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 *马东*伪骨科 第21章

院子 *马东*伪骨科

21.

真烦。

 

为什么偏偏过去这么久了又平白无故出现给人麻烦。

 

李东赫缩了缩脖子,明明冷的要死,为什么还跑下来到这坐秋千了。拿出手机划拉几下,发现也没有可以发信息的人,他跟谁都好,但都没那么好,到最后还是发给罗渽民了。

 

-几点了还在外面鬼混!

 

他今天同学聚会,李东赫等半天都没看到新的消息框弹出来。其实有另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李东赫知道接不通,可也不想拨过去,弄得他李东赫像个空巢老人盼着谁谁谁归家似的。那号码几年前在他拥有了自己的手机的时候就偷偷打过,拨出之前还在反复煎熬,他怕一接通就说不出话,更怕听到他哥的声音,他在原地打转,犹犹豫豫终于按下拨通键,顺了好几次呼吸才听见一句听不懂的英文,如果是他哥肯定一下就听明白了,可他是个笨脑袋,不懂英文现在连耳朵也不好了,自动挂断之后才听出来勉强听出来空号两个字。

 

看起来很自作多情。是一个空号,李敏亨都已经先放弃他了,那么他在纠结什么呢。他不想哭,只是眼泪控制不住往下掉。他从来就什么都控制不了。他没办法让亲戚们像对他一样对李敏亨,他没办法让李敏亨别伤害自己,也没办法让李敏亨成为他的亲哥哥,没办法让李敏亨不要丢下他,他连让自己别掉眼泪都没办法。抹了眼泪回家还得继续没心没肺,李东赫决定再也不要吃那个糖,他已经低过头。

 

-我已经回来了,你怎么还在外边儿,大姨让你赶紧回来

-我妈跟你说了没

-说什么

-我就回来

 

进门只看到罗渽民在看电视,灯都没开。

“我妈睡了?”

“嗯。”

“我妈知道他回来了,还跟我说他生病,不是,关我什么事?非得跟我说?”

“你不是想他回来吗?”

“谁说的,那不是你们以为的吗,我们老李家的门这么随便让人进进出出的?我叫了他十几年哥哥,他说走就走,从来就没把我们当家人过吧。凭什么他现在想回来就说回来,自己过得不好还要到处说,怎么,难道是我让他走的吗?他亲妈也真够不要脸的,自己的小孩说不要就丢了,别人好不容易养大了又要走,自己养不好又来找我们,敢情我们就是给她收拾烂摊子的。”一口气说完大段话却没等到罗渽民回答,李东赫才后知后觉这话说的小气又刻薄,不像他自己,忽然怕从罗渽民口里听到任何话,不管他说什么,李东赫都会觉得自己是个背刺别人的小人,“洗澡去了。”

 

水雾一下攀上了镜子,热水淋过身子,烫的皮肤发红。

 

李敏亨不是烂摊子。

 

他想他回来。

 

罗渽民第一次听李东赫说那样的话,也是几年来第一次听出他对李敏亨离开的不满。其实也是情有可原,突然被至亲抛弃,好像自己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重要,或许还是个累赘。他想爸妈走的时候一句话也没留给他,只是说让他去大姨家玩几天,说不定对大姨还说了离别的话,流了眼泪,却不肯对他透露一点风声,他是被丢下的。电视里被迫与孩子分开的父母,哪一个不是涕泪满身,要嘱咐的话有一万句。哪怕是说他好好吃饭,不要跟别人打架,这样平时也会说的话也都没对他说一句。

 

罗渽民觉得他和李东赫和李敏亨,不是亲兄弟却莫名其妙地相似。每个人都被抛弃一次,非常公平。

 

李东赫本以为那事能搪塞过去,毕竟马上就要开学,妈妈也要走了。谁知道妈妈突然说下馆子,然后他现在就糊里糊涂地坐在李敏亨对面,并且跟所有电视剧主人公遇到的情形一样,尴尬的遇见,坐不满的桌子。他低着头给罗渽民发小窗。

-这时候是不是该摔筷子走人?

