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哨兵

Description

向导圆 X 哨兵灰

ooc预警!

Foreword

我的哨兵

我的哨兵陷入了结合热。

这是我一打开家门就感知到的,空气中弥漫着燥热的气息,他以为他躲在房间里藏得很好,可是咪仔早就跑出来扯我的裤脚,焦躁地围着我打转,引我向卧房走去。

这好像是我们精神结合以来,我第一次撞见他产生结合热。

我们是塔因为高匹配率安排结合的哨兵向导,据说数据百年难得一见,高达96%,塔很久没见过这么高的指数了,考虑到我们两个也是哨兵向导中的精英,为了作战胜率,立刻通知我们必须结合。他很不情愿,但是塔的命令不可违抗,就先提交了申请,但是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哪怕对他进行精神疏导,他也会在他的精神图景中竖起屏障,将我挡在核心之外。每位哨兵向导的服役期是五年,我和他是同年的,他应该是想等服役期过后退伍了就立马跟我解绑吧。

受精神结合的影响,此刻的我也开始被空气中的荷尔蒙吸引,觉得喉头有些干涩。我轻轻推开卧室门,发现他正躺在床中央,平日里总是穿得整整齐齐的军装此刻只剩下衬衫和内裤,衬衫明明早上出门前才熨烫过,现在也变得皱皱巴巴。被子被他揉成一团,夹在腿间,忍不住地用下身磨蹭。因为单纯靠夹被子无法缓解,他满脸涨得通红,双眼紧闭,上齿忍不住咬着下唇,哼哼唧唧。

好像是终于忍不住了,自暴自弃似的,他伸手往下身摸去,开始一下一下地抚过自己的性器。他没有脱掉内裤,阴茎就翘起来,包在内裤里,在内裤边缘露出一个头。我看着他慢慢把自己的阴茎撸硬,又撸得发红,但是表情却越来越急躁,半天得不到缓解。他好像泄气了,认命似的伸手往后探。

“喵——”

“啊!”

咪仔看我站在门口半天也不进去帮帮它的主人,焦躁不已,忍不住挤进我打开的那一点卧室门缝隙叫了起来。这一叫,就被它主人发现了。

他吓了一跳,连忙坐起来,扯过被子盖住下身,慌慌张张盯着我。好巧不巧,刚才他自慰的时候渗出的一些液体和因为结合热而流个不停的汗都粘在了被子上,我盯着被子上被沁湿的那一块没有说话,他更不好意思了,扯过一旁的枕头盖在上面。

欲盖弥彰,我心想,从精神图景中召唤出我的精神体。我的精神体是一匹毛色变异的北极狐,泛着蓝光,或许因为是向导的精神体,体型比一般的北极狐大了不少。我示意它把咪仔——他的精神体,一只西伯利亚森林猫——带走,它直接叼起咪仔,转身一跳就不知去哪儿了。

“我来帮你吧。”我摘下眼镜放在床头柜,揉了揉鼻梁。

“不、不用了,我自己忍忍就可以。”他不安地攥紧了手下的床单。

“我们是合法的向导和哨兵啊。”我开口道,“因为精神结合,我现在也被你挑起了欲望了。”我的下身好像已经有反应了,我看他只抬眼看了一眼,眼神立马就不好意思地四处乱跑。

“真的……不用了……”他往后缩,似乎想要逃跑。我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脚踝往床尾一拽,他的下身和我的下身立刻紧紧贴合在一起。

“为什么这么抗拒我?”我皱眉,“明明别人口中的你都是很开朗外向的,为什么唯独对我要这么有防备心呢?”

“我……”他肉眼可见地慌乱起来,伸手抵着我的胸。我承认,有那么些恶作剧的成分,我故意往下弯腰,离他越来越近,我们的脸几乎要贴合在一起了,呼吸缠绕着,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好像我们本该就这么亲密。明明他才是经常在外作战的哨兵,我才是常驻办公室的向导,但是在我的这番攻势下,他怎么这么容易就接受了?

