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礼 4-7

Description

现背

Foreword

4.

朴综星关了灯,把自己呈大字状扔进了被窝里。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浑身都是伤口的人,被浸泡在名为回忆的大海里,一遍一遍地被刺激着,一呼一吸都是抽疼的。他闭上眼,放任自己陷入天旋地转的世界,祈求自己赶快入睡,睡着了就什么都不会想了。

 

半梦半醒之间,他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综星哥…综星哥,睡着了吗?”

胸口沉甸甸的,像趴了一只刚出浴的小猫,他似乎陷入了一个带着淡淡牛奶味的、湿漉漉的怀抱。微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想靠近,以缓解身上的燥热感。朴综星觉得自己肯定是又梦到他的小猫了,只有在梦里,他的小猫才不会离开他。

 

梁祯元趴在朴综星的胸口,用手勾勒着他的睡颜,英挺的眉骨和鼻子,像在索吻的唇和锋利的下颌……看着身下的人哼哼唧唧地一直蹭着他的手,他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在朴综星的耳边说:“综星哥,我来找你要礼物了。”

 

“但是,我得先把你绑起来噢~”

 

梁祯元把朴综星的双手移到枕头上,并在一起,掏出原本用来固定蛋糕盒的缎带,在他的手腕上环绕几圈,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欣赏片刻后,他觉得再加上一个东西或许会更好——比如朴综星的宝贝眼罩。被绑住双手、遮住耳目的综星哥,看起来更不容易逃跑了。

 

朴综星觉得这次的梦很不同寻常,自己仿佛一个俘虏,双手被高高绑起,被困在不着边际的黑暗之中,甚至连周遭的声音都有点模糊。

 

梁祯元缓缓低下头,带着有些紊乱的呼吸在朴综星唇上浅浅地停留了一下。只是亲了一下,他就觉得心跳快得让他喘不上气了,只能抵着朴综星的额头,短暂地调整自己的呼吸。

 

朴综星感叹,今晚这个梦着实是有点太美了。

梦里的梁祯元好像在亲自己,每亲一下,还要唤一声“综星哥”。亲吻的触感太过真实和美好,他不敢应答,怕惊扰了小猫,也惊扰了这个梦。

 

“啵”的一声,唇上又传来重重的一吻,“综星哥?…怎么还没有反应?这睡得也太沉了吧...”

 

在梁祯元思考要不要给朴综星充满善意的一巴掌时,朴综星的嘴突然代替了大脑的工作,竹筒倒豆子一般往外倾泻内心的想法。

“哇……真的大发,这个梦也太真了吧..……”

“朴综星你真的是太龌龊了,元元还没成年……你怎么可以想亲他?”

“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好黑啊……算了,这要是在梦里的话也说得通……”

“呜呜呜我好想亲祯元...忍不住了...元元你不要走好不好...”

“西八,祯元到底喜欢上了谁!被我知道了我肯定...”

 

朴综星流淌的思绪被一个吻打断了。这次的触感更清晰了,梁祯元的唇像水果牛奶味的果冻,甜甜的,凉凉的,香气四溢的,他感觉心脏兴奋得有点疼。

“综星哥。”他听见梁祯元软软地呼唤他。

“…祯元?”

“是我。”

朴综星想摸摸身上人的脸,但是他的手被绑住了,无法分开,“我的手怎么被绑住了?这个梦的设定好奇怪啊...”

 

梁祯元看着朴综星一边左右扭动想要挣脱双手束缚,一边嘀嘀咕咕以为自己在做梦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太可爱了,但又不敢笑得太大声,憋笑憋得眼角泛水光。

 

朴综星发现虽然挣脱不了绳子,但手可以前后移动,于是他双手往前一捞,把身上的人圈在了怀里。

“…祯元?”

“嗯?”