-?

-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

-那你摔个我看看

-要不还是你摔吧

-我不跟你犯病

 

李东赫低着头聚精会神的看着手机,也许是刻意回避餐桌上向他汇聚而来的视线。

 

“东赫。”

 

是太熟悉还是太陌生,不管是声音还是这个称呼,总之是时隔六年才听到,李东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下意识的望向声源。和以前变化不大,李东赫也不是头一回见到他,只是现在才完全把目光放在李敏亨身上。还是很瘦,也许比以前更瘦,李东赫想不起来他那时候是什么程度的瘦了,是这样肉陷进脸颊的瘦吗?除此之外李东赫还觉得冷,看着李敏亨觉得冷,他不知道加拿大气候如何,只是地理课本上糊里糊涂看到的加拿大很靠北,那么肯定很冷,大概全是冬天,他觉得那里的冷气冷到李敏亨骨头里了,把他的血都冻住。他看着熟悉的脸却一点亲近不起来。

 

总之不是他的原因,以前李敏亨要走不是因为他,李敏亨要回来不是因为他,现在他觉得李敏亨别扭不是因为他。

 

全都怪他。

 

陈美以在桌布下拍李东赫的手,意思是让他有点反应,“哦。”李东赫只从喉咙里挤出这个字。李敏亨眼神黯淡却还是拉着嘴角笑,只是这样听到他声音才觉得真的回来了。李海英急忙招呼大家吃饭。李东赫只往嘴里扒饭,这里的菜并不他合胃口,还不如点一碗泡菜汤能让他咕咚喝下肚子又暖和又饱。饭桌上只有陈美以和李海英两个人在说话,重要的事一点没说到,好像只是和刚认识的朋友吃顿饭,李东赫不知道这顿饭的意义在哪里,明明是因为李敏亨才聚在一起吃的饭。

 

“东赫,菜不合胃口吗?”李海英早注意到自己儿子只看着他了。

 

李东赫不喜欢她,看到她和李敏亨有点相像的眉眼居然又添了点嫉妒。啊,人家才是亲妈,他们都是外人。“不好吃。”边说还边放了筷子,一副没教养的模样。

 

“跟长辈说话有点礼貌。”陈美以小声训斥他,李海英连忙说没事。

 

“她是谁的长辈?我都不认识她,莫名其妙被喊到这里吃饭。”李东赫嘴快,眼睛却看着李敏亨,“还回来干什么,你难道没觉得你这样让我们都很...”陈美以用力打他的背,打断了他的话。”妈!”李敏亨下意识出言阻止,只是这一声妈叫出来,两个妈妈都回头看他,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李东赫冷笑一声,李敏亨从他眼里看到快意,好像在说,你看吧。

 

罗渽民也吓一跳,平时到哪里大人都夸李东赫贴心懂事,不说没跟谁生过气,总之是没对人这么没礼貌过。“大姨我去看看。”李东赫真跟他自己说的一样撂筷子走人了,罗渽民走快两步跟上去,和他并肩走着。出了饭店,罗渽民才说:“我站你。”李东赫一个做作的扭头,抹着虚无缥缈的眼泪,“我就知道,要连你也是来数落我的,那我真的会失望。”

 

“但你刚刚说话确实过分了,”罗渽民把他从自己肩膀上扒开,“有点伤人。”

“我才不管。”一副不认错不低头的样子,声音却低了下来。

“你想想大姨一个人在上面怎么想,在别人面前总要给她面子。”

“他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谁?”

“就是...李敏亨啊。”

“但是这顿饭肯定是大姨答应了才有的,你这么闹不是打她的脸吗?”

