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东】痛爱(十六)

Description

<痛爱>

传 笃 萱诺橙 叁 壳

青春校园

b/d/s/m spanking 管教 调教 不伤身不虐心

正文共18章,涉及:

巴掌 皮拍 尺子 藤条 丝带捆绑 窒息play 板子 皮带 滴蜡 手铐play                  

b/d/s/m需要充分学习和沟通在先,要充分互相尊重。文中东赫和马克互相尊重人格平等。

没有入伍,其它与韩国社会、文化、专业不符之处请多包涵。

所有哥哥弟弟绝无拉踩。                    

 

微博和lofter ID:松果azul     

 

自我安利:番外很好看  

 

 

Foreword

 

(十六)

 

马咕呀”

在玹哥!!我上周发的消息怎么现在才回ㅠㅠ

对不起ㅠㅠ我1月底培训4月正式入职上周是入职三个月的考核期实在太忙了什么都没看不过我拿了第一哦”

哇祝贺哥!!年终奖是不是稳了”

谢谢~嗯稳了哈哈哈我跟其他孩子也说了咱们周末聚一聚吧”

太好了!”

 

在玹道英成灿帝努渽民东赫马克,七个人聚在火锅店的包间里吵吵嚷嚷。

哥!为什么光请帝努哥的朋友不请我的朋友啊,明明哥也都认识” ,成灿嘟着嘴抱怨。谁能想到看着成熟稳重的成灿20岁了还在吃哥哥的醋。

在玹搂着孩子哄,帝努仰着下巴,“怎么地吧”。

马克说,“哈哈哈成灿呐,因为我们不但是帝努的朋友,还是在玹哥的学弟呀”。

渽民补刀,“只能怪C大足球队招你,你放着N大不来”。

东赫假装伤心,“成灿呐你这样说我好受伤,我们难道不是你的朋友吗…”。所有人包括成灿在内哄堂大笑。

 

在玹看着马克和东赫感慨,“东赫我看着长大,马克是我大学最亲的后辈,你们在一起真好,有点不可思议呢。”

渽民说,“是啊哥,我和帝努当时更不可思议,最亲的亲故和哥哥互相喜欢。”

马克笑着表示不服,“我才不可思议呢,最亲的弟弟和前辈居然是兄弟”。

帝努接着,“我不也是,哥哥和补习班老师是一对,哈哈哈”

 

成灿凑到马克跟前,“哎马克哥你还不知道吧,哥和道英哥是帝努哥一手促成的——”

渽民激动地凑过来,“对对对,当时——”

帝努不让,“我干的事让我说行不行——” 一时间乱哄哄地抢着八卦。

孩子们” ,一直温柔地看着他们的道英发话了。“让我说吧,我正好有话想跟你们说”

 

高考后的寒假我在补习学校打工,因为有朋友推荐,我给帝努试讲了一次,帝努不介意我价位低没名气选了我。在玹有的时候来接帝努下课出去玩,在边上等的时候一直盯我看,我以为他在监督我教的怎么样。一次我让帝努把试卷留下帮他分析,回去却在里面发现了在玹给我的情书” 

“Yo——在玹哥太会了吧,李帝努你好有sense” ,马克拍案叫好。

我和在玹寒暄过几次,也很欣赏他。其实从小我对男生女生都有过好感,但一直中规中矩没想过和男生交往,所以很突然也很紧张,希望他们给我一段时间考虑。一周以后,帝努说他骑车把腿摔了不能出门,问我能不能去他家上课。按规定是不行的,但我已经把帝努当朋友,就去了。没想到啊...”

