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你Ⅰ五号监狱(5)

Description

*🚗不是很多,主要走剧情

Foreword

 “李帝努,别给她买一身黑白T回来....”罗渽民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向门口,要不是今天有事他才不放心让李帝努一个人带夏茗出去买衣服。

  “我只是活得简单,不代表我品味差。”李帝努打开门,半搂着夏茗走了出去。

  “切!”罗渽民翻了个白眼,想到夏茗刚刚出院的时候两个人争着让夏茗住到自己家,三个人往李帝努的房子一看,好家伙,用罗渽民的话来说就是,做爱都得把门板拆下来当床。

  李帝努之前不在意这些,也常常因为这个事那个事的没有固定落脚点,对他来说房子就是个落脚点,无所谓有没有装修好,干净点就行,现在倒便宜了罗渽民,围着夏茗说这房子不适合养身体巴拉巴拉的,把人哄到了自己家,刚整理好,两个人就发现家里是一件女人的衣服都没有,夏茗身上穿的还是监狱里带出来的那条白裙子,包里倒是还有一套衣服,可那是囚服,正常人谁上街穿囚服啊!于是两个人第一次站在同一战线想到——要给夏茗买衣服!

  罗渽民悔啊!要不是因为晚上的宴会推不掉,他可真想陪着一起去买衣服。

  *

  坐到车上,看着车外快速往后移动的风景,夏茗依旧没有出来的实感,那天在医院里醒来她还迷迷糊糊的,透过窗子看到在医院后花园奔跑的孩子和晒太阳的老人,她有点恍惚,虽然才入狱几个月她却感觉像过了一辈子这么久,就,这么,出来了?

  “想什么呢?”李帝努看着旁边一言不发,眼睛直勾勾看着窗外的女人问到。

  “没....没有,就是有点不真实,像做梦一样....”做梦一样进了监狱,又稀里糊涂的出狱。

  “哪里不真实?嗯?”李帝努伸手将夏茗捞到怀里,嗅着她身上那股味道。

  夏茗看着前面的司机,虽然他全程目视前方专心开车,但毕竟是外人,在他面前做这种亲密的举动,真是让夏茗羞的红了脸。

  李帝努看着怀里低着头脸红的夏茗,差点控制不住自己,亲了亲夏茗说:“快点养好身体,我等不及了.....”

  都和他们上了好几次床了,夏茗也不是单纯的小女孩,她知道现在是因为自己大病初愈,李帝努和罗渽民顾忌她的身体,要不然她早就被他们吃的连骨头渣渣都不剩了。

  “离商场还有点路,你先看看这里有没有你喜欢的。”李帝努一手搂着夏茗,一手从旁边拿出一个平板,划开打开一个软件,这是商场专门为贵宾定制的软件,上面罗列了商场里所有的大牌服饰,客人可以在家里选购,可以亲自去商场试装,也可以让商场送到家里试装。

  夏茗接过平板,看着屏幕上一件件衣服皱了皱眉头,她以前可没有这样选过衣服。

  李帝努看着夏茗划过来划过去,眼看着快到商场了,才圈了几件衣服,他将平板拿回来,大手一圈,就选了好几十件。

  “不用这么多衣服的....”夏茗看着下方购物车的数字逐渐飙升,而李帝努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想法时,小声开口说。

  “一天一件,不算多,”李帝努头也没抬,手上动作不停,没一会儿功夫,除了几件他认为不适合夏茗的衣服以外其他全部都被他选购了。

  “一会儿你先去贵宾室试一下衣服,不用全部都试,我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你在贵宾室等我。”李帝努划开平板弹出的消息,看了一眼,关掉信息将平板再次递给夏茗,“看看衣服的实物,不喜欢就划掉,你换一套喜欢的,剩下的让他们送罗渽民家就行。”

