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东】痛爱(七)

Description

<痛爱>

传 笃 萱诺橙 叁 壳

青春校园 b/d/s/m spanking 管教 调教 不伤身不虐心

正文共18章,涉及:

巴掌 皮拍 尺子 藤条 丝带捆绑 窒息play 板子 皮带 滴蜡 手铐play    

 

b/d/s/m需要充分学习和沟通在先,要充分互相尊重。文中东赫和马克互相尊重人格平等。

没有入伍,其它与韩国社会、文化、专业不符之处请多包涵。

所有哥哥弟弟绝无拉踩。    

 

微博和lofter ID:松果azul

 

自我安利:番外很好看

 

Foreword

 

(七)

 

对在玹帝努成灿的故事,马克一半感动于他们比三角恋还轰轰烈烈的亲情,一半震惊于这么长时间他竟不知道自己熟悉的哥哥和最亲近的弟弟是亲兄弟。他认识在玹和帝努的时间里两人只字未提,甚至马克还想要介绍他们认识都被找借口推脱了。瞒过全校人,藏得够深。但为什么现在又说了呢。午饭时他认真问了帝努,帝努向他道歉,但说这是在玹的伤疤,希望以后在玹如果不介意提起的话让他亲口说。

 

帝努的21岁生日趴踢周五在李家豪宅举办。比起过生日,他只是借机邀请从小到大的朋友来家里玩。马克和东赫下午没课,早早就去帝努家帮忙。

 

马克哥,麻烦和东赫把院子里的音响搬进来可以吗? 在屋里忙活着的帝努喊道。

哦好!

帝努一家人不是特别喜好被伺候,家里不多的佣人也都是很多年的老人,以做饭打扫卫生为主,这种体力活他们年轻小伙子自己上手就行。

哇~这音响也太大了吧,居然还是白金色的 ,东赫看着地上比电视柜还大的音响发出了没见过世面的声音。

是啊,肯定特别重,李帝努以为咱俩和他一样胳膊比碗口还粗吧来吧,注意小心点

 

马克和东赫一人一边抬着巨大的音响往屋里挪。东赫力气比较小,注意力全在抬这件事上,一不小心没注意脚下一个趔趄,手上失力,马克这边被带的往前扑,音响倾斜着往下倒,狠狠砸在地上。

 

还没等东赫反应过来,马克一掌呼上他胳膊,东赫整个人被力量带得侧过身来。

马克又顺势招呼上他后背,肩膀,抽在薄薄的风衣上声音闷闷的,却生疼,疼得东赫咧了嘴,一连打了五下才停。

 

东赫知道摔了帝努家名贵的音响要被训,但没想到马克反应居然这么大,生气又委屈地喊,

干嘛打我!至于吗?!

你低头看看!差点砸到脚啊! 马克埋怨地吼回去,指着东赫的脚。

东赫低下头看,坚硬的棱角就在脚趾边差几毫米,真砸到了好几天都没法走路。

马克15岁那年被发掘出的s倾向,在被压抑了七年之后,直到喜欢上东赫,变得越发不可收拾。换做其他人,他会着急却温柔地上前询问,但面对东赫,他的关心却让自己手痒。

怎么这么不小心,说过了还不听话…

马克用带着责备的眼神盯着东赫,语气有所缓和,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越界了,毕竟他只是东赫还算亲近的哥哥。

 

东赫却能读到这份关心,喜欢的人给予的在意和责备他求之不得。如果我更不乖,马克哥会不会更在意我?于是他故意曲解着马克的意思,

受伤了又不用哥照顾我,不就是个音响嘛大不了我赔帝努一个!这音响好几万美金,东赫并赔不起。

这句话成功让马克刚消下去的火复燃,劈头盖脸又打了下来,还连带扇在头顶、后脑勺、脑门上,嘴里骂着,

你受伤了为什么不要我照顾,就算我不照顾也要麻烦别人吧,我让你做事小心点你还这么多话

东赫低头缩着脖子,表情可怜巴巴的,其实心里一点也不委屈。

 

闻声赶来的帝努冲过来拦下马克,分开了表面生气和害怕、内心却爽得飞起的两人。

哥你干嘛!怎么可以对东赫这样?! 帝努攥着马克的手腕,把东赫挡在身后。

因为因为他毛毛躁躁的,摔了这么贵重的东西。 马克胡乱为自己手痒找着借口,不敢看帝努的眼睛。

这东西不是很贵(马克心里??) ,也不会摔一下就坏。何况现在在我家,东赫是我和渽民最亲的亲故,哥怎么可以这么任性!说着用力甩掉马克的手。

 

最乖的弟弟第一次发火,马克赶紧换上一副面孔道歉,帝努对不起,是我对东赫过分了东赫啊对不起。

东赫赶紧摆手,帝努呀我没事的,是我不小心…”

