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之心mechanical heart

Description

机械之心Mechanical Heart

全文架空*禁不起任何考究*

4.3k 感谢所有阅读

机器人X人类

Foreword

01 0%

友人赠予他玩具,前天说,后脚到,神秘地告诉他,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机器人。梁祯元签收快递,实物高他一截,拆开包装,说明书像蝉翼,轻轻地落到地上。他打开,脑中咀嚼了一番,没咂摸出什么,作罢。

开机。他不指望简陋至极的说明手册,随手搁置一边,环视,开关拇指般大。他的拇指用力,手指嵌进去,机械音说道:指纹已收录,使用愉快。

机器人睁眼睛,梁祯元碰一下,触感极为真实。他甚至可以看到清晰可见的血管脉络。实则机器人宛若真人,基本无二,梁祯元想,这个世界上可能真实存在那么无趣的一个人。

梁祯元迅速跳过机器人自我介绍的功能,机器已经开机,开启了自我介绍的模式。梁祯元得知,AI1208,有名字,朴成训。

 

朴成训,他点了一下头,像是应允。

 

他指了指自己,梁祯元,你的主...朋友。

他重申:我是你的朋友。

 

你好,祯元。

你好,朋友。

 

02 1%

梁祯元身边不缺什么,父母近乎有求必应,机器人是好友的恶趣。他打开手机,一条未读消息。

“你会喜欢的,我保证。”

 

梁祯元十八年人生没有特别喜欢过什么,他扪心自问,他不知道友人哪里来的底气,愈是这样他越好奇,殊不知好奇才是走向歪路的开端。好奇让人产生探究之心,梁祯元问:“朴成训,你会做什么?”

我吗?朴成训闻言,歪头,思考中的样子。

做饭、家务,这些都在我的程序之内。

 

还有呢?

我会唱歌,会跳舞。

 

梁祯元点头,示意朴成训继续。

 

会笑吗?

朴成训愣了一下,如此微小的反应促使他更加真实。梁祯元感叹,这个世界上可能真的会有朴成训这样的人。

 

你有原型吗?

问题接踵而来。朴成训耸肩,说:“不清楚,这些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你的管辖范围到哪里?”

 

“取悦你、服侍你、效忠你。”

“你在我的认知中的管辖范围之内。”

 

“只有我吗?”

朴成训思考,梁祯元当他在思考。他思考良久,可能还有“自我”吧。他笑笑,我不是普通机器人,我和人类没什么区别。

 

梁祯元梗了梗,没有明面反驳他,没有问他的“自我”。他的认知里,朴成训的“自我”是片面的、经不起推敲的,他没想推敲,他对朴成训的定位是朋友,那他就仅仅设想他的处于朋友关系的想象。于情于理,“朋友”不应该过问那么多,他再进一步,显得有些冒犯了。

 

03 2%

 

“你说你的管辖范围区是我,那除了名字和样貌,你对我还有其他认识吗?”

 

“梁祯元,十八岁,2004年2月9号生,血型、星座、兴趣....”一板一眼,说话冷酷无情,梁祯元评价,暗暗腹诽。“说起来,我还是你哥哥呢。”

朴成训轻轻笑了一声,很轻,像用尾指挠了一下手心,转瞬即逝,梁祯元敏锐地洞察。

我的程序设定,朴成训、二十岁,2002年十二月八号出生,这不算是你的哥哥吗?

 

哥哥,梁祯元从心里飞速过了一遍这两个干瘪的词汇。

他嗯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04 5%

父母外地出差,阶段性不在家。朴成训的到来碰上如此时机,家里只有他和梁祯元两个人。他起得比梁祯元早些,睡醒后例行收拾自己之后,着手准备早餐。梁祯元并非毫无自理能力之人,有人早他一步做完,他也乐在其中。

不得不说,朴成训十分了解他的一切喜好,饭桌上的菜色变换,他不爱吃的从没有出现过。

 

时间飞逝,快得他以为时间就这样过,他起床之后没有发现早餐,整间屋安静得只听得见他的脚步声。他走进客房,朴成训安稳地躺在那里,他这才仔细端详起朴成训的脸。

眉毛很浓,梁祯元用手摸了摸他的眉心,又摸了摸自己的,没什么区别。睫毛浓密,像是烈火烧过的枯枝,有点扎手。鼻子、嘴巴,确实是梁祯元会喜欢的类型,朴成训完美地踩在梁祯元的心尖。

 

应该是没电了。

梁祯元又开始苦恼,该怎么充电呢。没有充电器,梁祯元想起说明书,转过身,将门带上。他站在门口,想起自己应该问问友人,或者联系出厂商。他压下第一个念头,那张薄如蝉翼的纸,他重新摊开,反复研究,一无所获。

 

【没电了...我应该怎么办?】

对面很快地回复他一个令人毫无头绪的表情,接下去:这还用我多说吗?

