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gomi

Description

*搜only

*伪现背请勿上升

Foreword

(1)

我犹记得那个夏天,恼人的蚊子栖居于我们的宿舍,晚上被咬到无法入睡的志晟发了火,拿着杀虫剂一阵狂喷,后来辰乐曾在电台拿这件事开玩笑,说再喷下去的话他也要死了......但这不是全部,因为我还说过一句“如果能变成蜘蛛或许就不用担心蚊子了”。

 

现在好事是我真的不用再担心蚊子了,坏事是有人真的变成了蜘蛛。

 

我见那只蜘蛛的第一面时它正趴在我胳膊上,我吓得大叫一声,准备弄死,但是下一秒蜘蛛出声了:“呀仁俊我是李楷灿。”

 

楷灿?昨晚好像一直在这打游戏来着,我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又是害怕又觉得搞笑。

 

他抬腿指了指我的床头:“我的网在那里。”

 

黑色身体的,长着紫毛的,八条长腿的蜘蛛叫什么呢?我不想去网上搜,因为我讨厌蜘蛛,搜到肯定会倒胃口。

 

但是我不讨厌楷灿,于是我主动问他:“你是什么品种的蜘蛛?”

 

他说他也不知道。

 

“拜托,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啊?”

 

“我是独一无二的hc蛛。”

 

“......OK.”

 

hc蛛有6只眼睛,嘴巴是漆黑的两道月牙。

 

“你会喜欢吃蚊子吗?”

 

“不确定,应该吃得下。”

 

“那你爱吃什么?”

 

“鳗鱼饭。”

 

“......”

 

“泡菜汤。”

 

“泡菜汤就先不点了吧。”我把手里的薯片掰下一角,放在他的蜘蛛网上。他张开月牙嘴,一点一点地咬,我把耳朵贴得很近,他问我干什么。

 

我嘿嘿笑,说想听到一些咀嚼声。

 

他无语。

 

“你会被自己的网黏住吗?”

 

“不会,我的腿上有......呃一一总之它是一种油。”

 

如果不涂蜘蛛油的话,是不是就会被粘住了?

 

“或许可以试一下。”他把一只腿搭在某根丝上,再抬起来,果然被粘住了。

 

“现在怎么办?要帮你解开吗?”

 

“不用,很辛苦才织好的网。”

 

他挥舞着八只腿,很快就把自己的网弄得乱七八糟了。

 

“仁俊呐,现在看来需要帮一下忙。”

 

楷灿做蜘蛛真的不太合格。

 

虽然出了这样的事,行程还是要赶的,我们五个,他们九个,他变蜘蛛的前一夜原本是一个告别的夜晚来着......我们一起喝了酒,聊了些有的没的,不小心就睡在一起了......现在好了,我必须把这件玩笑一样的事通知给127哥哥们。

 

他们居然很高兴,尤其是Johnny哥,嘴巴撅起来像个喇叭,喇叭里传来“哦莫哦莫”的声音,我大笑,楷灿浑身的蜘蛛毛都竖起来了。

 

总说我可爱,明明这家伙才是更可爱的。

 

“那么晚上给抓蚊子,早上睡觉吧。“经济人哥调侃道,我无法说服他带着一只蜘蛛去活动,他现在的身体太脆弱了。于是暂时告别时他不情愿地从我的肩膀上溜下来,顺着胳膊溜到裤腰,到裤脚,再回床头。

 

“楷灿呐再见。”

 

他回头看我了吗?应该看了吧,总之一直在夸张地假哭呢。

 

(2)

 

没了楷灿的行程暂时还是这样,我们这里总有一段时间是会缺他和马克哥的,公司里闲逛时看见了荧屏上的打歌预告,这才发现从九人变成八人的组合有点怪怪的,以前为什么没有这种感觉呢?

 

想了很久,最后得出一个不怎么样的答案:也许是我们几个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分离。

 

世界上的年轻人总是一样的,工作的时候吵着要休息,闲下来又心里发慌,我回宿舍点外卖,他趴在打包盒边跟我说话,炫耀他今天抓了几只蚊子,我嗯嗯啊啊地回应,纵容他说下去,此蛛憋了一天,本来眉飞色舞的,说着说着就黯淡下来。

 

“怎么啦?”