帝努语气平和下来,“好了没事了,放着我和渽民搬就行。哥,我刚不该对你发脾气,但是你不许再对东赫这样了。马克连连点头。

 

东赫为有这样爱护自己的朋友而感激,可他不希望马克从此对他变得客客气气,那不就前功尽弃了。

帝努走后,他赶紧拉着马克的胳膊甜甜地说,

哥以后想怎么对我都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东赫身子微微前倾,扬着下巴。

马克心里软软的,温柔地给他顺了顺毛,我会对你好的东赫啊,谢谢你。

谢谢你接受这样一个没控制住私欲的我,像初遇那晚一样。

 

到了傍晚,帝努邀请的人们陆续登场。

泰容哥! 东赫看到远处正在和帝努聊天的泰容,激动地冲他挥手,拉着马克穿越人群走了过去。自从上了初二泰容去美国读大学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

泰容哥好!

你是东赫啊,都长这么大了!

哥也长大了啊,上次见你还没上大学,现在都读完MBA回来工作了,搬出本家独立生活,还找了漂亮姐姐。 东赫笑着看了一眼泰容身边的女生。

哈哈哈,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敏京

姐姐好。哥,这是马克哥,帝努渽民和我的大学前辈。

哥哥姐姐好,一直听说泰容哥。 马克乖巧地打招呼。

我没法经常在帝努身边,就拜托你们了

 

几人寒暄说笑间,人群里N大的学生中突然传出一片细碎的议论声。

在玹前辈?” “去年毕业的郑在玹?” “在玹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和帝努关系好吗?” ……

在玹身穿笔挺合身的西装走进party room,手提公文包,一看是刚下班。头发打了发胶向后梳,全身没有一件名牌,却被180+的身高56cm的肩宽和白皙的皮肤穿出了身价三百万韩元的感觉。身边跟着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长得有点像貂,又有点像兔子。

 

帝努一路狂奔冲过来一头扎进在玹怀里,

哥!你们银行也太坑了吧搞得什么闭关入职培训要两个月,居然拉到昌源去,还有人性吗!”

在玹一手环着帝努的腰,一手摸着他的脑袋,

哥也好想你,可没办法呀哥是打工人。不过幸好可以在你生日前回来。在玹宠溺地看着帝努。

嗯谢谢哥! 说着放开在玹,跟旁边的男人打招呼。

道英哥~

道英拍拍帝努的肩,生日快乐呀帝努,以后记得多来玩儿~

 

马克看着眼前的一幕,温暖的同时更觉得惊讶和神奇。以为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第一次同框的景象竟是这般缠绵。马克还是前几天听说了两人是兄弟这件事,在场其他N大的学生更是下巴都掉了。

 

在玹站到桌子上,对着下面的人群摆摆手请大家安静。

对不起打扰大家,我有件事想跟大家说。几十双眼睛聚焦到在玹身上。

在场有一些是帝努的发小,还有他小学中学的好朋友,想必你们知道我是谁。这里还有很多N大的朋友,其实…帝努是我弟弟。

哇哦~” “大发!” “” “为什么没说过啊” “帝努还是不是朋友了” ………

 

在玹等一波喧哗过去后,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我和帝努有同一个妈妈,和他虽然没有在一个家里长大但我们非常亲。高三前的寒假,帝努马上上初三,我认识了他的补习班老师,也就是当时刚考进T大的道英哥,那年冬天我们在一起了。我父亲不像帝努的父母,他坚决不会同意,所以我们只能藏着。

高考之后,我本以为会迎来最快乐的日子,但因为一些意外被发现了。我父亲用让我无法入学N大,让道英哥被T大开除,甚至让他父母失去工作相要挟逼我和他分手。那晚他一边打我一边逼我,帝努为了帮我跑到郑家冲撞了我父亲,加上他一直不喜欢我们亲近,我也是因为帝努才认识道英哥,他一怒之下逼我和帝努也断绝关系。道英哥的梦想是老师,他不能被开除,我也必须要大学毕业自力更生才能脱离牢笼。我被要求大学期间继续住在郑家,生活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这种日子不能让道英哥跟我一起承受,所以当晚我跟他分手了。四年里我想尽办法跟帝努私下见面,两三个月能见上一次,但在公开场合只能形同陌路。我很感激成灿和我大学的朋友们,没有他们的话我可能真的挺不下去。

 

但是现在我毕业了,在父亲万分满意地以为我会听从他的安排进集团工作将来政治联姻的时候,我瞒着他拿到了在他掌控之外的外资银行的工作offer。不再有畏惧,离开郑家以后我就去找了道英哥,他在一所小学当老师。没想到他心里竟也还有我现在的郑在玹只是一个为了房租和生活费努力工作的人,但是我曾经失去的最重要的人都重新回到了我身边。

 