“这样弄不出来吗?”我几乎要吻上他了,但是却没有这么做,一只手往下摸上了他的阴茎,开始慢慢撸动。

“好、好像不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嗫嚅着,“想看、想看圆佑戴眼镜的样子。”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装作没听清的样子。

“想看、想看圆佑戴眼镜,喜欢圆佑戴眼镜!”他羞愤地闭上眼睛。

“哼。”我笑了一声,气息都喷到了他脸上,用空着的那只手去够我的眼镜。其实我度数并没有那么高,但是有眼球干燥症戴不了隐形眼镜,平常就一直戴着金属边的框架眼镜。有同事跟我说我戴眼镜很斯文败类,吸引了很多哨兵目光,但是我没想到他也好这口。

“那喜欢这样吗?”我把镜片抵上了他的龟头,顺着摩擦着。

“好冰!”他一激灵,又被我按住不准动。

“别急。”我蹲下身,戴上眼镜,其实镜片已经有点被蹭脏了,有些斑驳,看不太清,但是这也不能阻碍我的动作。我开始含住他的阴茎,从龟头开始往下,舌头围着马眼打转,把我以往看片能想起来的都给他做了一遍,甚至给他做了几个深喉。他忍不住开始哼唧起来,仍旧保持着躺着的姿势,看他渐渐进入状态,我左手扶着阴茎继续给他口交,右手摸上了他的股缝。

手指刚伸进去的时候,他似乎是感受到了异物侵袭,不安地抖动了一下,又在我的安抚下陷入了被深喉的快感。我的手指在他的肠道里探索着,好像摸过什么地方,他反应瞬间变大,急促地惊呼一声,我知道自己探到他的前列腺了,并不是像小说里说的凸起的一点,不是很明显,我又找了好几回,看他反应才确定在哪。

前后夹击,很快他就有些控制不住了,自己开始挺起性器想往我喉咙里送。快要高潮的时候他想要抽出来,又被我制止,最终射在了我的嘴里。他的精液味道还好,不是很腥臭,我没有咽下去,吐出来抹在他的腹肌上,像给他做SPA一样,很快摸上了他的乳头。他的乳头颜色不是很深,白色的精液覆在上面很好看。

“好漂亮啊。”我不禁感叹道。

“啊?什么?”他还沉浸在刚才高潮的余韵里没有缓过神来。

“我说,俊啊,你好漂亮啊。”我爬上床,两腿叉开,跪在他身体两侧,“我可以磨你的乳头吗?”

“啊?啊,可以吧……”他又不好意思了,避开我的目光。

我解开腰带扣,拉下拉链,扯下一点内裤边缘,我的性器也迫不及待地弹了出来。我扶着我的阴茎,用龟头在他的右边乳晕上打圈,他的乳头受刺激变得挺立起来,我又扶着去蹭,一遍遍刮过,像不懂事的小孩玩游戏一样,用我的龟头恶劣地欺负他。

“左边也可以碰一下吗?”他难为情地开口。

“不行哦,这是对你的惩罚。”我轻笑出声,“是对你有了结合热,却没有第一时间想到你的向导的惩罚。”

“那需要我帮你舔吗?”他失落了一会,又开口道。

我原本磨蹭的动作停了下来,俯下身盯着他的嘴唇看了很久,他摸不透我的意思,也没有开口,但是唇部些许颤抖却暴露出了主人的想法。

“不需要,你的嘴唇只要和我接吻就好了。”

我终于吻上他了,吻得很狠,舌头交缠在一起,他好像要喘不过气了,我往后退开,他坐起身来盯着我,忍不住了,伸手抱上来,我们又亲到了一起。我们好像怎么都亲不够一样,一直在纠缠着,他的上嘴唇上有两颗小痣,好喜欢,张着嘴巴微微喘气的时候显得更色情了,我一直轻轻用舌头舔那两个痣。他喜欢我戴眼镜的样子,那他是否知道,我看他这两颗痣也很久了吗?

