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开始就认定是心动🔞🔞

Description

算是《有恃无恐》的平行世界🚗🚗,两人一直都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时间线在成年后

Foreword

1.

高中时钟辰乐和朴志晟约定好考同一所大学,成绩半吊子的人还真被朴志晟拉了上去。

虽说朴志晟没有去读最好的大学,不过能跟钟辰乐上一所学校也很满足,区区校园挡不住人家的光芒,优秀的人到哪里都优秀。

大学朴志晟读了软件工程,毕业后自己边读研边创业混成了软件届大名鼎鼎的上市公司老板,而钟辰乐嘛选了视觉传达设计,爱好上摄影,随波逐流把大学念完后到处跑。

本来就是少爷不愁吃喝,现在自己的男人又贼有钱,连算命的都说他上辈子干的好事太多这辈子不可能缺钱,于是钟辰乐毕业后也没找工作,而是自己开了工作室干自己喜欢的事,不过最重要的是有很多自由的时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非要说出个什么不能干,就是不能在朴志晟眼皮子底下乱来。

       ——DM酒吧

一个有着中分短发的男孩正放荡不羁地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身着深蓝色短袖和球鞋,过膝的短裤上印着奢饰品牌的logo,身前的酒桌上摆着鸡尾酒和扑克牌。

“我说,现在12点了诶,你家那位知道了真的不会宰了你?”李楷灿做在旁边看着喝得上头的人。

“刚刚不是打电话报了平安嘛,而且他在外地出差没在家。”钟辰乐说完看了眼旁边的好友,“切,你还说我,你的马克哥呢,他知道了不一样把你宰了。”

同行的好友大多数单身,看见这两人的相互吐槽,打趣道:“你们这是夫管严?”

钟辰乐最烦听见有人说他很听朴志晟的话,他是个独立自主的个体,又不是朴志晟的私有物,不悦道:“什么叫做夫管严,在家男人就得听我的。”

李楷灿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就是。”

好友已经习惯被着两人秀一嘴狗粮,翻了个白眼说:“行行行,我诅咒朴志晟和李马克马上来酒吧门口逮人。”

“切,不可能。”钟辰乐起身拍了拍衣服,拉着李楷灿往舞池去,“走,一起去跳跳放松一下。”

舞池内的音乐震耳欲聋,钟辰乐和李楷灿两人跟着DJ一起蹦跳。

“小哥哥一个人?”一个染着红色的头发,烫着微卷的女孩子往钟辰乐贴了过来,同样身着不少奢侈品。

舞动的身体出了薄汉,在灯光下像珠子一样从脸颊划落,喝了点酒脸上还有点微红:“对呀,姐姐也一个人吗。”

“嗯哼,你真的好可爱。”红发女孩微微凑到钟辰乐的耳边,落下一个亲亲的吻,笑道,“弟弟有女朋友吗?”

成熟的香水味萦绕在钟辰乐的鼻尖,脸腾地一下爆红,微微推了身前的人,立即说:“我有喜欢的人!”

许是面前的人反应太可爱,逗地她哈哈大笑,钟辰乐也愣着,一时没听见李楷灿在叫自己,直到他扯自己衣服才反应过来。

“干嘛?”

李楷灿神色有点慌张,眼睛往右边瞟,紧张道:“我…好像看见朴志晟了。”

“笑死我了,你喝多了眼睛花啦?朴志晟出差去了,十点多的时候不是打了电话嘛…”钟辰乐边回答眼睛边到处看,原本自信十足的表情在看见一个人影时瞬间愣住,“朴志晟?”

