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你Ⅰ破处计划

Description

*诺×你

Foreword

 *诺×你

  

  *

  “希望今年可以破处!”

  这是我十八岁生日,闭着眼睛对着蛋糕许下的愿望。

  

  *

  太丑了,太矮了,太小了.....

  挑挑拣拣,怎么就没有一个男人符合要求呢?

  有点发愁的时候,李帝努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作为礼仪队的一员,欢迎外校参观者自然是要举着花束站在校门口欢迎的。

  “谢谢。”

  看起来有点腼腆的少年接过我手里的花,骨节分明的大手触碰到我的手背,像是点火一样。

  借着送花的契机,我暗暗打量了他一番,鼻子大,脖子粗,腿细,手指长,每一点都符合网上说的,遗憾的是宽大的外套遮住了他的身材,不知道有没有肌肉。

  *

  我偷偷的到厕所换上小一码的衬衫,将纽扣线挑松,胸部的衬衫被崩得要开不开的样子,在我洗了第十遍手的时候,我等到了他。

  “哎呦!”一个假摔,胸前的扣子果然如我所愿,“啪”的一声被崩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李帝努摆着手,慌忙地向我道歉,在看到我胸前的那片若隐若现后,他呆住了,红云从脖子爬上了耳朵尖,然后脱下他的校服递给我。

  没了校服遮掩,大臂上的肌肉和手臂上蜿蜒的青筋一览无余。

  我低头,快要按耐不住那颗狂跳的觊觎之心,找到了!

  套上李帝努的衣服,看着他慌忙离开的背影,我笑了笑,回到厕所,换下衬衫,将他的校服叠好放到包里回了家。

  *

  拉开抽屉,拿出一个避孕套,哦不,是避孕套包装的软糖,摊开李帝努的校服,贴了贴鼻子,有一股淡淡的柠檬香味,不知道他身上是不是这股味道。

  卷起衣服连同昨天洗澡换下的内衣裤一起丢到洗衣机里,看着衣服相互纠缠的样子,啊,什么时候我也能和他一起像这样纠缠在一起。

  “滴滴——”烘干机结束工作的声音。

  我合上书,拿出李帝努校服,闻了闻,现在和我身上的味道一样了,满意的点点头,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拿起软糖放到校服的兜里,熨好叠好放在一个漂亮的礼物袋里。

  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天空上缓慢飘移的云朵,真期待李帝努发现软糖的表情。

  *

  “看什么呢?”

  朋友撞了撞发呆的我。

  “没什么,在看我的神灯精灵。”

  我拄着脑袋看向对面教学楼的会议室,李帝努在里面听讲座。

  “什么鬼?给你实现愿望吗?”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看我一脸认真,朋友伸长了脑袋顺着我的视线望去,可会议室被酒红色大窗帘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做梦吧你!”

  朋友抛下一句话,走回位置准备上课。

  可不是做梦吗?我连做梦都想和李帝努做爱。

  “叮铃铃——”

  上课铃响起,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抽出数学书,看着地中海走上讲台开始挥洒他的热情。

  “那么P点.....”

  摊开卷子,转着笔在上面一戳一戳的,我却没什么心思,李帝努发现了没有?他会是什么表情?我又想起那天在厕所门口他红彤彤的脸颊,不由得嘴角上扬。

  远处的喧闹,余光看到会议室拉开窗帘,三三两两的学生从会议室走出来。

  微微歪头,突然对上了李帝努带着点疑惑的目光,好像耳朵尖尖还有点红,是发现了吗?!!

  我坐直身子,朝讲台瞄了一眼,地中海正背着我们在黑板上写题,趁着这会儿功夫,我快速地转头朝直勾勾盯着我的李帝努眨了眨眼。

  李帝努看着我的表情,低下了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应该是他的同学,搂着他的肩膀朝外走去。

  没有反应吗?真没意思。我怏怏的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数学卷子,更加没意思了。

 *

  接下来的几天,学校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宣布要考试,再加上李帝努他们不止来参观我们一个学校,我再也没有碰到过他。

  看着桌上的台历,又划掉了一天,怎么办,我的神灯精灵不打算实现我的愿望了吗?

