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公里(477KM)

Description

477公里(오랜 청춘의 기록)

原文标题:477킬로미터

原文地址:

https://moviesover.postype.com/post/11912794?continueFlag=c482b5dafd3f43b769cc381b7d648ed2

原文作者:Cinema Paradiso

(一)

7月的蝉鸣沸沸扬扬,今天是大暑吗?

 

“因为炎热,山羊角也会融化。”古话一点也没说错,火辣辣的阳光甚至让人觉得刺破头顶。

 

“喂!一起走吧!嗯?”旁边的泰哲比蝉还吵闹。

 

“我不去了,找别人吧。”我神经质地回答着,甩开了被泰哲抓住的胳膊。因为不太喜欢汗水紧贴皮肤的触感,我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什么呀 你怎么了。”这时,泰哲才不再关注我,转而寻找别人。

 

“喂!渽民啊!今天和东来女高有联谊,一起去吧!”

 

偏偏是罗渽民,他比我更讨厌联谊,罗渽民也像我一样甩开了泰哲的胳膊。

 

“不要,嗯”

 

我就知道会那样,看着露出讨厌表情的罗渽民咯咯地笑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因为我们的拒绝伤得泰哲太重了,我和罗渽民轮流看了他一眼就走了。即使今天那样走了,明天泰哲一个人也会心情舒畅的,罗渽民也许和我想的一样,只是耸了耸肩。

 

 

"你说过要去城里吧?"

 

"嗯。"

 

"一起去吗?"

 

"好呢 我们宝宝"

 

 

罗渽民的手碰到我的头之前就被打掉了,虽然罗渽民气喘吁吁的瞪着眼睛,但他马上又把自己的手伸进口袋里,只是耸起了肩膀。

 

“OK,那么明天见。”罗渽民立即转身的行为令人讨厌

 

“知道了”我和泰哲也没什么两样。

 

但是承认,看着对着逐渐变小的罗渽民的背影,在通往市内的路上迈出脚步后,心情就开始兴奋起来。

 

 

 

去的那天是赶集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赶集,人们熙熙攘攘。

 

布袋上散落的蔬菜突然把枯萎的叶子伸向狭窄的人行道上,我们脚步非常小心。低头走路时,脾气暴躁的大叔或奶奶多次拍着肩膀推着腰。即使什么都不做,在汗流浃背的天气里,走在闷热的人群中,也感觉要死了。

 

擦肩而过的胳膊紧紧贴在一起,留下了痕迹。我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为了不撞到,把肩膀一缩一缩。走出狭小的市场胡同,脖子和肩膀都酸痛。相互推搡的手让加快的步伐再次放慢了。

 

久违的漫步在市内,远处的游戏厅离得越近,声音就越大。为了玩街头霸王而抓着手杖和按钮来回晃动的背影被汗水浸湿漉漉的。

 

他们不热吗?紧贴的上衣看着就觉得不舒服,我抓着校服的前襟飘动。当游戏机的声音从减小到完全消失时,终于看到了目的地。我把额头上的汗水用手背使劲擦掉。

 

* SPA2:街头霸王20世纪90年代代表性的游戏厅格斗游戏

 

 

 

推开玻璃门往里走。

 

当啷,响起了清脆的钟声。无论里面还是外面,闷热都是一样的。无法停止扇动校服前襟的手势。到处都传来了电风扇在哗啦哗啦地转来转去声音。

 

“抱我一次吧。这是我最后一次拜托你。”

 

电风扇的声音里传来了被埋没的歌曲。是Young Turks俱乐部的歌曲吗?哼着耳熟能详的旋律环顾了一下书架。

 

漫画书、伟人传,仔细地浏览了按种类分类的书架。

 

“啊 找到了!歌谣书”

 

在7月的新书栏中,整齐排列的歌谣书中必须要选择一个!

 

《Pocket歌谣》 《摄影音乐》《Music Life》这三个上次买了,但是没看几个字,所以除外。

 

《彩色蜡笔》让收集水晶男孩照片的黄恩静气得咬牙切齿。“修图太严重了!”

