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你Ⅰ五号监狱(1)

Description

*本章只有诺🚗

 

 荒凉的戈壁,贫瘠的沟沟壑壑间横出一条宽阔的公路,一辆黄皮装甲车顺着公路飞速地向前驶进。

 

  车内除了司机,后车厢里坐着一个皮肤白皙的少女和几个装备齐全的押解员。

 

  少女动了动被铐子锁住的双手,不过是一会儿,娇嫩的皮肤上便被磨出了一道红痕,少女皱了皱眉,余光瞥见坐在对面的男人不自然的坐姿,她缩了缩头,好在目的地也快到了。

 

  少女叫夏茗,她要去的地方,不,准确来说是关押她的地方叫五号监狱,能被关押进这个监狱里的要么是罪大恶极的罪犯,要么是心理有问题被判断会危害社会的隐藏罪犯。

 

  夏茗犯了什么罪?她到现在也不清楚,只知道那天母亲和妹妹跪在她面前哭着求她,替妹妹坐牢,担下妹妹撞死人的罪名,连她的未婚夫都说,茗茗,你去坐几年牢,妹妹就会没事的,等你出来,我们的婚约依旧作数。她稀里糊涂的点头答应,稀里糊涂的被关进监狱,又稀里糊涂的被带到这座监狱。

 

  夏茗摸了摸随身带着的药瓶,还好,抑香丸还有几颗,可以撑到下一次家里给她送来,夏茗从小身上就有一股奇香,这股味道会钩起男人心里的情欲,再加上夏茗生得一身雪白细腻的肌肤,天生就是一具适合交合的身子,抑香丸一个月吃一颗就可以抑制住身上的味道,踏进这个人人都心怀鬼胎的五号监狱里,夏茗的心一下子没了底,她突然后悔答应帮妹妹抵罪了。

 

  *

 

  “是夏茗吧?”

 

  夏茗一走进监狱长办公室,一脸猥琐的监狱长就笑着凑上来“抓住”了她的手将她带到沙发上坐下,夏茗忍着心里的厌恶,想将手抽出来,却发现监狱长拽得极紧,心里着急,眼眶就红了一圈。

 

  柔若无骨,肌滑如绸,再抬头看到美人低头咬唇含泪,监狱长就像蚂蚁一样爬来爬去的直痒痒,他想到上头递话说让面前这个少女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再不济让她这辈子都不能出这个监狱。原来他想着反正五号监狱里打斗不断,一年死几个犯人都是很平常的事,但是等监狱长看到夏茗的时候,他又舍不得这么美的一个人儿就这么消失,他偷吃几口上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再说了,这五号监狱里哪个稍微有点姿色的女犯还没被他睡过,想到这里,他向夏茗靠了过去,接着身高的差距,正好可以隐隐看到胸前那到沟壑。

 

  监狱长看得眼睛都直了,裤裆里也渐渐鼓起一块,夏茗虽然没有看到监狱长的表情,但是看他的动作,夏茗不难猜出监狱长想干什么。

 

  监狱长叫人把夏茗的手铐脚链打开,在看到夏茗手腕上那道红痕时,眼睛又直了直。

 

   “狱....狱长,我有点累了,想先去狱房休息了.....”夏茗紧张地揪了揪衣服,监狱长那股赤裸裸的目光盯得她浑身难受。

 

  “监狱房间的床哪有我办公室休息间的床软,不如夏小姐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晚......”说着,监狱长就扑过来抱住夏茗,胡子拉碴的脸不断地靠近夏茗想亲她。

 

  “不要,不要,求你放过我吧.....”夏茗躲闪不及,被监狱长抱个正着,咸猪手在她身上乱摸。

 

  眼看着就要撩起囚服,门外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敲击声,伴随着狱警着急的喊声:“狱长!狱长!A区又和B区打起来了,咱们的人拉不住啊!你快来看看!”

 

  “操!这帮兔崽子就知道坏老子好事....”监狱长啐了一口,摸了摸夏茗的脸说,“宝贝儿,今天晚上看来我不能疼你了,等我有时间,我好好的宠宠你.....”

 

  说完还捏了一把夏茗的屁股,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才出了门,出门前还不忘记叫人将夏茗送到女犯生活区。

 

  *

 

  “就这里了,我不方便进去,你自己去吧!”

 

  夏茗谢过给她带路的狱警,手揪着衣服的领口来到女犯生活区。

 

  “啊....哥哥...哥哥轻点...啊...”

 

  听到这阵另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夏茗想推开房门的手僵在了半空,她纠结着要不要进去时,不远处又传来一男一女调笑的声音,夏茗慌不择路,一个闪身躲进了旁边的洗漱间里,她找到一个空卫生间,躲了进去,坐在了马桶上,想到今日发生的事,夏茗觉得身体一阵疲累,正想眯眼休息一会儿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龙哥,今天说好和我一起的,怎么还带了别人...”

 

  “别吵架,你们都是我的小心肝儿,今天咱们就来个二龙戏珠如何?”