 

“好久没上舞台了,好难过。”

 

“变成蜘蛛了还能跳舞吗?”

 

“能的。”

 

“跳个we go up来试试看。”

 

他抬了抬前腿,没法举到头顶上,说:“这个不行。”

 

“那能跳什么?”

 

“最近活动的这个能跳。”

 

“跳来看看。”

 

“总要有人唱个伴奏吧。”

 

很奇妙的感觉,居然是只蜘蛛在跳舞,全世界都应该欣赏一下的热舞hc蛛现在只被我一个看到了。

 

(4)

 

道英哥久违地联系了我,大意是想请楷灿去他们宿舍也帮忙抓一下蚊子。问的时候楷灿正在睡觉,我自作主张地同意了,带着道英哥深入我的房间,将床头的东西连网带蛛轻轻捞下来,捧在手心里递给他,像交换尬关礼物。

 

是我没有察觉到吗?道英哥接过时笑着说,怎么这样小心翼翼。

 

(5)

 

闲得很,送走他后我约扬扬去逛街,和wayv哥哥们一起吃了饭,玩过了头,回来时手机里多了五六个道英哥的未接来电。

 

正要回拨时那边又拨了第七个过来,我连忙问:“哥怎么了?”

 

“楷灿吵着要回去呢。”

 

“好,好,”我把原来按的楼层取消掉重新按,开门时道英哥已经站在电梯口,我赶紧道歉,他把手里的楷灿递给我说:“没事的,快带他回去吧。”

 

楷灿顺着我的脖颈爬到耳边,似乎拿腿刮了我的耳侧:“가자.”

 

我百思不得其解,带进楼梯间这家伙才肯说话。

 

“仁俊。”

 

“嗯?”

 

“真的......哈——我在谁的屋里抓蚊子都一样吗?”

 

“啊?说什么呢。”

 

这家伙在胡思乱想什么?

 

“只是让你帮忙去一下。”

 

“呀!”他好像发火了。

 

我快速地叫他噤声,楼梯间里人来人往,没人会注意到我肩膀上的蜘蛛,对着空气说话恐怕会让人误会,于是一直到宿舍他才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拜托不要这样了呢。”

 

“我不喜欢。”

 

那么直率的剖白让我正色起来:“那只想待在我的屋里吗?”

 

“总之不要再出去了。”

 

“哎一股我们heachan이隐约有点太喜欢我了呢。”

 

用他以前逗我的方式逗他,他突然不好意思了,一直说:“晕......”

 

(5)

 

楷灿把自己的腿弄伤了,那天我一进宿舍就听见他喊:“仁俊帮我把空调打开。”

 

我下意识地回答:“不会自己开吗?”它趴在空调遥控器上,说他按不动。

 

我这才想起他现在是蜘蛛了,而出门之前我仍把他当人类李楷灿来着,忘记他现在连空调都开不了。

 

我把遥控器拿起来调温,楷灿滚到一边,我发现他有一只腿少了一截。

 

“怎么回事?”

 

“搬遥控器的时候被压断了。”

 

我打开手电筒在被褥里找了好久,终于在某处把那节小小的断腿找了出来。

 

“疼不疼?”

 

“现在不了。”

 

“那你怎么办?”

 

“我把它缠起来了。”

 

他抬起那半截腿给我看,尾端有他自己吐的蜘蛛丝包成的小球。

 

我把他的断腿装进了首饰盒里,说

 

:“你给我也做一个。”

 

他从网上爬下来,绕着我的无名指嘶嘶吐了几圈。

 

“这是什么?”

 

“我们dream的友情戒哟。”

 

(6)

 

我一月内总有那么几个多愁善感时刻在出现,拿ipad画到深夜。以前楷灿比我睡得更晚,变成蜘蛛后他反而劝起我来。

 

“仁俊呀很晚了睡吧。”

 

“仁俊呀不要熬夜。”

 

这家伙从天花板挂下一根蛛丝,在我面前荡来荡去。

 

我画完最后一笔拿手接住他,对他说:“我有点不清楚,我现在是谁,该干什么。”

 

“最近太累了吗?”

