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失江南春

Description

 

千千阙歌的🚗部分(一)

 

 

宋亚轩记得那是个不太冷的冬天。反正那一带怎么也不会下雪,张真源把最后一件毛衣叠好放进箱子里,又问了他一遍你真的没有想要的新年礼物吗?人们后来总结他的一生,有许许多多里程碑式的一点。百度百科上搜索名字可以看到他何时出生,何时参演了第一部电影,何时拿了第一个奖。却不会写他何时第一次接吻,何时第一次做爱。这也是他生命里的里程碑。宋亚轩想。

 

 

究竟吻了多少次是早就记不清了,如果在那日历上做标记,该是满纸飘红。反正张真源比猫还要乖顺一些,宋亚轩拿嘴唇去碾他的,轻轻的舔又狠狠的啃,方寸柔软之地被蹂躏殷红的不像样。张真源也只是两手勾着他的脖子,方便他舌头的进出。有时也会推他,细长的五指撑在胸口,又不敢用力推,指尖只微微的触动那软肉。宋亚轩总在这时凑到他耳边说:“你在多揉揉,舒服”...张真源便臊红了脸。那双手是怎么也不敢去碰他胸膛了,吻就又卷了上来,非要把他刮到风暴中心,最后一丝空气也被夺走了。他是赔上了嘴唇还要担个欲擒故纵的罪名了。

 

 

当然舌头进到他嘴里和阴茎埋进他身体里又是两回事儿。宋亚轩本没有那个打算,他精细的规划了工程建设的一步一步,这个冬天的进度只在接吻到吻滑向胸口这小小的进程。张真源说了好梦后搂了他脖子缩进怀里,他眼前最后的景象是宋亚轩干净的棉布睡衣。

 

 

被弄醒时,棉布睡衣没了。那人光裸着胸膛撑在他上方,张真源人还没完全清醒,已然感觉到抵在他小腹那物件滚烫的温度。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睡着后嘴唇星星点点的擦过宋亚轩的脖子,没有蚊虫叮咬的疼痛却比蚊虫叮咬还要让人发痒。思想斗争只做到一半,怀里的人突出的气湿热的要将他自认为冰冻如铁的理智融化。最终还是扰了张真源香甜的梦。

 

 

东西是早就肿成硬邦邦的了,现在就算是只是指尖的轻微触碰又或是落一张羽毛在上头都能让宋亚轩喘个不停。偏张真源朦胧的睁开了眼后像是感觉到了挪动了几下,隔着棉布蹭在他柔软的肚皮上,宋亚轩这下可真想骂人了。高楼在那一刻坍塌,所有规划付诸流水。

 

 

人体压下来的重量实实的,张真源在手被扣住的那一秒仰起头来等候那个吻。宋亚轩却忽视了那抹唇去衔胸口的果实,舔,咬,吮。嘴能用上的动作,宋亚轩全用了。一边吃干抹净还有另一边,终于两颗都亮的像是新发的樱桃一样水红欲滴了。痒意从张真源的小腹腾起,胸乳外缘微微鼓起的弧度上都是留下的口水和指印,他要疯了。

 

 

张真源想这该是他受的,又不是不知道。让他亲了嘴啃了舌,下一步又是什么。请他吃了一顿饭日后要请上千千万万顿,这时宋亚轩倒不像吞馄饨一样囫囵的吃他了,毛毛躁躁的人又吻回了唇上,像湿热的小雨,密密的落到脖子上,胸腹上。唇瓣是柔软的玫瑰花,张真源却像被刺扎了似的,宋亚轩亲一下抖一下。后来那唇终于放过他了,张真源一口气没喘上来,那人暖烘烘的身体就又盖了上来,紧贴着。这下子不下雨了,滚烫的欲望直抵腿心,现在早就不是远古时期挂着九个太阳的天空了。可张真源像是要被渴死了一样,嗓子里是一点湿润都没有了。他被动的仰起头喘气,宋亚轩却硬要把他身体掰成一张弓去射日了。

 

 

神话故事不讲逻辑,张真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又被变成了一片泥沼。他像是要被搅烂了,陷在里面的人还在深一脚浅一脚的折磨他。这时他后悔了,哭着求饶叫他亚轩,亚轩不要了。又叫轩轩,轩儿,你放过我吧。可那人是置若罔闻的样子,反而一下一下捣的更厉害了。他眼角的泪涌出来又被抹去,空气里弥漫起潮气,张真源感觉自己和那刚洗完的衣服没啥两样了,每一处都在滴滴答答的滴水。

 

 

所以宋亚轩的手掐在腰间拧了一把,把他整个人转了个面。那根东西总算是退了出去,空荡的感觉还没停留一会儿又塞了进来。宋亚轩是铁了心要榨干他身体里的每一滴水了,胯在顶,腰在动,手里还要捉着张真源腿间的东西上下套弄,那人控制不住的向前扑去两回了,又被他掐着腰拽回来往那紧缩的穴里顶,掌心黏腻的东西从指缝里滑下来又被抹到背上。张真源此刻是污浊又黏腻的了,他沉进那最深的沼泽湿地里,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等宋亚轩射进来的时候才可以变成那洁白又轻飘的云朵。

 

 

第二天隔壁大婶说起母鸡下蛋时张真源还是莫名其妙的红了脸。他是这样的脸皮薄。和剥开流水的柿子一样。昨夜只是玩笑话,宋亚轩想。人在那一刻褪去那层装模作样的皮,所有的粗俗不堪一股脑倒了出来,他要射了。张真源闷在枕头里的叫声很轻,一下一下的被撞碎。终于一点声音都没了,滚烫的热流浇进深处,冰层顷刻间融化混为一体。宋亚轩的精液却汇集于他的身体里,会诞生出千千万万个宋亚轩出来吗?反正他俩现在是和那沾了果酱的吐司没两样了,怎么都撇不干净了。月光偷听床第间的耳语,宋亚轩那句源源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囡囡就被放大无数倍,轰的张真源一个音也吐不出来了。

 

 

那是二十四节气末大寒。后来宋亚轩回忆起来,那一天他在寒冷的冬夜意外踏入眠暖的春日,而后他进组拍戏,成为人生里程碑式的一点却错失一整个春天。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