“你喜欢的那个人...怎么样?对你好吗?”即便知道梦里的内容都是假的,他还是忍不住想问。

梁祯元的下巴抵在朴综星锁骨之间的凹陷处,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地轻扫着朴综星的脖子。“他对我很好,是个很温柔又很帅气的人,很会料理,总是很照顾我,最偏爱我...虽然我一直没有跟他说过,但他其实一直都是我的精神支柱……是我生命里很重要的人呢。”

朴综星听着这些话,只觉得心里一阵强烈的酸涩和嫉妒,这些我都能做到啊祯元,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仗着这是在梦里,朴综星索性也这么问出口了。

 

梁祯元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把头埋在朴综星的胸口闷闷地问:“哥喜欢我很久了对不对?”

“嗯……喜欢到……快要疯掉了。”

“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朴综星的手缓缓上移,摸索着搭在了梁祯元的后颈上,轻轻地摩挲着。嗯,跟现实里一样,是细长的、柔韧的脖子和圆圆的后脑勺。

“你还小,又做了队长,压力不是很大吗?我怕……我的感情会给你造成负担,我只希望你快乐。”

“不是的综星哥,没有你,我才会不快乐。”

“……没关系的祯元啊,你喜欢的那个人会给你带来很多快乐的……”

“你是笨蛋吗?那个人就是你!”

朴综星在心里长叹一声,祈求这个梦能长一些,再长一些。

 

梁祯元被用力地吻住了,朴综星的舌头缓缓撬开他的唇齿,长驱直入,迅速地和梁祯元的舌缠绕在一起。舌头之间的酥麻触感和甜腻滋味,让梁祯元忍不住轻颤起来。朴综星总是喜欢用力地勾一下他的舌头,然后再迅速地纠缠在一起厮磨。梁祯元被吻得浑身瘫软,又被房间里回荡着的喘息声和口水渍渍声刺激得面红耳赤。

 

朴综星觉得怀里的人快喘不上气了,笑着拉开了一点距离,只轻轻地舔着梁祯元的下唇。

梁祯元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有点恼怒地问:“哥,你以前kiss过很多次吗?”

“没有噢,这是我的初kiss啊祯元,你不要冤枉我。”

“那综星哥你也太……太熟练了吧……”

朴综星得意地一笑,“我无师自通。”梁祯元一时语塞,这个人哪怕在做梦也要这么b吗?

 

还没等他平复好,朴综星轻唤了一声“元元”,就又吻住了他。毕竟美梦难得,良宵易逝。

朴综星这次吻得又重又深,两人的唇舌紧紧交缠在一起,梁祯元的唇瓣被吮吸得水光潋滟,偶尔被朴综星勾得从喉间溢出一些嗯嗯啊啊的呻吟。

梁祯元试图推开他,这令朴综星有些不满,但他还是微微拉开了一点距离,依然一下一下地轻吻着梁祯元。

“综星…唔…哥…嗯…不是,我…唔…有话跟你说。”

朴综星闻言,恋恋不舍地松开梁祯元,“怎么啦?”

梁祯元平复了一下呼吸,在朴综星下巴上咬了一口,“痛吗?”

朴综星笑了一下,胸口微微震动,“完全不痛呢,像小猫在咬,元元就像小猫。”

梁祯元加大力度再咬了一次,朴综星这回有些吃痛地“嘶”了一声,“元元为什么咬我?好痛……哥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呢,哥没做错什么。”

“那元元帮哥呼呼一下。”

梁祯元看着眼前委屈得把嘴撅得老高的人,笑着吹了吹刚刚咬过的地方,轻舔了一下以示抚慰。

“综星哥。”

“嗯?”

“你知道人在梦里,是感受不到痛的吧。”

“当然啦。”

 

朴综星突然安静了,一些不敢确认真假的念头像狂风暴雨一样席卷而来,他张了张嘴,嗓子却像被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综星哥,这不是梦。”

 

梁祯元松开了朴综星的眼罩。他的眼前变得明亮了一些,月光透过窗帘映照在床上,梁祯元穿着他送的丝绸睡衣趴在他身上,用一贯漂亮的眼睛盯着如梦初醒的朴综星,嘴唇的水色和微微急促的呼吸是刚刚亲密无间的证据。

 

“综星哥,我是来找你要成年礼物的。你今天送的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朴综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你……想要什么?”