道英恨恨地攥攥拳,其他人猖狂地偷笑,马克满脸期待好像已经猜到接下来的发展。

 

没想到这两个兔崽子合起来骗我。帝努的父母不在,他根本没受伤,还专门给佣人都放了一天假,把我推给在玹共处一室就出去玩了”

帝努放声大笑,“哈哈哈哈,以道英哥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没猜到嘛,而且如果对哥没意思的话肯定会先跟我尴尬啊”

在玹附和,“就是,坐在客厅里才聊了几分钟,我去拉道英哥的手他都没拒绝哈哈哈”

道英笑骂着作势要掐在玹脖子,“这混蛋简直是流氓,一通撩完居然就拉着我在旁边客房——”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绝了,哥,你们不是说那天道英哥答应了之后就出去约会了吗?!” 成灿捂着嘴。

帝努双手抱头,“世界啊!!”

渽民扶额,“OMG那个房间我当时经常住”。

一时间五个弟弟都炸了锅,道英为失言害臊地低下头,在玹闭着眼睛摆手让大家安静。

嗯...那个...当时你们都太小了” 。

 

好了孩子们,继续听我说。

我大一那年在玹高三,他成绩很好,放学后补习班前的这种空档和周末可以抽时间出来见我。那一年真的很幸福,在玹考上N大之后还说要我从T大搬到N大附近跟他住,好继续瞒着父母。可是那天——”

 

好了哥” 。在玹把道英的话打断,脸色冷了下来。

后面的就不用说了,孩子们都知道了” 。

道英的脸上也突然失去笑容,再开口竟带了点哭腔。

你让我说吧,今天当着弟弟们的面,不要再逃避了好吗?”

 

那天联系不上在玹,帝努说他去问问成灿,然后就也联系不上了。深夜在玹终于来消息,说被父母发现了,他们坚决反对,所以分手吧。我不敢相信他这么轻易就说分手,可他还有帝努成灿东赫渽民都不回消息。我在在玹家边上等了三天求他把话说清楚,最后他说他以后要继承集团,和男生是不会有结果的… 难过了一个冬天以后,我回到以前中规中矩的自己。可是我放不下他,明明很怨他的软弱,明明是他招惹我又甩了我...”

 

直到今年年初,在玹来我工作的学校找我。他对经历的事只字未提,只是求我跟他复合。我被他软磨硬泡了半个月以后原谅了他,一边骂自己不争气,一边跟自己说他当时还小,四年过去了能回心转意已经是值得开心的事。可是...”

道英仰头不让眼泪流下来,成灿已经在默默用纸擦眼睛。

 

可是复合了之后在玹才告诉我他其实一直在想我,当初是他父母用我来逼他才分手的,就连在我答应复合之前不提这些也是为了不让我因为愧疚而和他在一起。”

在玹握住道英的手,“没事的,都过去了,现在不是很好吗?”

不,郑在玹,你到底要为了我辛苦到什么时候?” 道英终究还是没能忍住泪水。

 

说了这么多我是想告诉你,你当初用心追我,高三挤时间出来见我,为了我故意分手辛苦了四年,又重新追我一次...你为我付出这么多,我只能用一辈子对你好来报答。但我不能让你再失去家人,这是我没法补偿的。

你现在因为我而离开家,我在你的入职合照里看到你办公桌上放着帝努母子三人和成灿一家四口的照片,我看你翻着小时候全家人给成灿过生日的视频一边笑一边难过,看到你盯着通讯录发呆肯定是在犹豫要不要给父母打电话…我知道你想家。”

在玹终于仰起头看向别处。

呜呜呜…哥…” 成灿泣不成声。

 

以前的日子虽然不能补回来,但我们有过美好的回忆,以后还会创造更多。在玹呐,回家吧,跟父母好好谈。过去你因为心里有我而一个人扛,以后不要因为心里有家人再一个人扛了,好吗?”