不好意思说了这么多我的私事,但现在雨过天晴可以说出口了,各位都是帝努重要的亲人和朋友,我觉得有义务告诉大家。我想跟帝努说声对不起,从小哥就没法陪在你身边,好不容易有了几年快乐的时光,却又被迫推开你。谢谢你一直担心我,但是从现在起这块伤疤已经痊愈了,以后我只为自己和身边最重要的人活着。去年你成年我都没法来,但从今以后你的每个生日哥一定都会在你身边。

祝我亲爱的弟弟生日快乐。

 

在玹讲完全场安静了五秒,然后爆发出一片欢呼声。道英和帝努靠在一起泪眼婆娑。一些比较感性的朋友也在一边鼓掌一边被感动得落泪。

太感人了啊呜,我要嗑他们cp”

呜呜你别这样,人家在玹欧巴和道英欧巴才是一对,这是帝努生日所以没展开讲罢了

反正很好哭就是了呜呜,欧巴们可太不容易了” ……

 

有了令人感动的开场,生日聚会正式开始。夜幕降临,帝努家的豪宅被五颜六色的灯点亮。

 

帝努哥! 一个带着磁性和一丝奶气的声音传来。帝努跑过去仰起头打招呼,

成灿来了啊

哥生日快乐!

谢谢~才一个多月没见我怎么觉得你又长高了,拜托你别再长了好不好?

哈哈哥你又逗我,哎我给哥介绍,这是我女朋友,是我C大大三的前辈,泫熙姐姐

哇你小子果然最招姐姐喜欢啊!姐姐你好,我是成灿的…” 帝努有点犹豫不知该怎么介绍自己。

你好帝努,谢谢你也邀请我来。我已经听成灿说过你啦,你是他哥哥的弟弟,也是他哥哥。

帝努听了笑得灿烂,把手举高高摸成灿的头,哎一古弟弟真乖

成灿不好意思了,哎呀好了,哥看着才像我弟弟。

你们是不是刚到啊? 帝努想起来询问道。

对,不好意思来晚了,刚学校临时有事

没事没事,来得正好! 帝努心想幸好你才来,不然刚才听到在玹哥说的话又该不开心了。

 

酒过三巡,气氛高涨。

突然灯一黑,渽民推着生日蛋糕,像小精灵一样走了进来。

帝努笑得眼睛都不见了,在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中来到渽民身边。

虽然我不喜欢奶油,但这是娜娜亲手做的哦渽民依偎着帝努说。马克东赫在旁边疯狂录小视频。

吹过蜡烛,帝努认真拉起渽民的手面对大家,

其实今天还是我和渽民的一周年纪念日。

对他们感情不详细了解的朋友有些惊讶,因为两人没有刻意提起过,还以为他们在一起很久了,日久生情自然而然的那种。毕竟他们从月亮班开始就跟情侣似的。

 

是我先喜欢渽民的。我从初中时开始看他不一样了,那时懵懂又胆怯,直到高中我才确认了自己的心。因为怕失去从小到大的朋友,进入N大了之后我才有所暗示。我们每天都在一起但我却不敢开口。可没想到在我成人礼那晚,渽民在4.24凌晨之前对我先表白了。

在哪儿呀?我当时怎么没看见! 人群中有朋友起哄。帝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在宴会厅后台的待机室里! 渽民一手握拳举过头顶喊着,一脸是我干出来的事我自豪的样子。

哦~” “哇!!” “boon boon boon boon”

 

帝努害羞地扯了扯渽民让他安静,然后自己继续讲,

所以今天,我想把这份心意还给渽民。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对戒指。

马克哥告诉我说,欧美有一种东西叫promise ring,代表认真看待这段感情。已经互相陪伴着长大走过17年,我想要和渽民继续走下去。现在的我们还不够成熟,但直到我们分手或者结婚的那天为止,这对戒指会代表我对你的忠诚和想要一起走下去的决心。

渽民一手捂着嘴,泪流满面地看着帝努为他戴上戒指,然后吻上他的唇。

 

刚才被感动哭的妹子又哭了,

呜呜我收回刚才的话,在玹欧巴和帝努是假情侣真兄弟,这对才是我要嗑的cp”

 

马克在边上笑得很慈祥,仿佛看着自家儿子结婚了。

东赫感动地看着他俩的身影和欢呼的人群,湿了眼眶入了神。马克轻轻怼了怼他,

东赫啊,怎么了?

啊没事,我为他们开心 。东赫回过神来抹抹眼睛。

我从小除了和几个朋友吃个饭之外没有好好过过生日。很小就必须懂事,从弟弟妹妹开始,我照顾了别人20年,就连以前交往过的人也都是看上我懂事。可我也想要被照顾啊,也想要有人能为我办一场生日会。

 

换做别人东赫不会提这些。马克是第一个让他有想被照顾的感觉的人。在他身边,东赫不想懂事,不怕犯错,想要被疼爱。

马克听了有些动容。

我看上你的不是你懂事,我也不需要你懂事。让我来照顾你吧。

好的东赫,今年生日哥给你办。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