 

梁祯元用膝盖挤进朴综星双腿之间,摩挲着朴综星大腿内侧的敏感之处。他慢慢贴近朴综星的脸,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

“综星哥,我想要你。”

“可以把你当做礼物,送给我吗?”

 

5.

朴综星觉得他有许多问题要跟梁祯元确认,但又觉得什么都不必问。

 

朴综星一个翻身,把梁祯元压在了身下。他把双手伸到梁祯元面前说:“元元,帮我解开好吗?”

“我帮哥解开,哥不会逃跑吧?”

见朴综星摇了摇头,梁祯元扯开了缎带,又招招手让他靠近一点,把缎带系在他的脖子上,依然打了一个蝴蝶结,“这样看起来更像礼物了呢。”

 

还没等梁祯元再欣赏几眼,他就被朴综星捏住下巴封住了唇。这次的吻滚烫又炽烈,朴综星仿佛要把他揉进身体里一般,疯狂又颤抖地侵略着他的唇舌。朴综星的手顺着睡衣探入他的腰间,一下一下地抚摸着,炽热的掌心像火种,慢慢地燃起了他体内的欲望之火。

 

朴综星离开时,唇间有一根银丝在月光下透着莹润的光泽。他盯着梁祯元看了半晌,他的宝贝,他的元元。朴综星俯下身用嘴唇勾勒梁祯元的脸,在他的额头、眼睛、鼻子、酒窝、下巴留下细碎又轻柔的吻。他的手从身下人柔软的腰肢离开,向上抚摸他的脊背,再到粉色的乳尖,他用指尖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引得身下的人微微颤抖,朴综星用指尖轻轻绕了几圈,用掌心覆盖住那处柔软用力地揉捏。

 

梁祯元整个人都软了,发出细微的吟哦声。丝绸睡衣的扣子被解开,像舞台的帷幕一样,顺着白嫩的肌肤从两边滑落,袒露出被情欲浸染的身体。朴综星俯身,含住了一边的乳尖轻轻地舔舐和啃咬,同时用手揉捏着另一边,梁祯元被刺激得喘息不已,不自觉地微微挺起下身。

 

蚀骨的甜蜜令朴综星难以自持,他极尽全力找回一丝理智,撑起身来问:“元元,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梁祯元点点头,“综星哥,你是我唯一想要的成年礼物。”

“……好。”

 

朴综星把梁祯元横抱起来,往浴室走去。

“怎么了哥?”

“带你去做扩张,不然你会难受的。我没有现成的工具,只能帮你简单放松一下,但总好过不做。”

“哥,放我下来……”

朴综星亲了亲他的额头,“元元听话,很快就好。”

“不是……哥,我已经做好了……”

“……”

“我来你房间之前就做好了,套和润滑剂在你枕头底下~”

“呀梁祯元,你真是……”

 

梁祯元被扒光了衣服扔到床上,松软的床垫让他弹了几下,下身微微勃起的性器随之晃动,铃口微微溢出了一些液体,显得愈发的淫靡。

 

朴综星有点凶狠地吻住他,手在他的大腿内侧摩挲着。朴综星常年弹吉他的手指带着薄茧,刮擦着柔嫩的大腿内侧,梁祯元没有想到会是如此令人战栗的快感,呼吸不由得粗重了几分。但朴综星坏得很,始终在他最渴望被抚摸的部位周围逡巡,让他饥渴难耐。

 

“哥……嗯……摸摸我,好吗?”

“摸哪里?”

“……”,梁祯元气得用泛红的眼睛瞪着朴综星,委屈地撅了撅嘴。

朴综星笑了笑,一把握住了他的下身,略微粗硬的指尖划过柱身,他套弄几下,再按了按泛红的铃口,“哈嗯……啊……”梁祯元被刺激得挺起腰肢,发出动情的呻吟,他突然想起来其他两间房还有人,红着脸捂住了自己的嘴。