那个人影似乎还看到了自己,两人隔着人山人海打了个对视。周围全是劲舞的少男少女,穿着大胆有个性,再加上朋克风的音乐,朴志晟的冷脸和西装显得格格不入。

钟辰乐脑子愣了几秒立马反应过来,扒拉着人群,揣着微微忐忑的心往朴志晟那边走,李楷灿也赶紧跟在后面。

钟辰乐来到朴志晟跟前,主动去挽他的手:“嘿嘿,朴志晟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在出差吗~”

“后面取消,做飞机回来了。”朴志晟似乎看穿了钟辰乐准备问的下个问题,又继续道:“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没接,后面问了关橙橙知道你在这里。”

钟辰乐面上微笑傻呵呵,内心里把关橙橙骂了八十遍,顺带翻出手机,确实看见朴志晟给自己打了很多电话,还发了信息,原本忐忑的心更加慌张,还没说出下一句话时李马克一个视频通话打在了自己手机上。

“!!!”钟辰乐眼睛微微撑大。

“???”李楷灿也慌了,连忙找自己手机,果不其然看见自己老公发了很多消息。

钟辰乐眼疾手快,立马点了红色按钮,看见显示挂断还松了口气,抬头的时候看见朴志晟和李楷灿都盯着自己。

“看我干嘛…?”

“你挂断干什么?”李楷灿嘴微张,有点沉默。

钟辰乐眼神往朴志晟方向看了一眼,又看向李楷灿:“这是可以接的嘛?”

沉默的人更加沉默,无语道:“你就不能等他自动挂断吗!”本来就是做贼,现在怎么解释。

许是李楷灿的眼神太凶,钟辰乐有种快要被他刀死的感觉,往朴志晟身后躲,扯着他衣服探头出来辩驳道:“哎呀,就不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谁要跟你有难同当!”要不是朴志晟护着,李楷灿高低要给这个“干好事”的人一个大比兜子。

“不用辰乐挂断他也知道了,现在估计赶过来了,不先走吗?”朴志晟在旁边劝和道。

眼下确实也没有再待的必要,钟辰乐的李楷灿两人当即给朋友们打了招呼表示得回家了。

不料这行人刚踏出酒吧的大门就撞上另一个来逮人的李马克。

“……”一行人沉默。

“哈喽,好巧啊李马克,你来这里玩吗?”钟辰乐还傻兮兮地笑了笑,看见那个人没笑意,脸色阴沉,身体往后退,躲在朴志晟旁边。

“……”李楷灿简直没眼看。

二人都端着不安的心被自己老公捉回了家。

2.

——朴志晟车内

“几点去的。”

“可能…好像…大概10点?”

“你不是说你睡了吗?”

钟辰乐心虚道:“年轻人嘛,都有夜生活…”

说完还看了眼朴志晟,他感觉他生气了,但是脸色又看不出来什么名堂。

接下来直到两人乘上电梯朴志晟时才开口:“喝了酒?”

“我没怎么喝。”说完钟辰乐嗅了嗅,似乎闻到了自己身上的酒气,有点假,又改口:“好像喝了一点点,不多的。”

钟辰乐骗人的水平屁大点,骗骗三岁小孩还行,跟朴志晟这个高智商玩这套一点用都没,谎言都懒得戳破。

看见朴志晟没回话,钟辰乐忍不住往他身上缠:“志晟欧巴,别生气嘛。”

嘴巴还往朴志晟嘴上凑,两人在电梯里就来了个缠绵的舌吻,殊不知钟辰乐身上的酒气里还参杂着女人的香水味尽数被朴志晟闻去。

门一开,钟辰乐像一个挂件一样,腿紧住缠住朴志晟的腰。

交缠的两人一路往浴室里去。

朴志晟把花洒打开,热水喷洒下来带着热腾腾的水蒸气,让整个浴室里多了分朦胧感,两人在这分朦胧中用不可分的姿势在亲吻。

“唔…”小猫扒拉了一下对面人的衬衣,想解开朴志晟领子上的纽扣,双手摆弄半天都没解开,终于不耐烦地用力扯了一下,扣子啪嗒一声没入浴缸中的水里。

两人也倒在浴缸中,头发和衣服都浸了水。

朴志晟的手不知道什么适合探到了身下的裤子里,轻轻上下抚弄他的前端,而嘴上没放过钟辰乐,微微咬着他的下唇吮吸撕扯。

等到两人把前戏做好后朴志晟准备进去时,被钟辰乐推了一把。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沙发客厅做过,甚至连阳台都没放过,唯独浴室里一次也没,因为钟辰乐的极力反对,朴志晟也将就随他去。

“不要在这里!”小猫被吻地七荤八素,眼睛里都湿润润的,好不可怜的样子,但是没到不清醒的地步。

朴志晟不再盯着他嘴巴一个位置折磨,偏了偏头吻他的耳朵和脖颈,细齿的轻咬让身下的人娇喘连连,起身低声反问道:“为什么?”