  “好。”夏茗抱着平板乖乖的应下。

  *

  “妈,我好像看到了夏茗。”方青青皱着眉头看着刚刚走出停车场的一行人,中间那个女人的背影倒是很她那个傻姐姐有八九分的相似。

  “怎么可能!”刚下车的夏母看着方青青望着的那个方向,但是因为距离较远,再加上那行人很快上了电梯,一会功夫也看不真切。

  “估计是你看错了,不说她还在蹲监狱,就算她出来了身无分文也不可能来高级商场购物啊!估计是哪家的大小姐.....”夏母虽然没有看到被众人簇拥着的女人的样子,但是旁边的几个她倒是认得出来,是商场几家奢牌店的店长,还有商场的经理,能让这么多店长经理围着讨好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

  “也是,不说这些了,今天可是来买结婚首饰的,妈,到时候你可好好帮我挑挑....”方青青撇了撇嘴,掩下眼中的嫉妒,换上一副亲亲热热表情挽着夏母走向另外一个电梯。

  方青青是挺嫉妒的,虽然方家在京城已是小有资产,在和江家联姻后更是上了一层楼,可这是在京城,小区里捡垃圾的大爷都可能比你有钱。

  她虽然经常来这个商场购物,可她也知道,这种大型商场内部是有一套会员制度的,和江城订婚后她才摸到这个制度的门槛,说出去在姐妹圈里还是有面子,她的虚荣心也容易满足,可是今天看到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店长经理点头哈腰的讨好那个女人,她心又不平了,那个人为什么不是她?

  其实她们没有认错,那个女人正是夏茗。

  此时的夏茗被商场的店长经理众星捧月般的迎进了贵宾室。

  屁股刚一沾到沙发上,经理就拉开贵宾室的帘子,露出后面一排排已经整理好的衣服,旁边的桌子上摆着各种配饰,正是在车上时李帝努挑的那些。

  “夏小姐,这些是您刚刚和李先生在车上选的服饰,您可以慢慢试慢慢挑,这是茶和点心,试衣间.....”夏茗看着眼前挂着职业微笑向她解释着的经理,再看看那一排排的服饰,让她意外的是商场居然还配备了一个妆造团队,经理说这是为了可以给她提供一些搭配帮助。

  夏茗起身走到那几排整理好的衣服旁边,略略看了一下,李帝努选的的确都很适合,随便拿出几件试了一下也很合身,配饰也是,没有花里胡哨,有几件还选到她心坎上了。

  “我可以出去逛逛吗?”试了几套衣服,虽然贵宾室很大,可来来回回就这么点地方,夏茗有点“脚痒”,都来了商场怎么可以不出去逛逛。

  “当然可以!夏小姐需要我陪着吗?”经理在一旁说。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今天谢谢你们了。”夏茗笑着向那些陪着她在贵宾室“转圈”的经理和店长道谢,在众人一片摆手说没什么,不用谢的话语中和经理出了贵宾室,经理带着她来到商场一楼就笑着离开了。

  夏茗看着人来人往的商场,倒是有些恍惚,常言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在监狱里怎么也有四五个月了,平日见到的不是狱警就是穿着囚服的犯人,看着商场里走来走去的人们,她的心情一下子愉悦了起来,脸上也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笑。

  虽然衣服什么的已经买好了,但是也不妨碍她一家店一家店的逛过去,店里的导购早就得到店长的消息,即使夏茗只是逛了一圈什么都没买,店员们的热情都不减一分,笑着迎进门,笑着送出去。

  逛着逛着,夏茗突然被一家玩具店摆在橱窗的玩具熊吸引住,一些并不美好的回忆出现在脑海里,让夏茗一下子没了那股兴奋劲。

  “夏茗!”

  听到熟悉的声音,夏茗回过神转头看去,是方青青和夏母,两个人看到她惊讶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夏茗,你不是在.....”方青青刚刚想脱口而出监狱两个字,就被旁边的夏母拉了拉手,示意她住嘴。

  两个人走到夏茗面前,仔细打量着夏茗,让方青青难受的是,她以为夏茗在监狱里待了几个月会变得像路边的乞丐一样,没想到现在看起来,夏茗好像刚从那里度假回来一样,随便抓一个人问他,都绝对不会说出夏茗在监狱里待过这种话。

  “呦,想买这个啊?你有钱吗?”方青青看着眼前仿佛比以前还要美上几分的夏茗,心里的酸气都溢出来了,“还是说你现在在踩点,等商场关门过来偷啊?还想再进一次监狱嘛?”