  就像雨过天晴会有彩虹一样,事情也出现了转机,在李帝努他们结束行程的前一天,学校提出要举行一场两校之间的篮球赛。

  我穿上短裙,没有穿安全裤,套上一件宽大的棒球服里面什么都没穿。

  在运动场的更衣室门口荡来荡去,终于等到了李帝努。

  “我想和你做....”

  我拦下李帝努,示意他低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李帝努瞪着他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那副样子,真的很像隔壁邻居家那几只刚刚出生的小狗,一脸无辜,只会拱着你的脚呜呜的叫。

  “不可以吗?”

  李帝努沉默了很久,许是被我的话震惊到了,我怕他不同意,拽了拽他的球衣下摆。

  “那...一会儿更衣室见...”李帝努靠近我,汗味混着那股柠檬味扑进鼻子,挠得我心痒痒。

  “好!”我歪头垫脚,在他唇边亲了一下,“一言为定!”

  *

  “李帝努....”

  球赛散场,人都走完了,我打开更衣室的门,走进去却没看到他的人。

  关上门,看着一圈,没看到他人,我撇了撇嘴,不会骗我吧?

  刚这样想着,背后突然伸出一双手将我拽了过去。

  “和校服上的味道一样,你很喜欢这个味道?”

  闻到熟悉的柠檬味,听到熟悉的声音,埋在脖颈处像狗一样嗅着味道的人正是我的心心念念好久的李帝努。

  “什么都没穿?”棒球服很宽大,李帝努的手顺着下摆钻进去,在一路向上摸到我的胸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呆愣,捏了几把肉之后又笑了,“胆子真大!”

  我靠在李帝努身上,胸上的触感让我觉得很陌生同时又很刺激。

  李帝努一只手把玩着我双乳,另一只手掀开我的裙摆,从内裤边缘探了进去,手指进入时那股奇怪的感觉,让我不由得叫出了声。

  我推了推李帝努的手,身子不停地往后靠去。

  “这么想做爱,自己没干过吗?”

  李帝努伸了半截的手指见我的反应,呆着不动,松了我的胸,将我往上拎拎。

  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力气,完全靠着李帝努那只架在我腋下的手,我才没赖到地上。

  他背靠着墙,微微曲了一条腿让我坐到他腿上。

  “啊...慢点...”

  手指继续向深处探去,我抓着李帝努的手,浑身都在发抖。

  “这么点就受不了了?我的东西比手指可大多了。”

  听了李帝努有点戏谑的话语,我气得仰头啃了他的下巴一口,随后我就没心思了,第一次被进入的下体,从尾椎骨泛上那密密麻麻的刺激感,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内裤被流出的液体浸湿,喉咙里抑制不住的娇喘声,都是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李帝努像是在试探我的底线,在手指变成两根的时候,疼痛感让我不由得溢出了泪花。

  “疼...”

  我仰着头,含着泪,看着李帝努。

  “乖,忍忍,不然等下会更疼。”

  他亲了亲我,放慢了手上的动作,我揪着他的衣服,调整着呼吸,水声又从裙下传了出来。

  “啊!”

  突然的刺激,我夹紧了双腿,泄了身。

  李帝努的手拿出来的时候,像是冰糖葫芦一样,被裹了一层晶莹剔透的糖壳,他直起身将还处于第一次高潮余韵中的我放到更衣室的长凳上。

  我迷迷糊糊的,太阳穴在突突地跳着,全身上下还处于刚刚的兴奋之中。

  听到一阵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偏头的同时,李帝努走过来将我的身体摆好,拉开棒球服的拉链,雪白的双乳随着急促的呼吸微微晃动,他扶起我的腰,将裙子连同湿得一塌糊涂的内裤褪下丢到一边。

  我眯眼看着李帝努,真没有看错人,胸肌,腹肌,再往下就是那根已经挺立的东西,李帝努说的没错,他的确很大。

  “想什么?”

  李帝努撕开套子,带上,熟练的手法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没留给我多少的思考时间,李帝努吻上了我的唇,他的气息包围着我,更不用说隔着一层薄薄的套子抵在穴口的性器。

  “呜....”