 

  随后就是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之后就是男人的粗喘声,女人的娇喘声。

 

  夏茗听着门外3D立体环绕的声音,下身也有了一股异样的感觉,她捂着嘴,小小的身子缩在马桶盖上,听了一夜的“活春宫”。

 

  第二天,夏茗是被一道气愤的声音吵醒的——

 

  “都说了,别来洗漱间做,弄得到处都是,别人也要用洗漱间,这多恶心啊!”

 

  “恶心什么,你昨天晚上可没少吃这恶心东西.....”

 

  夏茗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脚,待门外争吵声将歇,才轻轻地推开门。

 

  地面上,瓷砖上沾着白色的不明污渍,想到昨晚的事,夏茗脸红了红。

 

  “你是.....新来的犯人?”有个女犯先开口问。

 

  “嗯,我叫夏茗,昨天来的....”夏茗低着头小声地回答。

 

  “快洗漱吧,一会儿去吃饭,去晚了就什么都吃不到了。”见夏茗这幅怯生生的模样,女人好心的提了一嘴。

 

  “谢谢。”夏茗抬头笑着向女人道谢,阳光洒进屋内,落到夏茗的身上,倒让洗漱间的女人都看痴了,眼前这个笑着说谢谢的女孩,太漂亮了,漂亮的让人感觉不真实。

 

  *

 

  夏茗跟着洗漱好的大部队来到食堂打饭,由于食堂是男女混在一起吃饭,夏茗漂亮的容貌也让一些男犯看得呆住了。

 

  “小妞,新来的吧?”

 

  夏茗咬了一口馒头,专心地咀嚼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旁边攀着两个女人,突然就想到昨晚洗漱间的那场“二龙戏珠”。

 

  怕被龙哥看出异常,她低下头不敢看他,却被男人用手抬起下巴,男人手指反复摩擦着夏茗的嘴唇,充了血的嘴唇更加娇艳欲滴,夏茗别开头,却被男人掐着下巴吻了上来,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男人将夏茗从凳子上提起来按在桌子上,腰间因为衣服上卷而露出一截洁白如玉的细腰,看得男人下腹一紧。

 

  夏茗双手被箍在头顶,无助的朝周围的人喊着救命,却发现周围的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夏茗的心凉了凉,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干嘛呢!不吃早饭都给我滚出去!”正当夏茗以为她要受这屈辱的时候,监狱长带着一大帮狱警走进来似乎是在巡逻。

 

  男人见监狱长来了,谄媚的迎上去,极大的满足了监狱长的虚荣心。

 

  监狱长走过来摸了摸夏茗挂满泪水的脸,又大摇大摆的走了。

 

  *

 

  “其实你也别怪我刚刚不救你,这监狱里到处是这样的事,女人在这里要是没个靠山,就会像你今天早上一样,随时随地被拖去哪里都不知道......”

 

  夏茗坐在户外活动场的凳子上,看着活动场上的男男女女,听着女人的一番话陷入了沉思。

 

  “不过你要是想在这地方混得好,不受早上那档子气,呐,看到那边那个小房子和咱们后边那栋白色的小楼了吗?”

 

  夏茗顺着女人的指引,先看到一间矮矮的小屋,低调内敛,再转身看到一栋白色小楼,精致华丽和监狱周围黑漆漆的环境格格不入。

 

  “这两个房子里住的是五号监狱的两个老大,小房子里的是A区的老大——李帝努,他是全球最大黑帮的一把手,听说是为了图清净自己投案来的监狱,后面的小楼是B区的老大——罗渽民,入狱前是个富家公子,这个人虽然不太能打,但是有手段,把B区那帮人治得服服帖帖的。总之这两个人你上了一个的床,这监狱长都得给你跪下来舔鞋......”

 

  夏茗看着两个建筑,本能的感觉里面的人不好惹,低头踢着地上的小石子,旁边的女人还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夏茗却一句也没听进去。

 

  *

 

  不知不觉,夏茗已经来五号监狱一个月了,她每天披头散发,把自己弄得脏脏的,晚上洗漱完就躲到小隔间睡觉,像老鼠一样小心谨慎地在这黑暗的牢笼里生活,五号监狱比起其他监狱来说很自由,只要不越狱,一般的小打小闹,监狱的管理人员也不会管,整个监狱分A,B,C三区,A区关着的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性格冲动一点就着的罪犯,B区关着的是一群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智商极高的疯子,C区则是关押女囚的地方。

 

         A区看不起B区一帮小胳膊小腿的,B区看不起A区一帮没脑子的大老粗,两个区时常有摩擦,再加上两区内部有时也有争吵,五号监狱基本上天一吵三天一架,但只要不出人命,情节太严重的,监狱的管理人员根本不会管,而C区的女人则只能依附在这三股势力上才能在这所监狱活下去。

 

 

  这天夏茗洗完澡正坐在隔间打算休息时,身体却传出一股异样,紧接着她的身体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味,夏茗慌忙地寻找着那个药瓶却想起来当初第一天来的时候因为监狱长的原因,药瓶掉到了办公室里。

 

  夏茗没有多想,裹好毯子,赶紧走出隔间想跑去办公室拿药,却被旁边经过的几个男人盯上,他们紧追着夏茗,夏茗心里害怕,再加上监狱黑漆漆的,她拐了几个弯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见面前有间屋子,夏茗想也没想就推门进去。