  方青青说话的声音并不低,旁边走过的路人有几个都被吸引,好奇的往夏茗这边张望。

  “我不是,我没有!”

  “你没有,那你怎么解释你会出现在这里?!”

  “我.....”夏茗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她出狱的事,生病了被李帝努和罗渽民带出来的?

  “看吧,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方青青咄咄逼人,做着尖指甲的手指正要戳到夏茗身上的时候,手腕被人抓住,随后就是“咔嚓”一声,骨折了。

  “我的手,你.....”方青青捂着手,因为疼痛声音都带上了一点哭腔,她本想开口骂那个不知好歹的人,可一抬头对上那双冷冰冰的眸子,她不知道怎么了,感觉自己再多说一个字就会没命一样。

  “你是谁啊?光天化日把我女儿的手给弄伤了!”方青青不说话,夏母却不依不饶,再看到那个男人将夏茗搂到怀里的时候,她更是生气。

  “不去医院吗?再慢一点,说不定手就废了....”李帝努抛出的话,让夏母和准备大闹的方青青一下子泄了气,两个人相互扶着,狼狈地向商场走去。

  “跟了我这么久,怎么被人欺负都不吭一声?”李帝努看着怀里小小的女人,捏了捏她因为生气而泛红的脸,看了看旁边的橱窗说,“想买这个?”

  夏茗还沉浸在刚刚的事情中,直到李帝努拉着她转身想走进那家玩具店的时候,她一下子回神,连忙拉着李帝努说:“不想不想,看看就好,我累了,想回家了。”

  李帝努看着低头的夏茗,以为她是因为刚刚那场闹剧而伤心,也没多想,就带着夏茗回了家。

 *

  “我吃饱了。”夏茗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起身准备上楼。

  “怎么吃这么点?”罗渽民看着夏茗说,“李帝努你是不是出去的时候又闹了?!”

  “不是他,我真的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李帝努刚想说话,夏茗比他更快,说完就上了楼。

  罗渽民和李帝努面面相觑,两个人一交流,罗渽民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想了一会儿说:“要不然直接把他们....”

  “你怎么比我还着急。”李帝努眼中带笑,打量着手里的银色餐刀,“让人消失是不难,可是这口气出不了,人消失又有什么用?”

  “夏茗亲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死了,给她留了一笔巨额遗产,最近方氏集团得到的那笔投资估计就是夏茗爸给她留的钱,她家人去监狱里看她估计也是冲这笔钱去的。”罗渽民起身示意李帝努去书房谈事。

  “不过你不觉得奇怪,我也查过夏茗家庭的背景,她爸爸只是一个普通公司职员怎么可能有能力给她留下这么大一笔钱,”李帝努跟着罗渽民来到书房,两个人关上房门坐在沙发上聊着。

  “确实,再加上上次医生说的那个遗传病,我怀疑夏茗的生母可能另有其人。”

  “有意思,居然还有你和我查不到的事。”

  两个人正聊着,就听到书房外的敲门声,是福妈端了茶水进来,放完东西福妈看着罗渽民和李帝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福妈,还有什么事吗?”罗渽民问。

  “其实也不是什么事,小少爷和李先生应该是在聊夏小姐的事吧?”

  “你知道什么?”李帝努看着福妈。

  “我第一次见到夏小姐的时候就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但是我想不起来就以为我记错了,最近倒是有点想起来,十几年前,京城有个特别出名的歌星叫洛书,听说生得特别漂亮,身上还有一股特殊的香味,当初有不少人追求她,包括程家现在的家主。可惜美人命薄,堪堪二三十岁大好的年华就香消玉殒了。我当时是和夫人一起去程氏庄园参加她的葬礼,远远地瞅了她的遗像一眼,现在细想起来夏小姐和那位确实是有七八分的相似.....”