 

当然,我并不是为了看歌手的照片买的,但是因为黄恩静一直说闲话,所以很难伸手。

 

旁边的《西红柿》,听名字就不怎么样。用食指依次扫过光滑的塑料,印出了指纹。后来抽取了一个《Teen Star7月号》暂时想不到不选的理由,所以选择《Teen Star》。

 

我掏出几张一千元和五百元,坐在电风扇旁边。坐在风扇旁边,“啪嗒啪嗒”风扇翅膀转动的声音更加嘈杂。

 

“可以读完再走吧?”

 

老板娘忙着看电视,默不作声。我偷偷地察言观色,将电风扇方向按钮从旋转改为固定。这时才吹来一阵潮湿的风,慢慢消暑了。拆开塑料袋随便扔到旁边。

 

“收拾一下再走”大妈说。视线依然在电视。

 

难道后脑勺上长眼睛了吗?

 

“好的”

 

把要被电风扇吹飞的塑料铺在屁股下面坐下,展开散发着油墨味道的《Teen Star》。对前面的内容轻轻略过,赶紧翻开书页。迅速的从头翻到尾,在最后一页停了下来,看到了我在找的内容。

 

 

 

<你好?朋友!>

寻找全国各地的我的朋友!

我们找找笔友做朋友吧! ^^

 

 

写着名字和性别,旁边括号,年龄,下面写着很长的地址,再下面是装着简单自我介绍的方框。两页都写满了寻求笔友的申请。我紧紧抓住被电风扇吹走的页面,仔细观察方框里的字。

 

在密密麻麻的、可读性下降的狭窄的方框里,人们如实地看到了哪怕是一个尺子也要填满的努力。

 

有的初中生把自己画的画填满了,有的同龄人地址是济州岛。有的要找一起聊H.O.T的姐姐,也有在写自我介绍文的地方威胁说“只给漂亮女孩写信”。

 

“19岁 不知道高考不复习” 啧啧咂舌。

 

为了引人注目,箱子里用特殊文字制作的各种表情和长条留言的人占大多数。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唯独一个小方框里留下了几个字,独占了我的视线。

 

 

 

李帝努 (男/18)

谁都没关系

随便写信吧

 

 

方框里写的地址是首尔特别市。

 

“啊。首尔孩子还是有点。”

 

视线转移到了其他申请文章上,但是眼睛一直跟着方框里白色的空白走。也就是说,这是连相似的名字都未曾见过的很特别的名字。

 

同龄人,用三行字写自我介绍,只写了14个字。 简洁的自我介绍文像普通紫菜包饭。

 

“啊西。不管怎么说,首尔有点不怎么样。也太远了,也没什么相通的。”

 

远远地就能听到旁边呼噜呼噜的电风扇的声音。但是倾斜的心已经开始考虑给首尔吝啬鬼的第一封信的内容。

 

今天广播里也播放了经常听的歌曲。黄恩静最终吐露了自己的烦躁,即使不知道歌词,也能流畅地哼唱。

 

“妈妈拜托能不能听点别的歌。”

 

妈妈装作没听见,专心准备冷面。我看着脚步沉重地走进自己房间的黄恩静扑通坐在沙发上。

 

“好听。”黄恩静洪亮的声音我是装作没听见,却能听清我喃喃自语的妈妈的声音。

 

“回答了让我留下长久不变地爱。”哼唱着,晃悠着的黄恩静的房门,一会儿黄恩静就又现身了。手里拿着一个盒式磁带。这肯定是水晶男孩歌曲的录音带。果不其然,响彻家里的金钟焕的歌曲被黄恩静停止了。

 

“什么呀。”

 

黄恩静比妈妈制止的动作更快。马上响亮的学院别曲。脱下戴着的卫生手套来到客厅的妈妈和坚守在广播前的黄恩静对峙。在两人之间察言观色后,我站起来偷偷地走向了黄恩静的房间。

 

一进房间就看到水晶男孩的大型海报,吓得一抖。本来不该放松警惕的,真是大惊小怪。

 

独自气喘吁吁地翻找着贴着水晶男孩海报的墙下的箱子。

 

