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与鱼饲料 7-12

Description

BA恋

金珉奎 Beta & 徐明浩 Alpha

Foreword

7

徐明浩和金珉奎同居了。

当然是搬去徐明浩家啦,因为高级空气净化系统。

金珉奎邻居说再也不用担心大半夜的隔壁厕所是不是炸了,这很好。

两人的同居生活很和谐,白天各自干各自的工作,晚上回家继续酱酱酿酿,非常快活。

金珉奎厨艺很好,徐明浩也不赖,两人还经常请朋友来家里吃饭。

这其中就包括徐明浩的发小文俊辉。

金珉奎一直很担心,因为alphaomega之间有天生的吸引力,但凡他俩一个没把持住,那自己老婆就要给人做老公了!

不对,自家老婆好像不想做1,那是不是还得给人家做老婆啊……?

金珉奎越想脸色越黑,对文俊辉也没什么好态度。

文俊辉也很纳闷,自己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怎么就招惹到他了。趁金珉奎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捅捅徐明浩:“怎么回事啊?你没告诉他我的事啊?”

“没,”徐明浩摆摆手,“看他吃醋挺好玩的。”

“怎么这么傻不愣登的。诶,你有没有下雪天骗他去舔栏杆啊?感觉他真的会去。”

“你别这么想他啦,”徐明浩望着厨房里的背影,眼神温柔,“他很聪明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傻。”

 

8

其实他俩这对也挺有意思的,别的情侣周末约会去看电影、逛商场,他俩去农家乐钓鱼一整天。

虽然展示过徐明浩的信息素buff,但是在农家乐钓鱼是付费的,他们也就老老实实坐那钓。

“一斤鱼二十呢!”金珉奎精打细算,“咱就钓着玩玩儿,这儿的鱼太贵了。”

怎么跟自己混久了好像还染上东北口音了呢,徐明浩反思,我寻思我也妹说啥东北话吧。

偶尔遇上钓鱼运不好的时候,坐一整天都没有鱼,金珉奎都怀疑是不是这池塘里根本没鱼,老板在骗人钱。徐明浩想着安慰安慰他,偷偷趁金珉奎不注意的时候往水里释放信息素。

一瞬间,池塘就像煮沸的火锅一样,所有的鱼都活蹦乱跳地炸出水面!

金珉奎呆了,鱼塘老板傻了。

然后他们就被老板记上黑名单了。

 

9

好像一直都在说徐明浩的信息素的作用,没有怎么聊过金珉奎的信息素。

榴莲味的信息素并不大众,接受度也不高,导致金珉奎从分化后就一直乖乖贴信息素阻隔贴,上学的时候,别人课间去卫生间是处理生理问题,他去卫生间是狂喷阻隔喷雾。每每从烟雾缭绕的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周围的女生都觉得他像韩剧鬼怪的经典场景,自带bgm的那种。

“我们俩真是天生一对,嘿嘿。”金珉奎搂着徐明浩回忆往昔。

徐明浩很爱吃榴莲,但是榴莲热量太高,他也很自律,不怎么经常吃。有时候半夜实在是馋得不行了,就会推推睡梦中的金珉奎释放信息素让他闻闻,等吸满足了再打开空气净化系统散散味。

榴莲味还挺让人安心的,徐明浩想。

而且榴莲味战斗力也很强。

当徐明浩因为筹备画展被人刁难甚至被尾随性骚扰的时候,从天而降的金珉奎释放出榴莲味信息素吓跑了坏人,转过头来还跟他撒娇问说有没有受伤、那个人有没有碰你哪里,徐明浩默默收回准备从包里掏双截棍的手,捧起金珉奎的脸狠狠揉了两把。

不得了了,榴莲味的大金毛啊这是!

 

10

默认了金珉奎是榴莲味的大金毛这一设定后,徐明浩觉得他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喜欢,有时候甚至都幻视对方是条大狗狗了。一般吃完饭之后,金珉奎都会躺沙发上一声不吭,等徐明浩收拾完餐桌喊他起来去散步消消食的时候,他就会一个蹦哒跳起来,眼睛都亮晶晶的,像等待主人牵出去遛遛的狗狗一样。

当然床上也很狗,除了易感期的时候是自己容易哭,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这么爱哼哼唧唧,到底是谁在做1啊?被欺负狠了的徐明浩忍不住想。

徐明浩忘了的是,狗狗除了会护主和会撒娇,也会有脾气的。

自己因为举办新画展,已经连续几天都加班至深夜,每次回家看着金珉奎等待的身影也怪不好意思的,想着金珉奎最近也在跑一个重要采访,就没有跟他说,而是拜托了顺路的文俊辉送自己回家,被金珉奎都看在眼里。

一回家发现客厅灯也没开,徐明浩心想金珉奎是不是已经休息了,也决定去洗漱,刚一开灯,猛地发现沙发上还有个人。

“为什么是他送你回来啊?”金珉奎抱着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撅着嘴巴闷闷不乐。

他这是吃醋了?徐明浩心想,手上却没停下收拾的动作:“哎呀,这不是想着你工作太累了吗,这么晚打不到车了,俊辉正好住在那附近,我就让他顺道送我回来了。”