  “那位洛书小姐的死因你知道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只知道当年她突然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回来人已经走了,”福妈脸上满是惋惜,似乎是想到什么她继续说,“我记得当年程家家主很爱洛书,愿意为了她放弃程家家主的位置,还将她埋在自己的庄园里,可是洛书当年好像并不属意他。”

  “所以这意思是亲爸不是亲爸,亲妈不是亲妈?”

  “罗渽民,你的脑洞也太大了,如果夏茗的亲生父亲是程家家主,照福妈的话当年他应该是爱惨了夏茗的母亲,为什么在夏茗母亲去世后没有把夏茗一起带回来呢?”

  “其实现在基本确定洛书就是夏茗的生母了,不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还有待查证.....”

  书房里两个人讨论着夏茗的身世,卧室里的夏茗正坐在床上发呆。

  今天一开始她真的很开心,这是她出狱以来第一次出门,好好的心情就这么被破坏了,想到橱窗里的那只很像爸爸生前给她买的玩具熊,她想如果爸爸还活着,她应该也会在爸爸的关怀下快快乐乐的长大,不会遇到这些事,不会遇到这些人。

  夏茗早就知道夏母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可是当年父亲去世的突然,小小的她只能依赖夏母,也许是这么多年的依赖让她也心里生起了一点对母爱的渴望,可是事实是,不是亲生的就好像天生没有那一点情感链接一样,从小到大不管夏茗做了多少,夏母心里永远只有方青青一个。

  想着想着困意袭来,夏茗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功夫就睡着了。

  *

  “我不是给你安排了客房吗?你这么一天天的净往我房间窜。”罗渽民看着跟着他出了书房的李帝努,见他没打算往客房的方向走忍不住开口。

  “那让夏茗也住客房,大家公平一点。”李帝努对罗渽民笑了笑说。

  “你.....”罗渽民的声音在打开房门看到床上那一小坨已经睡着的凸起时一下子小了下来。

  两个人噤了声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罗渽民的床特别大,倒显得缩在角落里团成一团睡着的夏茗小小的。

  “你洁癖好了,不去洗澡吗?”罗渽民刚刚把人挪到床中间,李帝努直接从另外一边钻到了被窝里把夏茗一把搂到怀里。

  “我的洁癖,分人。”

  似乎是被两个人的声音吵到,夏茗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正好滚进李帝努的怀里,见此情景,罗渽民只觉得一阵火大,收拾了一下,贴着夏茗入睡。

  *

  夏茗是被罗渽民闹醒的,眼睛一睁开,性器入体的刺激让她险些叫了出来,身后的罗渽民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贴着她耳边说:“想把李帝努吵醒,两个人一起操你吗?”

  夏茗看着面前闭着眼睛安然入睡的李帝努,一种类似偷情的感觉从心里蔓延开来,花穴也不由得绞紧了几分。

  罗渽民一手捂着夏茗的嘴巴一手揉捏着她的乳肉,示意她放松一点。

  可能是害怕吵醒李帝努,罗渽民的动作比起平时要缓了不少,他故意一次次地碾过夏茗的敏感处,感受着怀里娇躯轻颤,喉间呜咽,心里那点不舒服也早就被抛之脑后。

  “醒了还装睡,活春宫好听吗?”罗渽民突然松了捂着夏茗嘴巴的手,身下也加大了力度。

  “我不装睡,你现在能操得这么爽?”李帝努睁开眼睛,支起脑袋看着眼里带着点震惊的夏茗,将她抓着床单的手拿起来亲了亲。

  夏茗有想过李帝努被他们的动作吵醒,但是没想到李帝努根本没睡,从开头到现在的动静都听得一清二楚。

  “啊!轻点.....啊...”夏茗正出神想着李帝努的心思被罗渽民发觉,狠狠顶了几下,臀肉被拍得“啪啪”响,一时间房里只有女人的尖叫和肉体撞击发出的啪啪声。

  夏茗的屁股都被罗渽民顶麻的时候,他终于射了。

  李帝努早就下床进了卫生间,许是听到外面的动静停了下来,他拧了一块毛巾走了出去,看到夏茗腿间的泥泞一边拿着毛巾细细地擦拭,一边对罗渽民说:“你下次就不能带个套吗?弄得脏死了。”