黄色雨衣和气球、杂志或者歌谣书剪贴、盒式磁带。全是水晶男孩相关的东西。

 

打开第五个箱子时,我寻找的东西就出来了。五颜六色的信封,还有即使双手抱满也抓不住的各种圆珠笔。这是黄恩静给水晶男孩写情书时,看她翻箱子发现的。

 

听到屋外传来的争执声,我安心了,并拿了一把黄色信纸和圆珠笔放在口袋里。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走出了房间

 

我打开圆珠笔盖,在练习本上划出了无数个韩字。

 

墨水会不会容易晕染?圆珠笔是不是容易拉屎?颜色和黄色信纸很搭吗?一一进行了估计。

 

最后,我挑出了蓝色圆珠笔,其余的被推到了桌子的角落里。 把信纸放在桌子中间,用手指滚着圆珠笔思考了第一句话。

 

第一次写信的问候语。什么好呢。脑海中反复出现了很多文章。对我人生中第一个笔友帝努来说这些都太土了。 名字非常帅气的帝努会不会是耍花招的类型呢?只有手中的圆珠笔在忙碌地旋转。

 

练习本上毫无头绪地写下了短短的单词和碎片的句子。 有些是圆圈,有些是方形。 把画着圆圈地字凑在一起,有条不紊地写出一篇像样的文章,在黄色信纸上逐字逐句地挪开。

 

 

 

想多了解帝努

 

你好!帝努 我是想和你成为笔友的'随便'之一 我叫黄仁俊。年龄和你同岁。我18岁。信封上应该写着,我住在釜山。怎么说呢,首尔和釜山之间呢。好远啊,是吧?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笔友会更有价值。我身边的同学都希望和女孩子是笔友。你也是吗。希望你不会对我的信失望。如果可以的话给我回信,我会等着的。

 

在让人怀念不久前下过的梅雨的酷暑中。

 

喜欢下雨天的仁俊。

 

 

 

虽然特意练习才写的,但歪歪扭扭的字却并不如意。辅音皱缩,元音错位很多,笔迹像随风飘动的芦苇一样,向一个方向滚来滚去,看起来非常搞笑。

 

正在考虑要不要重新写时,听到了房门砰地关上的声音。

 

广播中播放的歌曲最终不是学院别曲,而是COUPLE。觉得到了该紧张的时候了,把遗憾的心情和信纸一起折起来装进了信封里。用胶水封严了信封口,以便信出远门。

 

在收件人旁边写了帝努三个字。然后打开《teen star》笔友申请页面,在信封上按照首尔特别市的陌生地址写下来。写成一列,但斜着了。也许是因为信封里的信纸厚厚地托着,字写得还不错,算是万幸吧。

 

邮票背面印有不知名的白色花朵,上面还粘上了舌头上的口水。瞄准方框虚线内,集中精神放下邮票,完美地贴在了方形的虚线上。莎士比亚说过结局好就是好的。为了寻找邮筒,走出家门地脚步在翩翩起舞。

 

出门上学一次。 放学回家的时候一次。去超市给妈妈跑腿,再来一次。黄恩静回家晚了,在去接她的路上,再一次。把吊在大门上的生锈邮箱的门开了好几次。嘎吱嘎吱。我厌烦地听到了老铰链的尖叫声。就这样整整一个星期。在去罗渽民家玩回来的路上确认了邮箱里装着的白色信封,不知有多么高兴。

 

发送人帝努。收货人黄仁俊。

 

眼睛里没有歪斜,而是交替地记录了两个笔直的地址。从首尔到釜山,以为是远道而来呢。他像扔鞋一样脱掉了鞋子,直接走到房间里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用胶水把仔细粘着的入口用刀轻轻刮掉。充满空白的信纸与《Teen Star》笔友申请文中的自我介绍文非常相似。

 

 

 

给仁俊。

 

你好 我是帝努 首先谢谢你抽空给我写信。

 

但是那个笔友申请帖子,不是我上传的。是朋友开玩笑的。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来自帝努

 

 

 

当读到满满空白中央的简洁句子时,感到十分尴尬。

 

天啊,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首尔吝啬鬼!

