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bed

Description

/10.9.2022 此篇献给JA//做点ooc的饭

 

 

 

           

 

 

 

 

 

 

 

 

 

 

 

             沈载伦在一个暗晃晃的夜晚和兄弟们挥手跨出街区,路边加油站禁明火,年青人买水的时候顺走一根棒棒糖,裤脚灌风的年纪清爽的整个人要飞升起来。

 

 

 

 

 

 

 

出门做什么不太上得了台面,一会我们再讲,当然也不属于卖屁股那一行当的。沈载伦被鹳鸟打包叼来人间道,爹妈走的太早,在贫民窟里疯长,烂泥谭里头过一遭手脚怎生的干净,最大的难题是,穷,穷的整个人连着衣裳空落落的晃,穷的他妈的前胸口袋摸到屁股摸不出半张水洗毛票来,供给不足又有需求,于是男孩们鬣狗似的聚成一团团流落在阴影里。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做点小偷小摸的勾当,干完一票吹口哨过街,再大摇大摆地给环洞涂鸦,回头看顶着彩色轮胎的巡逻车,大叔拍着方向盘杀来,气的头毛倒立

 

 

 

 

 

 

 

          “1一2一3——笑”

          朋友们簇拥着,风呼啸过隧道。

          艺术履历上再添一副隧道喷漆杰作,沈载伦坐在抛锚的二手车上大笑,后仰倒在喷漆罐堆的铁皮堡上,张开双臂拥抱老天爷,为非作歹的同时从不恳求神的宽恕,起身,朝相机倒比一个耶字。

          “3、2、1、跑——”

 

 

 

 

 

 

身后喇叭爆响像往人群扔一个炸弹然后无数个听觉细胞死于这场灾难,兄弟们四散保命,沈载伦中等个子窜的很快,跨栏杆翻墙头夜风都揪不住他脚踝,他觉得好刺激好像在演生死时速。

跑啊,跑到喇叭声全部湮灭在尘灰里,跑到喉管泛铁锈味,沈载伦溜进一个地下停车场,很好的一间庇护所,撑着膝盖靠墙休息,抿住嘴,地铁跑酷侠也得休息的嘛,何况他今天干了票大的心跳有点过载,肾上腺素飙过极点的感觉很好,他不介意让快感再多延续一会的。

 

 

 

 

今天最后的票总得带点东西回去,他对自己扯谎。

 

 

 

 

 

停车场流荡好几圈,沈载伦盯着表针同他脚步一块转,转到十二点的时候他照着时针方向挑了一辆车。黑生意也分大小宗生意,抢劫杀人放火这种倒不做的,监控摄像头还没有普及的年代沈载伦最擅长做的是撬车,小时候跟着偷师的几招全用在歪理上。老掉轮子的破车最好对付,只消两根铁丝加螺丝刀就能揭开那块门盖,比开锁的还灵。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屏住气手脚放最轻,勾开门的时候心烧到嘶鸣,手从方向盘蹭到自动挡后头杂物柜,副驾驶柜门拉开收起,像乌鸦一样发了疯搜罗亮闪闪的小东西,硬币或是纸钞,车里怎么还放糖纸包,小朋友吗?沈载伦恶趣味大发,兴许是从出生到现在还没度出口欲期,心理又激动得要死,摸来用嘴衔着准备干完这票再拆。原先准备更进一步的,刚侧身被扯住手腕,后脑勺挨了一棍子,之后的事情嘛,晕晕乎乎的也就想不起来了。

 

 

 

 

 

 

 

 

 

 

沈载伦被蒙上眼,从暗室醒来,感官失灵,对方位的感知来仅仅自于位移变换,从车后座到软垫上,此刻双手反绑扣在背后动弹不得,麻绳粗的要磨出血,嘴上贴张静电胶布,低下头,看不见地头的灰,等待门外风吹散尘土也吹来他的死期,黑吃黑吃黑的戏码在这片区不少见,他比较倒霉,刚下生死时速片场,现在又要琢磨如何逃出生天。

 

 

 

 

诗人说:“世故的弦扫开,扬起血腥味。”门隙亮色送来音波,锁链声脚步声碎玻璃声,西村力刚出完任务眉梢眼角挂着血,把钥匙推进孔转动,眯起豹子眼,重重带上门,

 