 

  屋子里漆黑一片,夏茗躲在门后,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走远,正打算起身走出门时却感觉到细腰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掐住,拖着将她摔到床上。

 

  夏茗被摔得头晕眼花的,屋子里的灯“啪”地一声被打开,夏茗回过神,看到眼前站着一个裸着上身的男人,深夜,孤男寡女,让夏茗害怕的往床里侧挪了挪试图离眼前的男人远一点。

 

  李帝努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好闻极了,闻着着股味道,一向对情事不热衷的他,居然产生了想要和这个女人一辈子黏在床上的想法,因为刚刚的动作,女人的睡裙卷了上去,露出一双又白又细的腿,看得他呼吸都急促了几分,不过多年刀剑舔血的生活让他在此刻还保持着一分理智。

 

  “抱歉,我无意间打扰你了,我现在就走.....”夏茗见面前的男人开灯后迟迟没有动作,壮着胆子开口说道,作势就要下床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

 

  李帝努双手支在夏茗的身体两侧,强烈的男性气息包裹住夏茗,让她的身体泛上一股奇怪的燥热。

 

  “我.....唔......”夏茗刚开口想说话就被李帝努的吻堵住了嘴巴。

 

  李帝努顺势将夏茗压到床上,随手拿起床头放着的拳击绷带将女人的手绑好固定到床头。

 

  “求求你,我真的不是故意打扰你的,你放过我好吗?”

 

  夏茗一边挣扎,一边向李帝努求饶,李帝努却像没听到一样,大手撩起睡裙,握住了夏茗胸前的柔软,像个面团一样把玩。

 

  “疼....不要....”

 

  夏茗感觉到双乳被别人捏来捏去,一阵羞耻感让她偏过头不敢看李帝努,身体因为害羞泛上了一阵粉色,身上的香味也争先恐后的冒出来。

 

  似乎是觉得衣服过于碍事,李帝努扯下夏茗的睡裙和内裤,女人光裸的身子以及这满身摸上去和丝绸无异的肌肤,再加上光是被他盯着看了一会就一股一股往外冒着花汁小穴,让李帝努彻底将那点仅存的理智抛到脑后。

 

  脱下裤子,早就勃起的性器弹了出来,夏茗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那物,她被吓得一时间哑了嗓子,同时心里居然诡异的升起一丝期待。

 

  “啊....疼....慢点....”

 

  李帝努附身,挺腰将性器插入,未经人事的小穴紧得厉害,浅浅将龟头挤入便不能再往前半分,李帝努觉得自己此刻太阳穴突突的跳,他还得多谢自己优秀的自制力,这么紧的穴一口气插入,女人还不得死在他床上。

 

  李帝努头一回耐着性子哄女人,感觉到女人的情绪放松了一点后,才慢慢将柱身送入。

 

  夏茗只觉得下面被撕开一样,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还没等她缓过神来,男人就开始在穴内不断地抽插。

 

  “啊....啊...慢点....求你.....”

 

  李帝努闷不做声,头埋在夏茗的脖颈处贪婪地吸着那股香气。

 

  房间里只有女人带着哭腔的叫床声和两人下体碰撞间发出啪啪的水声。

 

  “啊~”体内的性器不经意间碾过某处,刺激得夏茗直接高潮,体内喷出一股股的花液,连叫床声都打了几个弯。

 

  李帝努接收到了这点信息,挺腰向刚刚那处软肉撞去。

 

  “哈...啊...不要...不要.....”

 

  夏淼摇着头,被绑在床头的双手早已无力挣扎,双脚蹬着床单,腰也被李帝努箍住动弹不得,只能感受这一波又一波刺激的快感袭上大脑。

 

  床单被抽插间带出的花液打湿了一大块,李帝努掐着夏茗的屁股拼命地往他跨间送,两人相交处的液体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小穴委屈的吞吐着狰狞的巨物。

 

  因为多次高潮,夏茗感觉自己的小腹都一抽一抽的,被绑着的手已经僵了,夏茗累了,但是身上的男人好像不知疲倦一样,她感觉小穴都已经被插得有点麻木了,男人撞击的力度还是分毫不减,不知道到过了多久,夏茗昏昏沉沉间感觉男人将她抱起,然后体内充盈了一股温热的液体,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帝努抱着已经昏睡过去的夏茗,虽然脸上面无表情,但是眼睛里透出的糜足之情表示他现在的心情很好,他倒是没想到,当初为了图个清净选的五号监狱,现在却给他带来了这么大个惊喜,李帝努凑到女人的脖颈处想再闻闻那股味道时,却发现比起女人情动时浓到不用闻就窜到鼻腔里,现在这股香味淡了许多,不刻意去闻都闻不到。

 

  可能是李帝努动作吵醒了夏茗,她迷迷糊糊的拿手推了推李帝努的胸膛,嘴巴里嘀咕着:“不要了.....”

 

  李帝努听了倒也不恼,手搭在夏茗的腰上,闭眼入睡....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