  舌头交缠间,突然的进入让我措手不及,好疼,即使是做好会疼的准备,也让我有点不能接受。

  浑身开始战栗,有疼的,但更多是兴奋,心脏狂跳,双腿缠上李帝努的腰,他吻着我的脸颊,从眼睛一直胸口。

  像是报复我刚刚啃了他的下巴一样,我的胸上被咬了一片牙印,小红豆也被磋磨的挺立在空气中。

  我可以感受到李帝努在我身体每一次进出的动作,包括穴肉收缩挽留时的样子。

  更衣室里混着水声,娇喘声,我抓着李帝努,就像是海风暴中溺水之人抓住的那一缕救命稻草一样。

  看到我的裙子被丢在他的衣服上,想到那天洗衣机里,我的内衣内裤和李帝努的校服纠缠的样子,现在不是衣服了,而是我和李帝努。

  “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李帝努见我有点不专心,重重地顶了几下。

  “没...没有...啊...轻点...”

  我很快又专心于这场情事。

  “咯吱咯吱”是长凳松动的声音吗?

  *

  李帝努亲了亲我,抽身离开,套子里满满当当的白色液体。

  撸下装满东西的套子打了结丢到垃圾桶里,从柜子里拿出纸巾整理。

  我躺着缓了许久,支起身的手都有点发抖,颤颤巍巍的连棒球服的拉链头都合不上,更别说现在还在流着水的穴口和那双合不拢的腿了。

  李帝努见我起身,赶紧套好了裤子,将我抱到他怀里,凳子上刚刚躺过的地方湿漉漉的一片,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我今天算是深刻体会到了。

  “都怪你,衣服拉不上了....”

  我被自己娇软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看李帝努哄着我给我拉拉链的样子,他应该很喜欢,我也很喜欢。

  他抽了纸擦了擦我的下体,“怎么水越擦越多呢?”

  我一听他的话,拢了拢腿,拧了一把他的胸肌,硬邦邦的一点都拧不动。

  “你怎么这么熟练?睡过多少女人了?”我抠了抠他脸上的泪痣,真想把它抠掉。

  “我说只有你一个,信吗?”李帝努拿着那条湿漉漉的内裤,犹豫着要不要帮我穿上。

  “不穿!”脚丫子勾起来蹬了蹬他的手,将内裤蹬到地上。

  “怎么?回去的路上还想着找哪个男人?”李帝努见我不想穿也没坚持,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条运动裤给我套上。

  “你的裤子?”抖开的时候,捕捉到拂过鼻尖的那缕柠檬香。

  “嗯。”李帝努低头单手帮我整理着裤子。

  “你还说你是第一次,都准备的这么好!”我也不知道这么,心里有点委屈,这样想着就这样说了出来。

  “从你给我送花了时候,我就盯上你了,想吃我反被我吃,生气了?嗯?”李帝努咬了咬我的耳朵,热乎乎的气息一股股喷到我的脖子上,痒得我埋到他怀里。

  “大坏蛋!”我闷闷地说。

  “那你呢?小色魔?”李帝努拧了拧我腰间的软肉,逗得我直往他怀里缩,没有看到他说这话的表情,听语气他现在应该是笑得眼睛都弯了。

  我以为我是捕蝉的螳螂,却没想到李帝努是那只在身后虎视眈眈的黄雀。

  “刺啦——”

  包装被撕开的声音,我抬起头,看他又拆开一个套子,“不行了,不来了!”

  我有点委屈,他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我今天可是第一次。

  看着李帝努叼出袋子里的东西,我正想骂他恶心,他却咬着东西喂到我嘴里。

  我还没开口,弥漫开的水果软糖味充斥着我的口腔,仔细看着他手里的包装,原来是我那天塞到他口袋里的软糖。

  “甜吗?”

  李帝努低头看着专心吃糖我。

  “甜!”

  “我尝尝...”舌头在嘴里混着软糖碎渣纠缠,李帝努拱了拱我,说,“没你甜。”

  *

  一个月后——

  “同学们,这是我们新来的同学,李帝努,大家欢迎!”

  看着坐在我身边的李帝努,我拉了拉他的袖子,说:“这么等不及吗?”

  不安分的手借着桌肚的掩饰摸到我的双腿间,“嗯,等不及了!”

  计划,大成功!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