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 Rose

Description

搜星际文,后面会有反转,慢慢写...

Foreword

自曼哈亚纳星地磁层爆裂,导致银河辐射径直照射球体后,地表上的街道、建筑都被内核涌出的不明金属液体覆盖,象征生机的植物也受结晶化的影响,在那一刻彻底停止生长。由于处在星系边缘长期脱离管制,这里的住民对天降的无妄之灾也变得麻木不仁,逐渐习惯了活在金属环境中。星系统治者选择了主星耀斑活动剧烈的一天,正式宣布了曼哈亚纳进入银纪元。

 

一个穿着有些破烂的少年坐在公路餐厅里,大口大口地吃着涂满沙棘酱的面包。他露肤处有稀疏的鳞片,这种鳞片类似于昆虫身上的薄壳,在白织灯的照耀下不时闪烁着蓝青色的光。

 

周边的顾客在发现那些鳞片后,都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他倒不在意,又张牙舞爪地按了按点餐的响铃:“老板,再来一份!”

 

老板把少年点的第四杯盐味饮料端到他面前:“孩子,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吧?”

 

少年调了调挂在自己脖子上、多少有点妨碍吃饭的皮质护目镜:“我从尤斯图斯地区来的。”

 

“尤斯图斯啊,难怪你身上有虫族的鳞片呢,来曼哈亚纳拓荒的?”

 

少年摇了摇头:“不完全是,准确地说,我是来找一个和宝石共生的人。”

 

曼哈亚纳从宇宙初生演变成如今的模样,均未曾发现过矿物元素的存在,因此餐厅里的所有人甚至不知道“宝石”这个词究竟是指什么性质的东西,只能面面相觑。

 

“嗯…”少年嘬了嘬沾到手指上的酱汁,“看样子,在这里也打听不到有效信息呢。”

 

把最后的食物三下五除二地吞下去后,少年掏出一颗从暗物质中提取的粒子放在了桌上。这是星系的通用货币,价值以大小进行计算。

 

HaeChan,吃饱了吗?”另一个少年从餐厅门口探进半个身子,目光游移一阵,最终定格在了他的位置。

 

这个少年和HaeChan不同,他双手周围浮着一层鲜红的网状膜,膜的颜色深浅会随着他的动作幅度所变换,看上去就像是血肉模糊一般,因此显得有几分可怖。

 

HaeChan见同伴来了,几步凑了过去:“Jeno你来得正好,可能要去下个地点才能打听到玫瑰石的下落了。”

 

Jeno有些无奈,指着门外说:“可是我们的载具坏了。”

 

HaeChan透过窗户看到那堆吸附着破铜烂铁的东西,他突然十分头疼:“你是不是又不小心开到潟湖去了?”

 

Jeno叉着腰以示不满:“什么叫‘又’!”

 

HaeChan不想跟他争辩:“JaeMin呢?把他叫来修载具啊。”

 

提到这个,Jeno露出了委屈的神情:“刚才在潟湖的时候,他被突然出现的旋涡卷走了……”

 

“卷……”HaeChan表情凝固住了,拽着Jeno出了公路餐厅一通训,“作为同伴,你不应该第一时间去找他吗?”

 

Jeno自顾自地摆弄着手指,不敢去看他:“我尝试过的,只是你知道的,这里磁场被消掉了,用我的感应很难找到他。”

 

HaeChan实在无语这个人逃避责任的态度,扶着额叹了口气,转过身望着一望无垠的荒土,宣泄地踢了一脚面前的载具:“看来只能相信JaeMin的运气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不就修载具嘛,我俩硬着头皮上难道还干不了么?”

 

语毕,HaeChan抄起袖子就上手扒拉那些覆盖载具本体的垃圾,虽然有股扑鼻而来的锈腥味,但对他来说这比虫族黏糊糊、还会腐蚀的消化液要好受多了。

 

等他们终于清理干净,载具显露出了原有的船型模样。Jeno跑到驾驶位置上,检查了一下按钮能不能照常运行,HaeChan则活动了一下关节,再敲了敲载具的外舱:“有没有问题啊?”

