上定好闹钟,入睡前都觉得像在做梦一样,感觉自己好像和上司度过了一个像是在约会般的加班夜。

 

 

 

嗷!可不能这么想李泰容!小小的脑袋在枕头被子里挣扎着,资本主义的爱情一定陷阱重重,可不能挡了我求财的康庄大道,小情小爱什么的不适合我。

 

 

 

但事实是,李泰容从这天晚上后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开始观察自己的上司。

 

 

 

等到李泰容发觉自己没有像往常一样到点弹射下班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有点不正常了。而且他竟然觉得自己的上司从原来的恶魔精英男变成了优雅风度男,甚至还觉得徐英浩的身形非常像自己的性幻想主播Johnny。老天爷,谁能告诉我要怎么和性幻想对象在同一件办公室里工作啊。

 

 

 

西装穿在徐英浩身上仿佛就是为他而生,仿佛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在办公室里,在桌子底下、在茶水间......李泰容你到底在想些什么!疯了疯了,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这么想。要赶紧离开这个让他满脑子全是黄色废料的地方。

 

 

 

“特助,过来这里。”徐英浩拉开办公室的门,喊李泰容的声音拉长,这让他更加代入了Johnny的的形象,就像即使开了变声器,却依然优雅而磁性,生来为他的性幻想而生。

 

 

 

李泰容满脸纠结的样子逗笑了徐英浩,不难看出这位之前还对他唯唯诺诺的下属现在变成了对他有点迷恋的下属,从上班透过挡板偷偷看自己的情况频率来看,大概率是那天晚上后自己的某种行为触碰到了他的兴奋点了。徐英浩细细回想了一下,不会是买宵夜的行为让他觉得自己不再这么高冷?还是把西装外套盖他身上让他觉得有安全感?

 

 

 

两个人各怀鬼胎,坐在同一个办公室内一个整理客户资料一个看法条,各有各的想法。

 

 

 

很擅长肚子饿的李泰容率先问徐英浩的晚餐如何解决,在得到他吃什么都行的回答时果断下单了两份日式肥牛饭的外卖订单,他等这一刻很久了!现在的他饿的能吃下一头牛!

 

 

 

吃饭的时候难免就需要优雅一点,毕竟自己略有好感的性幻想对象就在自己面前,只不过当李泰容吃完了徐英浩才堪堪吃完肥牛饭上面的溏心蛋时,一时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的。

 

 

 

“特助......吃的还蛮快的嘛。”

 

 

 

优雅,永不过时。李泰容擦擦自己的嘴角,吃饱喝足后的模样像喝完牛奶的奶猫一样可爱又傲娇,“吃得快长得高。”

 

 

 

”特助比例很棒......“徐英浩说的是实话,所以看起来很是真诚。

 

 

 

李泰容骄傲的点头,”小时候我妈就是这么说的,所以相信到现在。“

 

 

 

徐英浩低下头嘴角翘了翘,无声露出附和的神情,道:”伯母确实说的有些道理。“

 

 

 

“是没你高啦,但是我有178哦!”李泰容站怕徐英浩不信,还起身比了比自己的腰,说“不穿鞋的那种!”

 

 

 

还特地强调没穿鞋,可爱死我了!徐英浩看着李泰容站在自己面前认真又倔强的比身高,在心里被可爱到对着空气打拳。在面上又不好显现出来,徒留嘴角欲扬着像极了李泰容前几天看得Johnny黑狗面具那场直播。

 

 

 

李泰容看着面前的徐英浩,一瞬间好像就透过徐英浩在看另外一个人。

 

 

 

有没有一种可能,或许,Johnny就是他的上司......

 

 

 

李泰容刚有这个念头就打消了。想了想不管是直播时间还是职业问题,两人明显在天差地别的领域内,几乎完全没有可比性,怎么可能会是......想到了Johnny的绿叶纹身,李泰容看了眼那即使被白衬衫包裹但也能看出是很大块的手臂肌肉,一时间陷入沉思。

 

 

 

要不然找机会看下徐英浩身上手臂上有没有纹身?但这就意味着自己要在律所找机会脱下他所有的上衣并且还得有正当理由。但,这个行为风险太大了。并且自己也并不能从这个论证中得到什么实际利益。

 

 

 

是发现上司当主播后揭露后两个人之间无言的尴尬或者不好的结果就是被他揭露的行为所惹火,最后被全律所的人发现自己不仅是个gay而且还看黄色网站......

 

 

 

算了,没有这个必要非要去验证......

 

 

 

李泰容最后决定还是顺其自然。办公室的人都好相处,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态度,去打扰这样的平衡实在是不妥。手上的页数是一页没翻,脸上倒是愈来愈多的表情。徐英浩看在眼里,觉得实在太有趣了。

 

 

 

“特助?”徐英浩的手在李泰容面前晃了晃,“要不要去喝一杯。”

 

 

 

手上的资料差不多都全部整理完毕,窗外车水马龙,仿佛在诉说着这座城市不一样的都市欲望。办公室也只剩下了他和徐英浩两人,一时间静谧的空间里只剩下墙上滴滴答答的时钟和两人的呼吸声。

 

 

 

徐英浩看李泰容没说话,以为他大概率是没什么兴趣,不紧不慢的收回手,理解道:“不去也没事。这么晚了没有地铁,我送你回去吧。”

 

 

 

“不!”李泰容看见正在穿西装外套的徐英浩回头,露出疑惑的表情,随即道:“我们喝一杯。”

 

 

 

 

 

 

 

 

 

TBC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