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你同居呢

Description

星俊 双性 伪现背 意淫产物 🔞

Foreword

                  才不要和你同居呢1

星俊 双性 伪现背 意淫产物 🔞

                          Lof:妈妈不要生气

 

李马克敲门的时候,朴志晟刚洗完澡。

 

带着一身水汽,他一边拿毛巾擦头发一边打开门——

 

“呃你是仁俊的室友对吧?”李马克收紧左臂以防醉成一滩烂泥的黄仁俊滑到地上,眼睛上下打量着朴志晟。朴志晟看着他放在黄仁俊腰间的手,挑了挑眉嗯了一声。

 

“我们晚上聚餐他喝醉了,还得麻烦你给他整回卧室,”李马克的脸泛着红晕,眼睛却很清明,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我们还要去唱歌,下面还等着我………

 

朴志晟理会了他的意思,伸手去搀扶黄仁俊。李马克小心翼翼地把他的身体往前带,却不想黄仁俊根本没迈开腿,鞋子磕在门槛上,整个人要向前栽倒。

 

李马克要伸手抓他的手臂,朴志晟已经先他一步两手穿过黄仁俊的腋窝,将他提起来拥在怀里。“仁俊哥我来照顾,”朴志晟对他微微一笑,李马克听到他的低音炮有些一怔,“谢谢你送他回来。”

 

……………

 

门关上的时候,李马克舔了舔嘴唇,他觉得关门的声音有些大,像是一些吃醋或者生气。

 

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他想,拽你妈逼。

 

……………

 

黄仁俊几乎是被朴志晟抱进卧室的——这间房子的主卧。虽然是第一次进,朴志晟却很熟悉,因为黄仁俊无数次大开着门干这干那。此刻他松开手臂,黄仁俊便像坠落的鸟,浑身脱力掉进柔软的床里。床把他微微地弹起来,黄仁俊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那样松软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身处云端。但是酒精在大脑里横冲直撞,脑袋昏沉,一切都很迟钝。

 

“你……你是谁……”黄仁俊迷茫地皱着眉,看着朴志晟伸长了手臂打开了床头的小壁灯。

 

他忘记了朴志晟是他的合租室友,大脑记忆还没有习惯朴志晟的存在。

 

于是他晕乎乎地伸出手,手指在空中乱晃。朴志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他粉红的手指在暖黄的光线里像翩飞的蝴蝶。

 

他第一次见黄仁俊这样。

 

这样的粉。他的脸脖子…T恤领口露出的锁骨和胸前的一小片肌肤…T恤下摆露出的一小截腰………所有肉眼可见裸露在外的部分都是粉色的,酒精熏着他的肌肤生出一种奇妙的香气,即使朴志晟知道那是黄仁俊的香水味,他还是———

 

还是鬼使神差地俯下身去,黄仁俊的手指猝不及防戳在他的唇角。“你说我是谁,”朴志晟含住他的手指,含糊不清:“不是你开门让我住进来的吗?”他的舌头绕着黄仁俊的手指缓慢地打着转,眼睛盯着床上的人一眨不眨。

 

手指好湿…………他是谁……为什么要舔……黄仁俊脑袋里一团浆糊,大脑无法快速处理信息,但是喝完酒浑身燥热的身体却一马当先地有了反应。他没有把手指抽出来,他听着,感受着那样的口水声让自己的身下慢慢变硬。身体的某个地方像解开了绳的口袋,正悄悄地隐秘地流水。

 

然而下一秒朴志晟抽出了手指,口腔里瞬间的空虚使黄仁俊睁大了眼睛。他看着穿着无袖的朴志晟甩了甩还没干的头发,转身要开门出去———

 

喉咙里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

 

一分钟后朴志晟爬上了黄仁俊的床,他的嘴唇刚贴上黄仁俊的,后者就张开嘴巴与他纠缠。“仁俊哥真是个骚货,”朴志晟勾着嘴角双手探下去解黄仁俊牛仔裤上的皮带,“喝醉了就好好睡觉嘛,怎么骚成这样。”他咕哝着,却止不住笑容放大,扯掉皮带扔在一边,隔着内裤抓了一把黄仁俊的性器。