“元元可得忍住了噢,吵醒大家就麻烦了呢。”朴综星坏笑着钻进被子里,含住了梁祯元的性器。

“啊!嗯……不要!”梁祯元想把朴综星拉起来,但却被强烈的快感冲撞得浑身瘫软。朴综星紧紧地吮吸着他的下身,舌尖一寸一寸地划过他粉嫩的柱身,时不时还坏心眼地用牙齿轻轻地刮擦,微微粗粝的手揉弄着两旁的囊袋和挺翘的臀,梁祯元觉得浑身的血都往身下涌去,他死死地咬着手,压抑着发出动情暧昧的呻吟。

“啊……综星哥……嗯……哈啊啊!不行了!”梁祯元尖叫着呜咽一声,仰起纤长的颈和腰肢,然后又重重地回落到床上,微微地颤抖着身体。

朴综星从被子里探出来,嘴角还带着星星点点,他噙着笑盯着身下红透的小猫问,“舒服了吗?”梁祯元不说话,只是红着脸看向别处。“元元下面也是牛奶味呢,哥吃得很开心……”梁祯元捂住眼睛,把头转向一边。

 

朴综星噗地一声笑出来,“这会倒是知道害羞了?” 他捏着梁祯元的下巴把脸扶正,俯身吻住,舌头在梁祯元的口腔里打着圈,同时,手指也在他的后穴口轻轻画着圈挑逗。梁祯元被刺激得扭动起腰肢,大腿不经意间碰撞着朴综星粗热的下体,朴综星觉得自己快要憋不住了。

 

朴综星在枕头底下摸索了一阵,掏出梁祯元藏起来的润滑剂,不小心挤多了,浓郁的菠萝味弥漫了整个房间。他把梁祯元的腿架在肩上,手指均匀地蘸满润滑剂,剩下的全都抹在梁祯元的后穴口,突然的凉意激得身下的人一阵轻微的战栗,穴口收缩了一下,吞入了一些液体后又吐出了一个菠萝味的泡泡,朴综星咽了咽口水,忍住了长驱直入的冲动。

 

“嗯……”后穴被挤了一根手指,强烈的异物感让梁祯元的无法自控地绞起了后穴内壁,朴综星的手指被温暖潮湿的壁肉紧紧吸住,光是想想把阴茎放进去会是什么感觉,朴综星就已经爽得头皮发麻。他拍了拍梁祯元的屁股,“元元,放松一点,太紧了。”梁祯元深呼吸了几次,微微放松了后穴,朴综星趁此机会用手指抽插起来。

 

“呃啊……综星哥……啊……嗯……”,梁祯元皱起了眉头,感受着下身传来的异样感觉。朴综星把第二根手指探了进去,刮擦着内壁的嫩肉,“嗯啊……”梁祯元发出了带着哭腔的呻吟,朴综星连忙停住手上的动作,俯身轻柔地吻去梁祯元的泪珠,“元元放松,别怕。”梁祯元点点头,抱着朴综星的脸深深地呼吸。

 

朴综星的手随着梁祯元的呼吸缓慢地抽插,“嗯……啊……”快感慢慢从后穴攀升上来,梁祯元开始想要更多。吞入三根手指后,后穴传来了更强烈的快感,朴综星甚至找到了梁祯元的敏感点,手指不断地往那处研磨,“嗯……综星哥……啊……”,梁祯元被刺激得发出动情的呻吟,不断挺动着下身。朴综星知道差不多了,抽出手指,带出了一片晶莹剔透的液体,从梁祯元股间滑落。

 

朴综星咬开一个避孕套,然后俯身把梁祯元拥入怀,滚烫的性器抵在温热的穴口转了几圈,沾上一些润滑剂,一点一点地顶了进去。梁祯元闷哼了一声,朴综星轻声说:“元元放松,不怕,哥慢慢来。”

 

紧致的穴肉争先恐后地吸住朴综星的下身,潮湿又滚烫的触感让他不禁发出了一声喟叹,他忍不住又往里进了几分。梁祯元发出一声吃痛的叫声,后穴一下子绞得更紧了,朴综星被猝不及防的快感逼得直接射了。

 

“……”朴综星僵住了,感觉有些丢脸,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梁祯元困惑地睁开眼,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他摸了摸朴综星的头,“没关系的哥,听说第一次都会比较快……”