 

“或许吧。”

 

“不要不开心嘛,笑一笑。”他拿他长长的蜘蛛腿掰我的嘴角,被我揪下来。

 

很痒,应该与他被我拨弄额前碎发的那种感觉一样。

 

我们在灯下对视着,不知道他看我怎么样,反正我看他的时候总是雾蒙蒙的,像他结的网。

 

楷灿的蜘蛛眼睛看我是什么样的呢?居然心照不宣地想了同一个问题,因为他说:“六只眼里有六个仁俊,都看不清,但都像宝宝一样可爱。”

 

我不自觉地忆起一种恐惧,不辨真假的,李楷灿编织给我的一种情感,层层叠叠将人包围,我不能熟视无睹,因为辨认不清而更无法镇定,总是仓皇逃走。

 

我并不讨厌楷灿,但是讨厌的反义词我不好意思讲出口。

 

即便他还算高挑的身影如今变得小小的,小到可以粘在网上,挂在我的床头。

 

(7)

 

他变蜘蛛的第二个月,渐渐外出时总是想起,担心他吃不到蚊子会饿,于是提前把所有零食都开好,担心他又被什么东西砸伤,所以把能想到的准备都做了。

 

只是回来以后念叨的时间更长,从回来到躺下。我嫌烦,叫他闭嘴,他说他只跟妈妈说过这么多。

 

“那现在是把我当妈妈了吗?”

 

我们都笑了,很默契地没有去提另一种关系的可能。

 

他也在逃避我。

 

(8)

 

又约了扬扬吃海底捞,被问什么时候带楷灿再来一次,他和哥哥们都很想他。

 

“你们这么喜欢他啊?”

 

“楷灿很可爱,很搞笑,你不觉得吗?”

 

“......”

 

“你不带他出来,他一个人待在宿舍里会孤单的。”

 

我默默把手里的火锅丸子放下,想到他变成蜘蛛以后确实孤僻了很多,不爱见人也不爱交际了。

 

李楷灿,这到底是变成蜘蛛的副作用,还是你的B面?

 

可是要为了他想这么多吗?来自不同的国籍,完全不同的出生地,从相距一千多公里地方因为一趟火车相见,因为一盘炸猪排有了交集,成为了要好的朋友,然后......

 

然后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成为蜘蛛的他不善交际,也会孤独,也会难过,也会需要我的陪伴。

 

“但是人怎么可能每天都开心呢......所以很感谢他。”这话明明是我说的,我怎么忘了?

 

饭吃到一半我就走了,冲回宿舍里,他还在我的床头静静地待着,我对着那团阴影深吸一口气:“楷灿,对不起啊。”

 

有微弱的光线照射进来,他的月牙嘴张了张,没有发出声音。

 

(9)

 

    活动期结束后我们终于可以休息一阵子,一闲下来不禁夜长梦多。梦里的他恢复了人形,拽着我嘟囔:“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可明明没有分开过,我在梦里回他:“不是每天都见面?”

 

他做出一副受伤了的表情。

 

醒来后还是照常问早安,任由蜘蛛在我身上爬来爬去,这件事没有跟他提,居然是因为不知如何开口,我记得以前我们常常拥抱来着......

 

朋友以上的关系,因为一张网变得近乡情怯。

 

后来梦里的他不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寓意不明的东西和紧密的雨声,我渐渐明白,不是他在想我,而是我想他了。

 

希望他变回来成了一件辗转反侧的事,我断断续续地做梦,思念化作水汽四处蒸腾,梦里有个声音好像一直在告诉我:就快了,夏天结束的时候。

 

水汽汇聚于叶端,终于滴落在那个清晨。

 

“什么时候能变回人呢?想抱抱你了,李楷灿。”

 

“来了。”

 

我听到一个温暖的声音,然后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腰侧,他熟悉的,热哄哄的身体贴了上来。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