 

这让在练习本上修改了几次,在手掌上留下指甲印,用力压着写下的我的信感到很丢脸。再读3遍,觉得字体很漂亮。比起给水晶男孩写情书的黄恩静字体 比起和泰哲来往的大邱女中学生笔友的字体。我看过的男孩字体中最漂亮的罗渽民字体也比不上他的字体。与只有力气大的我的字体不同,稍微斜着写的字体又整齐又漂亮。

 

再读五遍就觉得我有点可怜了。因为泰哲在《Pocket歌谣》上传笔友申请文章的时候,看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封信,当然泰哲只回复了其中女孩的信,女孩的信中,也只回复了字体漂亮的信,剩下的都落在书桌抽屉里了。但是字写的丑的我也收到回复了,那么他至少写了20多封和我这封一样的解释信,发到了全国各地。最后再读一遍。总共十次。然后下决心了。

 

我一定要和他做笔友。

作为被向《teen star》出售地址和名字的人,他回复了可以无视的信,我很喜欢。看似草写,但字迹工整。好像爸爸给公司同事发来信的时候用的信纸,不知惜纸的简洁句子。

 

不,说实话,我都喜欢。

 

难道是因为在一周的等待回信期间,已经随意任命他为我人生中的第一个笔友吗?我很想和他成为笔友。在还没回家的黄恩静房间里偷偷摸摸地写了信,为了想回信中要写的内容,努力转动了脑筋。

 

 

 

对帝努来说,应该面对纷至沓来的信感到堂皇吧。

 

你好帝努 我是釜山男子汉 黄仁俊 收到回复所以再写一封信。

 

是朋友未经允许上传的文章吧?突然信箱里堆满了信,一定吓了一跳。被朋友戏弄了,还要一一回复突如其来的信,很辛苦吧。我知道你上次写完信,想整理一下笔友。但是我想成为你的笔友。当然,如果你不喜欢,可以忽略这封信。虽然会有点遗憾,但是没关系。但如果能回信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在慢慢变深的夏夜。

 

伤心的仁俊被姐姐抢走了电风扇

 

 

 

我比上次更频繁地开关信箱,结果被妈妈训了一顿。

 

“是的 哪里能碎掉呢?”我对黄恩静撒气说着,结果被掐了胳膊。

 

我时不时地打开和关闭信箱,明明只要灯一亮就都能知道。因为担心自己会被不回复的不安感。,我等了多久才回复了他呢?可能是因为着急,整整5天。看到像上次一样的白色信封插在邮箱里,“晕!”我像邻居和邻居家养的狗大声喊叫,吓了一跳,在深夜汪汪合唱的话,我认为已经说完了。幸亏比第一封信早到了两天。如果超过一周或干脆没有回信,也许就像妈妈说的那样,真的会砸碎信箱的门板。

 

信封上写着再看也端端正正的字样。

 

寄信人李帝努 收信人黄仁俊

 

他没有无视我,只是回复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拿着信心情愉快地回到家里,不知为什么一大早回到家在客厅看电视的黄恩静找茬来了。

 

“等了好几天地恋-爱-信到了吗?”听着也像是嘲笑的语气,再加上一副难看的表情。

 

我举起了中指。“嗯,反正H.O.T.赢了水晶男孩”然后迅速逃到了房间。以微弱的差距按下门把手上的圆键锁上了门。

 

“你想死吗?狗崽子” 用脚踢门,门环哐哐作响,这就是恐怖电影中的场面。

 

要是被抓了,还没念完回复呢,就差点变成丧尸了。这样下去,门会不会真的被戳破啊。 因为黄恩静每天都在同一个地方踢,所以很久以前,唯独我的一个房门成了草帘子。

 

靠在剧烈晃动的门上松了口气,坐在床上确认信。再这样下去会被妈妈训的,让她放过门吧。现在黄恩静生气并不重要,我也暂时不能因为回信而高兴。也许白色无花纹信纸上写着简洁的拒绝内容。 把哐哐的声音当作背景音乐,打开信封确认信的内容。

 

 

 

给仁俊

 

你好 釜山男子汉仁俊 信收到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和我做笔友,我知道了。我们做笔友吧。我没写过很多信,不知道能不能写得像你一样好。即使无趣也请谅解。

 

对了。还有上次收到的信,我没有全部回复。把这件事推给了朋友。因为要用30个左右,所以朋友的手指长茧了。写给你的信,应该是唯一一个我写的。

 

总之,我等你的回复!那样也可以吧?