 

“呃啊……”黄仁俊一下子被这刺激爽得喘不上来,他哼哼唧唧着抬着屁股推着朴志晟的手臂要他赶紧把自己的裤子脱掉。朴志晟看他迷迷糊糊的笨蛋样,不理他,兀自把手伸进他内裤里。

 

本来内裤表面就被濡湿了一大半,没想到下面的女穴早已泛滥成灾。朴志晟很轻易地伸进了一根手指,咕叽一声,还没开始抽插,黄仁俊便开始扭动起来。他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手缠上来紧紧搂着朴志晟的脖子和他接吻,很是急迫。朴志晟伸进第二根手指,缓慢浅浅地抽插,黄仁俊闷哼一声,咬破了朴志晟的嘴唇。甜甜的啤酒味和铁锈味在两人唇齿间蔓延,

黄仁俊半眯着眼睛,他被这情欲牵着鼻子走,毫无抵抗力。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只是在跟随着下面的手指作出反应,那两根作恶的手指……为什么不插得快一点………

 

于是第三根手指插进来,更多的水从下面的小穴流出。朴志晟的手指好长,那么轻易就伸进黄仁俊的身体深处。快感像潮水般袭来,黄仁俊偏头大口呼吸,随之出声地却是甜到腻人的呻吟。亮晶晶的津液从他嘴角流下去,挂在下巴上,随着他仰头叫床的动作滑到侧颈。朴志晟一遍一遍地舔着吻着,他牙齿磨着黄仁俊颈侧的动脉,感受着血管里奔涌的血液,手下的动作又凶又猛。

 

“嗯嗯………………”黄仁俊的双腿不住地打着颤,从下边女穴传来的刺激让他止不住地扭动身体。那些又湿又软的穴肉咬着朴志晟的手指,讨好地一伸一缩,却又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地喷溅着淫水。朴志晟把黄仁俊皱得不行的T恤掀上去,两粒胀得发硬的乳头立马显现出来,又可怜又可爱,好像朴志晟一直遗忘了它们似的顶端泛着红。他手下加速捣弄了十几下,随之毫不犹豫地低头咬住了黄仁俊的左胸。

 

“哈啊!”黄仁俊惊叫出声,双手不可控制地抓紧了朴志晟的后背。朴志晟的手指还没来得及退出去,手臂和大腿根就被黄仁俊喷湿了,一股又一股,淋淋漓漓地顺着两人的腿流到床上。

 

黄仁俊大脑一片空白,他的身体疯狂发热,像触电一样在朴志晟的怀里发着抖。嘴唇红肿着,汗水把刘海都打湿了,眼睛迷离地盯着朴志晟出神,让人心生怜爱。朴志晟微微喘着气,摸着黄仁俊的脸轻声问:“清醒了吗?我是谁?嗯?笨蛋?”

 

黄仁俊像是傻了一样,呆呆地偏过头亲了亲他的掌心,盯着朴志晟湿湿的刘海后面亮得惊人的眼睛,喃喃道:“朴志晟………

 

太他妈可爱了…………朴志晟抓了抓头发,脱掉了身上的无袖和长裤,开始往下剥黄仁俊的衣服。“你………你做什么………”黄仁俊慢慢从高潮的余韵里走出来,大脑当机,屁股却抬起来顺从着朴志晟的动作。他看着朴志晟直直挺立的阴茎,顶端往下吐着前液,滴在自己的肚子上连成一条银线。

 

好大的鸡巴…………他空白的脑海里出现这几个字,随之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伸出手去推朴志晟。然后下一秒他睁大眼睛,呻吟比脑子还要快———他看见朴志晟握着那根粗大的鸡巴挤进了自己的小穴。

 

朴志晟爽得忍不住仰头看天花板,身下的性器被黄仁俊包裹,热烈地欢迎着,又湿又热。仅仅进了一半,朴志晟就呻吟出声,他看着黄仁俊抓着床单的手指,深吸一口气,挺身全部没入。