刚问完这句话,朴志晟就看见钟辰乐另的耳朵上有红印,眼眸暗沉下来,一只手撑着另只手弄了点了水,想把上面的红印弄掉。

来来回回弄了两三次才弄干净,朴志晟没耐烦上倒是钟辰乐先火了:“疼死我了!”

说完还瞪着上身的人,丝毫没反应过来朴志晟在干什么,还以为单纯是在玩他的耳朵。

“耳朵上的口红哪里来的?”朴志晟语气有点重,让瞪着他的人气势瞬间塌了下来。

“啊?什么口红?”刚问完这句话钟辰乐就想起来,好像在酒吧是有那么一个美女姐姐亲了自己耳朵一下,难怪朴志晟刚刚那么用力,“哦…就…不小心的嘛~”

话音刚落,嘴巴立即被堵上。

钟辰乐的裤子被朴志晟脱了,性器被慢慢推进去。

“唔…不行…不要在这里…”

朴志晟这下根本没理会钟辰乐的哭诉,将性器推进去后开始快速抽动起来。

“都说了不行…”钟辰乐感受着朴志晟的肏干时还感受到浴缸中的水随着他的进出也被带进来再带出去,快感迅速就爬上了钟辰乐的脑子。

朴志晟说生气也生气,不过这气来得快也消得快,他之所以不允许钟辰乐往酒吧跑就是因为他知道这个迷糊精容易被人骗走,今天的口红印也肯定是迷迷糊糊被人亲了一口才留下。

在钟辰乐的呜咽和哭诉中速度越来越快,钟辰乐头皮发麻,闷哼了一声射了出来。

朴志晟也停了下来,看着面前把用手挡住眼睛的小猫低喘。

钟辰乐没在水里做过,感觉格外特别,但是又不想再继续了,求饶道:“就到这里吧,我给你口出来。”

朴志晟把他挡在眼睛上的手拿开,摇头:“这才到哪里?”

身下的人知道他在跟他置气,不就是因为一个口红印子嘛,眼睛眨巴眨巴挤出了点泪:“哥~可是我不想在这里做了~”

说完还轻扯了下朴志晟的衬衣。

朴志晟的眼睛暗了暗,答应了:“好。”

他就知道朴志晟吃这一套。

当身体坐在洗手台上,背靠冰凉的镜子时,钟辰乐在想自己刚刚求来的事是不是求错了。

“嗯啊…没说要在这里!”身后的冰凉和前面的火热仿佛是两个极世界,刺激的感觉刷新着他的感官,双腿紧紧夹住面前人的腰。

因为射过一次,感应期还没过,朴志晟似乎是故意的,还在大力肏弄,钟辰乐的头埋在他肩窝上,咿咿呀呀地哼叫。

“朴志晟…”快感要把钟辰乐吞没了,哭兮兮地叫喊面前的人。

“叫老公。”朴志晟怕钟辰乐撞到身后的镜子疼,一只手垫在了他后脑勺,身下却使坏地往他敏感点顶,“喜欢这里吗?”

朴志晟用力往他前列腺撞,听着小猫哼叫的声音越来越大,被肏的话都说不出来话,手不安地捉紧朴志晟的衣服,晃着头:“不行…太…太快了…”

灭顶的快感又爬上了钟辰乐的大脑,小聪明发作于是一股脑地躲,悄悄挪动自己屁股往后缩。

“别跑。”小动作被朴志晟一眼戳穿,大手览住他的腰又拖了回来,为了防止小猫再跑把他抱了一下翻了个面,反剪住他的双手,让他身体向前倾,后入他,“再到处乱跑把你关在家里,锁在床上哪儿也去不了。”

恶狠狠的声音从后背传来,钟辰乐觉得钟辰乐真的要把自己锁在床上,于是不敢动,承受着背后的人顶撞,吓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

“我…我好久没去酒吧了…”

朴志晟还没说话,倒是钟辰乐自己开始解释起来。

“我知道。”

“我没干什么…唔…慢点慢点…”

“嗯。”朴志晟面上温柔地回答,但是速度丝毫不减,还故意往他敏感点上撞。

“嗯啊…我错了…朴志晟!”小猫想了想还是换个称呼,“老公…呜呜…哥…不行了要…”

钟辰乐脑子里开始犯糊涂,什么称号都叫了个遍。

到后面人都迷糊起来,眼睛都懒得睁开,钟辰乐自己忘了怎么结束的,只知道第二天起来下不了床,脸上还挂着泪痕。

3.

