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个办法12

Description

12喜欢

罗渽民的暑假没有他想要的放松。

他以为放了假可以每天去店里找李帝努,暑假作业可以堆在最后几天一口气写完,他也不是没干过。说不定能让李帝努教教他怎么纹线,他一直有些兴趣。罗渽民甚至对自我非常有要求,李帝努说他是小老板娘,他就得有点小老板娘的样子。

但不太幸运。

母亲交了稿目前有点闲,但罗渽民看她是太闲了。她甚至开始操心起罗渽民的学习。罗渽民文科不错,但数学偏科严重,母亲有点着急,转眼开了学罗渽民就是高三学生了,母亲觉得她是时候担负起妈妈的职责了,一种莫名的使命感让罗渽民头疼。他还是怀念母亲以前爱管就管不爱就放养的模式。

 

母亲说得找个家教,罗渽民说不了吧,他可以自学。母亲写小说的一些语言组织能力便在此刻迸发出来。她伶牙俐齿:“自学?我看你自学到嫁给那小子都学不会。”罗渽民如临大敌,他抬头看母亲,母亲坐对面嗦着面条,浑然不觉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

于是罗渽民得上家教课。

但是罗渽民又不高兴了。因为自己本身对这补课就很消极,所以找家教的事也是索性交给母亲去做了。结果现在一开门,罗渽民看着站在门外的学习委员,他胸中老感觉有一口气堵着。但仔细想又确实不能怪谁。于是他闷声不响地让学习委员进来,走了几步又想起没有给人家拿拖鞋,折返回去把拖鞋又从鞋柜里拿出来。

 

学习委员姓金,大家都叫他金学习,话里多少有点不太好的语气。毕竟他小姨是学校的老师,偶尔还去当当大赛的评委,学生之间的酸唧很直接,也很幼稚。但罗渽民其实掰着手指头想了想,他应该也不讨厌学委,他一直也无欲无求的,只是在和李帝努谈恋爱之后,他有了一些竞争的念头。学委坐在罗渽民的书桌旁边有点局促,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端水过来但没有很温柔地放下的小罗主人,发问:“你不好奇我怎么来给你补课吗?”罗渽民没好气地坐下又翻开课本,然后到处找笔。

“你学习比我好咯!”

“你学习也挺好的。”学委说。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补习?”

“…”学委欲言又止的样子很好笑,“因为你妈妈的价格挺高的…我需要点零花钱。”

罗渽民想这下好了,我有你把柄了。他露出得意的小表情,又很快收回去。

“那开始吧!没有效果我妈妈不给你钱!”他假装恶狠狠的,但又觉得自己好像电视剧里恶毒的反派,于是又换了种柔和的口气补充:“有效果的话你当然也有零花钱了!”

 

但不得不说,学委教挺好的。罗渽民平时在班里和他交流很少,他们的位置是在班里的对角线,很难有交集。只知道他不太爱说话,桌子上总有很厚的习题册。罗渽民期末考试的数学卷子被他花了一个半小时讲解,罗渽民觉得比那学校老头讲的有意思。于是中场休息了会儿,罗渽民去冰箱里拿了两瓶果汁出来。他放在桌上,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李帝努半小时前发了几条消息过来。

 

[还没起床?]

[店里今天没什么人,你要过来吗?]

[给你做点好吃的?]

[伤口有点痛]

 

罗渽民喜滋滋地打字,告诉李帝努自己在补习所以以后周末能不能出来就难说了。还说但晚上可以抽出时间来找李帝努。

[吃不了好吃的:(]

[我们晚上见面吧]

[给你涂药呢]

李帝努回很快。语气在笑罗渽民。[等你来涂都结痂了]

[笨蛋吗罗渽民,是在说想你啊想你啊]

罗渽民的脸唰地红起来,他问学委你觉得热吗,学委说还好吧,昨晚上还下雨了。罗渽民说那我好热。

[还要补课吗我们聪明小罗?]

[嗯。可你刚刚还说我是笨蛋]罗渽民计较极了。

[也没那么笨]

[你不想知道谁给我补课吗]

[是谁呢?]

[是我们班学委!那个之前比我考得好的学委!]

发完罗渽民听到母亲按门锁回来的声音,他把手机立刻收下去,说我们快点开始快点快点。

 

李帝努在记忆里找了很久都没有学委的样子。他发消息问弟弟有没有他们班学委的照片,弟弟先发个问号过来,随即传过来一张照片,用红圈圈起来了一个人。照片还是挺清晰的,学委和几个人一起拍的照片,李帝努放大看,看到学委戴了一副眼镜,但不是那种书呆子式的厚重,反而有点斯文的气息,一看就是个文化人。李帝努看了有三十秒,然后退出来看见弟弟发的消息。

[哥干嘛问他?]