 

好热…………好烫…………好硬…………

 

朴志晟扛起黄仁俊纤细的腿,抓着他的屁股往鸡巴上送,干得黄仁俊的脚一翘一翘的。“仁俊哥,你好紧………水好多…………和你做爱好爽。”他偏头吻黄仁俊的脚踝,激得身下的人一阵发痒,叫床的声音从开着的窗户中溜出去在夜晚格外响亮。

 

黄仁俊的眼睛一片模糊,分不清是眼泪还是什么。他的两个乳头在朴志晟的手指里可怜地变换着形状,上半身挺立起来,无数的电流在四肢百骸里乱窜。他想要抓住什么拯救自己,却发现自己早已和朴志晟一起沉沦下去。

 

朴志晟干得黄仁俊的大腿根红彤彤一片,交合处的水声淫靡又响亮,那些被他干出来的软肉牵扯着淫水黏着两人的腿根。黄仁俊一耸一耸的,被他干得一下子头顶到了床板,咚地一声在两人的呻吟声中格格不入。

 

黄仁俊疼得掉出了眼泪,他看着朴志晟露出抱歉且心疼的神色低头吻他的发顶,伸出一条腿踢他的胸膛,可他的脚软软地踩在朴志晟的心口,像挑逗一样。朴志晟抓着他的脚踝把他的两腿分开,奋力地操干,两个浑圆饱满的蛋拍打着黄仁俊的屁股。

 

他抱着黄仁俊,舔他的乳头,又舔又咬,牙齿轻轻咬一点顶端的肉。黄仁俊爽得抓住他的头发不住地呜咽,嘴里那些呻吟都破碎了起来。他酒已经醒了一半,身下巨大的快感让他觉得不真实像梦一样,就连朴志晟鼻尖上的汗他都觉得性感,但是这个想法又让他害怕,太下贱了。他偏过头不去看他,可朴志晟的喘息又闯进他耳朵里,声音低低的那么动听,于是他在朴志晟的手里射出来。

 

“朴………混蛋………拔出来,”黄仁俊的嘴巴打着颤,高潮让他下面又热又紧,夹得朴志晟喘不过气,“你他妈强奸我………”朴志晟抓着他的下巴,手指伸进黄仁俊嘴里,“乖,射出来就好了………射出来我就拔出来………”黄仁俊呜呜呜地抗议着,两手抓着朴志晟的手腕,却无法阻止他手指地抽插。下面胀得难受,屁股被操得发软,他只能等着朴志晟射出来,即使自己已经射了两次。

 

朴志晟的汗滴在黄仁俊的脸上、胸上,而他张着嘴却说不出话。他知道朴志晟要射了,下面胀大了几分,撑得他整个人满满当当的,他迷迷糊糊地想着不能射在里面………不可以………

 

高潮来得迅猛,朴志晟整个压在黄仁俊身上的时候,那些精液已经争先恐后地喷进了他身体深处。黄仁俊张着嘴,肺里没有空气,眼泪可怜地糊了满脸。朴志晟又抽动了几下,剩下的几股精液也尽数射了进去,他咬着黄仁俊的肩膀喘气,壁灯给他的白发镀上一层金,美好得像神。他感受着黄仁俊在他身下的颤抖,那些精液烫得黄仁俊喘不过气,抖得像筛糠一样。

 

朴志晟抱着他静静地等待高潮褪去,他埋在黄仁俊的颈窝里,嗅着他皮肤上的香气,感觉无比满足。他甚至不想拔出来,那里那么温暖紧窒,像婴儿的嘴一样,温柔地包裹着他的性器让人感觉很幸福。黄仁俊一直也没有出声反抗,或许他也很喜欢这样吧,朴志晟想。

 

等到一切冷却下来,朴志晟想,啊该清理了。他从黄仁俊身体里退出去,抬头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睫毛湿湿的,脸蛋上满是泪痕。

 

我是不是操得太狠了,朴志晟摸着黄仁俊的脸,懊恼地想。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