  “嫌脏,你别操呗。”罗渽民终于吃到肉,这会儿正心情大好,连李帝努将擦完的脏毛巾丢到他身上,他都没有生气。

  夏茗被罗渽民一弄,身上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枕着枕头看着天花板任李帝努摆弄,替她擦身。

  “啊....”

  被操弄过的小穴此刻正是温柔湿软的一片,李帝努毫不费力的就顶到了最深处,他喜欢后入,但是此刻看着夏茗含着泪花委委屈屈的眼睛和不断发出娇喘的小嘴,整个人脸上媚态横生的样子,让李帝努觉得这最普通的体位也不错。

  李帝努和罗渽民两个人性格不同,在床上也不同。

  李帝努做爱用几个词来形容就是大开大合,埋头苦干,即使是到最后一下都不会卸了力气,在床上也不会说很多荤话,长驱直入,体力好得惊人。

  而罗渽民则是反之,他很懂得一些做爱的技巧,经常吊得夏茗不上不下,心痒难耐,每次都坏坏的等着夏茗自己开口,再加上他并不喜欢内射,所以经常将做爱的地方弄得一塌糊涂。

  这是夏茗第一次和两个男人一起做爱,平时光一个她都受不了了,而此刻的两个人就像是要把在夏茗生病期间积的火都发泄出来一样,一个人操完另一个接上,穴里的精液顺着股缝混着不断流出的花液印到床单上,穴口都被白色的液体沾满。

  她浑身汗津津的,被分开的双腿早就合不上了,下体都感觉被插麻了,小腹也因为频繁的高潮抽得难受,她就像一个被人随意摆弄的布娃娃一样,被李帝努和罗渽民压着一次又一次的操弄着,她偏了偏头,好像看到窗外一缕阳光照进来,随后她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

  夏茗又病了。

  许是上次的病还没完全养好,就被两个男人就像饿狼一样不停地索取了一夜,把养起来的那么点精气神都抽干了,这次的病来势汹汹,夏茗在床上躺了小半个月才缓过神来。

  不过许是因为愧疚,两个男人在她养病这段时间倒是关怀备至,甚至因为她两个人吵架拌嘴的情况都少了很多,晚上也只是抱着她纯睡觉最多亲她几下。

  养了两个月,夏茗总算是恢复了往日的神彩,这天,罗渽民为了表示歉意说要带夏茗出去逛逛,他可是专门瞅着李帝努不在的时间才和夏茗说要带她出去逛逛的。

  能再出去玩,夏茗自然很开心,点头答应了罗渽民两个人午休完就出了门。

  “都没有给你买过衣服,我们先去商场看看给你买几身衣服穿。”罗渽民看着夏茗身上还穿着第一次李帝努给她买的衣服,只觉得自己不能输给他,联系好商场的经理就开车出发。

  看着夏茗一套一套的换着衣服,罗渽民好像找到了新的乐趣,本来还计划去逛逛的两个人,在贵宾室挑衣服试衣服就花了一下午。

 *

  吃完了晚饭,罗渽民看着夏茗脸上的倦意,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车开过来。”

  夏茗点点头,乖乖地站在餐厅门口,看着罗渽民走向停车库。

  “夏茗?”