[他在我们班要不是成绩好其实存在感都挺低的…]

[也就罗渽民以前当值日生的时候跟他说过几句话]

[说什么?]李帝努飞快打字。

[让他帮忙写一下黑板什么的,他粉笔字好看]

[他每个人都帮忙写吗?]李帝努问。

[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但我当值日生的时候他就不给我写,说要做题。]

李帝努那边很久都没再发消息过来,弟弟打完一局游戏了都没动静,他突然意识到一些很好玩的事情。

[哥…你不会是…]

[?]

[你不会吃这小子醋吧……]

李帝努又很久没回消息,时隔了有十分钟才回复。

[不可以吗?]

 

弟弟不知道怎么才算不奇怪。从李帝努是他哥开始,他只见过李帝努拒绝别人。从女孩子到男孩子

,从幼稚园想和他一起表演节目的小女孩到后来纹身店里暗示想跟李帝努上床的成熟女性,弟弟从抿着棒棒糖到会喝酒,看过李帝努拒绝了很多以上类型的人。本来李帝努和自己同桌谈恋爱就够他妈奇怪了,现在还得知李帝努还吃起些无名醋了,弟弟很想打电话给爸妈:“哥好像完蛋了啊爸妈。”

 

罗渽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母亲留学委在家吃饭,学委显得局促极了,他这盘菜不敢挑,那盘菜不敢动,还是母亲主动夹了菜他才动了筷子。学委家住在学校附近,罗渽民主动提出送他回去,他的那点小心思没被母亲看透,倒是被看起来迟钝的学委给抓住了。两人走在路上学委试探性地问罗渽民:“你男朋友是不是在学校那边啊?”

“你怎么知道?”罗渽民也不避讳,反正现在学校基本上信息流通点的估计都知道他罗渽民有个男朋友了。

“猜的。你怎么可能送我回去。”

“bingo!”罗渽民笑起来,“他在那边有家纹身店呢,你看这个,”说起李帝努,罗渽民就拦不住嘴了,他挽起袖子给学委看手臂上的那只猫咪,“好看吧?我跟他一人一个。”

“嗯好看。”学委又推推眼镜。

“你有空也可以去做的,我有特权,”罗渽民拍自己胸脯,“可以给你优惠一点。”

学委摇摇头:“算了,那我可能会被小姨骂死的。”

罗渽民眉飞色舞的神情顿了顿,他问学委:“其实我一直挺好奇的,你小姨很凶吗?”

学委点点头,又摇摇头。

“她是太想我成功了吧可能。”

罗渽民撇撇嘴:“那也不能太急了。”

学委突然很严肃地看着罗渽民,表情里有点歉意:“期末考试本来该你去演讲的,我小姨让我临时上了,不好意思啊。”

提到期末考试,罗渽民就想起自己的初吻也是在那天没的。这么一说应该他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也不算什么需要计较很久的事。他抿抿嘴,很大度地说:“没事,你反正一直都比我考得好。”

学委没笑,罗渽民总觉得他好像背了很多心事,那个书包里面不止有练习册和教科书,还有他被寄予的厚望和沉甸甸的梦想。

 

“你想考哪里呀大学?”

“我小姨让我考延世。”

“我是问你想考哪里,没问你小姨。”

“我啊…”学委抬起头看了眼即将走到的岔路口,就好像他人生也面临着岔路口一样,但有点茫然。“还不知道…我其实更想去当作家,写点小说之类的。”

“那挺好的呀,你语文作文写得好,那肯定的。”罗渽民肯定他。

“再看吧…”学委叹口气,抓紧了书包带子,“罗渽民,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什么?”

学委看了罗渽民一眼,拍了拍他肩膀。

“你有好多爱啊。”

罗渽民还在回味这句话,学委就转身走了,他朝后挥挥手很洒脱,但又突然转过身指着罗渽民:“今天的作业别忘了!”

 

罗渽民在原地叹口气,跟个小老头一样。

但很快他又恢复了神色,他左转拐进巷子里,发现巷子尽头那里的小店还亮着灯。他朝那里走去,正好撞上李帝努出来丢垃圾。他加快了点步子,最后改成跑起来,奋力朝李帝努跑过去。李帝努听到声音扭头看见不远处跑过来一个人,逐渐近了确认了是跑动起来的罗渽民,他的衣服被风吹得鼓起来,头发也朝后飞着,露出光洁的额头。他到自己跟前了也不减速,一个跃身跳上来,骑在自己身上。李帝努把他从下面垫着抱进店里,罗渽民一进店就跟被释放了淫魔似的,他贴上来要和李帝努接吻。李帝努却把他放下来,把他安置在座位上,转身去收拾小桌子上的东西。罗渽民戳他后背:“干什么呀?怎么不说话?不是说想我吗?”