 

希望和姐姐的电风扇争夺战取得胜利。

 

来自帝努

 

 

 

耶,耶,耶,耶,欢呼起来。我也终于有了像样的笔友了!

 

我不羡慕与住在大邱的女中学生做笔友的隔壁班泰哲和交4000韩元申请外国上班族做笔友的贤泰。 我有了首尔吝啬鬼笔友。

 

啊,既然是朋友,就不要再提吝啬鬼了。现在任命李帝努为黄仁俊的第一个首尔朋友。 虽然直到初中为止,在首尔出生长大的罗渽民听了可能会感到伤心。

 

总之,在与黄恩静的决斗中,有了祈祷我胜利的笔友,让我鼓起勇气,要打开电风扇。今天一定要在枕头边开着电风扇吹着风睡觉。

 

在无法控制的喷涌情绪中,我猛然起身,猛地打开了房门,然后壮烈牺牲了。

 

这是在DSF前轻视水晶男孩的人固定的下场。

 

* DSF:水晶男孩粉丝俱乐部名称

 

 

信短则四天,长则六天,从釜山一直飞到了首尔。现在,我随时打开和关闭邮箱,不再焦躁不安。这就是等待的美学? 觉得自己很成熟,不打开和关闭邮箱门,而是按日历上的数字,这是秘密。

 

给帝努写信的那天。帝努来信的那天。在日历上画了圆圈,推测着画下一个记号的日子,坚持了下来。7月和8月的日历上到处都有小圆圈。在这期间,酷暑逐渐加重。从首尔寄来的信也整整齐齐地增加了。

 

 

包括最终没能争取到电风扇的内容在内,每次都像告状一样写上与黄恩静的战争生活,帝努都会以不寻常的安慰开始回复。

 

“感觉和姐姐关系很好”李帝努偶尔也会说一些让人郁闷的话。还有一些小事,喜欢听外国流行歌曲的取向故事、首尔白天最高气温超过36度太热的天气故事、羡慕以前的校服自由的感想等。

 

 

与一年级有8个班的我们学校不同,帝努学校有12个班。这就是首尔特别市的威严吗? 其中,帝努的班是2年级3班,和我一样。

 

当被问到"在50多名同学中排在第几名"时,帝努回复说:"我只是在努力。" 这是谦虚的表现还是狡辩的表现啊。因为无法理解一句话中包含的意思,所以非常有趣。

 

通过阅读讲述日常生活的信,像调查班长崔佛岩一样,追踪帝努的一天。原来和素未谋面的朋友写信这么有趣啊。对彼此完全不了解的事实让人一直期待着下一次联络。

 

与整齐的帝努字体相比,在写黄色信纸上写着我的日常生活作为了回复。

 

因为姐姐太咋呼了,所以讨厌水晶男孩。但是因为喜欢黄色,所以喜欢水晶男孩的官方应援色黄色。晚上自习时,用随身听一边听广播一边学习,收听的广播不固定,每次都会更换。随身听是从姐姐那里继承的,但是因为这样才委屈。妈妈做菜的手艺完全不怎么样。 便当小菜的鸡蛋卷中嚼到了无数个鸡蛋壳。外国流行歌曲除了甲壳虫乐队和迈克尔杰克逊的几首歌曲以外,其他歌曲都不太清楚。

 

只要告诉罗渽民,就会得到"知道"的无聊回答的琐碎日常生活登上了前往首尔的信纸。

 

 

"呀,渽民啊。"

 

"嗯。"

 

"要和我一起去市里吗?"