  夏茗扭头看去,就看到手腕上裹着石膏,带着护腕的方青青旁边还有江城,夏母等等人,看起来应该是江方两家出来吃饭。

  方青青一出包间门就看到夏茗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细细打量了知道不是那日扭断她手腕的男人才敢上前。

  “呦,瞧着又换了一个男的,也是,没钱没家只能靠这种事过活了....”方青青说着托了到现在都隐隐作痛的手,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她娇养着长大别说是骨折了,就连破层皮都算是大伤了,这几天因为夏茗弄得她手腕骨折,做什么都不方便,再加上害怕替罪的事被曝光,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保养姣好的脸都憔悴了几分。

  夏茗看了方青青那一行人,没说什么话,毕竟从某种角度上看她现在也的确是靠着李帝努和罗渽民两个人“吃饭”。

  “我瞧着我家宝贝也不是金子做的,怎么一天到晚净惹些穷酸的眼,”罗渽民停车走到夏茗身边开口呛人一气呵成,“怎么被人欺负都不吭一声。”

  “你....”

  “你...你是小罗少?”方青青刚想开口骂人,却被一旁的江城拉了拉,止住了话。

  “不然呢?这地方还能有第二个小罗少。”罗渽民挑了挑眉,倒是没想到会被人认出来,转念一想也是,在这京城谁认不出他。

  方青青看着江城激动的神色再加上刚刚听到他对男人的称呼,脑袋里倒是浮现出京城罗家的那些传闻,在京城罗姓代表的可是那家顶尖的权贵,十个方家和江家加起来都不及人家的一根头发丝,她看着罗渽民和夏茗之间暧昧亲昵的气氛,眼里的嫉妒之色都要冒出来了,和江家联姻已经是让她见识到富贵人家的另外一面,更何况是比江家福贵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罗家,要是今天小罗少搂着的是她该多好。

  “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小罗少见谅....只是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小罗少说.......”方青青一脸为难的看着罗渽民,一副为难纠结的样子。

  罗渽民脸上挂笑,示意方青青继续往下说。

  “其实这位是我同母异父的姐姐,她小时候就生得漂亮,上学的时候就有很多男生喜欢她,之后长大了她干脆就就凭着这幅容貌到处勾引男人.....”

  “我没有.....”夏茗听到方青青这样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罗渽民,看到他神色如常,心里不知道怎么松了一口气。

  “....还说你没有?那我前几个月在商场里看到你身边的男人可不是小罗少啊,我这手就是被他弄断的.....”

  “叫得这么大声,是想我拧断你另外一只手吗?”李帝努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餐厅门口,“罗渽民,你磨磨唧唧的干嘛呢?夏茗的病才好多久,走了。”

  李帝努说完没管方青青他们怎么想,直接牵着夏茗的手走了。

  “啊!差点忘了,”罗渽民转身走了几步,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又转过身对方青青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些东西不是换了一个人事情就过去了,做了,就要承担起后果....”

  罗渽民虽然没点名是什么事,但是也足以将方青青吓得出了一身汗,虽然安慰自己没什么事,可等她回到家看到一屋子的警察,给她拷上手铐的时候,方青青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

  “夏茗不是你的女儿对吧?”

  监狱长办公室里,三个穿着囚服的跪在地上,正是方青青,夏母和江城,面前的沙发上坐着的两个男人一个是李帝努一个是罗渽民。

  “是,夏茗爸爸小时候是我的邻居,我从小就喜欢他,可是后来他双亲去世后,他就去了京城,隔了好几年,再回来就带了一个女婴,我以为他结婚了,却没有见到他的妻子,我之后也问过他几次,他对那个人总是闭口不谈,我就借说小女孩需要母亲照顾的理由一直待在夏家照顾夏茗,我只知道这些,至于那个女人是谁我的确一点都不知道。”

  短短几天,夏母几人就从云端跌落,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进了监狱,不过他们没有夏茗这么好的运气碰到第二个李帝努和罗渽民,这几天在监狱里遭受的事早就把他们几个的棱角给磨平了。

  “那那笔钱呢?你是如何得知的?”

  “我那天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一张律师的名片,我打听了一下那个律师擅长遗产纠纷,我长了个心眼,一次打扫卫生的时候,听到他和律师打电话,后来又从书房抽屉里看到遗产的草稿,我做牛做马照顾他们父女,他居然一点钱都不留给我.....”

  “所以你就找人撞死了他?”

