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 back

Description

【玹囧你】

Foreword

你做梦也没想到和郑在玹会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重逢。

作为炙手可热的一线男演员,郑在玹可以说是你们那一届混的最好的同学,而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样浑身散发着光芒的男人,曾经在你的阴影下度过了两年。

你家不算什么富豪但条件相比较而言也算优越,作为独生女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被宠溺娇纵惯了的你脾气自然不是很好,可以说你的存在对高一开始就是你同桌的郑在玹就是一个噩梦。郑在玹唯唯诺诺当了两年你的跑腿,你甚至还把他骗上床只为了帮你疏解欲望,可以说郑在玹是讨厌你的,但是又不敢反抗,在和你发生关系后纯情的他又误认为你和他是情侣关系,所以在你否认两个人关系的时候,他第一次爆发了,从那时候起你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而在他离开以后,你的生活紧接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妈妈在你高三这年生下弟弟,恰巧也是这一年你的父亲投资失败,欠下一大笔钱甚至上了黑名单,父母对你的关心越来越少,每天回到家都是乌烟瘴气无休止的争吵,你无法接受这种转变,报考志愿的时候你填了一个离家很远的一线城市,你想远离这个家但你依然憧憬着曾经优渥的生活,比起好好学习将来找个好工作而言,你选择了另一条不太光彩的路。

被生活困扰的你早忘记了郑在玹这一号人物,直到大二的时候你同学发了个新剧的剧照给你,那是郑在玹的第一部剧,只是个小成本网剧拿的还不是男一的角色,但是也比你光鲜多了,记得高中的时候你总嘲笑他长得老气,然后不过四五年的时间,郑在玹的脸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造型时尚了很多,而曾经稚嫩的你现在化着浓装烫着大波浪却像比那时候老了有十岁。

从那部网剧开始,郑在玹的演员之路就像开了挂,随着人气的不断提升带来的还有源源不断的资源,不过两年的时间郑在玹就跻身一线男演员的行列,这样的人生你羡慕不来也没有时间羡慕。

再次相遇是在徐英浩的生日宴,徐英浩是你最近搭上的一个富二代,临门只差最后一脚,你自然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只是你没想到的是同样受邀的还有你的老同学郑在玹。

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再想起自己对郑在玹做过的那些事你多少有些愧疚,加上郑在玹现在和你地位身份的差距,你在镜子里看到身旁同样在洗手的郑在玹第一反应是躲,但似乎郑在玹并没有认出你来而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和西装便转身走了,也是,成熟的妆容再加上做过一些微调,酒会上多的是你这种女人,确实很难将现在的你和高中那个每天穿着校服扎着马尾的女孩子联系起来。

“我需要一个女伴。”

徐英浩搂过你的腰,便带着你到处打招呼,你知道徐英浩可能只是需要一个女伴而不是另一半所以不能把期望放太高,但还是忍不住心存幻想。

“徐总。”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只是语气比以前自信了很多,徐英浩和你一起转过身,果然是郑在玹。

“诶在玹,最近怎么说。”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大概是郑在玹投资了徐英浩旗下公司一个影视项目,你不自觉挑了个眉,感慨着世道无常。

“认识吗?郑在玹。”徐英浩用酒杯指了指郑在玹。

“当然,看过郑先生拍的戏。”

郑在玹这才愿意看你一眼,眼神里投射出一些异样,但也只是顶了顶腮。

“我的荣幸。”