被“快”字刺激了一下,朴综星咬开第二个套的动作顿了顿,他没有说话,默默地把整装待发的下身抵在了梁祯元穴口。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梁祯元的容纳度高了一些。朴综星一边啃咬着梁祯元的乳尖,一边抚摸着他的性器,梁祯元嗯嗯哦哦地呻吟着,穴口慢慢地吞咽着朴综星粗热的肉棒。

 

终于整根没入后,朴综星发出一声舒服的长叹,他套弄着梁祯元的性器,下体也缓慢地动作起来。

 

“嗯……啊……综星哥……好涨……哈嗯……”梁祯元紧紧抓着朴综星的手臂,随着朴综星的动作晃动着,后穴忍不住越绞越紧,吸得朴综星头皮发麻。

 

朴综星加大了动作,重重地顶撞着梁祯元的内壁。

 

“啊啊……哈嗯……好深……哈……啊嗯……综……综星哥……呃啊……”梁祯元意乱情迷,发出带着鼻音的呻吟,他的手在空气中摸索着,向朴综星索求拥抱。

 

朴综星马上把他拥入怀中,舌尖滑入他的唇,一边深深地吻着他,一边快速地耸动着下身。床板剧烈地晃动着,朴综星每深入一次,床垫就以同样的力度把梁祯元再弹回来,让朴综星的肉棒进入更深处。安静的深夜里回荡着两人疯狂的喘息声、下体碰撞的啪啪声和交合处咕咕唧唧的水声,听着这些声音,梁祯元觉得很羞耻,但又因此而感到更加兴奋。

 

梁祯元用腿环住朴综星的腰,想要更深入地接纳他。朴综星抽出一个枕头垫在梁祯元腰下,揉捏着他浑圆的臀开始用力地挺动,每一下都精准地按压在梁祯元的敏感点上。

 

“哈啊啊啊……嗯……哦……综星哥……好爽……嗯啊……啊……哥哥好大…好深……”梁祯元羞耻地捂住眼睛,嘴里却还是不停地溢出淫荡的词语。“哦……呃啊……哥,再深一点……”朴综星这时却突然抽出了肉棒,坏笑着只浅浅地抽插着。梁祯元食髓知味,哪里忍得了这种轻飘飘的搔弄,他可怜兮兮地看着朴综星,脚抵在他的腰后把他往里推。

 

朴综星偏不依他,笑着问他“你想要什么?”梁祯元“哼”了一声,撅着嘴把头撇到一边不说话。

 

就在朴综星心软决定放他一马时,梁祯元突然转过头来,用他水光潋滟的眼睛盯着朴综星,他抓过朴综星的手含在嘴里,做出抽插的动作,他含糊不清地说:“我想要……朴、综、星……操我。”

 

下一秒,梁祯元就被翻了个身,朴综星抬起梁祯元的屁股,一入到底,滚烫的肉棒烫得梁祯元发出一连串吟哦,朴综星像疯了一样冲撞着他的敏感点,手还不停地揉捏着他的乳尖,“嗯……啊……哈嗯——哥,好深……嗯哈……”梁祯元被冲撞得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强烈的快感让他的灵魂为之颤抖。

 

“再……再快一点……嗯啊啊啊……哦……呃啊啊啊……要到了哥……呃啊啊啊——”

梁祯元低声尖叫着射出了几道白浊的精液,浑身瘫软地趴在床上不自主地颤抖着。朴综星用力地顶撞了几下梁祯元痉挛的后穴,趴在他濡湿的后背上一股一股地射出滚烫的精液。

 

两个人相拥躺在床上,大口喘息着,享受这份灭顶的快感的余韵。朴综星的性器还插在梁祯元微微痉挛的后穴里,梁祯元能感受到他不断跳动的阴茎,这是他们最最亲密无间的时刻。

 

6.