 

 

 

“好吵,现在安静了。”

 

 

 

 

这句话砸中沈载伦耳膜的瞬间他就开始后悔,然后是无比绝望,前脚刚saybye匆忙的分手炮还没打,后脚就撬到前男友车,偷车贼耍绑架犯被反杀,天生的两个坏种此刻又吊诡地在地下室相见,怪月老红绳乱牵,偏要勾死两段孽缘。

 

 

 

 

 

 

不过这小子什么时候搞到车的,刚成年,动作这么快?嘀咕完之后沈载伦在心里默默祈祷,这份旧情他实在不敢念

,只能求老神仙显灵,吹吹耳旁风也好,提溜起西村力心头仅存的温良恭俭让,大发善心从轻处置。

 

 

 

 

 

 

 

沈载伦左侧肋骨下马蹄轰隆,有辛味的风转到身旁,可惜他什么也看不见,双目陷入绝对的深黑后知觉灵敏被二度升华,只有侧腰能感知到西村力的热度,耳畔有重重落下的鼻息。妈的,谈判就好好坐下谈判,处刑就处刑,怎么还上手了。沈载伦对他身体每一寸太熟悉,轻易识别出此男中指内侧质感粗粝的茧,枪托磨的。有人说手是人类第二性器官,西村力的手少见经脉,满血的样子比沾满体液的时候更漂亮,性感得发麻,这样的一双手此刻勾起沈载伦的绑带,循序渐进地解,去除束缚才能剥脱下外壳,像耐着性子拆开礼物的小孩。

 

 

 

 

 

 

 

 

“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再见到哥呢”西村力讲。

“你让他们把我放到哪里”

“这是我卧室啊,哥犯盗窃这种重大过错,当然要特殊处理”

 

 

 

 

 

 

做错事恳请原谅的小狗,此时屈膝跪在西村力的腿间,操过就长记性,习惯久了成本能,他知道对方要什么,摸索着解开裤链亲吻柱身,扯下一层布让权力的仗柄越过边界,太久不做有点生疏,唇肉忘记收拢,犬齿磕到西村力的几把,西村力疼得倒吸冷气,指尖紧紧抵住沈载伦后脑勺往里送,沈载伦扬颈,吞下液态的罪与罚,舌尖轻扫上颚时舐到一片薄薄的瘀血,冲撞得真不讲道理。越获取越饥饿,床榻成为高地,虬结横生干热的欲望。西村力步步紧逼,直到沈载伦的脊骨后退到贴住铁丝床架,哥停一会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吗?取下沈载伦眼前的蒙布,沈载伦瞠目,奉上湿漉漉的眼从背后镜观己,苍白的颧骨合称西村力颊间病态的潮红。休息时间结束了喔。西村力敲敲手腕,从床头柜摸出晾了大半年的润滑给沈载伦做扩张,探到敏感点就堪堪地磨,他五感汇成痛、麻,再是白蚁噬骨样崩溃的痒,内壁软肉狠命绞着指尖,沈载伦被搞的翻白眼,爽到要落泪,云纹沁水,小腹泛层薄汗湿上叠湿,瞪着天花板逼着自己不要看西村力暖红的双目,怪他太敏感,最后抓紧被单绝望的攀上预热的干性高潮,紧咬的齿关漏出支离破碎的呻吟,含着哭腔拒绝。但性事需要感官超载更要抵死缠绵。

 

 

 

 

 

 

西村力吻掉一点沈载伦眼角的盐水,发现他流的更厉害了,糟糕死,看的他几把也硬的要命,却只好顺着泪痕亲下去安抚心情颓败的沈载伦。从颈窝到侧腰再到美丽的小腹,吻到沈载伦那道横着的疤才停下,然后用指腹给他验伤,摩挲眼睛一样饱张的创口,新肉夹着血丝,鲜亮的像初生的花,精液溅上去。疤痕安抚过了轮到大腿,西村力用齿尖绞紧皮肉留下血点作为某种报复,绳索留下的痕迹半消了又再添腥色,沈载伦闭上双眼,拧紧被单叫他速度快点,豹子狩猎成功之后都要好好玩弄一番猎物再吃掉的吗?沈载伦绝望地想。

 

 

 

 

 

 

 

      然后他低头一看,看到西村力的supreme内裤,好奢侈的黑帮阔少,好像要180块呢,不愧是他,操批之前还要精心包装一下自己的,沈载伦捂住嘴惊叫一声,哎哟——他早该料到西村力要玩措不及防那套的,抬起他的双腿然后把屌送进去,沈载伦找不到施力点,将腿松松的地搭在西村力肩膀上承载着撞击,胯骨贴合,寂寥使爱成为再续前缘的劳什子。西村力玩心大发用指尖在沈载伦小腹画圈,画爱心,画他的眼睛,写下:

 

 

 

 

 

 

       “”J-A-K-E,I LOve U sO much!”

