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你】Amante.

Description

ooc/纯脑洞/勿上升 含🚗&🔞

Foreword

最烈的酒和李东赫 

我和李东赫是在酒吧认识的。 

那时候我大二,正是褪下乖乖好学生伪装和暂时不用担心学分的时候。没有住校,而是仗着家世好有钱住着刚成年两年就拥有的独居别墅。从小到大本身就不是什么老实的孩子,于是整夜整夜的往外跑,将近天亮才回家,一觉再睡到中午,反正学校老师没人敢管我。

 遇到李东赫的那一天是几个好友约着一起喝酒,正好闲来无事就和隔壁桌拼了个桌。一问发现竟然也是同一个学校同一级的,李东赫甚至和我同在音院。 

酒吧暧昧的灯光下李东赫左脸上的三颗痣和漂亮的下三白简直勾魂,好友们和李东赫那一桌的其他帅哥聊得火热,我喜静,就没多讲话。余光里我看见李东赫的眼神朝我看来。

 大概其实那个时候我和李东赫就看对眼了。 

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嘴正巧大家都是单身,不如玩玩国王游戏,打发时间又刺激,所有人就都开始附和,于是他们那桌一个长得很漂亮睫毛很长的帅哥就去要了一副牌,七男四女就开始玩国王游戏。

 总是抽到男男和女女,实在没人是同所以都喝了酒,直到一个右眼眼角有泪痣的狗狗眼帅哥抽到了国王。

 “嗯…让我来想想,黑桃A和红心6接个吻吧。别再是同性了啊!再喝酒就没意思了!” 我看向手中的牌,好巧不巧,我就是那个倒霉蛋红心6,环视了一圈,坐我对面的李东赫勾起嘴角,两根手指夹着牌翻了个面,黑桃A。 

全桌都在起哄,男生那边在喊东哥这不亲就是你不行了啊,而我的好姐妹们推推搡搡我半天然后说这不快上,你的爱情简直来了。 

虽然玩的野,但在男女关系上我也只是谈过七个男朋友,也只做到了接吻这一步,和刚认识两个小时不到的男生接吻是根本没有过。 

但我是谁,我怎么可能不敢,所以我歪了歪头,问他你要亲吗。暧昧的灯光打在我脸上,我歪着头,漂亮张扬的粉发散下,迷离飘忽的眼神,沾着酒渍的粉唇肯定很勾人。穿得不算少,但卫衣配短裙和腿扣又是一种和奢靡的酒吧里腐败的性感完全不同却又诱人的感觉。

 我确实是在故意勾引他。

 他没说话,看着我笑着。草,好他妈的帅。 然后我没等他说话,主动站起来吻他。他也站着,但在我嘴唇只是和他的嘴唇紧紧贴合一瞬想要离开的时候,他的手伸到我脑后,扣着我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很会接吻,舌头舔到我的上颚的时候我全身发软,又吸着我的舌尖。分开时拉出了一条银丝,整桌男女都在尖叫起哄。 后来他用上厕所的借口把我拉到洗手间把我按到洗手台上又吻了一次,手伸进我的裙子摸进我的大腿,但只是放在我的腿上,什么都没干。

 我本以为和他上床会是自然而然的事,但他把我带回他家后,拿出了新的牙刷和毛巾,又抽出了他的一件白t给我,然后说浴室已经收拾干净了,可以不用拘谨。 

洗漱完毕后,我没内衣穿就直接套着他的白t坐在他的床上问他,你不和我做爱吗。我还没做过爱,但我想干什么总是会直言不讳。 

他走过来吻了我一下,笑着说虽然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虽然我确实想,但我也不会刚认识你就和你打炮,你第二天直接跑了怎么办,然后再凑到我耳边用微微带着笑意的声音小声说,我可不希望我们只是419的关系,宝贝。 

