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扬《独享》

刘扬扬很“娇气”。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四个人。
爸爸,妈妈,姐姐,还有黄冠亨。

Chapter 1

童年时期,个子才刚够得着大人腰间的刘扬扬,活泼的却有些过分。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喜欢到处乱窜,也喜欢黏着父母和姐姐,大家也常把逗刘扬扬当成乐趣。那么点大的小朋友,让他跳舞,他便真的能在镜头前面,学着电视机里明星的样子,又扭又摇手的,逗得一家人喜笑颜开的。
可遇到困难摔了跟头的刘扬扬小朋友,却只是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咧嘴笑着对乐得前仰后合的小同伴说自己也觉得很好笑。努力装作镇定的小朋友回到家之后却又憋不住委屈,一下扑妈妈怀里呜呜哭了半天,一家人连哄带骗的才缓过来,抽泣着说自己要成为小男子汉。
再后来和姐姐跟着父母搬去德国,语言上还只懂得几句皮毛的青春期小男生,刚开始融不进同学们的社交圈,白天就在学校里假装很酷不爱说话,回到家又变成了那个喜欢黏着妈妈倾诉委屈的小朋友。
就这样尽管在别人眼里好像酷的不行的刘扬扬,其实怕生又敏感,只有回到家围着妈妈的时候才会变成童年那个又扭又跳的小男孩。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刘扬扬来到韩国,成为练习生出道,明星的光环让他变得自信又强大,对父母的依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常常要抱着落几滴泪才作罢。
现在的刘扬扬成了队友眼里开朗闹腾的忙内,一张嘴可以整天说个不停的,尽管也经常和家人通话,却很少再掉过眼泪。偶尔哥哥们打趣,聊起刚到首尔沉默寡言,内向到几乎隐形的刘扬扬和现在简直天差地别。
只不过没有人知道,曾经沉默内向的背后,刘扬扬是那个要抱着妈妈掉眼泪的娇气包。
除了黄冠亨。