由于那天朴志晟弄得太狠,接连两天被钟辰乐明令禁止做别的,一行动钟辰乐就眨巴眨巴泪,哭起来,而他又专吃这一套,自己不仅解决不了生理需求还得把哭的人哄好。

卖可怜成功的小猫正摊在床上,指挥朴志晟自己要吃薯片,赶快拿过来。

单单吃的怎么可能让钟辰乐原谅朴志晟的“罪行”,为了充分使用这次机会,等人回到床上时,钟辰乐还示意朴志晟下周陪自己出国玩玩。

“嗯…下周好像得出差来着。”

“你就不能提前解决嘛!”钟辰乐瞪了他一眼,立马换了副手上的面孔,“好啊,果然我长大了你就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人了!呜呜呜,终究是我错付了。”

说完双手捂住自己的右胸,在表示自己自己心痛。

朴志晟无耐道:“心脏在左边。”

一句话轻轻戳破了钟辰乐的表演,被戳破的人还恼羞成怒,把拿过来的薯片丢在床头,缩进了被子里,背对着朴志晟。

旁边的人扯了扯他的被子,扯不动,还被钟辰乐卷走更多。

快要以为朴志晟要哄自己时,一句话轻飘飘地钻进了耳朵。

“你把被子扯走我没被子盖了。”

蜷在里面的人僵了一下,气地立马坐直,把被子往朴志晟怀里塞:“滚吧,你跟被子睡去。”

说完钟辰乐想起身出卧室,还没穿上拖鞋就被被身后的人一把抱住。

朴志晟亲了亲他耳朵,笑道:“别气了,陪你去。”

“切!”钟辰乐偏过头,不想让他亲,阴阳怪气道,“朴总日理万机,我这种小鱼小虾怎么值得你付出时间。”

朴志晟使劲把人扳过来,往他嘴上啄,不理会他的话。

“唔…让你别亲了…!”

朴志晟又亲了他一下。

钟辰乐又准备反抗说话时朴志晟再一次堵住他的嘴。

两人反反复复来了几次,亲地钟辰乐面红耳赤,为了避免擦枪走火,钟辰乐见好就收乖乖闭上嘴,躺下了把被子罩在头上,闷闷的声音传来:“要睡觉了!”

度假的地方选在了迈阿密,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是高中时和朴志晟看的一部电影《鼠来宝4萌在囧途》,里面的花栗鼠特别可爱,看完后钟辰乐吵着要养一只,不过被它们的寿命劝退了。

电影中花栗鼠们因为误会前往迈阿密阻止大卫求婚,在那场电影中钟辰乐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一个连空气都透着无限热情的城市。

“怎么想去哪里?”机票和酒店都是钟辰乐订的,朴志晟在收拾行李时问了问。

这个问题钟辰乐一时答不上来,好像一直都很想去。

等坐上飞机时钟辰乐才想起,因为第一次在知道迈阿密这个地方的电影院里,自己被电影逗地哈哈大笑,影厅中的其他人也笑出了声,而旁边人却没出声。

他以为朴志晟觉得这个很无聊,扬着嘴角侧头准备问他为什么觉得不好笑时,看见朴志晟正含着笑意盯着自己。

钟辰乐愣了愣,又看向电影。

迈阿密,热情的代名词,也是心动的代名词。

4.