我脸有点泛红,不知道是刚洗完澡热气热的还是他刚才的话导致的。我瞪了他一眼,钻进被窝里。衣服太大,侧着躺下领口直接把春光全都泄露了,我还没发现。 

他帮我把衣服领子往上拉,布料摩擦的触感让我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很小的不堪入耳的声音,我吓了一跳,赶紧闭了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但他就是听到了,他还是那样坏坏的笑着,说,晚安早点睡吧,然后他慢悠悠的走向浴室。 “你干嘛去啊?不睡觉吗?” “笨蛋,我去解决生理需求。” 他也直言不讳,这下我的脸彻底红了。 

再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四十了,昨晚睡在我旁边的李东赫不在,我洗漱完后摸索着下楼,看见李东赫在厨房煎鸡蛋。 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不是炮友关系,甚至昨晚才认识到现在都没有24小时,我还是从背后抱住了他。胸前的柔软压在他背上,他身体一僵动作一顿,然后偏头吻上我,我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闻他脖颈上木质香型香水的味道,很近,他微微偏头就吻到了我。 

那一刻恍惚了一瞬,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太想和他更进一步了。但我们都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那干脆就任由这恶劣畸形的又奇妙美好的关系继续发展下去吧。 

后来在学校里我们开始持续两个人一直待在一起,音院的学生们都酸酸的以为音院院草和院花是在一起了,但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我们的关系其实是不明不白。 

做爱是后来我们那些人又约着去了一次酒吧,他们还不知道我和李东赫这暧昧不清的关系,又玩了一次国王游戏。他那个高高的眼睛不大嘴巴嘟嘟的朋友抽到了国王,他说梅花7给方块5吸一个草莓吧。 

我手上拿着方块5,他那个很漂亮的睫毛很长的朋友拿的是梅花7,本来我打算为了李东赫拒绝这次而喝酒的,但我想了想,他李东赫到底是我的谁。 

于是我欣然接受,我的脖子上很快多出了一个红色的吻痕。吸草莓的时候,我用余光瞟见李东赫没往这里看,翻着白眼顶着腮。 

我心中在窃喜。 

但是很快,我被他带着怒气甩到了他的床上。他眼睛有点红,凶狠的开始扒我的衣服,然后狠狠咬在了我脖子上那个打眼的红印上。 

太痛了。我拍着他的手臂说李东赫你干嘛,他用力吸着那一块吻痕,仿佛想用自己的吻痕盖过原先的那一块。 

吸着吸着他的嘴一路往下,停在了我胸前。他把头埋在我胸口用力吸了几口气,然后嘴唇就覆盖上了顶端的樱桃。我喘着气,问李东赫,李东赫你要和我做爱了吗?

 他松开嘴,又吻上了我的嘴唇,然后把头埋在我脖颈很小声的说,嗯。 

李东赫我第一次,你能不能温柔一点? 

哦。 

然后他果真开始温柔起来,在我的胸前玩够了就帮我褪下我已经湿的不行了的内裤。他的手指温柔的绕着我的阴蒂打转,因为从没有过这种体验,他光是揉揉我的阴蒂我就高潮了。

 边惊呼着边第一次高潮了,腿不自觉的有些抽搐,小穴一开一合的在喷水,喷了李东赫一整手的,脑袋也一片空白,大口大口喘着气,身子发软。

 “就高潮了?哇我手指都还没进去呢,一会儿你可怎么受得了我的几把啊。但是竟然会潮吹诶。” 我说不出来话,只能听着他毫不掩饰任何的话面红耳赤。他就着那些水把食指送进我的小穴,在里面搅动着扣弄着。接着慢慢送进第二根,第三根手指。

 水太多了,他实在忍不住然后蹲下,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穴口。我被爽的叫了一声,但又自己觉得好羞耻。 

他吮吸着我的阴蒂,我快受不了了然后把身体往后缩。他抓着我的腿把我拉回来,又用力吸了几下后我很快又高潮了。流出的水顺着李东赫的下巴和脖子往下流,浸湿了他胸口的那一块衣服。 