Chapter 2

黄冠亨发现这件事,是第一次和刘扬扬上床的时候。
先吻上来的是刘扬扬,而先失去理智的却是黄冠亨。他按住刘扬扬黏腻的亲吻着,吻得彼此汗津津喘吁吁的,手和脚也彷如融化的奶油般黏在一块。
顺着衣服下摆,黄冠亨的手掌缓缓探入,才刚碰到腰,对方就条件反射扭着腰想躲,随后又分开吻在一起的双唇,含糊的向黄冠亨声讨道“很痒诶!”黄冠亨像没有听见似的,手掌握住对方的细腰,拇指在肌肤上摩挲几下,又不满足的开始侵略更多地方,直至借着窗外的光,把面前的人脱得一干二净。
欲望和冲动是避无可避的, 床板被震得嘎吱作响,浓情时,黄冠亨直接把他抱起,双手紧扣住纤腰,如烙铁一般烧红的滚烫再度插入,推开层层相连的褶皱,直直嵌入到最里端。
这场性爱第一次进到这样的深处,滚烫的欲望整根没入,甚至连带着末端都恨不得挤到里面,刘扬扬被肏的受不了,眯着眼张开嘴急切的喘息,身体也不自觉的向后仰,而他娇嫩、湿润的内壁却不像主人般娇气,反而把惹火的源头包裹的严严实实,讨好的吮吸着。
似乎是实在不适应下身的被异物如此充斥,刘扬扬朝着黄冠亨的肩膀一下子咬了上去。黄冠亨突然被咬,倒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轻拍了拍刘扬扬的背说,“这么不客气啊,刘小狗?”
刘扬扬整个人都瘫在对方怀里,嘴上却不甘示弱回应到,“你干我的时候也没说客气啊!”样子和平时一般理直气壮,就好像被肏到全身无力,红着脸趴在黄冠亨肩上喘息的人不是他。
黄冠亨被说的无力反驳,想了想也挺有道理。原本只是下楼看看两只猫咪,没想到会和刘扬扬上床,所以完全没有准备,甚至连润滑剂都没有,只是抹足了身体乳,耐心的替他做好扩张,然后笨拙的互相探索对方的身体。
起初黄冠亨一直在戳弄,想找到刘扬扬的敏感点,可始终没有成果,两人都出了一身汗,只好反复的进行着动作,直到刚好撞到某个点上,刘扬扬惊喘一声,后穴一下子拼命绞紧。
“是不是顶到了?”黄冠亨带着微微惊喜的语气问道。
“嗯…好奇怪…”刘扬扬吸了吸鼻子,有点力不从心的靠在黄冠亨身上,“有点舒服…但是你轻点”他紧紧贴着对方的耳朵小声说。
黄冠亨没有回答,只是对着那处继续顶,动作明显比刚才要轻,可刘扬扬被顶的又叫了出来,像是在用呻吟和黄冠亨抗议。黄冠亨伸手安抚对方的后背,继续着刚才的动作,谁知才动了几下,原本靠在他肩膀上的人又开口了,带着点喘息,声音娇气,好像在故意发嗲讨好似的说“hendery哥哥,要轻点…”
黄冠亨第一次见到刘扬扬这个样子,除了一次次被燃起的欲望,更多的是惊讶,惊讶刘扬扬的“娇气”。
连队友们都知道黄冠亨在让刘扬扬喊自己哥哥这件事上有多执着,可对方嘴硬从不肯喊自己哥哥,却在做爱的时候主动讨好自己。
其实黄冠亨已经够小心了,他耐心的进行每一个步,因为怕刘扬扬疼,他努力克制自己,做足了前戏,每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生怕抑制不住做的太凶。
黄冠亨也想不明白,平时刘扬扬泡在练习室一天也不喊累,篮球滑板什么都要掺和的刘扬扬,在床上怎么会娇气成这样。
身下的床单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了,刘扬扬也逐渐习惯了黄冠亨的频率,不再喊疼,他被肏到整个人都透着淡淡的粉,结合的地方也打起了白沫,黏答答的糊在两个人身上,房间内都是肉体撞击的声音。刘扬扬的双腿紧紧地夹着黄冠亨的腰,两个人共同沉浮在情欲之中。

Chapter 3

黄冠亨给刘扬扬做完清洗,两个人依偎的抱在一起,他问刘扬扬,“你知道做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扬扬?”性爱过后的刘扬扬已经精疲力尽的,安静的闭着眼睛,靠在黄冠亨怀里回应,“在想,我怎么大发善心给你干?”
黄冠亨被刘扬扬的回答逗乐了,揉了揉刘扬扬的头发,开口说,“我在想你在坐我身上扭着腰的样子,好像你小时候跳舞的那个视频一样,好喜欢。”
或许是消耗太多体力,刘扬扬难得没有跳起来和黄冠亨争辩,只是轻轻捏了捏黄冠亨的手指,依旧闭着眼,好似半梦半醒的说,“打你。”
自那以后黄冠亨开始刻意观察刘扬扬,却发现他依旧熬夜玩一晚上游戏,第二天还能练习一下午,打好久篮球,还能拉着朋友出去吃火锅,回来还不忘逗一下两只猫咪,那个“娇气”的刘扬扬平时好像不存在。
“娇气”的他只存在于和自己做爱的时候。他会脸红,会一直和自己撒娇,会嗲气的让自己再慢一点再轻一点,也会主动舔舔自己的嘴巴示意想要被亲吻,甚至习惯了在快要高潮的时候喊自己哥哥。
黄冠亨很享受这样的状态,这样“娇气”的刘扬扬只属于自己。
再后来,组合的活动越来越多,虽然独处的时间不多,两个人却越来越亲密。这一天正准备去公司练习新歌舞台,刘扬扬下楼慢了些,队友和黄冠亨在车里等着有些久,他让黄冠亨给刘扬扬发消息,问问什么时候下楼,却无意间瞥到黄冠亨给刘扬扬的备注——娇气包。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这备注是说?刘扬扬?他很娇气吗?”黄冠亨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想。
刘扬扬当然娇气,不过你们都不知道,只有我独享。
No discuss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