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石榴

Description


 

深谙男澡堂潜规则的张爱竖起三个手指头发誓,一分钟前他真的是以一个穿旗袍的大家闺秀扭捏下蹲的姿势去捡那块掉在地上的香皂,谁知不要脸同他挤在一个隔间洗澡的宋盆他不当人啊!

 

指尖即将够到地上那颗红得扎眼的红石榴香皂,结果胳膊被一个大力自下而上地扯起,随即一阵水汽弥漫天旋地转,娇嫩的乳尖紧紧贴在了浮着水珠冰凉的瓷砖墙面上,头顶的花洒被宋盆毫无预兆地打开,张爱想要张嘴咒骂,却被灌了一大口水,“你有病啊,我特么没撅屁股捡香皂!”

 

比起冲刷在后颈的热水,宋盆喷洒在耳后的呼吸更烫得张爱浑身激灵,挤在他臀缝里不容忽视的阳物没用上三秒钟就硬的像个铁棍,“张哥,你不用撅屁股,你这对翘屁股在我面前一晃,我就想干你了。”

 

“是你非要跟我挤在一起的,不想洗滚出去,四周隔间里都有人洗澡,你别随便发情。”

 

张爱被宋盆的胳膊肘抵在后背挣扎不能,偏偏腰被向后捞起撅出屁股承受充满性暗示的顶撞。爱做多了,身体也食髓知味起来,在热水的冲刷下张爱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见张爱挣扎的幅度减小,宋盆抵在他后背的右手穿过腋下去揉弄被刺激得挺立的乳珠,两根手指掐着一边的乳头拉扯挤捏,张爱被胸前的快感刺激得没了法子,只好把水流开的再大些遮住两个人带着情欲的粗喘。

 

宋盆高挺的鼻梁轻轻贴在张爱后颈的皮肤上,他嗅着张爱发根还带着打过篮球后的汗味,还有那颗躺在地上被不停冲刷出泡沫的红石榴香皂散发出的清甜的香味,喉结滚动牵扯发紧的声带,张爱对宋盆做爱时沙哑的低音炮毫无抵抗之力,“把腿夹紧。”

 

那根滚烫的烙铁挤进张爱柔软的大腿肉里,细细缓缓地磨蹭,比起身后的风和日丽,身前的疾风骤雨简直让张爱招架不住,原本自我抚慰的手被宋盆的左手包住,自己可怜的性器就被迫进行了猛烈地套弄。跟随身后有节奏的撞击,吐露出清液的马眼一下一下蹭在冰凉的墙面上,张爱下意识地咿呀了两声,想起来自己还在浴室里,吓得两只手赶紧捂住了嘴。

 

“怕什么啊张哥,水声这么大,你只要不叫床,别人听不见的。”宋盆叼起张爱斜方肌上的软肉研磨,操着大腿肉的性器并未得到疏解,依旧硬得发疼,但想要在浴室里实打实来一发,还是得先放软了张爱才行,否则他哥死要面子,绝对宁死不从。

 

“哈……啊……”冠状沟被指甲扣弄,被撸射的张爱在宋盆怀里几乎抖成了筛子,两腿也夹不住脱力地向下滑,他转过身体挂着宋盆的脖子才能勉强站稳。

 

宋盆搂着张爱一起站在花洒下淋热水,嘴唇追着嘴唇吻得难舍难分,宋盆长胳膊伸向一旁架子上放着的沐浴露挤了一泵在手心,大掌覆盖在张爱的白屁股上揉出丰富的泡沫。

 

“唔…你……”

 

掰开臀缝热水打湿不停收缩的穴口,射过一发的张爱浑身依旧沉浸在高潮后的绵软中,任凭宋盆扯了挂钩上挂着的浴巾铺在地上让他垫着摆出跪趴的姿势。张爱扶着地上放着的用来装东西的浴桶,屁股里三个作乱的手指借着沐浴露的润滑来回抽送,狭小的空间里到处都是红石榴的香气,沐浴露弥散的香味比香皂更甚。

 

张爱跪在浴巾上乖乖地被宋盆托起小腹扩张屁眼,眼神涣散地看着依旧躺在地上被不停冲刷的那块香皂,他这次才拆封的新香皂,现在已经被冲的明显小了一圈了,浪费啊,“你先捡一下香…啊!…皂…啊!…”

 

那根烙铁一股脑塞进来碾过前列腺,张爱受不了这突然的刺激呻吟了一声,引来隔壁同学好心地询问,宋盆拍了拍张爱的屁股让他放松因为紧张而绞紧的肠道,“没事儿,张哥不抗搓,我劲儿使大了。”

 

你还知道劲儿使大了,张爱腹诽道。

 

可怜的香皂无人问津,读卡器上插着的水卡在走着money,张爱流下心疼悔恨的泪水,像一条摆烂的咸鱼趴在浴巾上承受宋盆的操弄。

 

张爱眼睁睁看着水卡走了四十块钱,宋盆在他身体里射了两发,原本崭新的香皂被冲泡得小了一半,整个淋浴间都飘着浓郁的红石榴香味。

 

淋浴间进来一个人都要来一句谁把沐浴露全倒了啊?

 

性爱带来的快感和过度使用的屁眼让张爱腰酸腿软眼睛也发酸,是被宋盆半搂半抱着做完了清理洗完了澡,最后被放到床上的时候还迷迷糊糊抓着宋盆的胳膊跟室友说,“开哥,特么水卡走了40块钱啊…”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