 

在玹看着满眼关切的道英和弟弟们,沉默了半晌,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我总是逃避,让你们担心了。想起之前的事情,我做不到主动去跟爸妈和好,我也看不到希望他们会接受我。但现在看来再拖下去只会让大家都更难过。成灿呐,我答应你在你生日之前整理好心情回家,想办法让爸妈接受我,全家人一起给你过成人礼。”

成灿含糊不清地说着谢谢哥,抱住在玹一顿暴哭。

 

经过一段温暖的插曲,聚会重新回到吵闹欢腾的气氛。

东赫怼了怼马克低语,“成灿生日还有快两个月呢,难得现在气氛这么好,就今天吧。”

马克挑挑眉,“我也正有此意,不愧是我们”。

 

两人发消息给旁边的帝努渽民串通一气,四个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找各种理由给成灿灌酒。成灿心情大好来者不拒,喝到后来摇摇晃晃边吃边洒。

蘸料滴到身上,成灿委屈巴巴地撒娇,“洒出来了啦~”

一堆人争先恐后地给他擦。

等成灿开始精神出走的时候,在玹佯怒喝住了以酒量最大的帝努为首的四人。

 

成灿呐,自己能走吗?” 散摊的时候在玹趴到跟前问。

成灿醉得并不厉害,但是摇摇头趴在桌子上。

哥,他这样一个人走不了” ,帝努说。

那我给他叫辆车吧” ,在玹说着眼中却有一丝担心。

新噶卡内在玹哥,他可是小少爷,睡着了出点事怎么办” ,渽民假装严肃。

那...能不能麻烦你们送他回去?”

对不起啊哥,明天我们有个小的家族旅行,泰容哥今晚要回来住,我得早点回家” 。“我明天一早有英语课” 。“我有门禁” 。“我得回去给实习的前辈发个东西” 。四个人找借口推脱,只有帝努说的是真话。

哥把成灿送回去吧,把他放下就走不就行了” ,马克劝着。

好吧,道英哥先回家,你们回去路上都小心点” 。

 

 

在玹扛着成灿站在家门口。

来,站好,自己进去我走了啊” ,一松手成灿顺势坐在地上。

不行,我腿软,哥扶我进去” ,说着举起双臂要在玹抱起来。

在玹笑着叹了口气,不管长多大还是孩子啊。

进了家门在玹把成灿扶到沙发上。

 

好了快去睡吧,等我想好怎么做了会来的”。说完转身要走。

爸!妈!哥回来了!” 成灿突然站起来大声喊。在玹冲过来要捂他的嘴,却被一把抓住。

哥没什么好想的,半年了早该想够了” 。

他气冲冲地甩掉成灿的手往门口走,被成灿一把从背后抱住。

放开!” 如今的成灿个子比在玹还高,臂力更是惊人,把在玹框在怀里竟挣脱不开。

郑成灿!你敢对我动粗!”

 

在玹呐”

背后一个怯怯的声音将两人喊停。在玹缓缓转身,看着穿着睡衣、一脸狼狈和惊讶的继母。父亲紧随其后,为她披上一件长衣。

爸,妈。” 在玹小声喊了人,眼神却避开了。

 

成灿拉起在玹的胳膊把他拽到父母面前哭诉,

妈,哥管你叫妈比我还早,可从小你就不关心他,呜呜...怎么还能故意伤害他...”

忙内啊你别这样说你妈——”

爸您更过分!” 成灿一股脑控诉,“帝努哥当时说的没错,您当初把哥抢过来却又让他这么难过,现在还抛弃他,他就没有家了啊...呜呜呜…”

本来酒劲还上头又哭得有点缺氧,成灿一阵头晕脚下不稳,在玹赶紧扶住让他坐在地上,蹲跪在身边给他顺气。

 

在玹呐” ,继母也蹲下身,“一直以来是我太自私了,我对不起你。” 说着竟也落了泪。

在玹诧异地抬头,对视的瞬间又偏向别处。这可能是两人十年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交谈。

 

那年我鬼迷心窍伤害了你,看着你那么难受我很后悔。可我不敢面对你,不如说是不敢面对自己有多坏。后来看你逐渐好起来,我甚至还心安了些。但是这次你走了,我才重新意识到一直以来对你的伤害有多深。”

在玹有些触动,看着地面不说话。

 

我真的太蠢,你在身边的时候把你的懂事和优秀当作威胁,直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谢谢你还愿意叫我妈,对成灿这么好。我不指望你原谅我,但这里是你家,想搬回来就搬回来,不想的话也常来看看吧,可以吗?”

