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你】嫉妒②

【梦你】嫉妒

第二天你在学校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头。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头,就是感觉自己摊上的那几个男人反常的有的在缠着你有的在躲着你。你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过于敏感了,可其实事实上就是这样没错。

 

 

喜欢粘着你的罗渽民看见你就躲避眼神,朴志晟也是这样,像是故意赌气似的。李帝努和钟辰乐则一直跟着你找你聊这聊那。黄仁俊还是原来一样,不会很粘人但也不会故意疏远你。

 

 

我做了什么事吗?朴志晟罗渽民好反常啊。你小声嘟囔着。

 

 

“因为怒那那天被马克哥东赫哥扶着一起从琴房出来被我们看见了哦。”

 

 

钟辰乐在你边上咬着棒棒糖说。小孩儿讲话的时候把棒棒糖咬的嘎吱响,可以看得出来心里是有气的。你很震惊的问他怎么认识他们,小孩儿无语的说你竟然才知道我们都认识?我一直以为你知道的。

 

 

你摇了摇头,说你只知道李马克李帝努李东赫是一家的。

 

 

“啊啊,其实我们都认识的哦怒那。”钟辰乐看着你坏笑,然后冲你可爱的wink了一下。明明真的很可爱,但是你却感到毛骨悚然。

 

 

完蛋了,他们怎么都认识啊!!你怎么莫名其妙招惹上了一群大灰狼啊!!你心如死灰,把吃完的棒棒糖棍子扔进钟辰乐手里。

 

 

钟辰乐从嘴里取出自己吃完的那根,然后牵着你的手去扔进垃圾桶里,拉着你离开了篮球场。球场上还在打球的李帝努刚投了个三分球赢取了全场的尖叫,他朝你看过来,然后对着和钟辰乐十指紧扣的你的手皱了皱眉,但很快又换了个表情对你甜甜的笑着wink。你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刚才还被他堵在更衣室里。

 

 

“我们珍妮这几天玩得很开心呢都要忘记我了吧?”小狗委屈地把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你的脖颈,牙齿咬了咬你的裙子吊带。“我真是想你想到都睡不了觉,今晚去我家吧?嗯?床上没有你的味道了。”

 

 

你想拒绝的,谁受得了隔一天就要狠狠地做一次啊,但李帝努坏心眼的把手伸进了你的裙子。

 

 

更衣室外面就是球场,可以清晰地听见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而且更衣室是公用的,随时都可能来人。就算锁了门,一旦有人来敲门,这是男更衣室,总不能被别人看见一男一女一起出来吧?

 

 

你生怕他乱来,赶紧答应下来,然后赶紧逃跑,结果撞上了刚打完球的钟辰乐。应付完一个怎么还有一个?

 

 

钟辰乐没看见你和李帝努对眼神,带着你去找罗渽民一起吃晚饭。你都有点不太敢见到罗渽民,他现在看见你就甩脸色,谁会不知道他心情不好?

 

 

但事实上罗渽民就是故意的,他小伎俩多的很,就故意想让你主动讨好他,然后他表面上不生气了!背地里再好对你进行别的方面的小惩罚。

 

 

果然你上钩了,吃饭主动坐到他那边,他的手在桌子下面把你摸的湿哒哒的你也不去责备他。现在只能让他先开心别再生我的气啊,你心想。

 

 

钟辰乐看在眼里,整个吃饭你心不在焉的,脸一点点变红,呼吸一点点急促,都代表着什么他又不是不知道,但他也有自己的小把戏,他可不打算在这里用。过两天再用也是一样的呀。

 

 

所以在看见罗渽民把你带到洗手间的时候,他就笑笑给罗渽民手机发了条信息,“单已经买好了,我先回家有点事,你们好好玩。”罗渽民看到消息笑骂这小子果然背地里还会有一套,但也不计较,把手机扔到一边把你抱上洗手台。

 

 