等我终于进入他的时候,又是过了好一会,身体终于结合的那一瞬,不仅是生理上的满足,更是精神上的。似乎是因为已经进行过精神结合,我们在做爱这件事上面也很有默契,我的阴茎每一下都能顶到他的敏感点,他也越来越放得开,声音也越来越勾人,只是传统的传教士体位我们都觉得很舒服。他又伸出手来撒娇想要抱,感恩我平日里有举铁的习惯,干脆直接将他整个人抱在怀里站了起来,这个姿势进得更深了,他惊呼一声,我抱着走向穿衣镜前,让他扭头看镜子里的自己。

“你看,你都全身发红了,你怎么这么漂亮?”我亲亲他的脖子,他不好意思把头埋进了我的肩颈里,“你怎么这么漂亮啊?嗯?文俊辉,你怎么这么漂亮?”

“喜欢,好喜欢这么漂亮的你。”我咬他的耳朵低声说道。我注意到在说“喜欢”的时候,他微微动了一下。

我有意顶弄他的敏感点,很快他就忍不住浑身颤抖地射了出来。大部分精液都射在我小腹上了,我抽出身来,把他放下来,扶着他的阴茎,把他龟头上剩的精液都抹到镜子上,冰凉的镜面又刺激得他往身后我怀里缩。我又顶进去,力气太大,他直接整个人趴在镜面上了,皮肤都激起了鸡皮疙瘩,他还在不应期,肠道不住地收缩,我也被刺激地操弄得更狠了。

我射在了他体内,在浴室想要做清理,手指抠挖的时候他又产生结合热了,哼哼唧唧地蹭上来想要。他和他的精神体一样,叫床的时候真的很像一只猫。其实平日里也像,但是床上情动的样子真是让人想狠狠欺负他。我开始庆幸,幸好和他高匹配率的是我,这幅乖乖等操的样子只有我能看到。

不记得到底做了几次了,最后一次是泡在浴缸里,他躺在我怀里,其实已经很累了,深邃的双眼皮耷拉下来,平日里总是亮晶晶的大眼睛,此时却是半睁不开的样子,但屁股还是一直在扭。我拔出来射在了水里,望着水面上漂浮的白色精液陷入了贤者时间,过了好久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我只能笑笑,再帮他清理干净抱回房间。

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是觉得很不真实,平日里都是分房睡的哨兵向导,此刻居然刚刚做完爱躺在一张床上,我抱着他也沉沉睡去。

没有想到的是,我并没有进入梦乡,反而进入了他的精神图景,可能是因为精神和肉体双重结合的缘故,这次他的精神图景中央居然没有对我竖起屏障。

撤去屏障,我才发现中央居然是一座小房子,推开房门,里面的内容让我震惊,居然全部都是我的照片,铺天盖地,从天花板一直贴到了地面,有我在军事学院训练的照片,有服役期间作战的新闻图,还有一些平常生活里的私照。我又拉开书桌的抽屉,发现了很多我曾经用过的东西,几乎是一比一复刻在了他的精神图景里。

所以,不让我进来的原因是这个?文俊辉是我的偷窥狂吗?

“喵——”西伯利亚森林猫不知道从哪儿跳了出来,扒拉着我的裤腿,精神体总是这样,神出鬼没的。

“哦,咪仔。”我蹲下身给它顺了顺毛,它舒服地发出呼噜噜的叫声。等被撸够之后,咪仔又扯着我的裤腿,让我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保险柜,精神图景嘛,一切皆有可能。

保险柜有密码,我看了看咪仔,咪仔只冲我喵呜一声。我试了他的生日,打不开;试了他哨兵入伍的日期,打不开;甚至连退伍的日期我都试了,还是打不开。

不会吧,难道是我的生日?

居然打开了,抱着不可置信的念头,保险柜咔擦一声,解锁。

里面居然有好多本日记,我索性坐在地上一本本看了起来。

原来他从军事学院就开始暗恋我了呀,喜欢我戴眼镜的样子,喜欢我当向导冷静理智的样子,喜欢我作战的时候英勇无畏的样子,还喜欢我偷溜去网吧打游戏的样子。

日记本的最后,封底写了一句:

“圆佑的一切都喜欢。”

什么无趣的笨蛋。

好可爱啊。

回到现实,还是漫漫长夜,他好像因为我在精神图景的动作睡得有点不安稳,一直在嘟嘟囔囔。我凑近去听,发现他在念叨:“是因为跟我上床才喜欢我的吗?”

当然不是啊。

我亲了亲他的额头,轻轻说了一句:

“晚安,我的哨兵。”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