 

"仁俊啊。"

 

"噢"

 

"快点来呀"

 

 

虽然嘴角张开大笑的样子很讨厌,但是今晚没有收到回信,我也只是瞪了他一眼。

 

“想买信纸?”罗渽民边问边追。

 

“嗯。”回答着,心里很安心。

 

因为我没有自信,自己进去挑选信纸。泰哲和贤泰让妹妹去跑腿,让她去买笔友用的信纸。黄恩静不仅不会给我跑腿,而且还发现我偷她写给水晶男孩情书的信纸,现在正在冷战。

 

位于市内流动人口最多的地方的"Barunson"的规模与小区文具店和学校前的粉丝见面会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忙来忙去的客人大部分是同龄女孩或小学生,所以沮丧地进入了其中。内部仿佛是"耍赖"市场,堆成箱子的学习用品摆得水泄不通,让人目瞪口呆。

 

“信纸在那里。”

 

如果没有罗渽民拉扯,差点把肩膀让给不认识的人。站在即使说韩国所有的信纸都聚集在一起也不为过的信纸柜台,瞪大了眼睛。信纸的颜色,信纸的图案。从头到尾都不一样,所以很苦恼该选什么。

 

原来交换笔友的时候说了我喜欢的颜色,但是没有问帝努喜欢的颜色是什么啊。很晚才后悔。早点问就好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应该会选帝努喜欢的颜色的信纸。多亏了默默等待的罗渽民,我苦恼了很久,拿起白色、黄色、浅绿色和天蓝色信纸的手终于确定了,叹了一口气。

 

* Barunson:90年代有名的粉丝文具公司

 

 

 

对越了解就越好奇的帝努

 

你好,帝努,我是釜山笔友仁俊。

 

现在完全是盛夏了,是吧。天气只想待在家里。我们学校今天补完了课。现在两周自由了。很好奇你们学校怎么样。

 

今天上午只有补课,所以下课后去买信纸。但是我想了想,你没问过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之前一直偷偷给你写信,黄色是我喜欢的颜色,不是你喜欢的颜色。你喜欢什么颜色? 特别好奇。如果你告诉我,我会准备很多你喜欢的颜色的信纸。

 

我说过吗?我们家最近正进行着广播战争。妈妈和姐姐围绕广播播放的歌曲展开了气势之战。幼稚吧?我也是那么想的。 昨天姐姐赢了,整个晚上水晶男孩的去路都响彻家里。 我总是站在妈妈这边。比起水晶男孩的歌曲,我选金钟焕的《为了爱情》。但还是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姐姐很会发脾气。我站在妈妈这边,这是只对你说的秘密。

 

就到这里吧,一定要在回信里写上喜欢的颜色!

 

明天计划睡懒觉的仁俊

 

 

 

在平淡无奇的白色信纸上,丝毫没有留白,硬是压住了字。在植树节不想种树,闲着看电视或在小区文具店玩打瞌睡游戏的小学生时期的我,如果看到现在的我,可能会感到尊敬。

 

 

对正在准备晚饭的妈妈说要去一趟外面,然后离开了家。

 

漫长的夏日,像白天一样明亮。在听补课的时候,我晚上不忍心去找邮筒,早早10分钟就出门寄信了。虽然是盛夏,但早晨很凉快,但身体很快就热起来了。两周的假期里,尽量避免在这个时间寄信。可能一大早就起不来,等太阳下山了再出来。连连挥动着手扇风。

 

终于露面的红色邮筒里塞进了白色信封。可能是因为时间比平时晚吧,也可能是因为之前邮筒里的信堆积了很多,所以听不到信封触底的声音。这刺激了无谓的想象力。因为邮筒里有可以瞬间移动的门,所以直接掉到首尔的某个邮筒里。那么交换笔友所需的时间会减少很多。应该不到3天吧。

 

把脸伸进邮筒投入口,试图窥视看不见的内心,但后面传来了什么声音。

 

“学生,你干什么呢。”吓了一跳,闪开身子。

 

"信放错了吗?"

 

"没有,没什么。”

 

低垂着火辣辣的脸,急急忙忙挪动脚步时,背后传来了咔嗒声。悄悄地转过头来。这什么巧合。声音的主人公邮差叔叔正在打开邮筒拿出信。

 

我丢人都忘了逃跑,蹲在邮递员叔叔旁边。拿着满满一封信收尾的邮递员大叔过来了。

 

"每天这个时间都来回收信件吗?"