郑在玹并没有问你是谁,毕竟每一次出现在徐英浩身边的都是不同的女人。

生日宴结束后徐英浩带你去了酒店,酒店门一关上你就迫不及待搂住了徐英浩的脖子,你们一路吻到了床边,连衣裙的拉链早已经被拉开,你顺势脱光了衣服,攀在徐英浩肩上,让徐英浩吮吸你的乳房,徐英浩拉开了自己的裤子拉链,火热的性器跳了出来,打在了你的屁股上,你乖巧地从徐英浩的身上下来,抓住他的肉棒先是撸动了几把,然后从囊袋开始舔弄了一圈,直到舔到顶端便含住龟头吞了进去,徐英浩按着你的头感受着你的吞吐,接着他拍了拍你的头,你立马懂了他的意思,于是爬了上去,手抓住徐英浩的肉棒慢慢适应着送进了自己身体,徐英浩的尺寸实在吓人,你有点吃不下,但你生怕徐英浩不满意,还是硬着头皮往下坐,愣是把一整根都吞进了你的小穴,你一边在徐英浩的腿上扭动着,一边帮徐英浩解开领带,然后从最下面一颗纽扣开始解开衣服,徐英浩过了一会儿仍然没有满足,干脆把你拉到了身下,扒开你的腿一顿疯狂的肏干。


“Johnny,呃啊,好棒,啊太大了,啊啊啊,好爽,要被肏坏了,不行啊啊不要一直顶那里。”


受到夸奖的徐英浩顶弄地更加厉害了,直到一股热流射进你的身体,你被徐英浩抱去了浴缸,浴缸在一个落地窗前,浴缸的容量很大,你无力地趴在徐英浩的胸口看着外面繁华的夜景,突然感到一阵迷茫,天大地大,却没有一个地方是你真正的归宿。

第二天你睡到中午才醒,徐英浩早已经走了,只留下一笔转账和一盒药,你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继续睡觉,刚到电梯里就遇上了郑在玹。
郑在玹昨晚也留宿在了这个酒店,你现在素颜的样子倒是和高中时期没什么太大差别了,电梯门开的时候郑在玹和助理就在电梯里,你有些不自然地摸了一把碎发走了进去背对着郑在玹。
“珍妮?”
郑在玹这次认出了你但是也不敢完全确定,于是试探地喊了一声,但你没有理他只想装作不认识,眼神紧盯着往下掉的楼层键,好死不死,刚到一楼的你就遇上了徐英浩的助理。
“珍妮小姐,徐总让我来送你回去的。”
你的背因为紧张弓地笔直,你不敢回头看,但也感觉到了背后灼热的目光。
“你去忙吧,告诉徐总我和珍妮小姐顺路,我来送她一程。”

10.20更新

你坐在郑在玹的车里,扭过头一会儿看看窗外一会儿看看前面,就是不敢扭头看郑在玹。
“昨天晚上徐英浩旁边那个就是你吧,我就说感觉有点熟悉,怎么,老同学见面还要装作不认识?这么不待见我。”
“哪里,只是高攀不起。”
“你这话听得怎么阴阳怪气的。”
“你想多了,只是觉得你应该挺讨厌我。”
郑在玹不再回答你,直到你准备下车的时候,郑在玹才说了一句:“我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但确实挺讨厌你的。”
“那就装作不认识吧。”
你拿好包准备下车,手腕却被郑在玹一把拉住。
“凭什么装作不认识,做错的是你你在这儿装什么大度。”郑在玹把你拉到他身边,在你耳边轻轻说到,“这世上哪有那么简单的事。”

