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还是烧烤

Description

 

洗澡洗到一半时小盆进来了。

眼神从小嗳肩膀溜下去,在腰窝那里顿住,越爬越慢,他臀部的弧度过翘,是座很难翻越的山峰。小盆吞吞口水,最后挪回小嗳脸上,看到他身形一怔,转过头来问他。你怎么进来了?

小盆用水扑脸,眼神湿漉又恳切。商量吃什么呢?三票火锅三票烧烤。

定夺不下,决定权在小嗳手里。

小嗳说都可以,小盆冲外面喊了声火锅。

 

 

小盆就凑过来掐着小嗳的腰接吻,只是接吻,像两块卤水豆腐蘸一下点一下。小嗳没问他你怎么还不出去,就像外面的人也没问他你怎么还不出来。小盆觉得小嗳有进步,一周前他这样堂而皇之闯进来时,小嗳还要大呼小叫的拿浴巾挡一挡。

 

 

小盆盯着他手上的一滩沐浴露眨眼睛。小嗳有些不明所以。小盆吐吐舌头拿湿漉漉的手往他手心蘸了一下。

很像精液。他说。

小嗳脸红了,长睫毛扑啊扑,手里的沐浴露往身上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眼睛里的潮气很重的一团,砸到小盆身上,小盆心头一晃说,继续洗啊。

小嗳不习惯别人看着他洗澡。他把手掌伸到花洒下冲干净,小盆的性欲像桃子的香气一样一蓬蓬在密闭的浴室里爆开。他用手挤了更多的沐浴露往小嗳身上涂,手掌在他身上游得很顺畅,路过几处不平坦的地方时裤裆里的东西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了。

 

 

硬了。大脑慢半拍的想到,想艹他。

 

 

小嗳很久之前说过凡事遵循一步一步来的原则总不会出错的。小盆想他确实听话的,他用了一天的时间同小嗳说明白了,他们争吵了,吵得不可开交后又和好了。那天晚上小盆就亲了小嗳嘴,吻了小嗳胸,吮了小嗳喉结,操了小嗳屁股。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小盆打开手机眯着眼睛买了润滑剂,情趣内衣和各种情趣用品。小嗳就躺在他旁边睡觉,他睡觉时嘴巴张着,像刚刚含住他阴茎那样。小盆觉得这是他计划了好几年的事儿,到了这时候急功近利点儿也没错。

 

 

小盆十六岁那年第一次在更衣室里隔着裤子摸自己的阴茎,因为小嗳穿着豹纹裙在他身边坐了十分钟。当时他和他们一起调侃小嗳,调侃他只脱了一边毛的腿,调侃他的肱二头肌。后来工作人员喊他去试女装,一件亮片,两件蝴蝶结,三件波点。他提在手里,脑子混沌沌,只有小嗳又挺又圆的屁股,裹在豹纹裙里要撑裂的样子。小盆拿手去套阴茎,越攥越紧,幻想钻进了小嗳屁股后面的小洞里。

外面的工作人员叫他换好了出来看看,小盆甩甩手里的衣服骂了句。操你妈的裙子……

 

 

口交还是腿交?小盆问小嗳。

腿吧。小嗳有点犹豫。

怎么不说都可以了?小盆又捉弄他。

小嗳冲他翻了个白眼转过头来擦头发,腿微微岔开了点,从镜子里看到小盆从后面贴了上来,滚烫的东西从他的大腿肉挤进去,小嗳低下头看那个从自己腿间探出来的龟头。听见小盆说,张哥大腿肌有力,夹紧点儿。

小嗳就把吹风机打开了,盖了一点唧唧咕咕的声音。但小盆不乐意,他嫌吹风机太吵,从他手里抢过去摁了。他进进出出个不停,小嗳腿酸的要命,撞得洗手台铛的一声响。

外面的声音好像停了,有人没人也不知道。小盆还在慢慢的抽进拔出,他从镜子里看到小嗳脸整个红透了,像冰箱里冻透了的番茄一下,一戳下去就要爆汁水。小盆凑过去咬他耳垂,小嗳抖了抖又躲开了,听见小盆说,其实我想你选口来着。

 

 

小嗳都快被小盆弄哭了。小盆从后面捉了他的阴茎在手里,拿拇指又蹭又刮。小嗳身体抖得不行,腿怎么也夹不紧,弓着腰要躲开小盆的手。但小盆扣住他的阴茎从头至尾攥紧了慢慢抽上来,小嗳全身都软了,撑在洗手台上起不来。小盆只好从两边摁过他发抖的腿挤在一起,让他的阴茎进进出出。

 

 

小嗳记得他原先没这么云淡风轻。他第一次给小盆手淫,到了最后,小盆都快哭了,眼里滚着亮晶晶的泪花。小嗳手上全是套出来的白沫,滑溜溜的。小盆耐力很好,怎么也不射,运动会后台人走来走去的,小嗳急了,低下头要用嘴巴。刚低下头小盆就射了,射在他衣服的领子上,有几滴滑到了胸口里……

 

 

小盆终于射了。小嗳感觉到他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吻了吻他湿漉漉的后脑勺。小盆的视线跟着滚烫的精液从小嗳的腿根滑下去,看到小嗳臀尖都被撞红了。

 

 

吃火锅的时候,小嗳凑到队友耳边问,点了火锅,想吃烧烤的人会不会不开心?队友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说,谁要吃烧烤了,根本没人提烧烤的事儿,全票通过的火锅呀。

 

 

小盆给他夹了菜,凑到小嗳耳边唧唧咕咕。我想吃烧烤来着……他说。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