 

 

 

 

 

 

 

O这个字符永远划得非常绵长,像澳洲佬引以为傲的腔调一样,拖延得要磨死人了,触感非常轻柔但是非常难过,好像羽毛划过脊背,有一种抓不住的痒。沈载伦气急败坏,松开床单要去抓西村力的食指,警告他不要玩了真的,西村力哪管,他肆自己的意乱沈载伦的情,抬起手停止书写游戏去攥住沈载伦纤细的腕,举高,按在床头剥夺他索取拥抱的权利,卯足劲让肉刄往体内撞,交战还是交媾,交合处也湿漉漉,每一次抽送间要带出白浆,西村力太年轻气盛,体温好像都要比别人高半度,热的沈载伦半截舌尖露在外边吐气。西村力分出一部分精力欣赏他这幅被精液娇惯出来的痴态媚相,半年没和我做,在别人胯下浪叫的时候哥也是这样子吗?摇着尾巴求欢的样子像小狗一样真的好下流喔^死ぬほど好き——看沈载伦小腹紧绷着痉挛,高潮到整个人都在细微的颤抖,头发被汗水打湿搭在眉毛前面看不清眼睛啦。

 

 

 

 

 

 

     东瀛乐唱针发颤牵紧两环命弦,三味线枯槁地响,脊背骨伸入樱花枝,情深时沈载伦是瓷缸里豢养的赤尾鱼,水被抽干了,他几近溺死在空气里。

 

 

 

 

 

 

          最后一次西村力把沈载伦抵在墙上做,埋在他的肩窝闻味道,头发剪的短短的相当刺挠。沈载伦只搂住他脖颈,想起西村力背后散落如星图的痣,此刻在他脑海里摊开着,像一本亲吻指引手册,想的犬齿发痒口舌发干,于是盯住西村力的嘴唇,眼神饥饿的像在看松糕,亲一口不足以填饱肚子的,如果是西村力的话那一定要尝尝味道,嗯还蛮甜的,和车上那个草莓糖味道挺像,都是小孩子喜欢的味道,沈载伦此刻非常庆幸自己耍了一天忙的没来得及抽烟,因为烟草太苦了。西村力以前未成年自己不抽,喜欢看他抽烟,口袋里常备火机。沈载伦想在翻云覆雨时点燃黑冰爆珠,给情欲加料,下垂的眼尾盈满早春露,亮晶晶的闪着。他抽烟的样子很漂亮,好像玛琳黛德烈,六十代好莱坞艳星派头,称得上绝世名流。西村力就是爱惨了他吞吐云雾的口唇,抽完餮足的笑,嘴角尖锐足以扎破一颗心脏。

 

 

 

 

 

 

 

 

         草莓糖代替不了纸烟的,西村力可以,做爱的快感比尼古丁放松百倍,记起书里写:顶好的女大学生,做完爱同嫖客谈论黑格尔。而沈载伦不过也是大学生年纪,事后穿着西村力的条纹衬衫,扣子不肯系好,坐在他膝头创作空想主义,他的身体记录下了浃肌沦髓的快感,用吻痕书写的。西村力拿手机再拍他不整的衣衫和脖子上有点玩脱的红印,大腿上的精斑,187实在举得高,沈载伦抢不到手机就删不掉照片。

    

 

 

 

 

 

       “哎——”西村力把手机举过头顶。

 

 

    “哥,介意十月九号再来一次停车场吗?”

 

 

      “如果不来呢?”

 

 

     “哥给我口交的照片会贴满整个巷子的,不要后悔”

 

 

     “我会过来砸掉你的手机的^不清理手机相册的家伙”

 

 

       “拭目以待——”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