事实证明你可能真的伤郑在玹很深,因为你发现徐英浩把你拉黑了好友,你不知道郑在玹说了什么但你深知斗不过他,重要的是赶快寻找下一个目标。
好不容易等来机会混进了一个酒局,但当你看到徐英浩也在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世界上大佬真的不多,得罪了一两个可能真的就相当于得罪了整个圈子。
所以你准备放弃这个机会躲得远远的熬到结束,但没想到有人主动先来勾搭你了,是个新出道不久的男演员,你深知这种新人不想闹绯闻所以大概率只是想打一炮就跑没有任何纠缠的价值,等到红酒泼在你胸口上才发现是你看走眼了,这是个带资进组的,你没有打听好就来了,酒席上没几个不认识这位小少爷的而你偏偏不给他面子。
大家的视线都投了过来当然也包括徐英浩,你自觉丢人,转身去了洗手间清理。
“还好吗?”没想到徐英浩会在洗手间外等你。
“还好,谢谢徐总关心。”
“今晚来干嘛的。”徐英浩靠在墙上看着你。
“来钓男人,没想到男人没钓到又得罪了一个。”你已经累到不想伪装,也自知徐英浩和你已经没有可能所以也不想掩饰什么。
“你这么缺男人?”
“我不是缺男人,我是缺钱。”
“我给你的钱难道还不够吗?你也不用这么贪心刚从我床上爬下去又转头爬上了郑在玹的床吧。”
你倒吸一口凉气,心想郑在玹为了报复你居然牺牲这么大:“郑在玹是这么和你说的?”
“所以你有没有和他上床?”
“我说什么重要吗?”
“我只想你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徐英浩情绪有些不对劲,你怀疑他是不是酒喝多了。
“徐总您要实在不放心自己去医院做一套检查看看有没有染上什么病,反正我的话你也不信。”
酒会差不多结束了,你有点不耐烦了所以直接转身走了。
“不是郑在玹和我说的,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给我离他远点。”
不是郑在玹说的,那还能是谁说的?你脑海里突然想起徐英浩女助理那天的眼神,你心里嘲笑自己,小心眼的人居然是你。

晚上打车回到家你发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你家楼下。
“上车。”郑在玹正坐在车里。
你想了想,准备上车和郑在玹说清楚。
“郑在玹你听我说,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现在什么都不缺,一无所有的人是我,我什么都弥补不了你,只能和你说声对不起,我知道这不是一句对不起能解决的,就当我厚脸皮吧,这份债我还不了,你放过我吧。”最近太多的无奈太多的迷茫,你整个人压力很大,借着一点酒意就开始喋喋不休。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你要我放过你什么?”
“但是我害怕,真的郑在玹,我惹不起你们,当年欠你的我没办法还,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了现在。”
想起自己一团糟的生活,你说着说着鼻子就酸了,于是抬起头努力让自己不要哭出来。
“谁说你什么都没有了?”郑在玹看了你一眼,“你还记得那次吗?”
你知道郑在玹说的是哪一次,那时候你们还在上高中,周五晚上你在家熬夜玩手机不小心点进一个色情网站,于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看了一晚上小视频,欲望驱使下你第二天趁着爸妈不在家喊来了郑在玹,郑在玹背着书包站在你房间不知所措,你跪在床上把郑在玹喊到床边,然后双手搂住了郑在玹的脖子,轻轻吻了一下他,郑在玹不敢直视你,脸红得像个熟透了的桃子。
“你你你,我,你到底喊我来干嘛的。”
“郑在玹。”你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要你插我。”
在你的指引下郑在玹帮你脱掉了衣服,然后扒开你的双腿,小心翼翼地进去了,郑在玹虽然胆子小,但那里真的很大,没经验的他只会乱插,而你因为未被开发过,所以也不是很舒服。
你没有回答郑在玹,所以郑在玹继续说了下去:“就像你以前对我一样,我需要你的时候随时出现就好,刚好助理的位置缺一个。哦对了,我当年被你呼来唤去可什么好处都捞不到,你来当我助理我可是会给你发工资的。”
你梳理了一下,想想你现在丢了金主又得罪了一些大佬,可能有个靠谱的工作也是个好选择。
“工资多少钱?交社保吗?有休假吗?”