李帝努转身靠在桌子上,抱着手臂看着罗渽民。

“你又不一定想我。”

 

话说出来李帝努自己都惊到了。这话实在太不像自己的作风了,显得矫情又古怪。于是他说完摸了摸鼻子,准备继续收拾收拾一些本就没什么好收拾的东西。

罗渽民从背后抱住他,脸贴在他背上。

“今天好好吃饭了吗?”

“…还好吧,吃了外卖。”

“怎么只吃外卖哦?不自己做的吗?”

“没心情。”李帝努动了动,想从罗渽民的手臂里挣脱出来,但小孩力气挺大,李帝努象征性地动了两下便不动了。

“为什么没心情?没有和我吃饭的原因吗?你这么喜欢我吗李帝努?”罗渽民一连串发问。

李帝努索性把罗渽民拉到沙发上坐好,他蹲下来看着罗渽民。罗渽民的眼睛只看着他,如果人眼睛能说话,李帝努猜现在罗渽民的眼睛在很得意地说:你很喜欢我吧李帝努。

 

“嗯。”李帝努简单地回答了一句。

罗渽民笑起来:“嗯什么?”

“我就这么喜欢你。”

李帝努直白起来罗渽民反而又缩回去,他低头捏拳头。“怎么老突然表白啊……”

李帝努把他手指又一根根掰开。

“吃醋了今天。”

“什么啊?谁的醋?”罗渽民瞪大眼睛。

李帝努不说话,就看着罗渽民。

罗渽民就又低下头:“哦,我的醋。”

“我跟谁啊!”罗渽民意识到不对,声音大起来。

李帝努还是低着头不说话,他不知道怎么把自己莫名其妙吃学委的醋说出来,显得他很不稳重。罗渽民发现他耳朵红了。很难得见到,他想俯身亲一下李帝努的耳朵,刚弯下去腰,李帝努猛地抬了头,两人的嘴唇擦了一下。

 

停了一两秒,李帝努又亲了上去。

罗渽民现在灵活熟练多了,他捧着李帝努的脸,闭着眼睛在临摹。突然想到学委说很羡慕自己,罗渽民突然懂了点。自己好像说有时候有点倒霉吧,但收获的爱又比倒霉要多。这么说,他罗渽民都羡慕他自己。李帝努越来越会接吻了,他把罗渽民吻得连连败退,最后靠在小沙发的靠背上。罗渽民又胡思乱想,想到确认关系前,也是在这里同一个位置,李帝努问自己能不能接吻,他说可以。

自己一开始就对李帝努是永远的“可以”。

想到这里,罗渽民又骄傲起来。

他收到的爱很多,他送出的爱也是独一无二的。

 

“一定要他补习吗?”

亲完了李帝努抱着罗渽民问他。

“他教很好的,我觉得能有点效果。”

“哦…”李帝努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罗渽民抬起手去捏李帝努的脸。

“原来你吃学委的醋李帝努。”

“嗯。”李帝努坦荡地承认了。“我怕他喜欢你。”

“我又不是什么万人迷,谁跟我在一块儿就喜欢我啊?”

“那我跟你在一块儿不就喜欢你了吗?”李帝努摆出一些强盗逻辑。

“李帝努,你很幼稚诶!”罗渽民得出结论。

 

李帝努不回答,他又去捏罗渽民的脸蛋,比自己的软。

“我喜欢你罗渽民。”李帝努突然说。

罗渽民抬起头看着他,有点讶异这个突然的表白。

“干嘛啊….”罗渽民推他。

“就是觉得好像没有正式说过这句话,得说一下。”

罗渽民觉得李帝努今晚好像吃了开窍特效药,他有点招架不住。

“还有什么要说的?”罗渽民问。

“比你以为的要喜欢你。没了。”

 

罗渽民想起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天,李帝努到最后也没能开口说出喜欢两个字。他别扭地说要让罗渽民当小店老板娘,弯来弯去地说自己很早就喜欢罗渽民。但那两个字始终在嘴间打转,又被吞了下去。

李帝努也想起了那一天。他是不知道怎么说会让这句话显得不尴尬,显得不要那么让罗渽民有压力。

学委真的让自己吃醋了吗?李帝努不知道,只是罗渽民身边有其他人靠近的时候他好像就响起了一些警报。在店里烦躁了一下午后看到迎着风朝自己跑来的罗渽民,他只是就那么简单地想了。

 

嗯我喜欢他,我得让他知道。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