“可以麻烦文俊辉,就不能麻烦我吗?徐明浩,你什么意思啊?”金珉奎本来就对上次易感期的事心存芥蒂,声音也忍不住变大。

“什么什么意思?不就是让朋友送我回家吗?这能有什么?”金珉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连名带姓地叫他了,徐明浩诧异。

“你明明知道!你是alpha,他是omega,你们俩天天黏在一起,如果他遇上发情期,你遇上了易感期,你们要是……”

“金珉奎,”徐明浩抬手打断了他,“你就是这么想我和文俊辉的关系的吗?如果我和他之间真的有点什么,那不该早就发生了吗?我还会和你在一起?”

金珉奎不吭声了,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太过冲动,两个人应该把话说开才是啊,怎么突然变成要吵架的氛围啊。

“金珉奎,我本来是觉得看你吃醋挺好玩的,想逗逗你,而且这也是文俊辉的隐私,我就没有跟你多说,但是没想到你对我这么没有信任,我是你的alpha,我还要去给谁当alpha?”徐明浩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不该瞒着金珉奎,好像翻车了。

“可是我只是个beta,我根本没有腺体!我们无法成结、没有标记!”金珉奎手把抱枕攥得更紧了,“你再有自制力,抑制剂效力再强,可是信息素是生理性的!我们没有办法违背啊!”

两人陷入沉寂。

“那要我去做手术吗?”徐明浩突然出声,“去做信息素去除手术,像结扎一样,这样我就也没有办法去标记别人了。”

“这样我们就是平等的了,不受信息素的干扰,像普通人一样。”徐明浩走上前去捧住金珉奎的脸颊,轻轻地抚摸着,带着温柔的笑意,“我不知道我们珉奎一直在担心这个……哪怕没有了信息素,没有了第二性征,我也是爱你的呀。”

金珉奎终于忍不住了,丢开抱枕,抱着徐明浩的腰哭了起来。

“不要去做……好痛……你只要、只要标记我就可以了。”金珉奎哭得一抽一抽的。

“那现在要不要标记?”徐明浩示意卧房的方向,手指穿过金珉奎一缕缕发丝。

“……要。”金珉奎打哭膈。

 

11

“所以文俊辉到底是什么秘密啊?”事后金珉奎还是哭得双眼红肿,鼻头也红红的。

徐明浩被折腾得累的不行了,浑身乏力,没什么精神头地回答他。

“唉,他是同性恋啦。”

“同性恋?什么意思,我们不也是同性恋吗?”金珉奎不解。

“不是啦,他是第二性征的同性恋,他喜欢omega的啦。”徐明浩胡乱摆摆手睡了。

留金珉奎一个人躲被窝里暗喜了一整晚。

 

12

徐明浩的新画展准备得差不多了,作为作品的主人,开展式上还要致辞。

因为提前打听到金珉奎当天有其他重要工作不能来参加,所以在致辞里加了点别的东西,没有想到一上台,只往台下轻扫一眼,就看到了金珉奎高大的身影,还笑嘻嘻地朝他挥手。

“……以上就是本次画展的基本情况,下面我想谈点别的。”徐明浩顶着金珉奎灼热的视线,放下手中的纸稿,“我最近有了新的家人,所以也有了新的规划。”

“新的家人?什么意思?”台下的记者议论纷纷。

“等这次画展结束后,我想成立自己的个人工作室,名字叫M&M。”徐明浩切换PPT

“徐明浩先生,请问M&M这个名字有什么寓意吗?”有记者禁不住提问。

M&M是我和我先生的缩写,取了我们两人名字的首字母。”徐明浩笑着答道,“这个工作室将不仅仅只专注于我的绘画事业,如果可以,我想再拓展至摄影界,这也是我先生的职业,不过我还没有询问过我先生的意见,如果他不同意的话,那今天这段拜托大家当做没发生过。”

台下记者们纷纷笑着应了。

结束开展式后,徐明浩又被投资人围住聊了一会,转头想再去找刚才台下的金珉奎,没有找到,手机却响了起来。

“喂?”

“喂?徐明浩同学,”手机里传来金珉奎的声音,“你说的M&M工作室,我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太勉强……”徐明浩有点担心。

“不会不会,完全不会!”金珉奎赶紧否认,“你回头看。”

徐明浩回头,发现隔着人群不远处,金珉奎正举着手机打电话。

金珉奎今天特意穿了身黑色西装,还是之前徐明浩陪他去逛街的时候挑的,很合身,显得整个人更修长。金珉奎很帅,他知道,好像整个人会发光,经常光是站着什么都不做,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那么,明浩,”金珉奎笑着朝他挥挥手,“我现在在去见你的路上哦。”

“嗯,”徐明浩也笑了,“快来吧。”

 

END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