10.22更新

郑在玹果然在待遇这一方面没有亏待你,指的是物质上的。你这一个月随叫随到被郑在玹呼来唤去,也算体验了一把社畜的生活,虽然天天在背后诅咒郑在玹,但工资到账的的那一刻你还是心满意足。
“这郑在玹,可真大方。”你看着银行的短信一点都掩饰不住自己的笑容,接着看到跳出的微信消息笑容立马又收了回去。
“去买两杯咖啡送到我家。”
“妈的不会点外卖吗。”你嘴里嘀咕着但还是立马出门买了生怕送完了郑在玹到时候又找你茬。
到了郑在玹家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个漂亮优雅的女人有说有笑,你认识这个女人,但幸运的是她不认识你,因为她是徐英浩的表妹徐樱,也是富二代圈子里很出名的一个人物。
“怎么,几个月不见还换了个新助理?”徐樱接过咖啡,眼睛在你脸上一扫而过。
“不是换了个,是多了个,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看来你这段时间混得是真不错啊,听说业务拓展地挺厉害啊郑大明星。”
郑在玹笑了笑,露出了那两颗酒窝。
“确实混的不错,我上学那会儿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能像今天这样。”
不知道是说给徐樱听还是你听。
送走了徐樱,郑在玹又交代你带小狗去宠物店,你看得出来这个徐樱对郑在玹的心思不简单,这么一想你更觉得可悲了,你对徐英浩怎么都求而不得只能退而求其次最后还被一脚踹了,人妹妹却缠着郑在玹求而不得,你和郑在玹现在的对比实在让你感到心酸。
你没想到这么快就和徐樱再次遇到了。小狗美容的时候你也无聊干脆在商场里随便逛了逛,没想到就遇到了徐樱。
“诶你怎么也在这儿,这么巧啊。”
“我帮郑在玹带小狗来做美容的,在这儿就随便看看等它。”
“哦哦哦。”
“小樱。”
你听到熟悉的声音,眼光投过去,果然是徐英浩,徐英浩也看到了你,但似乎也是想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诶哥,付好钱了?你说我妈会喜欢这吗?”徐樱又翻看了一下手中的袋子,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像徐英浩介绍到,“哦对了,这是郑在玹助理,刚好在这儿遇到她了。”
“助理?”徐英浩上下扫视着你,在他印象中确实还从没看见你这样邋遢的样子,虽然化了妆,但是穿得很随便头发也随手用夹子一把夹在脑后还因为出门急没带隐形眼镜所以带了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其实这就是你平时的样子,只是每次见徐英浩之前会精心打扮一番罢了。
你不自然地抬了抬眼镜,徐英浩也没多为难你,转身和徐樱一起走了。

“大后天陪我去参加个时尚活动,老秦请假了。”
时尚?你又审视了自己一圈:“我穿什么去啊?”
“呵。”郑在玹发出一声轻蔑的嘲笑,“你以为你以什么身份去?嘉宾吗难道?带工牌就行,你不穿都没人高兴看你。”
你好像之前都没这么在乎过郑在玹各种刻薄的话语,也许是刚从那么尴尬的境地里脱身,所以这次郑在玹的话让你格外委屈,你咬了咬牙,眼眶红了一大半,眼泪就这么流了出来,滴到了郑在玹家的地毯上。
“行,我知道了。”说完你就走了。
郑在玹始终没往你这边看一眼,但余光都看得一清二楚,等你关上门,郑在玹皱了皱眉头,烦躁地把手机摔在了沙发上。