他喘着粗气,脱掉自己的衣服,我人生第一次亲眼看见男人的性器,李东赫的不丑,但肿胀的吓人,青筋暴起,顶端已经分泌出了一些亮晶晶的液体。 他把我摁在床上,用领带把我的手绑起来,再把我的腿摆成m形,然后一个挺身插了进来。我痛的尖叫,虽然还没完全插入但已经顶破了那层膜。血珠随着他抽插的动作被带出来,我哭着大喊李东赫不要了李东赫不要了。

 说好的温柔一点呢?他泄愤式的用力捅着我,但发现我是真的没有任何快感只有疼痛后叹了口气停下动作,然后吻了吻我,再亲掉我眼角的眼泪。 “真想把朴志晟和罗渽民那小子抓起来打一餐。” 他的大拇指摩挲着我脖子上那个明显比刚才变紫了些的吻痕,开始慢慢的动起下体来。

 技巧真的很好,取代疼痛的是慢慢到来的快感。他把我的腿缠到他的腰上,贴合的更紧密,也更方便他找点。果然,他顶到一个地方的时候我身体一僵穴内一紧,他便知道就是那里了,于是对着那里开始展开猛烈的撞击。我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嘴角漏出细碎的喘声,两乳被顶的不停晃动,他又含住了其中一只。

 “不行了东赫……哈……快,快要到了……”李东赫便一只手按着我的小腹一遍加快速度。很快我再一次高潮了,李东赫在我体内享受着高潮余韵小穴的剧烈收缩,继续抽插着。他在我耳边喘气,性感的声音听得我不自觉又多分泌了一些水。

 我感受到体内李东赫的性器开始有些抖动,然后他拔出来,射在了我的小腹上。漂亮的手指抹开,又把手上留下的塞进我嘴里逼着我咽下去。

 李东赫把精疲力尽的我抱起来,带到浴室去洗干净,结果因为抹沐浴露时我刚做完高度敏感的身体受到触碰,我叫出了声,肉眼看见他原本半软的性器又立起来,然后没忍住又按着我在浴缸里做了两次。

 …… 

我问李东赫是因为吃醋了才和我做来泄愤的吗,他别过头很小声的嘀咕,你明明已经有我了为什么还要让他在你脖子上吸草莓啊…… 我觉得可爱又好笑,问他,那你说说我到底是你的谁啊?他委屈巴巴看向我,你不是我女朋友吗。 

我们都下意识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对象,可我们都从没说过任何一句关于“我爱你”的话。

 “我才不要当你女朋友,我怕等下哪个男生给我送个情书送点吃的我会被你按着做死。”我故意这样跟他说。

 他听后脸色一变,作势又要扑上来。“不行!”但他马上又恢复软乎乎的样子,“给个机会嘛宝宝,这次真的是太生气了嘛……”他凑过来亲亲我的嘴角。

 “别叫我宝宝。” “不好,宝宝宝宝宝宝,你本来就是我的宝宝嘛。” 李东赫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后来我们两个还是像之前一样,形影不离的,碰见他那几个兄弟了他就和我十指紧扣骄傲的说这是他女朋友。我也不否认,那几个男生就都起哄说东哥脱单了要请客吃饭啊。李东赫拉着我往音乐教室走,“看女朋友愿不愿意和你们一起吃饭咯。” 

有时候回他家,有时候回我家,我偶尔允许他和我做一两次,他便跟个刚开荤的小孩儿一样乐呵呵把我按在床上做一整夜,结局就是他一周不许再找我做。 

但其实事实上我也很沉迷于和他的性爱。

 学校在江边上,今天晚上跨年夜江那边会放烟花,所以学生们全围到了走廊和另一栋楼里。 李东赫带着我爬屋顶。 学校的屋顶是红瓦顶,倾斜的。屋顶上果真没人,听李东赫说的是去屋顶的路是他们几个一起发现的,别人都不知道。他拉着我的手往近江的那一边走。

 视野真的很好,他从我后面抱着我,怕我害怕。

 “我爱你。” 

我听见他的声音融入烟花和风声里,那一秒刚好从旧的一年到了新的一年。 

那是他第一次说出“我爱你”这三个明确的字。 然后我们在屋顶上,在烟花轰响里,在晚风中接吻。

 “东赫啊,我也爱你。”

 end.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