李东赫夸张的掏了掏耳朵,“行了大爷,你说话怎么比我妈还我妈,”看罗渽民又要开口,“饿了,去吃点别的吧,这的饭菜真不行。”

 

 

李东赫以为回家会被妈妈教训一顿,妈妈却什么也没说,反而自己看得愧疚,憋了半天想跟妈妈道个歉也没憋出来,只好早早上床睡觉了。第二天却是被妈妈叫醒的,天蒙蒙亮,李东赫房间的窗户只透过一点薄薄的光。

 

“东赫,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妈妈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就是你。无论如何我都只希望你开心健康,当年好不容易才生下了你。我们都以为是领养了敏亨才带来了你,你敏亨哥对你也很好。我知道你是很舍不得哥哥的,当年家里的情况实在困难,他妈妈也很后悔。可当年要不是他妈妈,我们现在的日子也不会这么好过。当时你哥走了,你不哭也不闹,你爸爸的事,你小姨家的事,都挤在一起,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你太懂事妈妈都忘记了,忘记你一定会难过的。这么多年妈妈都不知道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你难过的话一定要说出来。”

 

“妈妈知道你难过,但我当时作为他的妈妈又把他抛弃了第二次,他本来不愿意,是妈妈跟他说的,这件事上,妈妈对你们两个都没做好。妈妈这样不是怪你不懂事,更不是不让你有情绪,但是你能理解妈妈,能理解你哥哥吗?只要一点点就好。”

 

李东赫眼睛还迷迷糊糊的,但他知道,妈妈最爱的一直是他。妈妈,这个一说到就心软软的词,把李东赫好好的包起来,他累了,伤心了,只要妈妈在,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他觉得自己现在像文具店里的牛顿球,妈妈有多爱他,他就有多替李敏亨难过,一旦开始摆动,总有一个球被弹开。妈妈说只有自己一个儿子,他过去也并不是和李敏亨形影不离,那在他不懂事的时候,不在的时候,李敏亨会感受到多少儿子之间的落差?会一个人伤心的吧,所以才会自残,可他明明给了这么多爱给李敏亨,他到底为什么还会那样。

 

 

李敏亨没想到好好的会忽然变成这样,妈妈跟他说要和东赫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是真的觉得心里轻松了一下,虽然马上又紧张起来。至少东赫愿意来,可事实是他不知道今天吃饭的对象是自己,不然肯定不会来。他今天说的那话,明明白白就是在埋怨他,听了却不觉得难过,因为那是他对他说的,看着他说的。生动的鲜明的,不只是从回忆中想象出来的东赫,而是站在他面前,好恶都直白拿出来给他看的东赫,那么不管是喜欢还是讨厌,他会全盘接受,并且甘之若饴。

 

就好像他的伤口从来没有好过,从来只停留在止血过程,乃至全身的血液凝滞,直到现在才开始重新缓缓流动。李东赫于他,就是这样的存在。

 

 

李敏亨收到好多条信息,语音和图片,德恩发来的。

Mark, will you ever go back to Canada

“I really want you, but I do not dare.”

“The first time I met you.

图片是雪地上的一只脚印,德恩的脚踩在里面。他喝了酒就是这样黏乎乎的语气,那边是凌晨一点。

-Are you back home?

就在外面那么喝醉了会感冒的,没有回信息。李敏亨拨电话过去,还没接通又挂断换成了视频通话。铃声响到最后一遍,德恩的脸才出现在屏幕上。

“You called me after all.”

Are you at home?”

“It doesnt matter.

从背景里面看到不在室外,李敏亨舒了口气,他看起来那么憔悴,眼睛半眯着。

Did you meet 东...赫?”“Take care of yourself, please.

李敏亨忽然觉得喉咙哽住,他把另一个人拉进他痛苦的漩涡了。他沉默着找不到答案,他没有答案给自己,更没有答案给德恩。在这沉默中他又觉得自己过分自私卑鄙,德恩本不必如此颓唐浪费自己的时间来为他伤心,替他挂念有没有遇见另一个人。

 

“Good luck.”德恩本来还想多听听他说话,可他和在加拿大一样,不爱说话。他以为Mark回国去找他的东赫了。德恩在喜欢的人面前会变成话痨,他猜大概所有人都是这样,渴望着和喜欢的人分享一切,热切期待自己浸入对方生活的全部,就像七色光汇成白色,所有颜料混成黑色,再从其中找不出分别。说到底,他就是不爱。

 

德恩挂断了电话。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