  “没有!那的确是一个意外,真是老天开眼,你说怎么这么巧呢,如果不落下那个娃娃,说不定他就不会被那辆车撞死。”

  “什么娃娃?”

  “是一个玩具熊,夏茗当时很喜欢,说第二天要带去幼儿园,结果第二天他们把它给落下了,他回来拿娃娃,再出门,就被车给撞到了。后来说那个司机喝了酒,又一夜没睡,赔了点钱就完事了。”

  这下李帝努倒是明白了当时夏茗为什么会站在那个玩具橱窗前看这么久,她不是想买,而是触景伤情了。

  问完了想问的,两个人正打算离开办公室,却被方青青拦住,原本嚣张跋扈的她此刻消瘦了不少,虽然被遮掩得很好,可脖子上还是有星星点点暧昧的痕迹,:“求求你们,我知道错了,可不可以放过我....”

  回忆起这几天的遭遇,不,方青青根本不想回忆,三个人一下押送车,她就被带到监狱长办公室被他强迫着和他上了床,回到宿舍她本以为可以歇息一会儿,没想到房间里淫乱的场面让她大吃一惊,就晃了一下神,她就被拖入房中被迫参与了这场活动,白天晚上,她瞅准机会想去找江城,没想到江城也陷入局中无法逃脱,对于她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像噩梦一样,网住了她让她无法逃离。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夏茗入狱的时候使了什么手段,‘别让她活着离开五号监狱’这话是你亲口说的吧?”罗渽民弯下腰看着面前不断祈求的方青青,那双没有一丝感情的眼睛,让方青青的心沉了沉。

  “好好在这里待着,看在夏茗的面子上,留你们一条命,已经是我们大发慈悲了,走了。”李帝努看着跌坐在地上的方青青,远远地绕过她,招呼着罗渽民离开。

       *

  监狱长擦擦额头上的汗,将两个大佬送出办公室,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两位以后还会回来吗?”

  没有两个人在,监区的冲突变得更多,更难掌控,对内想坐上各自监区的老大,对外则是想把对方征服,之前有李帝努和罗渽民在,监区内部基本不会产生这种矛盾,再加上虽然两个人互相看不对眼,可动不动就领人打群架的行为也是少之又少,监狱长只要在办公室喝喝茶,看看今天睡哪个女犯人,实在没事做就绕圈巡逻,哪像现在,茶不能好好喝,睡人又总是被打断,巡逻也是没走几步就会遇到一群人在打架,弄得他是精疲力尽。

  “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连座监狱都管不好?”罗渽民看着一旁弯着腰,眼里带着点希冀的监狱长,毫不留情的说。

  监狱长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却不知道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早就被两个人看穿了,呆在原地,看着两个人坐上直升机飞走。

  “所以,还是得去一趟程家看看。”李帝努对罗渽民说。

  “是的,估计还要去一趟夏茗的老家,查查她母亲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去世的。”

  “我估计没时间陪夏茗去了.....”

  “怎么?东西快到手了?”

  “是啊,我的废物大哥,真的要变成废物了,”说到进展顺利的计划,罗渽民眼里难道露出了一点笑意,“不过我查过了,你那边可不安稳,去的时候小心点,你死了最好,夏茗可不能有事。”

  “不好意思,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会好好照顾夏茗,和我自己的。”李帝努转头看着一脸坏笑的罗渽民,这几个月和罗渽民“朝夕相处”倒也让他摸清了点罗渽民的脾性,如果说他出门遇到十个“仇家”,那一半可能会是罗渽民派来的。

  为了个女人至于吗?如果遇到夏茗前李帝努和罗渽民一定会回答不至于,可是遇到夏茗后,两个人就犹豫了,罗渽民也找过其他女人,可是就是觉得没意思,李帝努看到其他女人就觉得脏兮兮的,一靠近就难受得很,可是遇到夏茗两个人就控制不住自己,像是.......着魔了一样。

  

————————————————————————

  祝大家节日快乐!千万不要熬夜(因为熬夜导致免疫力低下,身体出现各种毛病的受害者现身说法ㅠㅠ)!!!

No comments yet