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老师

Description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实习老师和郑教授氛围好奇怪啊?”几个女生在教室的角落里窃窃私语,眼神时不时瞟到讲桌上一起整理教案的两个人,郑在玹的手拿东西的时候总是时不时擦过李东赫的手腕。

“李东赫他平时和我们玩的时候比我们还闹腾,郑教授一出现摸摸他肩膀就乖了,磕死我了啊!”

“喂!你干嘛对李助教直呼其名啊!”

“他一路跳级的你不知道吗,虽然读研了但是和我们差不多大吧?”

“对啊对啊,长得也好小。”

三五个女生的八卦时间被默默走到她们身边的李东赫打断,“聊什么呢?快回座位,待会上课了郑教授抽你们回答问题答不上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李东赫是新来的实习助教里最受欢迎的一个,给大家解释教学的时候最有耐心,但是课堂之外又最有意思。而他辅助的郑在玹也是教授里最受欢迎的一个,学风严格之余不失幽默风趣。

胆子比较大的一个女生直接跳到了李东赫旁边开他玩笑,“你和郑教授…是不是有点什么啊?”

“喂,你们几个尊师重教一点好不好?”李东赫也不生气,只是红了耳朵瞪她们。

“哎呦喂,我们东赫耳朵都红了…”和他关系好的那个学生下意识就想要去摸他耳朵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了的郑在玹却把李东赫拉到了他身后,警告地看了几个人一眼,“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好好复习一下今天要随堂检测的内容。”

“不是吧!又要随堂检测…”

“你们看看人家李助教,和你们差不多大却已经有了做副教授的能力。”郑在玹也不是那么铁面无情的老师,警告完了又开了句玩笑。

“那他为什么要做实习老师?”一个女生不服气地装作阴阳怪气顶嘴。

郑在玹看了自己还抓着手腕的李东赫一眼,被他有点堂皇的样子逗得轻笑,“可能…因为还太小了吧。”

 

“郑在玹!你老这样悄悄逗我的话我怎么在学生面前树立威信啊!”李东赫抱着郑在玹的腰耍赖地撒娇,埋在他胸口哼哼唧唧。

“怎么?谁敢不听你的话?”郑在玹调笑地应他,直接把他抱了起来,腿缠在自己腰上,走回房间里扔在了床上,覆身上去,手伸到卫衣里摸他细腰上的软肉。

“你最不听我的话了。”李东赫看着他脸上的酒窝就觉得自己被帅得七荤八素,也不再想着为自己申冤,只想接吻了,他搂住郑在玹的脖子把自己送上去。

郑在玹配合地加深这个吻,追逐着李东赫的小舌吮吸,手也慢慢往上摸到了敏感的乳尖上,有些大力地揉捏着,因为教书而满是茧的掌心一次次摩擦着翘起的乳珠。

“嗯啊…轻点…”李东赫从亲密的吻里偏开头呼吸,想用手腕去推开他的手却只是无用之功,反而让郑在玹捏着他的奶头微微提起来转了转,让他喘息的声音忍不住拔高可怜得不行。

郑在玹抓着他卫衣的下摆想把他衣服脱下来,却被李东赫怒视着他护住自己胸口的动作阻止,他无语失笑,“他们说你教书的声音很好听,其实我们东赫叫床的声音最好听了不是吗?”

李东赫被逗得脸红却不肯服输,撑起身子去解郑在玹的领带,一颗颗扣子被他飞快脱下,他的手沿着腹肌最敏感的AB线一直往下摸,隔着西装裤揉他内裤里已经硬起来了的性器。

郑在玹配合地往后靠在床版上,鼓励地看他。

他领带松松垮垮挂在脖子上,衬衣扣子全数被解开,凌乱的性感让李东赫想起电视剧里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渣男。

李东赫今天穿的靛蓝色卫衣是郑在玹的私服,在他身上大了不少,袖长能把他整个手都抱住,配上他今天烫得微卷的头发看起来更像个未成年了。

他的手还隔着裤子不轻不重地揉着,神色单纯地看着郑在玹,享受他微微皱起的眉毛和眯起的双眼。

“baby,别玩我了。”

李东赫微笑,突发奇想有了个主意,撅起嘴撒娇,“那郑老师教教我,想要我干嘛?”