反正今天餐厅被钟辰乐包场了,反正没人,罗渽民锁上洗手间的门,在大镜子面前和你接吻。他把你的头扭过去让你看见镜子中和他接吻的你微微喘气面色潮红的样子,你羞得打了他两下。然后他把你的身体转过去,面对镜子,把你两腿摆成了m形。

 

 

坏的要命,知道你害羞所以故意让你自己看见。他把你的连衣裙吊带往下扯到胸口,解开内衣扣子,漂亮的手指轻轻点着粉色的已经挺立了的乳头。乳肉在他手里变换着不同形状,他撩起你的裙子,隔着湿的彻底的内裤抚摸着。你咬紧嘴唇,偏过头,不去看镜子里你自己的样子。

 

 

他褪去你湿哒哒的内裤,用手指拨开粉色的肉,钻进去寻找阴蒂。熟悉的要命,轻轻松松按在了你最敏感的地方。你没忍住发出一声轻叫,罗渽民勾着嘴角,手指更加得寸进尺。他围绕着阴蒂快速打圈,等到更多的水涌出来就把手指伸进去。水多的他一次性进去了两根手指,寻找他熟悉的敏感点。大拇指再在外面按压阴蒂,另一只手则揉捏你的乳头,还侧头与你接吻。多重刺激下你很快高潮并且潮吹了。

 

 

仰起头大声尖叫着,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流向脖子,眼睛微眯着,舌头略微往外伸。整个身子挺起,入肉随着动作晃动。喷出的水一半到了罗渽民手上,还有一半喷到了镜子上。

 

 

“怎么只是手宝贝就潮吹了呀?前天马克哥和东赫做的宝贝爽吗?有没有潮吹呀?哈……洗吧真是个小骚货…”

 

 

罗渽民一兴奋就开始讲很多骚话,甚至有一些。而你刚好就吃这一种,蹭着他要他赶紧进来。他是一刻都不能等了,把你转过来,把肿胀的吓人的下体一下直接插了进去,顶到最深处,两个人都舒服的叹了口气。

 

 

很快速的抽插着,你的呻吟声被他撞得支离破碎。他抱起你让你可以在镜子中看见你们两个发出啪啪声的交合处,色情得要命,他在你耳边喘着气,舔舔你的耳垂。

 

 

高潮来得过于快,连续两次的高潮让你浑身没力气,他把你重新放上洗手台,让你缓了下再继续。

 

 

……

 

 

事后他还认真的把泥泞不堪的洗手台清理了干净,再把你送回你自己家。累的要命,洗完澡就倒在床上看手机。结果突然想起今晚要去李帝努家。你吓得赶紧往他家跑,然后用自己指纹刷开他家门的时候,心脏还在怦怦跳。

 

 

迎面而来的是熟悉的他家,熟悉的他身上的香水味,以及陌生的摆在他客厅沙发上的一群“玩具”。

 

 

在手机上看到过,能零零散散叫上几个名字,但你的注意点是李帝努笑眯眯的刚从房间拿出来的一套衣服。

 

 

其实根本算不上衣服,感觉你家抹布的布料都比这个多,而且这衣服到底能遮住什么啊?你所知道的所有隐私部位要么就是蕾丝,要么就是空的。

 

 

简单来说就是情趣内衣。而且是最最性感的那种。

 

 

在李帝努示意的眼神下你只好去换上,结果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穿,穿了半天才穿好。乳头被蕾丝磨得很痒,一根很细的皮带连接着上半身和下半身的衣服,上面的金属扣冰凉的质感摩擦着你腹部的软肉。内裤基本遮不住东西,很窄的布料陷入缝隙细细摩擦着阴蒂和阴唇。

 

 

李帝努看到后感到下身要爆炸了,拍拍他的腿让你坐上去,然后他伸手拿了根皮鞭,轻轻从你背上扫过。

 

 

糟糕,字母游戏。

 

 

 

 

tbc.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