 

里面传来了Jeno的声音:“应该能坚持到下个地点。”

 

HaeChan听了便从被开启的入口走了进去:“我们得抓紧时间了,走吧。”

 

如同号令的话语一出,船型载具随即腾空而上向前行驶。

 

HaeChan坐在副驾驶座上,调出之前在镇上停靠搜刮到的地图,一片凹凸不平的板块便投影在眼前。他从口袋里拨弄一番,捏着一颗透明、但仔细看能发现有色素在中央滚动的珠子推进画面中。虚拟的线体瞬时汇聚起来,纷纷化成圆点标记在了宽广的液体区。

 

他观察了那个圆点很久,没看到有移动迹象,便用脚推了推一旁驾驶载具的Jeno:“瞧你干的好事,JaeMin被困在禁海了。”

 

禁海是曼哈亚纳的荒芜地带,根据芯片记载,禁海原本是全水域,可鉴于前段时间被金属元素浸入,已然是污染重灾区。若是流落到那里,恐怕凶多吉少。

 

Jeno听完,脸色也渐渐难看起来,为了营救伙伴,他将推进器推到最底部,用最快的速度抵达禁海。

 

驶入禁海上空时,HaeChan借助可视化系统,透过载具外壳观察着下方泥浆一般浓稠的水面。

 

“什么都看不清。”

 

“我刚刚打开了生物体征搜寻,目前还没有回应。”

 

“别是没了吧……”

 

“不不,森罗族要是死了会有放热反应,这儿的温度检测不到有上升的趋势。”

 

HaeChan托着腮思索着下一步方案,一筹莫展之时,船体前方忽然水汽逆向蒸腾,凝结成了一片荚状云。禁海常年是静水,按理不该有这么剧烈的活化运动,除非是内部在发生结构裂变。HaeChan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对Jeno说:“你对准那个位置打开物质检测看看。”

 

Jeno点了点头,将方位表盘移动好后,拨开按钮,接着语音提示道:“检测到不明物质,正在分析……”

 

绿色的电波在画面中不断更迭,进度快完成时,一道白光劈头盖脸地击中了载具的前方,随着警报器狂鸣,载具很快失去了浮空的能力,径直垂入那片荚状云里。由于失重,驾驶舱前方的透明挡板受到挤压,炸裂成小块砸向了HaeChanJenoHaeChan迅速张开胳膊上的羽甲替自己和Jeno防护了,却还是无法顾全所有,让更为细碎的尖刺划伤了耳朵软组织。

 

Jeno死死拉着操作杆,尝试着挽回如今的劣势:“你别费劲做那些无用功了,这点伤还弄不死我们,但不把机体调回来,坠毁我们就死定了!!!”

 

HaeChan大致扫了一眼现在的状况,明白过来Jeno说得没错,便收回羽甲,双手拽过操作杆和他一起往后倒。就在以为会被金属液体埋葬的时候,载具穿过了云雾,重重地撞到了旱地上。

 

气流的冲击伴随载具的几轮翻转,HaeChanJeno都被甩了出来,奄奄地倒在地上。

 

...Re......n。”

 

冥冥中,突然有谁在轻飘飘地呼唤着陷入昏迷状态的HaeChan。比起意识的苏醒,他后颈的触角率先感应到了这份怪异,支棱着寻找声音的来源。

 

四分五裂的梦境碎块里,HaeChan发现了一张砂石覆盖的脸,伸手扫开硌皮肤的障碍物,看到那副极不清晰的五官后,他的触角因此察觉到了危险而变得僵直,将他拽回了实际——HaeChan濒死一般地喘着气,视线由模糊到能够看清躺在自己前方的Jeno,他虚弱地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被血染绿的头,然后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

 

“…nJu......。”

 

耳膜再次把这个若有似无的呼唤过滤进大脑时,HaeChan摇晃着又倒了下去。如果把两个声音拼合在一起,并不是他的名字,却有种强烈的吸引力。终于在跟身体作对无解,彻底起不来后,他放弃了挣扎。

 

具体过了多久很难说明,但HaeChan重新睁开眼的时候,Jeno正拖着他回载具附近,他说:“好羡慕费谢尔族,现在竟然一点都看不出你受过伤。”

 

“这有什么好的,”Jeno似乎拖着他走了很久,说起话来有点上气不接下气,“血膜总有吸收不了外伤的一天,又不像你蜕完皮就算新生了。”

 

HaeChan咯咯笑了笑:“可谁愿意有痛的记忆呢?你就没有,多好。”

 

Jeno刚想说他身在福中不知福,就让远处传来的声音打断了:“Jeno?”

 

HaeChan的触角由于见到来者兴奋地舞动着:“JaeMin你没事啊?

 

JaeMin叹了口气:“我也以为我要死了,幸好曼哈亚纳以前软流圈倾泄包裹了固态层,不然你们就见不到我了。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