......

那就放着吧。

 

时钟分秒必争,他觉得过得比往常慢,看了眼时间,才过去一个小时。平时这个时候他都在和朴成训聊天,天南地北,朴成训几乎知无不答。

朴成训这个人说话和做事是两回事,做事一丝不苟,平时说话喜欢说一下他一下反应不过来的谐音梗。

 

半个小时后,梁祯元重新构思如何让朴成训充上电。

 

晒太阳,不可行;放水里,怕触电;手机充电器,没插口。

梁祯元无奈地想,朴成训要是能像睡美人一样,亲一下就能醒就好了。他灵光一闪,想起说明册,他好像找到让朴成训充上电的诀窍了。

 

他一鼓作气,打开房门,走到朴成训面前,祈祷奏效。

他的嘴唇刚碰上朴成训的嘴,朴成训骤然睁开眼,梁祯元透过朴成训的电子瞳仁,只看得见他的倒影。他没来由地想到,朴成训的管辖范围,或许真真实实将他包括在内,他深深望向朴成训的眼睛,企图看到朴成训的“自我”。

朴成训的眼神一开始没什么感情,像临死的回光返照,梁祯元直直看,从中看出了什么变化,又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朴成训加深了这个吻。一个吻,于梁祯元而言像一根羽毛,轻飘飘地落到一个平面。梁祯元愣怔,一时想不起挣脱。

 

直到过了很久,响起给朴成训开机时的机械音。试验品AI1208已解锁性情功能,进度5%。

 

梁祯元开口,你终于充上电了啊。

 

05 65%

于是,朴成训的任务变成,睡醒、收拾、做饭、早安吻,四点一线。梁祯元咂摸出规律,接吻两分钟,朴成训可以续航一整天。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出现了什么微妙的变化,他一直毫无察觉。他时而敏锐、时而温吞,朴成训可以精准地掌握一个人的好恶,但无法洞察人心。

他们之间蒙上一层纱窗,他束手束脚,无法突破其他。

 

直到有一天,他在例行与梁祯元接吻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解锁条毫无动静。解锁条升得很慢,几乎每一天都要响一次。朴成训觉得闹耳,在第二次接吻的时候悄悄开了静音。

 

什么都没有。他们分开之后朴成训很快又贴了上去,徒劳无功。

进度已然到达百分之六十五,跨不过的一道坎,瓶颈之期。

 

梁祯元毫无察觉,朴成训看了他一眼,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梁祯元同他对视,他说不出什么。

 

梁祯元问他会什么的时候他撒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谎言,他的功能包括解决生理需求,梁祯元把他当作朋友,那这个功能如同鸡肋,毫无用处。

这个谎言滚成一个巨大的雪球,机器人是不应该说谎的,会说谎的是人,他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一个“人”。

 

他隐瞒了自己的属性,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居家型机器人,他是一个恋爱机器人,为恋爱而生。

他没有表明自己的属性,心存侥幸地接受了朋友这个身份。人才会心存侥幸。

他正在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他已知无法再瞒,还是选择独自对抗雪球。

 

06 80%

梁祯元不算宅,平时出门会带上相机,美其名曰热爱生活。他拍摄的作品不算多,趋向生活化,自从有了朴成训,路边的野花、超市排列整齐的牛奶、人行道、夜景,变成了梁祯元入镜。梁祯元示意过,他没必要什么东西都往自己身上挎,拎袋子也不一定非要让梁祯元提轻的,梁祯元不需要朴成训的特别关照。

少了很多趣味啊,成训哥。你这样,我都感觉自己是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废材了。

 

朴成训默默将“少了很多趣味”记在心里,不动神色地拎住最重的袋子,路过花店的时候朴成训看着一盆盆的百合花,鬼使神差地问,你想买买花吗?

啊,梁祯元愣神,说:好啊。

 

不算大的一捧,梁祯元一只手能揽住,朴成训问他,他左手的袋子需要他帮忙提吗?