 

"嗯,大概差5分钟左右。"

 

用邮递员叔叔的手腕代替我空荡荡的手腕。

 

电子表显示的时间。下午6点32分。

 

在炎热的夏天太阳落山后出来寄信的想法彻底收起。那样的话,帝努会晚一天收到信。6点30分。6点20分。为了不忘记,一直记在脑海里,熟悉的信封擦肩而过。我确信。我捡起来等着整理其他信地邮递员叔叔。堆积在邮筒地板上的信件匆匆搬到了邮差叔叔的包里。我最后一次让我的信入住了,在包被关上之前。在众多信件中,如果放在最上面,期待能更快到达。

 

哪怕只是一点点。

 

"你的?"

 

"是的。"

 

"这封信很重要啊。"大叔拉上包的拉链说道。

 

他透过拉链,俯瞰着消失的白色信封,认真地点了点头。“大叔再见。”向漂浮着问号的邮递员叔叔鞠躬,站起身来。因为蹲下,腿发麻,但回家的脚步却异常轻盈。

 

 

给仁俊。

 

你好 仁俊 我是帝努 今天也睡懒觉了吗? 无缘无故地好奇。

 

我们俩补完学校的时期差不多。我们学校两周也没有补课。但是自习室是开放的,所以每天都在上学。

 

晚上自习的时候听的广播还没有定下来。 我听裴哲秀的音乐夏令营。每个星期进行的环节都不一样,所以很有趣。另外,因为是流行音乐专门节目,所以不会播放金钟焕或水晶男孩的歌曲。如果可以的话,就听一听吧。

 

我以前也说过,我觉得你和姐姐的关系很好。不仅如此,家人们好像都很开心。一想到信上写着的你们家人的样子,就会不由自主地笑出来。可能是因为流露出你的爱意。我和姐姐有点生疏,所以羡慕你。总之,你站在妈妈这边这件事,我一定会保密的。

 

啊,还有我喜欢的颜色是天蓝色。

 

我等你的回复。

 

来自帝努

 

 

 

5天后,帝努的信寄到了邮箱里。帝努寄来的信总是让人高兴,但今天心情好得只有0.1%左右。不是像往常一样白色信封,而是插在邮箱里,里面装满了黄色的信封。

 

帝努也像我一样吗?

 

也许是Young Art和Morning Glory,在粉丝见面会的信纸柜台随意想象了寻找黄色信纸和信封的帝努的样子和几天前我的样子重叠了,笑得摇摇晃晃的。

 

信的最下面像秋信守一样写着裴哲秀的音乐夏令营播放时间和频率。下午6点到8点。MBC FM 88.9MHz (釜山)

 

他非要帮我找釜山MBC的频率写下来,对此我感到很感激不尽。时钟指向的时间是下午5点12分。给帝努写回信,去寄信的话,计算好像正好。

 

把黄色信好好放在收集帝努寄来的信的箱子里,翻找书桌抽屉。从连塑料都没有拆开的新信纸中拿出了天蓝色信纸。上次在Barunson购买的信纸中,有天蓝色的信纸,真是万幸。当然,因为只有一张,所以迟早会再去到Barunson的。

 

我穿过窗户,趴在地上,躲避洒满桌子的阳光。把书垫放在炕上,把天蓝色的信纸放在上面。竖起笔尖,在无辜的地板上点点,整理了要写的内容,在信纸上写下了第一句话。

 

 

给可以铺席子的帝努。

 

你好,帝努,正如你所说,今天也是睡懒觉的仁俊。

 

8月也快结束了,天气还是觉得热。一天大部分时间在家里度过的我也觉得很热,但是对于每天往返于学校自习室的你来说,那种程度应该更严重。你在自习室学习好吗? 在等你的信的时候,我自己看了以前的电视剧录像带,有点丢人。但是,如果想战胜电风扇吹不退的酷暑,就要看阴森森的电视剧。

