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你Ⅰ吃醋

Description

*娜×你

*带一点点强迫

Foreword

  *

 

  半分钟的广告,罗渽民看了五次手机,当时间由九点五十九跳到十点时,他关了一直开着消磨时间的电视,打算打个电话时。

 

  还没按下通话键,门就“咔哒”一声被打开。

 

  “渽民,我回来啦!”

 

  听到女友声音里那丝愉悦,罗渽民皱了皱眉头,起身走到玄关,看着换好鞋直起身看他的我——脸红扑扑的,眼睛里也满是笑意,更让他生气的是她手里居然拿着一束玫瑰花。

 

  “渽民,这个.....”

 

  我本想将手里的玫瑰花送给罗渽民,毕竟今天早上我们还因为这事吵了一架。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我的同学聚会开始说起,因为可以带家属,罗渽民也一起去了,在我和昔日室友嘻嘻哈哈的时候,罗渽民也从其他人口中听到我和那个初恋的二三事。

 

  高中生活紧张,我和初恋也才谈了一个月就分了,因为是同班同学,所以关系也没闹得很僵,和平分手做了普通朋友。

 

  我是封心锁爱了,可那男的不这么想,毕业之后还时不时的联系我,透露出的信息无非是想复合。

 

  直到我找到了新的男朋友,就是罗渽民,初恋才死了心。

 

  这事其实也没什么,我也和罗渽民提过,罗渽民也没放心上,直到这场同学聚会后,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初恋又开始联系我。

 

  让罗渽民生气的是我答应了那个初恋的约会,并且我怕告诉罗渽民他会生气,纠结着就到了约定的日子,我到早上才说,罗渽民一下子腾不出时间和我一起去,虽然没吵起来,但是氛围和平时也冷了点。

 

  罗渽民的意思是别去,我却觉得答应了人家不去不行,而且我也想把话说明白,两个人意见不和的人就这样不欢而散。

 

  再加上罗渽民早上洗碗的时候看着自家女朋友出门,晚上等到十点才回来,还开开心心的带了一束玫瑰花,他有点气不顺。

 

  回到现在,我刚把花递到罗渽民面前,就被罗渽民抱起来放到餐桌上,花束掉到地上,被罗渽民踩了一脚。

 

  “罗渽民,你干嘛!”

 

  我被放到餐桌上,罗渽民强硬的挤到双腿间,扣着脑袋就亲了下去。

 

  我推着罗渽民,可男女力量悬殊,不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你干什么,你别动了!!”

 

  罗渽民不理会,一只手抓着我,一只手解着她的衣服,三两下就把外衣给脱了。

 

  初冬,室内没有开空调,被脱的只剩下内衣内裤,我不禁向罗渽民靠近了几分。

 

  “疼....”

 

  我整个人靠在他身上,抓着他的衣服,突然的进入让我措手不及,哪怕只是手指也让我受不了。

 

  “我不想做.....”

 

  罗渽民从来没有这样过,对于情事他永远是温柔体贴的,只要我不愿意,他从来都不会强迫。

 

  许是今天他生气的缘故,他有点不由我。

 

  “都这么湿了,还不想?”罗渽民捏了捏我腰间的软肉,咬了咬我的耳朵说。

 

  “就是不要,就是不要!”我有点委屈,趁罗渽民有点软化,挪着屁股就往后面退。

 

  “不和我做,你想和谁做?”

 

  “就不和你做!”我不知道罗渽民的怒气值已经要到顶了,还继续和他顶嘴,用手推着他,妄图脱离他的控制。

 

  “和谁?和你那个高中初恋?”罗渽民抬起头,冷着脸,那双三白眼没有感情的看着我,让我心里有点发怵。

 

  从交往以来,哪怕是在暧昧期,他也从来没有用这种表情看过我,我心里“咯噔”一下,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大事不妙。

 

  果然,下一秒我就被翻了个身,罗渽民压着我让我动弹不得,肌肤贴着冷冰冰的餐桌激得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身后罗渽民解皮带的声音听得我有点害怕,替我脱下内裤时指尖划过臀肉时的触感让我浑身颤栗。

 

  “渽民.....我错了...我不敢了....”