郑在玹眼底神色突然清晰,直勾勾盯着李东赫像是要把他生吞了,“东赫这么聪明,不用老师说也知道该怎么做的对不对?”

“这样吗?”李东赫终于把他拉链解开,拉下内裤,肉棒毫无预兆地弹出来轻轻拍在他脸颊肉上,场景淫靡又纯情。

他看着郑在玹呼吸收紧,微笑弧度更甚,修长手指把流出来的前液抹在整个柱身上,低头亲了亲顶端最敏感的小缝,又用舌尖刮了刮那里。

“baby…please…”郑在玹摸着他的脸慢慢伸到他后颈,暗示地看他。

李东赫张开圆圆的肉唇,有些艰难地包裹住他的龟头,抬头眼神诱惑地看向郑在玹,用鼻音嗯了一声,让他做他想做的。

他们两个的床事大部分时候都不是太温柔的类型,郑在玹总是觉得李东赫被玩坏的样子最漂亮,而李东赫也喜欢被玩坏。

此刻郑在玹抓着他后颈开始上下抽插动作着,因为知道他的极限,连呼吸的空间都没留太多给他。

“呜嗯…”眼泪已经从李东赫的脸颊滑落,嘴里的巨物一次次顶在他喉头上,明明他还没能整个吃进去,所幸他并不是会有咽喉反射的类型,可怜的哭声反而只是增加了震感让郑在玹更加失控。

蜜色的肌肤和他粉色阴茎颜色的对比过于强烈,李东赫撑着他大腿的手甚至还缩在袖子里,流着泪的眼睛时不时抬头看他一眼。

“我真是要疯了…”郑在玹和他对视一眼后立马被刺激得闭上眼仰头,莫名产生罪恶感,

等到某个瞬间李东赫感觉真的有点缺氧了,就用手拍了拍郑在玹的腿,立马被放开。他抬起头来靠进郑在玹怀里大口地喘息着,嘴角全是流下来的口水和前液,淫荡得要死。

郑在玹亲着他耳朵夸他,手摸到枕头下的润滑挤在指间,拉下他阿迪达斯的裤子毫不吝啬地抹在他小穴上,揉了揉就把中指伸了进去,一根手指都紧得勉强,不知道每次最后是怎么把他吃进去的。

“嗯…”李东赫抓紧了郑在玹的手臂,塌下腰翘起臀方便他动作,郑在玹看他这淫荡的样子,转了转手腕又伸了两根手指进去,直指他前列腺体的地方按摩。

“啊别!”李东赫这次扭腰是真的因为突如其来刺激太大了,想让郑在玹停下慢慢来却被抓着身子动不了。

“baby可以的,快点扩张我才能快点操你是不是?”郑在玹手指还在不停进出着,速度越来越快。那三根手指在他里面剪刀般地开合,像是要把穴口和甬道里的每一分嫩肉都做到物尽其用。

“好了…好了…哈啊,进来…”李东赫慢慢适应了三根手指,爽得一声声得娇喘,只想郑在玹进来自己身子里。

郑在玹也不想等,把手指抽出来打算去拿床头柜里的避孕套,却被李东赫拦住,他跨坐在郑在玹身上用肉棒直接对准了自己被润滑得湿漉漉的小穴,慢慢沉身往下坐。

“宝贝不带套你明天会不舒…”

“灿妮想要郑老师射在我里面…”李东赫贴着郑在玹耳尖诱惑地说话,haechan是郑在玹很久以前给他做英语家教的时候取的英文名,现在却变成了爱称,“想要被操到怀孕…”

他紧致的壁身把郑在玹层层包裹,郑在玹被他勾人的声音夺了魂,就算知道他不可能怀孕还是忍不住失去理智,“怎么这么骚?老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不是老师教的吗?”李东赫无辜地说,舔着郑在玹嘴角轻轻呻吟,学了多年跳舞的腰肢随着他的适应慢慢开始动作着,妖精一样灵动的脸上却藏不住红晕,“老师不喜欢我这样吗?”