 

帝努你也看过M吗? M播出当时我们不是中学生嘛。上初中的时候觉得太可怕了,所以抱着枕头看,现在再看一遍,真不知道有什么那么可怕。当然,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仍然很可怕。

 

小时候不知道,但我好像喜欢恐怖片。所以希望《Scream》或《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做的事情》等美国恐怖电影尽快在韩国上映。

 

开学在即。头发长了点,开学前得赶紧剪了。我不想被带到学校门口的理发店,用瓦里棍把我的头推开。很羡慕头发自由化的学校。是吧。

 

快六点了。用随身听,我打算一边听裴哲洙的音乐夏令营一边去寄信。谢谢你推荐这么好的广播节目。我等你的回复。

 

今天尤其觉得黄色更漂亮的仁俊。

 

* M:1994年MBC播出的纳凉特辑迷你电视剧

 

 

 

用弯曲的字体填满的信纸装进了天蓝色的信封里。停下不断转圈的脚掌起身时,距离6点5分还剩5分。一手拿着信,一手拿着随身听离开了家。虽然戴上了耳机,但依然如实地传来了鸣蝉的声音。

 

88.9MHz,调好频率后,滋滋滋的噪音马上减弱,仿佛要耸耸肩的咚咚音乐响起。DJ的声音在几次Satis Faction的歌词中接连不断。裴哲秀的音乐夏令营出发。依然在穿透耳机的蝉鸣声中拨号,将音量调高一些。

 

第一次听帝努喜欢的广播,怎么说呢。有点慌张。不情愿的粗糙语气。让人怀疑是不是放送事故的瞬间。 但是,所以总是更加集中精神。 有什么沙沙的声音。 阵阵撞击声 这是第一次听到的流行歌曲。把生疏的音程吞吞吐吐地往嘴里发问。

 

帝努现在也在听广播吗?听到刚才的咚的一声了吗。 现在播放的流行歌曲会熟悉吗?作为众多听众中的一员,我只是在听广播,但光是听帝努每天都会听的广播,就感觉亲近了很多。与需要等待5天左右的信不同,是实时共享日常生活的。就像通过耳机,裴哲秀无聊的语气,和帝努连接在一起一样,心情很微妙。当然别人听了, 那么成百上千的听众都是连着的,可能会取笑我,问我有没有感觉。

 

虽然走得很慢,但是比6点30分早到了一段时间,所以找到了墙上的树荫。红砖的墙壁虽然不凉快,但也不烫,很适合依靠。他悠闲地扭动着从拖鞋外露出的脚趾,试图记住裴哲秀介绍的歌曲的题目和歌手。接着在播放的陌生的流行歌曲中找到了我喜欢的歌曲。 想写在下封信里寄出去。我喜欢这位歌手的这首歌。希望帝努能引起共鸣。

 

"你好,大叔。"

 

"什么呀,在等我吗?"

 

"是的。"

 

"哇。"

 

"我要把信放进去。"

 

大概等了10分钟左右吧。终于露面的邮递员叔叔以完全无法理解的表情,似是而非地接受问候。正好听到的并不是DJ的声音和流行歌曲,而是广告内容,所以暂时从耳朵里拿出了耳机。用钥匙打开邮箱,蹲在收拾信件的大叔旁边,在汗流浃背的额头上吹着手风。把整理好后送到大叔包里的信扫了一眼,像上次一样最后放上我的信,拉上了包的拉链。叔叔告诉我,你这样放在最上面,如果按地区分类的话,顺序会乱,没有意义。因为是预料到的事实,所以只是耸了耸肩。嗯。好像是那样。

 

 

"但是说不要等,还要等。这么热的天,还是放在邮筒里走吧。"

 

 

 

虽然问了,但好像不是为了听答案,肩膀上背着包的大叔站起身来,毫不犹豫地移动了脚步。怕热,赶紧回家吧。对着被汗水浸湿的大叔的后脑说。下次再见。接着,他又把耳机插在耳朵里,迈开了脚步。可能是广告时间结束了,耳机里再次传来了裴哲秀平静的声音。


 

 

Foreword

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