两个人无言地拥抱了很久。像重获了遗失的宝物一样,朴综星轻轻地摩挲着怀里人的脸颊,时不时梳理一下他的头发,或者亲吻他的额头,梁祯元窝在朴综星怀里,只觉得安心。

 

“哥带你去洗洗好不好?元元都变成小花猫了。”梁祯元点点头,朴综星亲了亲他的脸颊,起身把他抱进浴室。

 

温热的水冲刷着两人身上的汗水和混杂的液体,朴综星知道梁祯元爱干净,蹲下身来细细地冲洗着他的后穴。

 

发红的穴口是朴综星刚刚疯狂无度的证据,他脸上一热,轻轻一压,还有残留的黏液从肠道里溢出来。朴综星洗着洗着,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红彤彤的穴口像成熟度恰好的、饱满多汁的桃子,摆明了就是在诱人品尝,朴综星的下体又硬了起来。

 

身后的人突然没了动作,梁祯元疑惑地回头,却落入了朴综星湿漉漉的怀里,后穴被一根热乎乎的、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了。朴综星含着他的耳垂,声音沙哑地问:“元元,再来一次可以吗?……哥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还没等梁祯元说话,他的身体就先给出了最诚实的回答——尝过蚀骨欢爱的后穴自发地分泌出了淅淅沥沥的液体,滴在朴综星发红的龟头上。梁祯元红着脸转过头,穴口微微蹭了蹭朴综星的阴茎,以示默许。朴综星想回床上拿套,梁祯元把他拉回来,摇了摇头,吻住了朴综星。

 

经过刚才的性事,梁祯元的后穴想要容纳朴综星的性器并不困难。朴综星挺动下身挤了进去,马上就被依然温热潮湿的软肉四面八方地裹住,这次没有套的阻隔,穴壁的纠缠给了他更大的刺激,朴综星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他扶着梁祯元,顶弄着他往前走,直到梁祯元面对着浴室的镜子。

 

梁祯元的双手撑在洗手台上,胸前的乳粒被朴综星用力地揉搓着,朴综星在他的耳边喘息着,一边盯着镜子里的他,一边用力地冲撞着他的后穴。朴综星的囊袋拍打着梁祯元的穴口,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把梁祯元插得满满当当,两人交合处咕叽作响,渗出的液体顺着梁祯元的大腿滑落。

 

“哈啊……嗯……噢……”梁祯元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被插得浑身发红、四肢无力,只能张着嘴巴娇喘和放声呻吟。

 

他突然觉得不能让朴综星这么容易得逞。

 

梁祯元用力地绞了一下后穴,朴综星闷哼一声,差点就交代了。“综星哥,嗯……再快一点,好吗?”朴综星闻言一愣,随后像赌上尊严一般激烈地在梁祯元身上起伏,一下又一下重重地研磨着梁祯元的敏感点,直逼前列腺,梁祯元爽得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嘴里不停喊着“综星哥”,身体软得一塌糊涂,全靠朴综星放在腰间的手才没有倒下。

 

朴综星向来很喜欢梁祯元独特的嗓音,但从未想过有一天梁祯元会在他身下带着浓重鼻音这般娇喘,浴室里回荡着的呻吟是世上最好的催情药,朴综星的肉棒又粗硬了几分。他盯着紧闭双眼、全身潮红的梁祯元,彻底抽出性器,又整根没入,每一次挺近都直逼最深处。梁祯元爽得弓起了身子,不听地喊着“太深了”,但还是塌着腰想要让朴综星粗长的肉棒往更深处去。

 

朴综星咬住了梁祯元的肩膀,梁祯元意识到朴综星快要到高潮了。他强忍住体内翻江倒海的想要被填满的欲望,叫停了朴综星,“哥,我们到床上去好吗,我站不住了。”朴综星吻了吻他的额头,深呼吸几次忍住下身叫嚣的性器,用浴巾包裹住梁祯元,抱起他向外走去。

 

“综星哥,我想试一下在上面,好吗?”梁祯元咬着朴综星的下唇,揉着他几欲勃发的性器,黏糊糊地问。朴综星又是被亲又是被揉,言听计从地抱着梁祯元坐在了床上,任凭梁祯元在他身上胡作非为。

 

梁祯元扶着朴综星的性器缓缓坐下,整根没入时两人都发出了一声呻吟,“综星哥,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朴综星在高潮的边缘徘徊,只渴望梁祯元赶紧给他一个痛快,但他不忍心拒绝他的小猫。

“什么游戏?”