梁祯元说不用,笑了一声,我们就这样走回家吗?

好。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清早,梁祯元往餐桌上一瞟,昨晚的百合花依旧生机勃勃,默契地搁置在花瓶里,连摆放的位置都是梁祯元预想的状态。

 

他想,好友说的果然没错,朴成训的一切,几乎是梁祯元所喜欢的样子。

他第一次期待朴成训做好早餐之后喊他起床,他顿然意识,朋友之间不应该这样,他和朴成训,从来没有在好友这个位置运转过。

不论是早餐、接吻还是其他,这都不是好友之间应该做的。

 

他听闻客房传来机械声响,窸窸窣窣地说了什么。

朴成训自从进度条毫无反应之后解开了静音,他清晰听见:AI1208,性情进度已解锁至80%。

 

07 90%

朴成训的接收功能逐渐敏锐,他甚至觉得自己透过梁祯元的微表情彻底摸透他。梁祯元惊讶的时候不形于色,他可以感觉梁祯元的肩膀有轻微的耸动,瞳孔骤然放大,这对于他观察梁祯元来说得心应手。

如今,梁祯元有意识地避开他。他自然第一时间发觉。他没有说什么,仔细回想,和梁祯元没有肢体接触已经快一个星期,他还是满电的状态。

他同梁祯元一样抱有侥幸的心态,一直得过且过,他不知道维持自己长时间待机的能源是什么,亦不想探究。他染上了人类才会有的劣习,却甘之如饴。

 

他的思考也变得开拓,认知到自己和以往大相径庭,但没有实感,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他故意做梁祯元不喜欢吃的菜,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梁祯元质问他,他说好孩子不挑食。

“你和以前变得不一样了,变了好多。”

“是吗?”朴成训皱眉,想到什么,豁然开朗。

 

“你也好久没主动找我说话了。”

“是吗?”梁祯元挑眉,压住了翻涌的情绪。

 

“我好像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了。”

 

08 95%

朴成训避开梁祯元,礼尚往来,如同躲避球。他因为梁祯元躲他的缘由躲梁祯元,绕口,简而言之,梁祯元躲他是为什么,那他就是为什么躲避梁祯元。

那天的对话戛然而止,没头没脑。

 

朋友。朴成训思考,不是梁祯元以为的那种。那个雪球又向他滚过来,他无力招架。他自诩过无所不能,但这样的困境使他束手无策。他有了软肋,又在思考这究竟是好是坏。

失态不妙。他更加像一个人,还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他知道答案的正解,但没有踏出一步的勇气,他的机械血管、神经、大脑都在告诉他,他已经近乎人。

机器人没有迈入深渊的恐惧,只会义无反顾地跳。他开始质疑,他的出生是为何,他的造物主给予他怎么样的期望。

试验品。他自觉是成功的。

 

09 96%

 

梁祯元犹豫再三,打开了友人的对话框,停留在朴成训充电的那一天。思索片刻,他问:在吗?

那里回复得依旧快,快得让梁祯元以为友人身上是否也存在着什么秒回梁祯元的系统。

他艰难地问,朴成训是什么类型的机器人。我感觉我们这样好奇怪.....

那头回复了一个问号,一头雾水地说,你开机的时候没有说明吗?

梁祯元悻悻地说:跳过了。

 

“朴成训也没说?”友人问,梁祯元被问得措手不及,反问道:“他应该说吗?”

......

梁祯元体感,差不多两分钟之后才收到回复。

【我草】

【试验成功了】

 

10 100%

梁祯元被逼到床沿,像一只受惊的猫。

你都知道了?

梁祯元点头。

 

我不是有意...骗你的,朴成训说。梁祯元摆手,连忙解释自己没有责怪之意。

 

“我可以亲你吗?”朴成训说,毫无询问之意。他吻上梁祯元紧闭的唇,梁祯元后知后觉地想到那个使用说明书。他翻开,只有一行小字,用爱填满。他束手无策的源头,他想。

我可以接下去吗?我可以脱你的衣服吗?我可以进入你吗?

朴成训无师自通。

你喜欢我吗?

他没有问,他恐惧得到同他预想不一的答案。他悄然多了一块可以塌陷的软肉,梁祯元轻轻戳一下,他心里便塌陷一分。

 

某一个时刻,那道机械声响传来,清脆的声音。

 

祂说:试验品AI1208 已通过测试,欢迎来到人类世界。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