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s(露出癖×李永钦)

Description

我太爱李永钦了所以我要给这篇一个名字。

Foreword

你想上李永钦很久了,你是纹身师,而李永钦是你的顾客,你在他身上留下了很多艺术品,而他整个人在你眼里,就是最完美的艺术品,你容不得这件艺术品带上瑕疵甚至产生了奇怪的占有欲,所以自从那天你在金廷祐邀请下去了夜店偶然遇到李永钦,看到一个和你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他之后,就感觉自己的艺术品出现了裂痕。
你回去之后思考了很久,错不在他,错在你自己,那个李永钦完全是你自己臆想出现的李永钦,你没有资格给任何人套上你自己的幻想,你想通了但你没办法看开,所以你只能开始逃避,强行粉碎自己的幻想,只给他套上顾客这一个身份。
第二天下午李永钦就来补色了,你拿着工具,头贴在李永钦胸口上,你习惯性穿了件简单的背心和棉质短裤,背心里面没有穿其他东西,所以乳房的形状还若隐若现,柔软的部位不小心碰到了李永钦,但李永钦并没有说什么,他很尊重你的习惯。
因为昨晚那些事,你表现地很不自然,李永钦和你说话你也只是嗯嗯啊啊的回应,不怎么听的进去,整个人就像神游一样。
“嘶!”
“很疼吗?”你听到声音赶紧停了下来。
“没事,你今天状态是不是不太好?”
“嗯?啊可能有点累。”
“有点累?昨晚从夜店回来忙什么了这么累。”
“忙着做爱了。”你笑着擦了擦李永钦胸口的纹身,随口开了个玩笑。
“昨天和你一起那个男人?我记得你不是单身吗?”
“上床非要和男朋友吗?”你继续处理着李永钦的纹身,丝毫没注意到李永钦的表情的变化。
结束后天已经黑了,李永钦套好衣服穿上拖鞋,你以为他准备走了,就去了后面的储物间,正在翻箱子,突然一阵熟悉的香水味进入你的鼻腔,你听到了储物间门反锁的声音。
“嗯?怎么了吗?”李永钦穿着衬衫,纽扣还没扣好,就这样站在了你身后,你扒在架子上转过头看着他,突然察觉到一些异常。
等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永钦从背后压住了,他死死抱住你的后背,在你的脖子上舔舐着,一个凸起的部位抵到了你,你才意识到危险的气息。
“李.....李永钦,你干嘛!”
“上你,你天天穿这样和裸着有什么区别,我想上你很久了。”
你对李永钦仅存的最后一点幻想也完全崩塌了,脑子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反抗。
你的短裤被李永钦拉了下来掉到了地上,背心被拉到了乳房上方,李永钦又扒下了自己的短裤,火热的性器就这样抵上了你,他的一只手捏着你柔软的两团肉,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肉棒迅速找到了你的小穴,龟头在外面磨蹭了一下就直接抵了进去。
抵进去之后李永钦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窄小的宫口干涩紧实,像从没有开发过一下,李永钦被夹地难受,便退了出来,带出了一些血水。
“我,你,对不起珍妮,我以为你.....”
“你以为我是很随便的女人是吗?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听不出来吗?算了,你怎么以为都无所谓了。”有眼泪流了出来,你转过身,干脆脱了个干净,抱住李永钦的脖子开始拥吻,李永钦也回应了上去。
你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个不停,李永钦帮你擦了擦。
“对不起珍妮,从昨天晚上我看到你和那个人出现在夜店的时候就一直很烦,我被冲昏了头。珍妮不要怕,我会很温柔地对你的,我会好好珍惜你。”
说着你又被李永钦按在了架子上,他先是用手指慢慢帮你开拓着,等差不多了便抬起你的一条腿,再一次找到你的小穴,慢慢插了进去,先是插进去半根,慢慢地来回,等适应地差不多了,便整根插了进去。
“呃啊,李永钦你轻点。”
但欲望到达了顶峰,李永钦就像没听到你的话一样,贴着你的身体不断顶弄。
“珍妮,珍妮,我爱你,呃,把你给我吧,啊,好爽。”
李永钦射进了你的身体,你夹着他的精液又被他抱到了储物间的小沙发上,你累的眼睛已经闭上了,腿悬挂在上面,李永钦观赏着你的身体,一寸一寸地抚摸着亲吻着吮吸着。
“差不得可以了,你走吧,我待会儿自己收拾。”
李永钦一下停止了动作,正掐着你小腿的手力道大了几分。
“怎么这么急着赶我走?我会对你负责的 。”
“我不需要你对我负责,我不是那么重视什么贞洁的人,李永钦。”你摸了摸李永钦流畅的下颚线,“我以前很爱你,但我发现我爱的那个你是我想象出来的,我把你想得太完美了。”
“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除了你爱的人,珍妮,你不是真的爱我,爱我的话你会包容我的一切,就像我爱你。但是你不爱我了也没关系,只要你属于我就好,珍妮,你在我心里就是一件最完美的艺术品,我不想别人玷污你,你只能是我的。”
李永钦把店里的门关好,拉上帘子,把你抱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在你的胸口纹上一行字。
“Ten's”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