“命都会是你的。”郑在玹喉头干涩,眼神紧紧锁在他身上。他把手伸到他腰上,终于脱下他的卫衣,摸了摸他身体的线条后就半分没犹豫直接含住了眼前的樱桃轮流舔弄,牙齿时不时有些粗暴地咬在上面让李东赫尖叫着颤抖。

“别舔那里…”李东赫乳头敏感得要死,一碰就缩着身子想躲,可偏生郑在玹最爱看他可怜的样子,抓着他的手放在他身后不让他推自己。

“宝宝的乳头这么漂亮为什么不让舔?灿妮胸这么可爱,会不会有奶啊?”他尽力含住整个胸乳,舌尖戳着他乳肉的缝隙舔舐,牙齿磨过乳头,轻咬,吮吸,将原本小小的一颗亲得肿了小半圈儿,下身也开始配合着李东赫扭腰的动作往上撞,轻车熟路地磨过他敏感点。

“不要说…你啊昂!”李东赫没多久就受不了地射了出来,手指在他腹肌上留下抓痕。

郑在玹这才松开他的手,把他抱进怀里,放过他满是津液的红肿乳头,搂着他的腰换了个体位。

看着眼前躺着的男孩,他又一次觉得自己买纯白色床单是个明智的选择,李东赫蜜色的肌肤在上面形成的对比又纯又欲。

郑在玹抓着李东赫的一双细腿推到他肩膀上,几乎把他身体折成一半,开始用有些粗暴的速度进出着,让刚刚高潮的李东赫又爽又受不了地娇喘,易流泪体质的眼睛又开始水汪汪地看人,圆唇微张着。

“宝贝…宝贝…”郑在玹越觉得自己爱他操得越凶,润滑剂被太快的动作打成白沫从粉色的穴口溢出来,抽插的动作已完全只是追逐本能,一次又一次让李东赫觉得已经抵到了身体极限的时候却又被进到新的深度。

“太深了…哈啊…”李东赫被操得两腿发软,要不是因为郑在玹握着他大腿和脚踝早就没了力气,挺翘的臀肉被撞的红肿一片,大腿上细嫩的肉也全是抓痕。

李东赫又高潮了一次之后觉得自己已经就是个性爱娃娃了,颤抖的穴肉包裹着郑在玹不断收紧,紧紧抓着被子的手指也渐渐失了力气变成了每次太过受不了的时候才收拢一下。线条漂亮的身体被一下一下往前推,床板被压得发出羞人的响声。

郑在玹抽插的动作慢慢开始失去规律,李东赫知道他快到了,伸手搂他脖子嘤咛着要和他接吻,郑在玹低头亲着他红肿的唇,粗糙的手指摸上他的铃口今晚第一次地碰了他被忽略的阴茎,让李东赫没几秒就最后一次地射了些清液出来,可怜地流着眼泪发抖,紧紧含住郑在玹高潮边缘的肉棒,让郑在玹也喘息着射在了他身体里,继续吻他眼睛和脸颊上的小痣,“baby我爱死你了…”

“我也爱你。”

他等了一会才从李东赫身体里拔出来,看着白色的精液顺着他蜜色的大腿往下流,巴不得把照片拍下来打印出来放在自己钱包里。但显然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放弃,他只是抱着李东赫去了浴室帮他耐心清理干净,只是他被清理的时候呻吟的声音太过漂亮,郑在玹没忍住让李东赫又给他口了一轮,射在他张开的肉唇里…

 

“李助教,你今天声音怎么这么哑啊?是不是感冒了?”同学们关切的声音让李东赫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瞪了一眼不远处微笑着的郑在玹,“可能吧。”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