“我数10声,在这10声里,哥不可以射出来,不然……我会一整年都不让哥碰我。”

朴综星想,不就是10秒钟的事情,大丈夫能屈能伸,有什么不可以?“好”,他毫不犹豫地说,“祯元……元元,动一下好吗,哥受不了了……”

 

“10。”

梁祯元缓慢地起伏着身体,时不时用力地收缩一下后穴,引得朴综星发出难耐的闷哼。朴综星扣住梁祯元的后脑勺,想要靠一些唇齿的纠缠来抵抗下身勃发的欲望。

“9。”

梁祯元微微喘息着,塌着腰在朴综星胯上加速起伏着取悦自己,发出忘情但又压抑的呻吟。他的脖子挺起一段优美的弧度,像一只引颈受戮的天鹅。

朴综星觉得自己太草率了,梁祯元数数的间隔就像他跳绳时计数一样,根本不按常理来数。但此时若缴械投降,那他未来一年的性福都要没掉了,他只能咬牙切齿地忍着,在梁祯元细碎的呻吟中粗重地喘息着。

“8。”

梁祯元自己找到了敏感点,不断扭动着腰肢用朴综星的性器往上撞击,他咬着下唇,紧闭着眼睛,大腿因为强烈的快感而微微颤抖着。朴综星扶着他的腰,一下一下地往上顶着,梁祯元的穴口疯狂地翕动着,几乎要把朴综星吸得发疯。

“7……啊!”

朴综星忍无可忍,翻身把梁祯元压在身下,挺着腰凶狠地发力。“啊……呃嗯……6、5……哈嗯——哥,吻我……”朴综星俯身把梁祯元的呻吟吞进嘴里,疯狂地蹂躏着他的舌头,一些清澈的涎液从梁祯元嘴角滑落。

朴综星觉得自己的性器疼得发麻,再不射出来就要死了,他想,他决定赌一把。

 

朴综星架起梁祯元的腿,毫不留情地擦过穴壁的敏感点朝着前列腺快速抽插着,梁祯元感觉自己要被顶得散架了,强烈的快感从后穴涌入四肢百骸,“太快了啊啊……综星哥……不行了……呃啊啊啊啊!”梁祯元呜咽着喊,“4……哈啊……3……嗯……综星哥——”

在朴综星又急又重的抽插之下,梁祯元的穴口出现了白沫,“哥……啊......哈嗯——坏...我要坏掉了……2……1!”,伴随着梁祯元的尖叫,朴综星低吼着在梁祯元体内纵情喷射着精液,两人同时到达了高潮,梁祯元的后穴内壁疯狂地痉挛着,死死地绞住朴综星不断跳动的性器。梁祯元陷入了一片空茫之中,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7.

2月9日,6:59。尽管梁祯元只睡了三个小时,强大的生物钟还是让他准时地醒来了。

身边的人紧紧地抱着他,睡得很沉。梁祯元算了一下时间,距离出发还有4个小时,他还能再睡一会儿。他把手机丢到一边,钻进朴综星的怀里甜甜睡去。

 

 

朴综星惊醒时,身边空无一人。他打开手机,“2月9日 14:09”,他居然睡了这么久吗?

他不禁怀疑昨夜只是一个疯狂至极又逼真至极的梦,但空气中弥留的淡淡菠萝味和斑驳的床单告诉他——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朴综星抱着枕头深深地呼吸,差点因为昨夜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痛哭。

 

“元元,你什么时候回来?”像情窦初开的少年给暗恋的人发信息一样,朴综星给梁祯元发完消息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不敢看消息又期待着回复。

对方几乎是秒回,“六点就可以结束啦!”

“那哥点好外卖在家等你好吗?想吃什么?你上次说好吃的那家菠萝披萨怎么样?”

“……综星哥,我最近不是很想吃菠萝味的东西呢……”

朴综星在房间里笑出了声。

 

End.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