种种伤害没法用几句话抹平,但这迟来四年的道歉和迟来二十多年的关心却让在玹得到很大的安慰。喊了这个人二十多年妈,他有怨无恨。

 

在玹正想着该如何回应,父亲也蹲下来看着他。

我一直对你寄予厚望,只盼着你进集团,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成家,将来把集团交给你。现在看来是我太自私,没考虑你的感受。”

这几年最深最直接的伤害都是父亲带来的。在玹拉着成灿的手没动。

看着你违背我的意愿,我接受不了,打了你两次。第一次的时候让你屈从,我还觉得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能让你回到原本的轨道上。但是第二次过后我知道我错了,原来我把你逼得比想象的更苦,早已把你推得更远…对不起。”

 

上一次听父亲道歉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这几年总是在欺骗自己,安慰自己,习惯了伪装。可那颗飘忽不定的心,好像一直都没有坚强过。如今含泪的眼中不再有痛苦和怨恨,只是释怀。

 

成灿看着在玹逐渐缓和的神情,坐着环上他的腰。

爸,妈,我刚才听说哥办公桌上放着咱们四个人的合照,他老想给你们打电话,还看以前的视频哭呢”。

父母惊讶地看着在玹,继母更是捂着嘴又哭了出来。

啧,谁说我哭了” 。在玹难为情地扒拉成灿,却被抱得更紧了。

 

哥,我没有理由让你和好,但我不管,你故意趁我毕业旅行的时候走我没能留住你,今天我偏不让你走” 。

一直强忍着的在玹终于绷不住落了泪,“对不起成灿,这半年辛苦你了。”

一看在玹这样成灿又不行了,母子三人就这样凑成一团哭了好久。

 

好了成灿,把在玹放开吧,你把他勒得不行了”

西咯”

成灿呐我真的疼,你知道你现在力气多大吗”

西咯”

你刚才对我动粗现在又不听话,是不是要骑我头上”

对” “呀!” “哈哈哈” “哈哈哈哈” ……

 

叮” ,坐立不安的帝努急匆匆点开群消息。

速报:哥跟爸妈和好了,以后还和道英哥住在外面,但会经常回家。感谢哥哥们这段时间的关心和帮助(鞠躬)。”

啊Yes!” 帝努一声大喊吓了泰容和父母一跳。

帝努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哥继续说。”

什么事这么开心?” 泰容问。

帝努抓住妈妈的手,“妈,在玹哥跟父母和解了!”

两人激动地抱在一起,“天呐太好了!那两个王八蛋终于肯放过他了,儿子啊不用再受苦了”…这几年她一直在关心在玹,但隔着距离能力有限,如今百感交集红了眼眶。

 

咳咳…” 泰容清了清嗓子。

妈妈突然反应过来,丢开帝努拉住他。“泰容大宝贝,你才是我的大宝贝,知道吧?”泰容喷笑一声,点点头算是认了。

那你呢帝努,你什么时候能像关心郑在玹这样关心一下我?”

帝努只能一通撒娇说好话,以前只想着怎么跟成灿争在玹的宠,现在这种送命题居然找上了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东赫快看消息!” 马克激动地到处拍。

哇太好了,真为他们开心”

是啊。刚刚一直在等消息,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庆祝一下了”

东赫听马克的声音不太对劲,抬起头。“什…什么意思?”

马克越过东赫从床头柜里摸出一个粉色的变频跳蛋。今天刚到货,马克在东赫洗漱的时候给它消毒消了得有十遍,手都要脱皮了。

这算哪门子庆祝啊…呜呜…” 东赫开始假哭,心里喜欢得要命,马克自然能看出来。

来吧宝贝,受不了的话记得喊安全词” 。马克吸着东赫的脖子肉扒开他的腿往身后探。

不要…呜呜…哥哥不要…呃啊啊啊——”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