活动当天你跟着郑在玹后面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他去了现场,你留在了后台才终于有了一口喘气的机会,你一个人坐在化妆室悠闲地刷了会儿微博,门就在这时候被推开了,是徐英浩。
徐英浩关上门,走到你面前,你准备站起来却又被徐英浩推倒在沙发上,徐英浩跨在你身上,死死钳住你的下巴,凝视着你。
“我不是说过让你离郑在玹远一点。”
“我需要工作需要赚钱。”
“怎么?我不要你你就把自己卖给郑在玹了?”
“徐总别乱说话,我这是正儿八经的靠正当手段赚钱。”
“郑在玹厉害吗?肏地你爽吗?”
你彻底忍不住了,挥手打掉了徐英浩的手。
“我确实是那种会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女人,但很可惜郑在玹对我不感兴趣,徐总这样问了那我倒是也想有机会试一试。”
“你他妈敢!他对你不感兴趣会送你回家,对你不感兴趣会让你当他助理?”
“那是因为我们是高中同学!”
徐英浩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你说什么?是真的吗?你们没上过床?”
你顺势站了起来,开口道:“你不是早问过我了?你不信我那我解释什么?”
徐英浩突然一把抱住了你:“那你也不能完全不解释啊,你多说两句我万一就信了呢。”
也许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太久没有人给你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你知道你和徐英浩也从来都只是金钱关系,但还是忍不住想依靠他一下,所以你不自觉贴紧了徐英浩。
“徐英浩,我好累啊。”

门就在这时候再次被打开了,门外是两张熟悉的面孔。
“OMG!表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徐英浩这才放开了你,握住你的手转过身。
“介绍下,这是我女朋友。”
徐樱难掩脸上惊讶的表情,于是上前来确认情况,郑在玹站在门外一动不动,脸黑了一大半,你猜想是因为他以后没有办法光明正大欺负你了。

 

“你以前不是挺厉害吗?随随意意把我的尊严放在脚下践踏,现在怎么一点脸也不要了?”

你来找郑在玹辞职,本来想在手机上说,但他把你喊来了家里。

“是啊我现在就是一点脸都不要了,如果你还是对以前那些事耿耿于怀,现在让我给你跪下磕个头都行,能走捷径我就不想自己费力。”

听了你的话,郑在玹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你还真是天真,你以为跟着徐英浩他真的能给你一个名分吗?他那种家庭能接受你吗?最后还不是腻了就一脚踹了。”

“那我就再找个,这世上男人这么多,我就喜欢靠男人养,等我人老珠黄没人要了,攒的钱估计也够下半辈子了。”

你盯着郑在玹手中的杯子,规划着自己的人生,在你幻想的尽头,是一个人躺在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孤独地死去。

郑在玹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朝你走了过来,你看见他解开了皮带,心里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他上前压住了坐在沙发上的你。

“既然如此,那让我包养你不就行了,我说过,你欠我的没那么好还,我以为我需要你帮我做事吗?我需要的是你把你的尊严放在地上让我践踏。”

说着郑在玹就对着你吻了下去,你感觉的到郑在玹生气了,他咬破了你的嘴,一股血腥味涌进了你的嘴,接着郑在玹又掀开你的裙子试图把手从你的内裤伸进去,你激烈地反抗着,双手疯狂拍打着,郑在玹便拿过自己的领带帮你的双手捆住,你仍然在挣扎,郑在玹忙了半天也只勉强往你的身体里送进了一根手指,他在你的身体里胡乱捣弄着,直到抠出水来才抽回了手指,接着他快速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你看到很多年没见了的郑在玹的肉棒挺立在你的面前,似乎又比当年大了几分,你慌忙中想逃,却把自己绊倒在了地上,郑在玹干脆也俯下身,扒开你的双腿,急匆匆顶了进去,你想起很多年前那一次,郑在玹小心翼翼地生怕弄疼了你,但这一次他只有疯狂的抽插,一次次往最深处顶,像是要把你的小腹捅穿。

“放松点,别夹我,操,好爽,啊!”

郑在玹终于射了出来,你也被他插地没有了力气,整个人虚弱地躺在地上,郑在玹也不管你,就任由你躺在那,他把裤子穿好,整理了一番,带起自己那只名贵的手表,对你说道:“我们家有监控的,我会把这一幕收藏起来,至于徐英浩那边怎么说,是你去解决还是我去,你自己选。”

你不知道怎么和徐英浩说所以干脆拉黑了他,你不担心尴尬因为没什么机会再遇到徐英浩了,从此你就被郑在玹圈养起来,成为你一直想当的有钱人的小金丝雀。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