既然是度假就要选在海景房,钟辰乐挑挑拣拣为了景色还选了个有落地窗的酒店,一眼望去,有蔚蓝的大海。

朴志晟也很满意,落地窗前有软软的地毯,很方便两个人干别的事。

来的第一天钟辰乐就到处吃吃喝喝,把自己之前存的网红美食店打卡了个遍。

但是小猫胃小,吃不了太多,还好带上了朴志晟,吃不完就塞给他,让他解决。

两人吃吃逛逛回酒店时肚子都是撑得慢慢的。

不过这趟旅游有点小意外,之前查的好好的天气突然要下雨了,毕竟在海滩是个热带气候,下雨了外面也没什么有意思的,于是二人在窝在酒店的房间里看电影。

刚开始还看的入味,后面看着看着钟辰乐开始不安分,手伸进朴志晟的衣服中这里捏捏那里摸摸,被他一把抓住乱动的手时还露出个委屈的表情。

朴志晟警告了他一番,让他别乱摸。

不过这份警告起了五分钟到作用,钟辰乐知道老虎的胡子摸不得偏偏还摸。

后果可想而知,被朴志晟压在窗上玩得个痛快。

中途真正的“罪犯”还在狡辩,说朴志晟没有定力,被人挑拨挑拨就起反应,朴志晟沉默了几秒,开始不顾身下人的感受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钟辰乐怎么求都没用,事后发了好大的脾气。

下了一天的雨天气又晴朗了,不过钟辰乐爬不起来,心里想就是因为朴志晟。

因为腰酸出不了酒店,趁朴志晟出门给自己买好吃的时候钟辰乐在房间的小冰柜里找到了小酒。

等到提着美食的人回来时看见自己的小猫脸红彤彤地,抱着酒瓶嘀咕什么。

按道理讲钟辰乐酒量挺好的,这么小瓶酒不至于最得这么迷糊。朴志晟把他手里抱着的酒瓶拿起来看看,发现是度数特别高的气泡酒。

“我们去床上睡觉好吗?”

“不要!”小猫眯着眼,嘟着嘴问,“你是谁?”

“你看看我是谁。”

钟辰乐辨认半天,认清后抿嘴皱眉道:“我不要看见你,走开,烦死了。”

朴志晟反应过来这个醉酒的小朋友还在和自己闹脾气,脸色黑了点,不过还是任劳任怨地把他抱去了床上。

两人窝在被子里后钟辰乐蜷起来往朴志晟身边靠。

“你不是让我走开吗?”嘴上这么说,手却轻轻抱住。

钟辰乐似乎没睡着,小嘴还念叨朴志晟是个大傻逼大混蛋,跟蚊子一样在朴志晟耳边嗡嗡嗡地响。

“哪你喜不喜欢这个混蛋。”朴志晟也不知道哪里来了兴致提了一嘴。

“不喜欢。”本来没想要个结果,听到回答后朴志晟的瞬间僵住,好在钟辰乐又补了一句,“我喜欢的人是朴志晟。”

5尾声.

酒店里有个植被园,大清早钟辰乐就拉着朴志晟去看。

里面全是热带植物,现在还早,里面几乎没什么人只有零星几个工作人员,钟辰乐一个人在里面左瞧瞧右看看,把朴志晟甩地老远。

“这个花挺好看的。”

“这棵树好高,叶子好大。”

“朴志晟,你猜猜这个果实能不能吃。”

“朴志晟?”

钟辰乐抬头看见身旁没人,这才发现他还没过来,于是又小跑回去。

由于很多热带树都比较高,植被园是由一个巨大的玻璃房围城的,现在太阳出来,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

室内工作人员正在给这些植物洒水,水蒸气微微腾升,形成了丁达尔效应,让照射进来的阳光有了形状。

朴志晟站在这里,看着钟辰乐向自己飞奔过来,双手张开准备接住他。

钟辰乐扑过来一跳,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脖子。

“你怎么走这么慢。”

“我前面有很多好看的植物。”

“朴志晟,你在看什么,有没有听我说话!”

朴志晟眼里他永远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个不停。

“在听。”而他是最忠诚的聆听者。

“你在看什么?”

“当光遇见丁达尔效应,光也有了形状。”

“……你重返高中化学课了?”钟辰乐还以为他在看什么好玩儿的。

身旁的人笑了笑没回。

一开始就认定的心动,也会有爱的形状。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