 

  双腿被分开,炽热的性器贴着穴口的那一刻,我怕极了,软了态度和罗渽民撒娇,祈求他可以停下这疯狂的举动。

 

  “疼...啊...呜呜呜.....”

 

  泪水夺眶而出,我试图挣扎,却无济于事。

 

  罗渽民没有等我适应,好像完全是为了发泄一般,狠狠地进去后又全部抽了出来,然后再重复。

 

  趴在桌子上,小腹因为过于刺激而一抽一抽的,性器顶着花心的力度,穴肉被带出的拉扯感,还有顺着腿流下的蜜液,我全部能感受到,趴在桌子上,看着客厅的挂钟,我第一次觉得情事难熬。

 

  双腿无力,眼泪流干,嗓子也好疼,没力气挣扎了,罗渽民也松了桎梏。

 

  罗渽民突然弯下腰亲了亲我的背,咬着我的肩膀,小腹传来陌生的热度,身后的动作放缓,终于结束了。

 

  还没喘口气,罗渽民就抱我到了卧室,放下我给我盖好被子就转身去了浴室。

 

  委屈,好委屈,以前做完,不管两个人多狼狈,罗渽民都会抱着我温存一会儿,现在直接丢下我就走了,身体上的难受,加上心里不舒服,眼泪又流了出来。

 

  “别碰我!”

 

  我缩在被子里,躲开了罗渽民想抱我的手。

 

  “生气了?”罗渽民隔着被子拍了拍我,“不出来我就连被子一起放到浴缸里了?”

 

  “你....”气呼呼地钻出被子,咬牙切齿地瞪着罗渽民。

 

  “走吧,去洗澡。”

 

  我贴着罗渽民,他的心跳声透过胸膛一声一声的传到我耳朵里,炸毛的情绪也被安抚了几分。

 

  *

 

  “干什么?刚刚还没被弄够?”

 

  “把东西弄出来啊!”

 

  罗渽民抓着我伸下体的手,我转了转手腕,没挣开。

 

  “有了就生下来,我又不是养不起.....”罗渽民亲了亲我的手背,往我身上掬水。

 

  “敷敷眼睛,不然明天早上起来会很难受。”罗渽民拿出热毛巾放到我的眼睛上,隔着眼睑传来的热度缓解了眼睛的酸痛,我靠在罗渽民身上,享受着他的服务。

 

  “还不是因为你,我现在哪里都疼,哼.....”我拍了拍水面,溅起一阵水花。

 

  “那你和初恋见面这么晚回来,我不生气还是你男朋友吗?打扮得这么漂亮,又晚归,又带花.....”罗渽民体温捏着肩膀,絮絮叨叨的。

 

  “我这么晚回来是因为我去给你买花了,好多花店都关了,我找了好久才买到,结果你还踩了它一脚,我不理你了!”我扯下盖在眼睛上的热毛巾转过头看着罗渽民,说起这件事也满腹的委屈,刚刚舒服了一点的眼睛此刻又泛上了些许酸涩。

 

  “不哭不哭,眼睛都肿了,明天起来会很难受的....”

 

  下巴被勾起,罗渽民亲了亲我,带着点水汽的吻拂过双眼,带走了即将溢出来的泪花。

 

  “你说的,要是有了就生下来,你来养.....”我靠着罗渽民手指在他身上时不时戳戳他的胸肌,时不时捏捏他的大腿肉,温暖的怀抱让本就有点累的我打起了瞌睡.

 

  “嗯,不仅养ta,还会养你。”迷迷糊糊的感觉罗渽民亲了亲我,和我说了晚安。

 

  “晚安,渽民......”

 

  至于那束被踩了一脚的玫瑰花,第二天罗渽民就把它收拾好插进了花瓶还带了几支去了公司,我女朋友送我的,你们有吗?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